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玄幻小说 > 惹火狂妃:邪王宠上天 > 第六章 黄泉玉镯
    苏晚萧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柔和的光线照进眼眸,身上的疼痛已经消失了,就连心里那种无法抑制的悲恸都已经消失无踪了。
    “你醒了。”缥缈的声音传来,苏晚萧连忙坐了起来,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她瞬间怔住,那是……她自己?
    那她现在……
    她赶忙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异样,又在大腿上用力的拧了一把,会痛,她还活着!而且不是做梦!
    “你醒了,我也该走了,请你替我好好活下去!”就在苏晚萧疑惑的时候,那个身影转身,果真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只是那身影如同雾气一般淡薄。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那身影已经越发淡了,苏晚萧本能地就想伸手去抓住她,但是手一伸,却只触碰到一片清清凉的空气……
    “她走了,你也不能再偷懒了。”稚嫩但却故作老成的声音传入耳中,苏晚萧本能的绷紧了神经,开口,“谁!”
    同时环视了周围一圈,可除了青山绿水以及一片茂密的竹林花海和一个小竹屋之外,就是远处浓得化不开的雾气,根本没有看见任何说话的生灵。
    “你是不是傻啊?”稚嫩的声音带着鄙夷再次响起,“本尊就在你的脚边上,你到处乱找什么呢?”
    苏晚萧一脸尴尬的低头,果然看见脚边站着一只乌黑发亮的小乌鸦,嫩黄色的小嘴儿和身下三只闪闪发光的金足格外抢眼。金足小乌鸦的两只小翅膀正傲娇的交叉抱在胸前,趾高气昂的模样配上它那不够伟岸的身躯,十足的滑稽。
    苏晚萧差点没噗嗤一声笑出来,但却生生的忍住了,毕竟她现在还有求于这只小乌鸦。她很确定她以前并没有来过这里,甚至没有听说过这里,而且原主的记忆中也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地方。
    她蹲下身,语气尽量柔和地问道:“小乌鸦,你告诉我,这是哪儿啊?我记得我抱着娘在佛堂的里间,怎么会突然来这里了?你刚才说她走了,我不能再偷懒了又是什么意思?”
    谁知她的话音刚落,金足乌鸦就炸了毛,“你才是乌鸦,你全家都是乌鸦!”
    开口的同时,金足乌鸦两只纯黑的翅膀往鸟身上一叉,甚至还气愤地原地蹦跶了几下,傲娇地说道:“本尊是三足金乌,是太阳神鸟!你这愚蠢的人类!”
    苏晚萧忍不住伸手点了点金足乌鸦嫩黄色的小嘴,妥协道:“好好好,你是神鸟,那你可以告诉我,这是哪儿,我又为什么在这儿了吗?”
    “哼!”金足乌鸦轻蔑的冷哼一声,两只骨碌碌的小眼睛惟妙惟肖的翻了个白眼,“这是黄泉玉镯的内部空间,你的血解锁了黄泉玉镯的封印,所以你现在算是这空间的主人。解锁的时候黄泉玉镯感应到你伤势严重,所以主动把你收进了空间里面,保住了你的小命儿!”
    苏晚萧再次点了点金足乌鸦的小脑袋,“我是这空间的主人,你在这空间里生活,也就是说,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宠物咯?”
    “你放屁!”哪知道她这句话一出口,立即引来了金足乌鸦的强烈反抗,“本尊是神鸟,你一个愚蠢的人类算什么东西,还想做本尊的主人!”
    “哦,你不是我的宠物啊!”苏晚萧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那就好办了。”
    说着,她直接伸手一把抓住了金足乌鸦。金足乌鸦猝不及防,被她抓在手中扑棱着翅膀吱哇乱叫道,“你个愚蠢的人类,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烤乌鸦肉吃啊。”苏晚萧理所当然地道:“你又不是我的宠物,我干嘛要把你养在我的空间里啊!”
    “啊啊啊,你这个臭女人,你敢!本尊可是太阳神鸟……”但它的话还没说完,苏晚萧已经取出了随身的小刀,并且开始拔它颈部的毛,那模样明显就是要将它一刀割喉然后放血,再然后……开肠破肚……
    金足乌鸦意识到苏晚萧是真的要动手的时候,浑身止不住的战栗起来,两只骨碌碌的小眼睛也失去了神采,小脑袋耷拉了下去,闷闷的声音从喉咙里并不清楚的滚出来,“好吧,本尊做你的宠物……”
    苏晚萧拔毛的动作并没有停,“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大声点。”
    “我说!我做你的宠物!”小乌鸦昂着脖子,闭着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说道。
    苏晚萧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轻轻地拍了拍它的脑袋,笑眯眯道:“这才乖嘛,鸟在屋檐下,就得要学会低头!以后你也别叫什么神鸟了,就叫小金吧!”
    小金梗了梗脖子,想要反抗,但是意识到它自己还被苏晚萧捏在手心的时候,懊恼地垂下了头,不敢有任何反抗的意见和动作。
    “你说这空间感应到我伤势严重可以把我收进来保命,那我在这里是不是也有法子可以恢复我的心脉,重新修炼?”苏晚萧不在乎小金的情绪,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自己要怎样才能变强,因为只有自己变强,她才能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活下去。
    夜君墨的那一句她还不够格,已经让她意识到自身实力的强大才是唯一自保的方式。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只有靠自己!
    “可以。”小金闷闷地道:“你在这里吐纳灵气修炼灵力,这里的灵气进入你体内之后会自动帮你修复心脉。”
    苏晚萧面上一喜,松开手将小金放在了地上,再次拍了拍它的头,“好了,你自己一边玩儿去吧。你主人我要修炼了!”
    按照记忆中的修炼方式,苏晚萧盘坐在地,呼吸吐纳,灵气进入体内,游走到心脉,却不同于在外面修炼之时的疼痛难耐,虽然也有一些痛感,但灵气中带有的丝丝清凉舒爽也刚好中和了那一丝痛感,甚至她自己都能感觉到断裂的心脉似乎在恢复愈合。
    感觉到效用之后,苏晚萧修炼更加卖力,逐渐的她便能够感受到灵气不仅仅在修复她的心脉,灵力也在逐渐聚集起来。
    可就在她修炼渐入佳境的时候,整个空间却是猛地一阵震荡,小金“吱哇”一声叫了起来,“不好啦,有人在动黄泉玉镯!”
    苏晚萧面色瞬间冷凝,夏半云去世的消息瞒不住,苏家的人肯定已经来了,只是敢动她的东西,简直是在找死!
    她的心念一动,身体立即出了空间,还没看清楚眼前的人,已经本能地一把抓住了那只正在把玩黄泉玉镯的手,手上巧劲一使,只听到一声杀猪般的尖叫,玉镯已经稳稳当当地落入了她的掌心!
    “苏晚萧,我要杀了你!”苏雪璇一天之内两次被苏晚萧这个废物所伤,心里被羞辱的怒气已经刺激得她失去了理智。她的手一抬,一条火红的鞭子出现在手中,直接朝苏晚萧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