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米读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罪恶调查局》正文 第四十五章 许大少

    到底是资深调查记者,张洪祥最先回过味来,摆了乌龙不说,还得罪了高利贷,他也不和钱主任拉招呼,使了个眼色,父女心意相通,立刻拉着李晗离开现场,一溜烟的跑了。

    刚从防空洞里出来,接到电话的卢振宇就开着车过来接应了,三人迅速上车,二话不说开出去三公里,这才停在路边树荫下讨论案情。

    大家都是震惊加一头雾水,情况变化的太快了,本来觉得这儿就是囚禁少女们的魔窟的,现在看来,貌似只是个普通的高利贷公司?

    张洪祥从腰包里取出移动硬盘,拔掉偷拍设备的数据线,然后用一根OTG线把硬盘连接到手机上,直接用手机看刚才拍的内容。

    四个人凑在一起,把卢振宇冒死偷拍的那段看了一遍,尤其是最后一段搏斗的场面,虽然镜头剧烈抖动,基本看不清什么,但从旁边的惊呼、惨叫中,都能感受到当时的凶险程度之高。

    文讷责备地看了卢振宇一眼,说道:“卢兄,下次这种事还是我去,起码我不会像你那么笨。”

    张洪祥啥也没说,只是拍了拍卢振宇的后背。

    ……

    已经中午了,张洪祥带他们就近找了个地方吃饭,饭桌上大家交换了一下意见,一致认为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虽然看上去像是个高利贷公司,但很可能这只是个幌子而已。

    最直接的一条,高利贷公司发给卢振宇的“女优”资料里,其中一个就是范月瑶,而秦琴明确的告诉过文讷,范月瑶就在那个魔窟里。

    “下午我们要兵分两路,”张洪祥安排道,“待会儿吃完饭,我先送小李回省厅,小李已经跟着我们跑了一上午了,下午再不去单位,有点说不过去了。”

    李晗马上说道:“没关系的张叔叔,我打电话跟领导说一声就行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也是坐在办公室里上网……我怎么说也是个警察,放着罪案不去查,坐在办公室里刷淘宝,我……做不到。”

    张洪祥笑道:“要是所有的警察都像小李这样,中国就能变得跟新加坡一样了,小李,我说送你回单位,又没说让你上网刷淘宝,我还是要请你帮忙的。”

    文讷一挑眉毛,笑道:“请晗姐姐帮忙查卷宗?”

    张洪祥点点头:“怎么样小李?没问题吧?如果方便的话,看看这个案子的卷宗,另外最好能采访一下刑警队的人。”

    李晗这才又开心了,点头笑道:“没问题张叔叔,包在我身上!”

    文讷瞅了一眼卢振宇,问老爸:“那我们呢?”

    张洪祥反问道:“我问问你们,眼下除了去刑警队查案卷之外,最该干什么?”

    文讷和卢振宇对视一眼,卢振宇挠挠后脑勺,试着说道:“找秦琴?”

    张洪祥笑而不语,文讷瞪了一眼卢振宇,嗔道:“笨!当然是找刚才防空洞里那个女生!”

    张洪祥点头说道:“小文说的对,秦琴当然要找,不过那得等到找到丁海之后,眼下最管用的,就是赶紧找到那个女生!那帮人不是说她是近江艺术学院的吗?下午你们俩的任务,就是到近江艺术学院找那个女生,怎么找,就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文讷笑嘻嘻地说道:“不用啦!”

    ……

    吃完饭,张洪祥开车带着李晗回省厅,但是卢振宇和文讷就只能搭公交车了,此刻卢振宇正在一个公交站台上,仰着脖子看站牌,琢磨着坐几路车能到近江艺术学院呢。

    就听文讷在身后跟她妈妈打电话,一会儿撒娇耍痴,一会儿嬉皮笑脸,卢振宇伸着耳朵想听,无奈公交站台人多嘈杂,文讷的声音又太小,根本没听见几个字。

    过了一会儿,她装起手机,很开心地对卢振宇笑道:“好了卢兄,我们不用挤公交啦,我妈妈答应把小红马还给我了,待会儿找人给我开过来,条件是我得好好练琴,不再闯祸。”

    卢振宇一怔,然后明白她口中的“小红马”就是那辆红色牧马人,在江北古兰丹姆饭店的时候,文讷倒是说过,牧马人被她妈妈没收了,然后派人开回近江来了,现在看样子,文讷跟妈妈一通撒娇,又发还了。

    卢振宇早就注意到了她的口音,既不是江北口音,也不是近江口音,更不是她舅舅那种新疆口音,而是和她妈妈古兰丹姆一样,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甚至都听不出到底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

    在他眼里,文讷就像一个迷,她在哪里成长的,她是哪所学校的,还有她父母到底是怎么回事,等等……

    卢振宇趁机问道:“小文,你是哪所学校的?不会也是学音乐的吧?”

    文讷笑吟吟地道:“你看我像哪所学校的。”

    卢振宇心想,尽量往高了猜吧,于是说道:“中央音乐学院?”

    文讷噗嗤笑了,掩口摆着手笑道:“哎哟喂,你太高看我了,我倒是附中出来的,不过十四岁之后,就不学音乐了……再猜。”

    就在卢振宇北大清华复旦江大的一通胡猜的时候,一辆红色牧马人贴着路边停了下来,按了一声喇叭,司机冲这边微笑着,招招手,看到卢振宇,也跟他点头致意。

    文讷笑道:“我哥亲自给我送车来了,卢兄,走,过去打个招呼。”

    卢振宇早就对这位传说中的秦琴的男朋友、金天鹅二号少东家“许大少”感到好奇了,于是跟着走了过去。

    文讷先甜甜地叫了一声“哥”,然后车上下来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大约二十七八岁,穿着阿玛尼灰色圆领衫,黑框眼镜,略长的头发,面容俊朗,颇有艺术气质。

    文讷笑嘻嘻地说道:“哥,你怎么还亲自开过来了?”

    许家豪看着文讷,微笑道:“顺道给你送件东西过来。这位是?”

    文讷赶紧介绍道:“哥,这是卢振宇,我爸的徒弟,跟着我爸过来调查陆傲天的案子的,卢兄,这是我哥,许家豪。”

    卢振宇赶紧伸手过去:“许大哥,你好。”

    许家豪矜持地跟他握握手,他的手指修长,皮肤白皙,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许大少轻轻一握就松开了手,笑道:“这次辛苦你们了,傲天从小跟我是一个院子的发小,这孩子虽然贪玩,但人并不坏,这次蒙受不白之冤,还拜托张老师和小卢多费心,我在这替他说声谢谢了。”

    卢振宇正要跟他客气两句,许家豪睬也不睬他,转身走到牧马人后面,拉开尾门,笑道:“小文,兰姨让我告诉你,既然回来了就把心收一收,不要整天到处疯跑,好好练琴。”

    文讷跟到后面,发现后座上放着一只不起眼的黑皮面提琴盒,顿时目光盯在上面,再也挪不开了。

    许家豪满眼宠溺地看着她:“小文,你妈说得对,虽然你现在不吃这碗饭,但毕竟学了这么多年,放弃了太可惜,你还年轻,想捡还能捡得起来,千万不要像你哥一样,到头来又成了一个俗人,这把琴是我以前用的,你不是挺喜欢的吗?拿去用吧,哥送你了。”

    文讷感觉胸中砰砰直跳,面露红晕,望着许家豪,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是……是郑荃那把?”

    许家豪微微一怔,然后笑道:“是曹老师那把,郑老师那把现在是咱家的传家宝,我倒是想拿出来给你,呵呵,没那个胆子啊。”

    不过饶是如此,文讷已经很满足了,满脸红晕,使劲儿点着头,笑道:“谢谢哥!”

    许家豪笑道:“它在我手里一直睡大觉,希望到了你手里,能苏醒过来,重放光彩。”

    “嗯,一定!”

    许家豪抬腕,看了眼白金版的百达翡丽5711手表,笑道:“好了,哥该回去了。”

    文讷问道:“哥,你把车给我开来了,你怎么回去?”

    “许大哥,”卢振宇赶紧说道,“我帮你叫辆车吧!”

    许家豪微微一笑,一招手,就听身后一阵浑厚的引擎轰鸣,站台周围等车的人目光都纷纷看过去,一辆黑色的法拉利超跑停在路边,驾驶位下来一个长发美女,穿着职业套装,长腿黑丝一步裙,金丝无框眼镜,抱着一个文件夹,欠身微笑着:“豪哥。”

    许家豪跟小文摆手笑道:“走了哦,记着我说的话。”

    然后礼节性的跟卢振宇点了下头,过去坐进跑车驾驶位上,黑丝美女抱着文件夹,小跑着绕到副驾驶位坐进去,关上门,保法拉利超跑吼叫一声,轰然而去。

    ……

    牧马人行驶在车流中,卢振宇坐在副驾驶上,感受着屁股下这辆越野车硬硬的感觉,心中五味杂陈。

    “小文,”半晌他才问道,“你哥的女朋友不是秦琴么?”

    文讷握着方向盘,苦笑道:“之一。”

    卢振宇一愣:“之一?什么意思?”

    文讷神色有些黯然:“我哥倒是很爱她,但那时候他爸给他介绍了个新女友,是省发改委一个高官的女儿,我哥又是属于那种志向高远的,你明白吧?可是秦琴呢,他又舍不得放弃,很快,秦琴就发觉我哥脚踩两只船,当时很伤心,要离开我哥,我哥还不愿放弃她,给了她很多承诺,甚至说除了名分之外,什么都能给她,但是呢,秦琴那种女孩,是不可能接受的。”

    “后来呢?”

    文讷叹了口气:“后来……秦琴就失踪了,我哥这才专心的开始追求那个官小姐。”

    “然后呢?”

    “后来谈了将近一年,到底也没成,那个官小姐的妈妈还是不愿意她女儿嫁给商人之子,还是想在体制内找个门当户对的……因为这两重打击,我哥现在也是有些放荡不羁,也跟陆傲天似的,整天换女友了。”

    卢振宇第一次听到这些内幕,唏嘘着点点头,又问道:“那,刚才跑车里那个女孩子……”

    文讷笑道:“那只是我哥的女秘书,还不够格当她女朋友呢,不过,呵呵,看样子也是备胎之一,我猜的啊。”

    卢振宇点点头,心里下了个判断:原来也是个大色狼,没有陆傲天那么张扬就是了,这些豪门阔少都一个样,可能就门口的石狮子是干净的吧。

    他想到后座上的琴,笑道:“小文,怎么你家里都是搞音乐的啊?你哥也是学音乐的?”

    文讷笑道:“你知道我妈跟他爸是怎么认识的?就是在林教授那里。那年我四岁,我妈带我去北京拜林教授为师,开蒙,正好当时许庆良带着儿子来考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不走的什么关系,也找到了林教授这里,请林教授给点拨一下,那年月,有本事把孩子送到林教授那儿的,都不是凡人,于是嘛……”

    卢振宇笑道:“于是两人就认识了?”

    文讷点点头,然后又补充一句:“那时候我妈已经离开我爸一年多了,当时我非常小,已经记不住他两人在一起生活的场景了。”

    卢振宇想问“你妈为什么要离开你爸”,但一想,又觉得这样问不太好……对了,难道是因为张洪祥吸毒?

    一想起张洪祥吸毒,他顿时心里又堵得慌了。

    说话间,车已经开到了近江艺术学院。

    作为一所有表演专业的艺术学院,照例门口停着大量豪车,不乏保时捷、法拉利、玛莎拉蒂、甚至兰博基尼之类的超跑,至于奔驰宝马奥迪之类常规豪车的,就不值一提了。

    文讷开着牧马人在路对面找了个车位停下了。

    两人下车,文讷从后座上拿出那只小提琴盒子,很兴奋地提在手上,对卢振宇笑道:“现在,咱们就是近艺的学生了,好,进去吧。”

    两人都是大学生的年纪,又是提着提琴盒子,进入校园后,倒是立刻和学校的氛围融为一体了。

    学院的林荫道路上,不时有一些惊艳的大美女仰着下巴走过,连文讷这种高颜值妹子在这里,也不显得多显眼了。

    文讷朝她们一努嘴,低声笑道:“那都是表演系的。”

    “哦……”卢振宇感觉眼睛都不够用的了,好像这几年在近江见过的美女,都不如这五分钟见得多。

    文讷看着他这幅痴像,噗嗤笑了一下,嗔道:“卢兄,擦擦口水。”

    然后她把提琴盒子往卢振宇手里一塞,笑道:“你提着。”

    卢振宇一愣,就看文讷拢了一下头发,跟他一挤眼,笑道:“配合一下,我也过一把表演系的瘾……咳咳,现在,你是音乐系的,我是表演系的。”

    说着,她也扬起了下巴,端着范儿,忍着笑,在校园中款款而行。

    卢振宇突然盯着路边法桐上贴着的小广告,站住了。

    那小广告上印着三个大字:校园贷。

    下面还有小字:缺钱就找XXX,无需审核,无需担保,当天放款,最高额度50000。

    文讷发现他停着看小广告,于是笑道:“你刚发现?咱们刚进来的时候就有,这一路贴的到处都是。”

    “不是,”卢振宇盯着小广告,若有所思,“我记得在防空洞里,那帮人的办公室里,就放着一摞印好的小广告,跟这张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米读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