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69章 蓦然回首,拍卖行
    “对了,夜老大,那史莱克学院也来了天斗城,上次我上街的时候看见他们了。”顾柳宇伸了一个懒腰,全身筋骨劈啪作响,他服用了丹药之后,身材似乎也修长了不少。
    “你懂了吗?”夜色并没有回应,而是没头没脑的问了他这个问题。
    “。。。夜老大,我不懂,您在说什么。”顾柳宇拱了拱手,表示他跟不上夜色思维的速度。
    “服用丹药的作用,你们懂了吗?”
    顾柳宇一愣,眼眸眨了眨,似乎是想了一会儿,接着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夜老大您觉得,服用太多药材不是一件好事?”
    “你们的速度有些太快了,其中很大一部分因素都是因为药材的缘故。”
    夜色背负双手,走出了校园的拱门。
    “如果再吃药,就把你们吃废了,是时候静下心来了。”
    “是。”顾柳宇躬身抱拳,背后流下了一些冷汗,“我会将夜老大的意思告诉他们的。”
    “夜老大您要出去?”顾柳宇眼珠一转问道。
    “嗯。”
    “那么我去修炼了。”顾柳宇后退一步,接着转身朝着修炼场走去。
    夜色盯着中午的烈日,独自一人走出校园。
    学院在城市中确实方便。出了大门就是宽敞的街道。天斗城不愧是天斗帝国的首都,街道宽阔干净,店铺林立。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络绎不绝。
    他特意没有穿着校服,而是一身普通黑衣,朝着天斗城的外围走去,如果老怪物给的地址没错的话,那么七宝琉璃宗就在那个方向。
    “诶,师父?”
    人流中,一个黑发少女穿过人群,快速来了夜色的身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好巧,竹清。”面对这个半年未见的徒弟,夜色也是眼前一亮,对方的魂力等级已经修炼至38级,而冰心的第二层都要修炼的差不多了。
    “见过师父,这半年您去哪里了?”朱竹清原本冰冷的脸微微解冻,再度躬身问道。
    “咕。。。”
    朱竹清的俏脸一红,显然刚刚那声是她发出来的。
    “竹清你中饭没吃?”夜色抬眸,挥手道,“那去吃顿饭吧,我也要看看你这半年的进步。”
    “。。。好。”朱竹清轻声说道,双眸一亮。
    两人走了两个街区,走入了一家生意非常好的店铺,随意点了几个菜。
    而朱竹清也在这段时间内将史莱克学院是怎么从索托城来到天斗城的经过说了一遍。
    说完经历,接下来说的自然是最近半年的修炼,他们史莱克七怪加入了高级班,过着上午上课,下午修炼的学生生活。
    “你的魂力纯净了不少。”
    夜色夸道,他很少夸人,不过对于自己的弟子,他不会吝啬自己的赞赏之语。
    “你的冰心隐隐的触碰到了第三层,唔,速度比较快。”
    夜色看着朱竹清愣愣的看着自己,桌上已经摆放着几盘菜肴,无奈道:“你也快吃,边吃边听。”
    朱竹清有些犹豫,可能是觉得这样对夜色不尊重,不过夜色也这么说了,当即开始动起了筷子。
    点评完表面上的之后,夜色也动起了筷子,只是朱竹清时不时脸红,那握着筷子的手也有些犹豫。
    一颗少女心在颤抖,间,间接接吻。
    “对了竹清,一会儿我有东西给你,一开始我还认为你的魂力等级不够,不过看来现在给你最合适。”
    夜色吃了几口就靠在椅子上。
    “是。”朱竹清擦了擦嘴,正襟危坐。
    “师父您一会儿准备去干什么?”
    “我原本想去七宝琉璃宗一趟,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夜色虽然穿着普通的白衣,但是可能因为在森林内闭关半年的缘故,远离了红尘,如今他拥有着一种出尘的气息,完美体现出眉清目秀这个褒义词般的存在,那双黑眸倒是像过去一样平静,深不见底。
    朱竹清咳嗽一声,“我想要去一次拍卖行,看看那里有什么魂骨。”
    “魂骨么。”夜色知道魂骨代表的意义,自然也知道魂骨能够给一个魂师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把骨头融合进身体内,总归是有一丝怪异的。
    魂骨的稀缺令它们成为了少数魂师的禁脔,任何人身怀魂骨都会极尽掩饰,以免被他人知道。因为魂骨而发生的流血事件多不胜数。哪怕是一块最普通的魂骨。也能卖出天价。
    “那我也和你去一趟吧。”
    “好。”
    两人起身,夜色结完账后,朱竹清便走在前方,带着他朝着拍卖场走去。
    离的近了,才能真正感受到那圆形建筑的规模。
    夜色目测,这扣在地上的半圆,直径至少也有接近五百米,最高的地方超过八十米。
    这天斗城乃是天斗帝国首都,可以用寸土寸金来形容,由此可见,这拍卖场在整个天斗城的地位有多么重要,背景更是深不可测。
    夜色在前世杀人夺宝,遇到不需要的武器或是道具都会在拍卖场中拍卖,所以也算是拍卖场的常客了。
    拍卖场的大门也是半圆形的,和拍卖场整体建筑一样,都呈现为乳白色,门前站着四名身材高挑的少女。
    见两人径直走来,四名少女之一迎上前三步,微微躬身,道:“两位,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我们是来参加竞拍的。”朱竹清从怀中取出了一张冰蓝色的卡片,那少女见到之后恭敬的行了一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师父,只有获得竞拍资格才能够进入拍卖场,这是为了避免有人恶意竞拍而设置的。”朱竹清小声解释道。
    夜色从萧寒那里听说过朱竹清的家底,自然知道她家底丰厚,点头之后便没有接话。
    少女将两人送到了二层拍卖场入口之后转身离去,拍卖中心另有服务员。
    这里的服务员比前者装扮开放了不少,能够让不少男人面红耳赤。
    夜色随意扫了两眼就收回了视线,拍卖场的这些他都经历过,当然表现出来的,完全不像一个十三四岁的青涩少年。
    朱竹清似乎心情很好,脚步也轻快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