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62章 老毒物
    弱者是没有决定权利的,所以等待着他们只有被驱逐。
    夜色侧脸望了一眼后者们不甘的身影,心中知道,这也是七君和他们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的见面。
    七君正在变强,经过了夜色的一手调教之后,已经能够确保青少年魂师大赛的位置稳定了,不过,接下来的,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表现了。
    红尘七君一行人在入住了宿舍之后,萧寒给了他们三天的调整时间。
    他们七人并不和其他的同学,学生一样统一上课,而是和之前一样,由萧寒单独开小灶。
    夜色依旧维持着深居简出的生活,每日在修炼场修炼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了。
    其余的红尘六君倒是趁着这个机会去天斗城内逛了逛,三名少女买了点天斗城内流行小商品,也算是杀人之后的散心。
    一个人杀人之后总需要一种发泄渠道,可能对于其余的红尘六君来说,他们发泄的渠道是逛街买东西,夜色的发泄渠道就是修炼。
    “什么人,滚出来。”夜色感受着周围的空气逐渐冰冷,一个闪身站起身来。
    他可以从这种气息感觉到,来者不善。
    夜色的身上逐渐开始燃烧着黑墨色的魂力,右手握向了侧腰浮现的漆黑唐刀。
    就在他面前三米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全身绿色地人。
    “什么人?”
    萧寒出现在夜色的身旁,望向来人,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是你,毒斗罗!”
    绿发、绿眸、绿色地指甲,冰冷邪恶宛如毒蛇一般的眼神冷冷的在萧寒和夜色之间来回扫动。
    此时毒斗罗那封号斗罗一般的气势磅礴的碾压了过来,武魂学院一方的老师们从修炼中,睡梦中惊醒。
    萧寒的嘴角出现了一丝血迹,他干咳数声,跪倒在地上。
    “毒斗罗是准备向武魂殿开战吗?”他沙哑的说着,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
    “你应该看得出来我的心情不错,不然你现在也没机会和我说话了。”毒斗罗,独孤博冷笑一声。
    萧寒咬着牙沉默着,刚刚独孤博释放了一次他的威亚他就抵挡不住了,这毒斗罗到底是来干嘛的?
    难道脑子不正常想要和武魂殿开战不成?
    “这个小子,我要借一用。”毒斗罗似乎不准备给萧寒反应过来的时间,绿色的魂力裹向夜色。
    夜色的黑眸一厉,不过他听见了不远处教工宿舍内传来的哨声,显然是发现了外敌入侵,一瞬间,一个个身穿白衣的身影已经跃上了屋顶。
    “什么人?”
    “这个气势。。。难道是?”
    “唔,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独孤博似乎有些无趣的瞟了那站在屋顶上的十几名白袍教师,随手一挥,一股绿色的魂力随即扩散而去。
    “噗!”
    那十几名白袍教师同时感觉身体一沉,仿佛被什么巨力碾压了一般,五脏六腑似乎也变了位置,当即一口血喷了出来,那原本汇聚的魂力则被迅速打散了。
    “无趣。”独孤博哼了一声,随机身影一闪,化作一道绿光消失不见。
    萧寒见到身旁的夜色被独孤博带走了,眼中一瞬间布满了血丝,“独孤博。。。”
    “老子与你。。。不死不休。。。。你他妈等着武魂殿的怒火吧。。。”
    那些老师却是许久都爬不起来,萧寒第一个挣扎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他毕竟是七环,比那些老师好了不少。
    他冷冷的盯着独孤博离去的方向,“毒斗罗,要是夜小子死了,老子要你陪命。”
    夜色在那些老师登场的时候就放弃了反抗能力,对方是封号斗罗,还是表现得中规中矩一些,毕竟,他有几张十分好用的底牌。
    “醒了就不用装了。你真的只有十三岁么?怎么心态却像个老手。”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随着眼睛对光线的适应,夜色这才借助那两点惨绿色的光芒依稀看清,独孤博就坐在他身旁不远处,而那两点绿光,竟然是独孤博的双眼。
    “有何贵干。”夜色平淡的说道,他如今面对的是这个世间最强的封号斗罗,如果对方想要做些什么,夜色不介意重生一次,已玉石俱焚的招式杀死封号斗罗。
    “小子,你叫夜色?”独孤博靠在身后的石壁上,淡淡的问道。
    “就是我。”
    独孤博见他没有任何的轻举妄动,甚至靠在巨树根上,翘起了二郎腿,心中冷笑这小子到底是胆大妄为还是真的装傻充愣。
    独孤博眼中绿光闪烁了一下,“听说,你破了我孙女的第三魂技,你并没有受到毒的影响。”
    “这很简单,你孙女的毒不过就是雾状毒而已,封闭呼吸之外还需要封闭自身毛孔和五感而已,使用魂力就可以轻松办到。”
    “哦?听你小子这么说,你懂毒?”
    “略懂,但是不喜欢用。”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正面搏杀。”
    夜色话风一转,脸上带着些许冷笑,“你和我说这些是在拖时间?还是说你觉得你寿元将尽,来和我交代后事来了?”
    “你说什么?”独孤博眼中绿光骤然大放,只是微一抬手,夜色的身体就被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掼了出去,重重的砸在背后的墙壁上,剧烈的疼痛令他险些昏迷过去。
    夜色嘴角翘起,露出一丝嘲讽的弧度:“每到阴天下雨的时候,你两肋处是不是会出现麻痒感,而且会逐渐增强。午时和子时各发作一次,以你现在的情况,应该每次要足足持续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还有。每当深夜,大约三更天左右地时候,你的头顶和交心都会出现针扎般的刺痛。全身痉挛,至少半个时辰,我说的对不对?”
    已他三世的阅历,还看不出来那是真的要笑死个人,第二世行走无情道的他收集格式功法,其中就有基本毒经,甚至还有一本名为天下毒纲,那曾经是一名绝代毒师的修炼宝典,死后被夜色侥幸得到。
    这个世上,就没有夜色不理解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