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60章 夜黑风高
    天斗帝国皇城天斗城。位于天斗帝国中心偏东北方向,是整个天斗帝国政治权利核心所在,也是整个大陆最大地两座城市之一。在斗罗大陆。也只有星罗帝国皇城能与其相比。
    尽管现在的两大帝国旗下的王国、公国已经都不太受管制,但帝国底蕴还在。以天斗城为中心,天斗帝国所掌控地三大军区都在附近,总兵力超过百万。实力雄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天斗帝国并没有强行去制约下属王国也有他自己地道理。不论是天斗还是星罗,两大帝国廑下地王国、公国大都在彼此边境处,一旦发生战事,肯定是这些王国、公国先顶上去。
    当然。这也是无奈之举。哪个帝王不希望能够利用皇权掌控一切。
    可现在大陆的局面却根本不允许统一的情况出现。
    大陆目前局面的形成,除了两大帝国的内部原因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来源于几大魂师家族以及武魂殿的暗中干涉。试问,一个庞大而统一的帝国,怎会允许这些影响自己统治地位的势力生存下去?
    七君离开了索托城,萧寒陪伴着他们走出了索托城之后就消失了,将队伍的决定权再度交给了夜色。
    一行人想要到达天斗城,需要先离开巴拉克王国境内,然后穿越巴拉克王国以北的西尔维斯王国全境,才能进入天斗帝国皇城圈。再向东,方是天斗帝国皇城所在。整个路途漫长,足有近两千里。由此可见,天斗帝国国土面积的庞大。
    夜色想了想,其余六人的身体强度已经在第一阶段训练的时候已经决定好了,再怎么锻炼也不会增强,当即订了两辆马车,付过定金之后,七君一行人坐在马车上,浩浩荡荡的朝着天斗城而去。
    一辆车坐着七君中的三女,而另一辆车则坐着夜色等四名少年。
    旅途一路平静,两个车夫也时不时聊聊家中琐事,让七君听见了一个普通人是如何在这个大陆上生活的。
    是的,只有很少部分的人才有资格获得魂师这个尊称。
    在过去的世界,每个人都有机会修炼,而这个世界,修炼的居然占据了少数。
    夜色添入一根木柴,篝火的火焰飘得高了少许,平稳的呼吸声从马车内传来。
    此时已是深夜,两名车夫早早的就休息了,而夜色作为魂力最高的那一位,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成为了第一名守夜人。
    黑夜将他的身影笼罩,他的身上逐渐涌起了黑色的,仿若流质一般的浓稠魂力,将他的身形轮廓彻底覆盖了起来。
    修炼气和魂力并没有什么区别,夜色也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随着他的呼吸声,魂力在他的体内流转,经过道心,再度融入他的全身经脉中。
    淅淅索索。
    夜色睁开了双眼,黑眸在篝火的照耀下,宛若黑玉一般透彻。
    “有不开眼的来了。”夜色站起身来,右手微微垂下,三个魂环漂浮在他的身旁。
    “把他们都叫起来。”
    萧寒压低的声音突然出现,夜色后退一步,拱了拱手。
    “萧老师,不过是些盗贼而已。”
    “我自有主张。”萧寒不改初衷,夜色听后也没有反对,便走到帐篷附近,轻轻咳嗽一声。
    听见了这声咳嗽,沉浸在修炼中众人顿时一惊,纷纷从修炼中醒来,快步来到帐篷外。
    “发生什么了夜老大?啊是萧老师。”
    邪月当先跑出来,见到萧寒之后明显一愣。
    此时远处的淅淅索索声逐渐接近,夜色能够听见剑刃从剑鞘中抽出来的嚓响声。
    想必萧寒也听见了。
    “小子们,你们都见过血没?”萧寒搓了搓手,抛给他们这个问题。
    七君除了夜色都点了点头,修炼战斗的时候,难免会见到血,一行人已经从最开始的晕血,到逐渐习惯了血腥味。
    “那么。。。”萧寒露出了他的一嘴白牙,嘴角翘起,“杀过人没?”
    此话一出,众人的脸色一白,除了夜色,他看了萧寒一眼,似乎知道了他想要做什么。
    “那么,现在给你们一个训练目标,每个人至少击杀一个强盗。”萧寒咧嘴,“他们都是死有余辜之辈,在这条道上混的,死亡是最正常的事情。”
    “这。。。”邪月的脸色有些发白,心中萧寒说出来的目标必须达成,他看了一眼不远处跃起的黑影,闷声走上前去。
    萧寒对夜色点了点头,后者朝着盗贼人群中冲了过去。
    “夜老大!”
    邪月和焱见到夜色窜到了盗贼人群中,微微一惊,连忙跟上,他们一直都是一个团队,一个整体,夜色上了,他们也必须跟上!
    “穿刺。”夜色念道,右手燃烧着黑色的魂力,轻轻一握。
    “噗嗤!”
    肉体被穿透的声音响起,四人被星光长枪贯穿,尸体挂在枪上,血溅当场!
    “是魂师,风紧扯呼!”
    那些盗贼怪叫一声,见到夜色身上漂浮的三个魂环,连交战的心情都没有了,立刻转身跑路。
    “切。”邪月冷哼一声,身形快速追上一个落荒而逃的盗贼,之间月刃一闪,那盗贼的后背被利刃划开,倒在地上。
    焱咬了咬牙,一把抓住了一个盗贼,一击燃烧的火焰拳轰击在他的侧脸上,后者当即倒地,失去了呼吸。
    顾柳宇和胡列娜双双出手,将那些盗贼的脚踝刺穿,导致他们趴在地上,哀嚎不止。
    顾倾城的手中握着一把小刀,脸色畏惧的走在最后,她见到脚下就有一个受伤哀嚎的盗贼,双手颤抖,手中的小刀差点都掉到地上。
    突然,那受伤的盗贼暴起,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断刀,眼神中燃烧着嗜血的光芒,笔直的朝着顾倾城捅了过来。
    “倾城!”顾柳宇大吼一声连忙提醒。
    顾倾城脸色煞白,面对袭来的凶光,不由得吓的闭上了眼睛。
    “呯!”短兵相交的声音响起,那盗贼嘶哑的嚎叫了一声,接着便没有的声息。
    顾倾城这才睁开了眼,夜色站在她的前方,脸上,衣服上均带着血迹,手中握着一长长的唐刀。
    他看了顾倾城一眼,没有说话,将唐刀一甩。
    啪!鲜血被甩落至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