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米读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念君欢》正文 第453章 有何赐教

    折腾了大半夜,傅念君并未休息多长时间,第二天清早,傅渊还未去昭文馆,就先到了她院子里。

    傅念君早知道自己瞒不住他。

    昨夜的动静虽然不大,可到底也十分异常,这阵子又是风声鹤唳的时候,傅渊只要早起一听下人禀告,就很容易猜到她这里是有事发生了。

    傅念君真该感谢傅渊如今是新婚燕尔休息得早,若是在成亲前,他怕是昨夜就发现不对劲了。

    兄妹两人坐下,傅念君一五一十地把昨夜的事情交代了。

    “胡闹!简直胡闹!”

    傅渊很少会有这样激烈的情绪外露。

    这样危险和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傅家的内宅,傅念君的院子里,竟是就这样巧潜入了外头禁兵找得天翻地覆的人。

    “这阵子添了这么多人手,他们都是怎么办事的!”

    傅渊第一次觉得自家的人真是不中用到了极致。

    他也开不了那个口骂傅念君,他知道她做出了最对的选择,在那样的当口,她除了将贼人送走,确实没有更好的法子保全自己和傅家。

    他的怒火只能转移到护卫们身上。

    傅念君叹了口气,无奈道:

    “府里添了很多护卫,但是我这院子靠着四叔四婶他们那里,我猜那人八成是通过他们那边进来的。”

    傅家新晋招募了许多家丁护卫,府外和几道大门都加强了守备,可傅家这么大,又是分房不分家,如金氏那样小心思多的人,自然有的是鬼主意。

    四房夫妻两人都不事生产,金氏又素来是铁公鸡性子,竟是近来辞退了不少院子里的老仆,明摆着是占大房的便宜,那些新招募的人手她才肯用,要自家掏钱养人,想都别想。

    何况傅念君也没那个本事让人将傅家围成个铜墙铁壁,光梅林那一片,就很难防备。

    “说到底,咱们家这座大宅子,确实挺招风的。”

    傅念君中肯道。

    换了她是贼人,肯定也找好躲藏房屋多的人家去,谁会躲在一眼就能望个遍的小户人家?

    傅渊噎了噎,朝傅念君瞪了眼,还是忍不住责怪她:“你胆子也太大了,与虎谋皮。”

    傅念君反过来劝慰他,“也有好事,那契丹人并不知我们查过章家,若他知道了,那昨夜我大概就是……”

    凶多吉少。

    傅渊叹了口气。

    她怎么能一大清早用这样云淡风轻的语气和自己说这样的话,在昨天夜里,她这样一个小姑娘,可能瞬息之间,就遭遇不测了。

    “总之你这里,往后该用的人还是要用。”

    傅渊最后叮嘱她。

    傅念君不习惯在自己跟前放太多人,但凡在她眼前的,都是受信任的。

    傅念君点点头,表示赞同。

    看来还是要用几个贴身护卫来得安全些啊。

    ******

    隔了一日,齐昭若这个不速之客却又登了傅家的门。

    门房和老管家对他的恨几乎可以从眼神中满溢出来了,不过齐昭若倒是安之若素,迎着傅家上下仇恨的目光领着人大步就进了傅家的大门,半点惭愧和不好意思都没有。

    他当然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他连夜探傅家这样的事都做过。

    傅渊在家中,傅念君和钱婧华自然就不用去面对齐昭若,只是她们二人到底放心不下,派了人在一边偷听。

    齐昭若比起从前来,是真的判若两人。

    连傅渊都不得不承认。

    在军中历练或许真的能够让人很快成长,他只觉得眼前这人无论从相貌还是气势,都非是昔日吴下阿蒙。

    齐昭若的来意也很简单,依然是为了捉拿杀人狂徒。

    傅渊冷着脸道:“前几日齐都知已经带人来过了,今日却还要来这遭,试问你把傅家当作什么地方了?”

    齐昭若如今不再是游手好闲,在侍卫步军司也有了官职。

    齐昭若却很镇静,只是淡淡地对傅渊说:

    “前几日来是例行公事,可今次来,却是事出有因。如果……贵府没有窝藏要犯的话,我也不会走这趟,请傅东阁见谅。”

    傅渊静静地抬眸望过去,目光如刃,“窝藏要犯?还请齐都知慎言,这里不是你可以放肆的地方。”

    齐昭若笑了笑,一对桃花眼却是再无平素春情,只是眸深似海,“我是武人,不比探花郎高才,论道理我是说不过你的,请令妹出来吧,这事自然有分晓。”

    傅渊不知他究竟是他从何处听到的传言,敢这样大胆上门质问,傅家私放要犯一事除傅念君几个心腹以外无人知晓,他又是怎么……

    “无凭无据的事,我若真让我妹妹随意受你盘问,岂非显得傅家心虚?”傅渊冷笑:“齐都知拿出证据来就是,何必如此虚张声势。”

    “虚张声势?”齐昭若勾了勾唇,只觉得傅渊这人极大地碍事,他还以为自己的当初的齐昭若么?

    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扬了扬,说道:“这封信出自谁手,想必傅二娘子比在下清楚。”

    傅渊沉了脸色,他虽不知道什么信不信的,但是见齐昭若这么信誓旦旦,他便不免也动摇了几分。

    “你……”

    他刚要开口,却被人出声打断了。

    “三哥。”

    傅念君的身影出现在侧帘后。

    她缓步走出来,对傅渊点点头,然后转向齐昭若,冷笑道:

    “不知齐郎君有何赐教?”

    齐昭若望着她的脸,只觉得两人数月不见,她却是神态依旧,目光里的不驯也一样没变,对他不客气地说着“有何赐教”。

    洛阳一别,再见却是如今了。

    齐昭若在心底笑了笑,笑自己痴妄,也笑自己可悲。

    傅念君扬了扬手里的信,对傅念君道:

    “我想傅二娘子还是应当对令兄解释一下。”

    傅念君的眼神落在他手中的信上,目光随即一冷。

    这正是她写给周毓白的信,竟然落在了齐昭若手上。

    她不说话,齐昭若就也不说话。

    他在等她自己做决定。

    傅念君微微转头,对傅渊说:“哥哥,让我和他单独说几句话,稍后我再向你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米读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