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73章 墓
    斗罗大陆的上三门分别是昊天宗,七宝琉璃宗和蓝点霸王宗,他们之所以被称为上三门,那是因为这三大宗门之中都至少有一位封号斗罗坐镇,而下四门地实力虽然也相当不俗,但还没有出现封号斗罗那样的强者。
    夜色向老毒物打听的时候,后者就已经略微的透露了这块令牌的详情讯息,那个时候,他就有了身为七宝琉璃宗弟子的预感。
    对于宗门,夜色始终有着抗拒感。
    在前世夜色听说过不少宗门最得意的弟子在门外闯了大祸,导致整个宗门四面树敌,最终被围攻,所有弟子死战不退,最终被屠了个干净。
    至于那名得意弟子,就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死去的人是回不来的。
    父母之墓还是要去拜一拜的,至于宗门,那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没等夜色闭目修炼多久,门就被推开了。
    “我们走吧,小夜。”
    宁风致站在门口,似乎他和唐三的事情已经解决完了。
    “嘻嘻,夜小师父,和我们回宗门吧。”宁荣荣躲在宁风致身后,对夜色做了一个鬼脸。
    在别人父亲的面前叫别人小丫头似乎有些不合常理,夜色站起身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好。”
    “荣荣,以后别叫夜小师父了,听起来也蛮奇怪的,你以后还是叫他夜大哥就行。”宁风致看了一眼宁荣荣,再看了一眼夜色,意有所指的说道。
    “诶。”
    宁荣荣嘟起了嘴,不过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那么夜大哥,我们走吧。”
    夜色见到那名老者依旧宛如幽灵般的跟随在宁风致身后,心中对之前的猜测更加肯定。
    四人离开了史莱克学院,走上了天斗城的大街。
    “小夜,你在武魂学院学习的怎么样?”
    宁风致边走边问。
    “我们老师采用的是放养式教育,平时不怎么管我们的,我们自行修炼。”
    “是一个班级都这样教育?”
    “不,包括我一共七个人。”
    宁荣荣摇着宁风致的手,“哎呀爸爸,就是我刚刚和你说过的,和我们在斗魂场里对战过的红尘七君啊。”
    “夜大哥很厉害,带领着七君还打败了天斗皇家学院的皇斗战队哦。”
    “什么?”
    宁风致一愣,接着笑出声来,“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皇斗战队的队员每一个都是有背景的,比如那蓝点霸王宗和毒斗罗的孙女。”
    “他们算什么,还不是被夜大哥轻松解决啦。”
    “你这丫头。”
    宁风致无奈的揉了揉宁荣荣的小脑袋。
    说着说着四人就走出了天斗城,不过大多数都是宁风致宁荣荣父女两人在对话,夜色和那名老者沉默的跟在后方。
    顺着大路走进小路,踩着青绿台阶,远远地,就能够看见一座白玉拱门。
    拱门的匾额上雕刻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
    七宝琉璃。
    “欢迎回家,小夜。”宁风致在前方说道,“这里就是七宝琉璃宗的外山,七宝琉璃宗内弟子不超过千人,大多数都居住在外山。”
    他一边走一边介绍着,“我们七宝琉璃宗一直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因为我们只是最纯粹的辅助系魂师而已,就算有了伴侣,我们也不会主动挑起争端。”
    “这里,就是内山了。”
    四人行走了大约三十分钟,登上了最后一级台阶,回头望去,呈现在四人眼前的是一片绿油油的林海。
    “对宗门做出重大贡献,或是亲传弟子,就能够获得居住在内山的资格。”
    “你的父母,当时也居住在内山。”
    “宗主,老骨,荣荣,你们回来了。”
    夜色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后退了半步,因为,他从那句话中听出了一股锐利的剑意。
    剑客。
    夜色的黑眸一闪,这种锐意,已经多久没有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强者们,也并没有让夜色失望啊。
    “这位是?”
    夜色看向来者,目光相交的瞬间,仿佛两把剑互相交错了一般。
    “咦?有意思的少年人。”
    那是一位老者,身穿雪白长袍,一头银色长发在背后整齐的梳拢,相貌古朴,此时他的眼中闪烁着锐意,摸着胡子感叹道。
    “剑叔,他是灵儿的儿子。”宁风致轻声说道。
    那名老者双目有着一瞬间的失神,再度看向夜色的时候,眸光中带着一丝怀念和炽热。
    宁风致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夜色,“我们先去墓前吧。”
    那名原本跟在宁风致身后的老者离开了,宁荣荣表示要跟着一起去,宁风致也由得她了。
    后山。
    就连一向活泼的宁荣荣此时也闭上了嘴,没有说话,一时间,天地间只剩下风的沙沙声。
    “灵儿和茫然的墓,就在那里。”
    “谢谢您。”
    夜色顺着宁风致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宁风致并没有跟上。
    那是两座有些年代的墓,石材和雕花因为这十五年的风吹雨打被磨得光滑了不少。
    不过墓前很干净,想必是有人经常打扫的缘故。
    左手边的墓上面雕刻着三个字,宁灵儿。
    右手边的墓上同样雕刻着名字,夜茫然。
    夜色就这样跪了下来,双膝跪地。
    他看着两座墓,合上了眼睛。
    他仿佛能够看见两道虚影正在看着他,同时,他感觉他的道心也在此刻悄然升华着。
    “父亲,母亲。”他轻声说道。
    泪水顺着脸庞留下,这并非夜色的泪,而是属于原本夜色的泪,那活了十三年,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父母,被夜色夺舍的那个夜色。
    “去吧。”夜色轻声说道。
    同时,他感觉心灵一松,那隐隐的重压悄然的消失不见了。
    当他再度睁开黑眸的时候,那对眸子十分纯粹,他对着墓拜了拜,浑身的魂力涌动。
    “我并非是你们的儿子,但我与你们有缘,夜色祝福你们下辈子依旧能够相遇,成为一对有情人,平安无虑的白头偕老。”
    “虽说天道无情,但是我由衷的希望,对你们来说,天道是有情的。”
    夜色站起身来,不知何时,周围的环境已经变得一片黑暗,只有原处大殿的亮光在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