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71章 巧合
    “师父,什么是相思断肠红。”
    “关于这一株药材,有一个故事。”夜色想了想前世的那个故事。
    “在很久以前,有一少年,生性恬淡,最喜扶花植木,满园青莲荷藕,万紫千红。平时对花吟哦,举杯邀月,一遇花落残红,就无限哀伤,必把花片扫集,挖地埋葬,再三垂泪。常言道情动天地,他这种爱花良品,感动了天上花仙,私下凡尘与他结为夫妻,鱼水之欢自不在话下。谁知好景不常,天神得悉其事,大为震怒,以仙凡不得相配,敕令把花仙调回神界,那少年自从失了爱侣,终日长吁短叹,郁郁寡欢,废弃花事,于是墙倒篱塌,花木阑珊,园中一片凄凉。某日来了一位白发老人,告诉他花园中他心爱地那株白牡丹花,就是他爱妻的化身,只须把花毁去,花仙就会失去仙体,谪降凡尘与他重结夫妇,但千万不可毁弃花事。言毕化作一阵清风而去,少年顿然醒悟,深悔自己薄待群花,又细心照料花草,他虽然心爱其妻,却不忍把牡丹花焚毁,自是更加爱护,日夜对花饮泣,泪干心碎,相思断肠而卒,他临终之时,沥血在花瓣上,你们看那殷红血渍,就是那少年的心血。”
    朱竹清听完之后,已经有些痴了。
    夜色挠了挠脸颊,一个故事而已,也侧面证明了为何这一株药材是黑品。
    就是因为它的特殊,所以前世也算是。。。拍卖行里经常流拍的物品。
    毕竟在那个尔虞我诈的世界,真心爱上一个人的代价有多么重,那是血淋淋的教训。
    为了爱而奔赴战场,为了爱而死,那是最愚蠢的死亡了。
    “花非凡品,择主而事,采摘之时必需心里想着你心爱情人,精诚意挚,吐出一口血撒在花瓣上,如果稍有三心二意,纵然吐血而死,也休想把花摘下。花取下后,只要在这主人身边,永远不会凋零。花下石名乌绝,如果强行毁去,这株相思断肠红也同样会药力全失。”
    “这一株,等你决定好了心中的另一半才能够常识摘花,在摘花的过程中心灵必须保持对另一半的纯净和热爱。”
    夜色将这一株药材摆放到了地上,“不要强行摘取。”
    “是。”
    朱竹清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一次交给你的就这两个东西。”夜色站起身来,“我要走了。”
    “我送您。”
    “好。”
    两人走到校门口,发现这里围着不少人。而在校门口这里,正在发生这一场对战,地面在微微震动。
    “那是。。。三哥?”
    朱竹清眼尖,发现了那在校门口对战两人的其中一人正是唐三。
    “他得罪了什么人?”夜色眯起了眼睛,“他的对手是魂斗罗。”
    “无耻。”朱竹清冷冷的看着那个留着胡子的老者。
    “那个老头,是最纯粹的力量型魂师,唐三不会输。”
    夜色靠在一旁的石柱上,远观着战场。
    “你去帮忙了,就是去添乱了。”
    朱竹清咬了咬牙,虽然有些不甘,但是师父这么说了,她便停止住了脚步。
    “而且,有老师在,想必对方没有没脸没皮到在校门口击杀一个小辈。”夜色眼神示意,朱竹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到一脸着急的小舞和脸色难看的赵无极。
    此时,异变陡生,场中已经多出了三个人,站在中央的是一名老者。他地左右手分别抉住旁边两个人的手臂。左边。是一名相貌极美地少女。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样子,才一落地,立刻就朝着唐三的方向跑了过去。
    右边,则是一名懦雅地中年人,此时。那中年人掌心之中,正托着一座七彩光晕闪耀的炫丽宝塔。
    “那是。。。师父,那是七宝琉璃宗。”
    “哦?”夜色抬起了头,眯起眼睛看向那名老者和中年人。
    这名中年人,就是那名在拍卖场中将那猫女拍去的神秘人。
    不过看来,应该是其身份和地位导致拍卖场不敢为难他。
    朱竹清走上前去,宁荣荣见到了她的好姐妹,连忙挥了挥手,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后者在朱竹清的脸上亲昵的蹭了蹭。
    “爸爸,这是我的好姐妹,叫做朱竹清。”
    “宁宗主好。”朱竹清拘谨的行了一礼。
    七宝琉璃宗的宗主,宁荣荣的父亲宁风致柔和的笑了起来,“我早就听荣荣说过你,叫我宁叔叔就行了,我更希望你这么叫。”
    “是,宁叔叔。”
    朱竹清并没有因为称呼的改变而改变心态,她再度行了一礼。
    “哇,你也来啦,好久不见,夜师父。”
    宁荣荣发现了坐在人群后的夜色,笑嘻嘻的走了过去,打了一个友好的招呼。
    “嗯,好久不见了。”
    既然是徒儿的朋友,夜色的态度好了很多,他轻轻点了点头。
    “对啦,那个令牌的事情,我问过我的爸爸,那好像就是七宝琉璃宗之物。”
    “是么,我是准备改日登门拜山的。”
    “哎呀,择日不如今日,我爸爸正好在。”
    宁荣荣一把拉起夜色,夜色想了想,怕事一个反抗就将这个小丫头扯散架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都是要见宗主的。
    夜色抬起头,正好和宁风致的目光对上。
    宁风致的目光平淡柔和,看着他的眼睛似乎就有着一种安心的感觉。
    “你是。。。荣荣说的夜小师父?”
    宁荣荣听见这句话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朱竹清没有笑,乖乖的站在夜色身后,给予了夜色无声的支持。
    宁风致和另一名老者扫了夜色几眼,后者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宁风致则低声说道。
    “听荣荣说,你似乎有事找我,现下也不是一个很好的谈话场所,我们不如在史莱克学院里详谈吧。”
    夜色点了点头,“那就按照宁宗主所说。”
    “你和竹青一样,称呼我为宁叔叔就可以了。”宁风致满面春风。
    夜色抽了抽嘴角,他这种心理年龄,还叫别人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