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玄幻小说 > 惹火狂妃:邪王宠上天 > 第一章 穿越成废物
    冥玄大陆,洛水国。
    “烧死她!烧死她!”
    ……
    平日里寂静的广场上,此时万民的高呼震耳欲聋。
    嘈杂的声音中,苏晚萧微微蹙眉,好吵!
    “呸!这样的女人就该千刀万剐,烧死她真是便宜她了!”
    “就是,她一个废物,三皇子不嫌弃她愿意娶她做正妃,她居然还跟别的男人私通,怎么会有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
    “呵,人家还当自己是那个洛水国的第一天才,觉得自己天赋好就可以为所欲为呗!”
    “什么第一天才,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灵力尽失,就连以后都不能再修炼的废物而已,落毛的凤凰不如鸡,现在苏家都已经是二房掌家了,她算个什么东西!敢给三皇子戴绿帽子,丢皇室的脸?”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入耳膜,苏晚萧的眉头拧得更紧,什么情况?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能听到声音?难道地府这么热闹的?
    她还没来得及睁眼看看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地府,脑中铺天盖地的不属于她的记忆涌来,脑袋瞬间疼得几乎炸裂!
    她刷的睁开眼眸,目光在广场上一众穿着古装的人身上扫过,她居然穿越了!灵魂穿越到了这个以武为尊的异世……
    “晚萧姐姐,你就别嘴硬了,你把那个奸夫是谁说出来,再求求三皇子,三皇子心软,说不定就不会再为难你了!”安梦浅一袭白衣走上邢台,窈窕的身段如同弱柳扶风,再加上那梨花带雨的倾城容貌,分外的惹人怜爱。
    但苏晚萧却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她眸中的得意和轻蔑。
    “苏晚萧,你是第一天才又怎么样?妄想跟我抢男人,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现在,你的天赋是我的,你的灵力是我的,你心心念念的男人是我的。你不过就是一个断了心脉的废物,还拿什么跟我争?”
    苏晚萧扬起小脸,苍白浮肿的脸上尽是冷笑,她今日会在这邢台之上醒来,有很大一部分是拜安梦浅所赐!
    这身体也叫苏晚萧。原本是洛水国顶级世家苏家的第一天才,却因为爱上渣男夜子辰,被骗用自己的心头血去救治眼前的安梦浅,不仅自己辛苦修炼的灵力尽数转移到了安梦浅身上,自己还因为伤了心脉天赋尽失,甚至以后都不能在修炼了。
    以前的苏晚萧为了所谓的爱情愿意怎么牺牲她不管,但现在,她既然已经是苏晚萧了,那安梦浅拿的灵力就是她的,断的心脉也是她的!
    如此深仇,她怎能不报?
    清亮的眸子中,犀利的光芒一闪而逝,忍着身上的疼痛朝安梦浅勾了勾手指,“你知道为什么你得了我的心头血,天赋石上明明测试出来你的天赋绝佳,却还是只有我度给你的那些灵力,不能自主修炼吗?”
    “苏晚萧,你这个贱人,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做了手脚!”安梦浅精致而绝美的脸上一片愠怒,抬手便想要给她一巴掌,但是碍于台下还有众多百姓,巴掌落到苏晚萧的脸上时已经变成了轻轻的抚摸,脸上也已然是一副
    苏晚萧却是微微勾唇,内脏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有血沫子从嘴角溢出,“你们步步算计,我岂能不留点保命的手段?你保我安危,我告诉你你怎样才能修炼,这买卖你不亏。”
    安梦浅看着苏晚萧那副志在必得的模样,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虽然心中恨不能立即取了苏晚萧的性命,但也清楚除了苏晚萧之外,没人有那个本事能让她自主修炼。
    反正苏晚萧已经是贱命一条,早死晚死都一样!但她布局了这么久夺来的修炼天赋可不能浪费了!
    想到这里,安梦浅已经转向夜子辰盈盈拜倒,泫然欲泣道:“子辰哥哥,梦浅斗胆想替晚萧姐姐辩白几句,此事虽然有苏家仆人为证,但是那男子至今仍未找到,是否是有心之人故意设局陷害晚萧姐姐仍未可知。梦浅不忍姐姐蒙受任何冤屈,求子辰哥哥开恩再重新调查。”
    台下看热闹的百姓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得感慨,“安小姐还真是心善,这女人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她还为她求情。”
    “我听说啊,三皇子跟安小姐青梅竹马,本来三皇子妃的位置就是安小姐的。不知道苏晚萧用了什么手段逼得三皇子不得不娶她。这要换成是我啊,绝对痛打落水狗,安小姐这么善良,容易吃亏的。”
    苏晚萧的目光从安梦浅的身上落到夜子辰的身上,不得不说,安梦浅的演技真是绝佳。夜子辰看着她,眉目之中的缱绻怜惜几乎就要溢出来,看那模样似乎是安梦浅无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但他还没有开口,高台之上的苏海已经拱手对夜子辰道:“罪女承蒙三皇子不弃,却做出这样的事情让皇家丢尽颜面,还请三皇子处理。”
    他这话几乎就是催促着夜子辰赶紧弄死苏晚萧了。
    苏晚萧看向他,眼眸微眯,苏海,她记住了!
    安梦浅这时候却是身子跪得笔直,看着苏海一字一句道:“苏伯伯这么急着想要处置晚萧姐姐,究竟是为了维护皇家颜面还是因为您怕最后查出晚萧姐姐是被诬陷的,威胁您的苏家家主之位呢?”
    “啪!”苏海如今是堂堂第一世家苏家的家主,岂容一个小辈如此质疑,一巴掌猛地将面前的桌面拍成了两截,“安梦浅,你爹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梦浅只想帮晚萧姐姐求一个事实!”安梦浅垂头恭敬道。
    看到这一幕,苏晚萧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