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玄幻小说 > 惹火狂妃:邪王宠上天 > 第五章 母亲之死
    “小姐,开门呐,小姐,您快去看看大夫人吧!”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却听见外面的破门被砸得嘭嘭响。
    苏晚萧心里“咯噔”一下,几乎是本能地冲出去,一把拉开了门,“香莲,我娘怎么了?”
    话一出口,苏晚萧才惊觉这紧张的情绪并不属于她自己,或者说并不属于她来自21世纪的灵魂,想来应该是这身体里还有一缕原主的残魂。
    叫香莲的丫鬟已经哭成了泪人,听见苏晚萧问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带着哭腔说道:“大夫人……她今天早上突然就不好了,一直吐血,找了好几个灵医都说已经没办法了,现在大夫人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小姐,您快去看看吧!”
    眼里有酸涩的泪意涌出,苏晚萧没等香莲迈步已经朝府外冲了出去。
    “娘!”苏晚萧一把推开清冷的佛堂大门,却没看见人影。
    “我娘呢?”苏晚萧急切地问身边的香莲道。
    香莲转过身,抹了抹眼泪,说道:“夫人在里间,她说想一个人静一静,让小姐来了之后直接进去就好。”
    苏晚萧顾不得其他,直接冲进了里间,但是她的一只脚才刚跨进去,就听见“嗖”地一声,她下意识的往后一退,一只箭头闪着乌黑的亮光的箭矢从她的面门上擦过,直接插进了旁边的门框!
    她本能地想要退出里间,但是身后却有一股力道一推,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扑进了里间,身后的门随即被关上。
    她不用去拉也知道,那门不可能再被她打开了!
    与此同时,无数的箭矢破空的“嗖嗖”声不绝于耳,苏晚萧左躲右闪,可身体本就虚弱,渐渐地已经有些体力不支,脚步越来越慢,甚至有好几根箭矢就贴着她的身体飞了过去。
    她喘着粗气,腿脚仿佛已经有千斤重,到了最后,她甚至眼睁睁地看着一根从窗户*进来的箭矢飞向她的眉心,她却根本连避开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在这一刻,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影极快的冲了进来,抱住了她的身体。
    “噗!”箭矢插进血肉的声音响起,苏晚萧看清楚眼前的人,心中一阵剧痛传来,悲恸出声,“娘!”
    夏半云的身后,她的另一个贴身丫鬟香荷跟着进来,身形如电一般接住了所有射向苏晚萧的箭矢。
    夏半云艰难地抬手抚摸着苏晚萧的发丝,“晚儿不哭,有没有这一箭,娘的大限都已经到了,但这一辈子能够认识你爹,能够有你,娘已经很知足了。”
    苏晚萧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夏半云,拼命的摇头,“娘,你不要死,是晚儿不好,晚儿错了,晚儿以前只知道修炼,没有多来陪陪您,以后晚儿不修炼了,晚儿每天陪着您,您不要走好不好?”
    夏半云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温柔,“晚儿,这不怪你,你身体内流着夏家的血,夏家的孩子就是为了修炼而生。”
    夏半云说着,干瘦的手指抚上了苏晚萧的脸颊,眷恋的看着她的眼睛,“晚儿,我知道你已经不是我原来的晚儿了……”
    她这句话一出口,苏晚萧心中惊了一下,夏半云难道是看出了什么?没理由啊,在她听到夏半云的消息的时候,所有的情绪都是这身体自然流露出来的,并不是她在操控,夏半云怎么可能看出她已经不是原来的苏晚萧了。
    夏半云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笑了笑说道:“我今天早上就感应到我的晚儿已经死了,所以我拼尽力气用了禁术想要把她唤回来,可没想到中途却遭到了暗算,以至于最后也没能唤回她只是唤来了你这个和她最为契合的灵魂。”
    苏晚萧心中的震惊已经无以复加,原来她会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偶然。
    “不过不管你是不是原来的晚儿,你都是我的女儿,有一些事情,我必须要在死之前告诉你,咳咳……”夏半云说着,猛烈地咳嗽了两声,血沫子顺着嘴角流下……
    苏晚萧想要叫她不要再说话了,最后却忍了下去,只是轻柔地替她擦尽了嘴角的血沫。
    夏半云继续说道:“我所在的夏家,并不是普通的家族,而是一个传承千年的隐世家族。家族内部禁止与外族通婚,因为家族的女人都有一个天生的能力,在生产之时,她的修为和灵力就会全数传给孩子。但是这样一来,夏家的女人一般在生产之后也会因为身体过于虚弱而不久于人世。”
    “我能够活着看着你长这么大,帮你度过你命中的情劫,我已经很知足了。”夏半云说着满足的笑了,“到如今,我只有一件事情放不下,那就是你的父亲。”
    “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是因为你的父亲在我生你之前替我找到了一棵千年龙血藤,帮我延长了寿命。可就算是神药药效也是有限的,你父亲为了替我寻药,第二次离开,却从此杳无音讯。晚儿,我希望你能替我……咳咳,替我找到你的父亲……咳咳……”
    说完这段话之后,夏半云的脸色已经以可见的迅速灰败了下去,苏晚萧努力的想要抑制住自己的眼泪,但内心强烈的悲恸让她根本无法控制,只能用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晚儿,你身上流着夏家的血脉,虽然已过情劫,但觊觎夏家血脉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以后你遇到男人一定要……要多一个心眼儿。”夏半云说着,吃力的撸下了自己手腕上一只颜色灰暗看不出材质的镯子,拉过苏晚萧的手,给她套了上去,“晚儿……”
    似乎还想要再说什么,可却只来得及眷恋的唤了苏晚萧一声,便失去了生气。
    “娘……”苏晚萧紧紧地将夏半云逐渐冰凉的身体抱在怀中,巨大的悲恸席卷全身,心仿佛被片片击碎,一口鲜血无法抑制的喷出……
    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