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72章 父母之事
    “小夜,我听荣荣说你想要登门拜山,不知道有什么事呢?”
    宁风致喝了一口香茗,和声说道。
    他的身旁坐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者,他闭着双眼,似乎是对于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
    夜色看了那名老者一眼,这种气息,让他想起了老怪物。
    “宁宗主,不知您是否认识这个令牌。”
    夜色取出了那铁质剑令,放在桌上。
    “这是。。。我们宗门的信物。”
    宁风致一眼就辨别了出来,将令牌拿了起来,指尖轻抚那雕刻的剑。
    “小夜,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块令牌?”
    宁风致微微眯起了眼睛,将令牌放在了桌上,他身后的老者突然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了一道精芒。
    “这应该是我已故父母之物。”
    夜色道。
    “什么?”
    宁风致低声惊呼一声,那老者的目光仿佛探照灯一般的照射在夜色的身上,仿佛要将夜色这个人看清楚一般。
    “宁宗主。。。?”
    夜色咳嗽一声,从他们两个人的反应看来,自己的父母确实和七宝琉璃宗有关系,似乎关系还不小。
    “你姓夜。。。”
    宁风致陷入了某个回忆,单手轻揉太阳穴,而他身后的老者则轻轻的叹息一声。
    “宁宗主,我的父母您应该认识吧。”
    宁风致回过神来,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嗯。。。抱歉,刚才在想过去的回忆。”
    “小夜,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认识你的父母。”宁风致对着夜色笑了笑,声音中带上了之前没有的温暖,和亲近。
    “你的母亲,是我的师妹,而你的父亲,是来自一个剑宗的首席大师兄,武魂是星光剑。”
    夜色看着宁风致的双眼,双眼是心灵的窗户,他能够从眼睛中看出一个人是否是真心的,也能够看出其他的情绪。
    宁风致说的话,都是真的。
    宁风致叹息一声,“你的父母在十五年前的一个晚上遭受了报复攻击,我将他们二人合葬在了七宝琉璃宗内。”
    “报复攻击?”夜色皱了皱眉,他们到底是在哪里遭到杀害的?为什么家中还留下了不少打斗的痕迹?
    或是说,夜色脑海中灵光闪现,当时他们将身为幼子的夜色藏了起来,为了保护还是个孩子的夜色,夫妇两人拼死的往外冲杀,死在了郊外。
    如果死在家中的话,说不定他们就会搜刮一番,那个夜色就会暴露。
    难不成是这种壮士断腕,将生存的火种交给后人?
    夜色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截杀,所以也只是单纯的推测而已。
    “有可能是敌对宗门,也有可能是魂师界的仇家,也有可能是。。。武魂殿。”
    “有证据吗?”
    “有一点。”
    夜色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搞清楚了一件事情还是让他轻松了不少,而且还是关于自己肉身父母的大事。
    “小夜,你这就要走了吗?”宁风致连忙咳嗽一声,“你在哪个学校上学?如果没有的话要不要回宗门?或者你想上学的话我能拜托这里的校长让你进入史莱克学院学习。如果有叔叔能够帮得上忙的,不要觉得不好意思。”
    “我在武魂学院上学。”
    夜色听见了宁风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听出了他话语中丝毫不加掩饰的关心,不由的站起身来,对两人拱了拱手,“宁叔叔,我清楚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所以关于仇家,我会自己找到并且杀死,我很感谢您,但是您并不欠我什么。”
    “小夜,你。。。”
    宁风致一愣,武魂学院?
    “我会来拜山扫墓的。”
    夜色再度拱了拱手,拿起了桌上的令牌,收入怀中。
    “独立是一件好事,但是完全不接受帮助,那是愚昧。”站在宁风致身旁的老者缓缓说道,“你的父母都是七宝琉璃宗之人,你也是,你的名字在我们七宝琉璃宗的宗门弟子名单上。”
    “我不喜欢被束缚。”
    “你将帮助和束缚搞混了,夜小子。”那老者喘着沙哑的声音,看了一眼正在思考的宁风致,“我们和小三谈完就回七宝琉璃宗,你也和我们一起同行,祭拜你的父母。”
    夜色并不喜欢和宗门扯上关系,作为弟子被命令来命令去,失去了那原本的自由。
    那还不如成为宗门宗主来的轻松自在。
    “那。。。好吧。”
    六君还在吸收丹药的药力,就算已经醒来,也需要好好的沉淀一下,他的时间还是较为充裕的。
    夜色对两人再度拱手,接着走出会议室。
    待他走远之后,那老者哼了一声:“好个狂妄的臭小子。”
    “骨叔,你就少说两句吧,你吓到他了。”宁风致无奈的揉着眉心,“不过我也放下了心中一件大事,将来去见我的师妹的时候也不用去请罪了。”
    “他就是灵儿和茫然的儿子?会不会是冒充的。”
    “骨叔,别开玩笑了,明明您已经确认过了。我从小夜身上感受到了亲近感,那是不会错的。”
    “那我去吧搜索的人手撤回来。”
    “好。”
    宁风致和那名老者就这样望着窗外,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他为什么对于宗门这么抗拒?”
    “宗主,你说会不会被武魂殿。。。洗脑了?”
    “不,他在说武魂学院额时候,并没有那种荣誉感,我看得出来。”宁风致喟叹道,“好不容易找到了灵儿的孩子,小夜却完全不领情。”
    “他的魂力等级在四十五级。”
    “十三岁,四十五级,不愧是小师妹的儿子。”宁风致笑了起来,笑中带着怀念的伤痛。
    “他这十三年,是怎么独自一人支撑过来的。。。我愧对小师妹,如果我早点找到小夜,小夜也不会吃了这么多苦了。”
    那名老者合上了眸子,“如果不吃这么多苦,也造就不了今天的他,宗主,他有这样的性格就是因为这一点啊。”
    “是啊。”
    两个男人互相唏嘘不已。
    “不管如何,夜色始终是我七宝琉璃宗的弟子。”宁风致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斩钉截铁的说道,“就算他不想承认,我也要这么做,这是我对小师妹的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