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十连抽 > 第十七章 上头
    晚上九点,睡衣派对渐渐进入尾声。
    黄尚基本确定了两件事:英梨梨是金毛+败犬,千花是天然+腹黑。
    简直就是经典的二次元人设。
    也就是雪乃看着比较正常,人好、心善、漂亮、贫……咳!
    “黄尚哥哥,一起来打格斗啊!”
    英梨梨和雪乃去浴室洗澡了,千花跑到黄尚卧室玩起了格斗游戏。
    黄尚给黑雪喂了点羊奶,走到千花身边坐下:“都玩一天游戏了,不累吗?”
    “一点都不累,现在是max千花!”千花嘻嘻一笑,道:“今天的派对真高兴,要是天天都能举办就好了。”
    “你还真敢想。”黄尚拿起游戏手柄,道:“司机在外面没关系?”
    “嗯。”千花道:“没关系,他已经习惯了。”
    “哦。”
    黄尚陪着她打了两局,先满血吊打,然后千花哭泣脸,被迫放水,被千花扳回一局。
    跟她在一起,总有种陪小孩玩耍的感觉。
    第三局,黄尚正琢磨要不要放水的时候,千花突然把头靠在他肩上,让他动作一顿,然后被一套连招带走。
    “黄尚哥哥,玩游戏的时候不要分心哟!”千花得意地笑道。
    “……”
    黄尚看着她,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哎?”千花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黄尚哥哥说的是什么?”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唔……”
    千花的笑容渐渐消失,下巴向下收了收,抬起眼帘,像一只偷偷观察的小狗:“有一点……喜欢。”
    “确定?”
    “嗯。”千花点头。
    黄尚扭头看着屏幕,道:“这就有点麻烦了。”
    “并不麻烦啊!”千花道:“虽然黄尚哥哥住在华夏,但千花还要三年才能毕业,这三年间黄尚哥哥可以慢慢把重心转到日本……”
    “这不可能。”黄尚摇头:“日本的发展已经到了天花板,我会劝我妈渐渐把业务重心转到华夏去。”
    “哎?这样吗!”千花歪着头想了想,秀眉渐渐皱了起来:“唔,好难啊!”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做朋友。”黄尚道:“朋友之间没有感情纠葛,哪怕在世界的另一端,也可以通过手机维系友情。”
    “但我想和黄尚哥哥做情侣。”千花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不行吗?”
    “不是不行,是你舍不得。”黄尚平静地说道:“只要你愿意去华夏生活,一切都不是问题,但你以后不是要做日本首相吗!去华夏就做不成了。”
    “那只是开玩笑。”千花道:“要做首相很难的,更何况日本从没有过女首相,我根本不行啦!”
    “但你总要从政,不然藤原家的资源就浪费了。”黄尚道:“总不能让你妹妹替你进入政坛吧?她才多大?”
    “萌叶已经十五岁了,马上就要上高二了。”千花说道。
    “十五岁?你们姐妹上学都挺早的。”
    “嗯。”千花道:“因为从记事起就接受了家族教育,我们比普通孩子要早一年上学。”
    “那你觉得萌叶适合进入政坛吗?”黄尚问道。
    “……”
    千花沉默许久,脸色不停地变换。
    黄尚不解:“怎么了?”
    千花摇摇头,道:“如果是萌叶的话,也许比我更适合从政。”
    这个回答有些意外,黄尚道:“就算她更合适,但以她的年龄,要从政至少还要六年时间。六年太长,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知道。”千花情绪有些低落:“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好烦啊!”
    “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把一切都交给时间。”黄尚道:“时间会给出最终的答案。”
    “唔……总感觉有些消极。”千花再次把头枕在他肩上:“不是我的风格。”
    “在处理不了你我之间的障碍以前,还是不要多想。”黄尚说道:“玩游戏吧!”
    ……
    “你们在玩游戏啊!”
    洗完澡的英梨梨和雪乃走进来,见两人玩游戏玩的热闹,英梨梨走到千花身边坐下,道:“千花,你去洗澡吧!我和他打两局。”
    “哎?可是我就要赢了。”千花很不情愿。
    “ko!”黄尚一套连招结束,道:“你输了。”
    “呜~!”千花鼓着脸颊:“都怪英莉莉酱,害我分心了。”
    “抱歉抱歉,嘿嘿,看我帮你赢回来。”英梨梨抢过游戏手柄,道:“快去吧!浴缸里的水还热着呢!”
    千花不情不愿的起身,走到门前时突然站定,转身笑嘻嘻地道:“黄尚哥哥,要不要一起洗澡?”
    “千……千花,你在说什么啊!?”
    英梨梨震惊地看着她,脸都红了。
    “哎?我只是想和黄尚哥哥一起洗澡呀!”千花眨着大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你你你……”英梨梨急的说不出话来。
    雪乃呼口气,严肃地道:“除了夫妻,男人和女人是不能一起洗澡的。千花,就算你再没常识,也应该知道这一点。”
    “我知道啊!”千花道:“所以只要和黄尚哥哥成为夫妻就好了吧!”
    这下连雪乃都哑口无言,扭头看着黄尚。
    黄尚无奈,语气里带着一丝训斥:“别闹,快去洗澡。”
    “哎嘿嘿,我去了。”千花吐吐舌头,一蹦一跳的洗澡去了。
    英梨梨慢慢回过神来,露出小虎牙,恶狠狠地盯着他:“你对千花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黄尚把腿伸直,道:“千花说想和我成为情侣,我拒绝了。”
    “啊!?”x2
    ……我是片刻……
    听完黄尚讲述,两女总算明白了前因后果。
    英梨梨抿着嘴唇,道:“千花这么好的女孩,你都舍不得离开华夏吗?”
    “我这么好的男人,千花都舍不得离开日本吗?”
    黄尚这一反问,把英梨梨噎的哑口无言,只能露出小虎牙:“你这家伙……”
    “黄桑说的没错。”雪乃平静地说道:“以我们的出身,所谓婚姻都是利益交换而已。黄桑不想为了千花留在日本,千花也很难为了黄桑去往华夏。这证明两人的感情只停留在利益交换阶段,谁也无法指责谁。”
    “并不是。”黄尚摇摇头:“我并不在意千花家的政治资源,不然我也不会拒绝她,真正原因是我想找一个能和我一起在华夏生活的女人组成家庭,千花如果放不下藤原家,我们注定不会在一起。”
    雪乃看着他,问道:“黄桑真的会劝说伯母把重心转向华夏吗?”
    “都说日本失去了三十年。”黄尚看着她,道:“在我看来,日本只是提早把潜力挖掘完了。以日本的国土面积、人口来算,能发展到目前的程度已经达到极限了。而华夏不同,华夏目前的gdp只是日本的三倍,人口却是日本的11倍,国土面积更是日本的25倍。”
    说到这,黄尚的目光扫过两个女孩:“你们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两女无言以对。
    意味着什么?当然是无比广阔的市场和无比巨大的潜力。
    以华夏的体量和发展势头,未来对抗全世界都有可能,不趁现在搭上华夏发展的快车道,更待何时?
    当年金欣云就不该去日本,如果她去了魔都或深市,现在就算不是华夏女首富,应该也差不了多少。
    一个女人,在日本这个绝对的男权社会打拼下千亿身家,如果换到对女性更友好、更有前景的华夏,现在的金欣云会是什么级别?
    千亿身家听着好听,可换成美元也就十亿,软妹币也就六十多亿,放在华夏女富豪排行榜上,连前十都进不去。
    金欣云就算是真的凤凰,在日本这烂泥地里跟草鸡抢食,又能抢多少?
    与其如此,为什么不回华夏发展?
    以后见面还方便。
    “你们应该学学华夏语。”黄尚道:“雪之下家想有更好的发展,只靠在东京的夹缝中抢蛋糕太艰难,不如多在华夏用用心思,虽然华夏的房价快走到了,但优质房源依旧被视为优质资产,日本的设计师对室内设计方面也很有见解,哪怕雪之下家不做房地产开发,也可以做室内装潢,只要有能力、有质量保证,还怕赚不到钱吗?”
    雪乃点点头:“我会转告母亲的。”
    “如果你学会华夏语,可以负责华夏的工作。”黄尚说道。
    雪乃略作思索,点头道:“我会学的。”
    “还有你。”
    扭头看着英梨梨,道:“想不想在华夏扩大影响力?”
    “你死了这条心吧!”英梨梨靠在床箱上,如同一条咸鱼:“我就是个语言渣,连爸爸的母语都说不好,更不要说华夏语了。再说我对现在的成绩很满意,不想改变了。”
    “能把心甘情愿做一条咸鱼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你也算厉害了。”
    “当咸鱼有什么不好?”英梨梨撇撇嘴:“我就喜欢当咸鱼。”
    这话说的,黄尚也只能比一根大拇指:“你厉害。”
    “我当然厉害。”英梨梨突然打个酒嗝,酒气上涌,眼睛眯了起来,“咦?为什么你坐的比我高?我也要坐高的。”
    “……”黄尚看到她朦胧的眼睛,道:“酒劲儿上来了吧!回屋睡觉去。”
    “哼!”英梨梨突然坐在他大腿上,往他怀里一靠:“我没醉,继续玩游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