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52章 穿刺
    焱和朱竹清的对战让焱苦不堪言,他是强攻系魂师,原本的速度就没有朱竹清快,后者又使用了让他眼花缭乱的腿法和步伐,真的让他在心中哀嚎,夜老大,你怎么这么偏心啊啊啊啊!
    焱一发火焰拳击在空处,眼角的余光看见朱竹清一个矮身,朝着后方冲去。
    “焱,不要乱!”见到焱想要离开三角阵型去追逐朱竹清,邪月立刻大声提醒道,此时他还在和戴沐白有来有回的交手,焱见到立刻加入战团。
    夜色看见朱竹清朝着他的身后而来,很显然,她的目标是顾倾城和水凝霜。
    顾柳宇嘴中叼着一根棒冰,挥舞着璇玑伞赢了上去,但这正好给了对方的马红俊些许喘息的机会,夜色黑眸一闪,第一魂环闪烁着。
    十几根银色光枪瞬间破土,将马红俊那肥胖的身体牢牢的钉在原地。
    顾倾城的第三紫色魂环闪烁了一下,瞬间,七君方每人的魂技攻击提升了百分之三十。顾柳宇乘机一甩璇玑伞,将朱竹清击退几步,夜色上前一步,一章劈在她胸口,后者一阵胸闷倒在地上。
    “我去了。“顾柳宇见朱竹清被解决了,哈哈大笑一声,第三魂环闪烁着,朝着前方飞了出去。
    夜色看着马红俊不断地对着他的银色牢笼使用火焰攻击,不禁摇了摇头,这样的攻击完全破不开囚笼的。
    只有极端的神圣力量,将力量集中至一点才能够侥幸破开。
    夜色斜了一眼,见到朱竹清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朱竹清面具下的脸有些红,刚才那极端的一掌劈在自己的胸口,现在是怎么样也爬不起来了,仿佛魂力随着那一掌被披散了一般。
    下一刻,蓝银草缠绕住朱竹清的腰,将她快速拉了回去。
    夜色没有去理睬唐三的救援,就算他救回去,自己的徒儿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好。
    “夜大哥,对方有着七宝琉璃宗的魂师,有些麻烦。”
    顾倾城小声说道,“七宝琉璃宗的魂师都是纯粹的辅助系魂师,能力可怕,如果能够淘汰掉那是最好。”
    “好。”
    夜色点了点头,朝着前方掠去,唐三见到他眼光一亮,两团绿色的光芒朝着夜色飞了过来。
    只见到黑芒一闪,蛛丝被平滑的切开飞致两旁,夜色的手腕一抖,第三魂环闪烁了一下。
    “穿刺。”
    唐三只感觉脚下一阵松动,立刻后退几步,下一刻一根星光长枪笔直的插在他原来站立的位置,如果唐三走完了一步,那么必定会是血溅当场。
    控制系魂师,控制对手。
    随着他的第三魂技的启用,戴沐白虎啸了一声,他的右腿被星光长枪贯穿,带下一片鲜血。
    但是他的目标,并不是唐三和戴沐白。
    “夜老大!”
    顾柳宇在空中伸出了手,夜色一跃,攀上了顾柳宇的璇玑伞,笔直的冲向史莱克后排的奥斯卡和宁荣荣。
    “破!”
    夜色挥下了手,一根根意银色光柱将宁荣荣和奥斯卡两人囚禁在原地。
    两人神色不动,却见夜色并没有停手,而是走进将囚笼散去,一根银色长鞭裹在两人的腰间,将他们扔出场地。
    “夜老大,你真牛逼,那可是七宝琉璃宗!”顾柳宇笑着,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崇敬,接着快速掠向小舞,务必要和胡列娜一起将这个缠人的小姑娘解决在这里。
    “穿刺。”
    夜色对唐三自然没有半点手下留情,唐三踩着诡异的步伐倒退几步,此时他也看见了宁荣荣和奥斯卡被击败的事实,原本求胜的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他知道,他们输了。
    呯!
    邪月一脚将戴沐白踹了出去,后者身上满是刀伤和被焱火烤的烧伤,但是他依旧没有放弃,咬牙切齿的看着邪月。
    夜色的长鞭飞来,戴沐白服用了大香肠之后体力还没有恢复上来,举起右手微微一挡,那长鞭灵活的一闪将他抽晕过去,摔下斗魂台。
    “呼,这老虎发狂了,还有些累。”邪月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道。
    此时史莱克一方,台上只剩下了唐三,小舞,魂力不足的朱竹清和被禁锢的马红俊,后者显然也是放弃了破笼而出,无力的坐倒在地。
    马红俊的魂力和夜色的相差太大,也没有人支援和他一起打破牢笼,只能放弃。
    “我们。。。认输。。。”唐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红尘七君获胜!”主持人看着夜色,眼眸中闪烁着神采,这一场战斗,很显然是夜色一手带来的。
    “走了。”夜色对朱竹清点了点头,眸光中带着一丝赞许和鼓励,接着转身离去。
    “师父好厉害。。。”朱竹清轻声的自言自语,眸光一直跟随着夜色的背影,直到他彻底走出斗魂场。
    邪月双手枕着头,跟在夜色身后,时不时和顾柳宇交头接耳几句,似乎是说到了什么事,六人笑了起来,夜色则无奈的摇头。
    这一战,将史莱克原本的锐气挫了一个干干净净,唐三等人也就算了,但是戴沐白等人也是第一次败在年龄比他们低的魂师手中,而且败的还是如此之惨。
    “我们回去吧,我们还是需要商量战术。”唐三叹息一声,将小舞扶了起来。
    “可恶。”戴沐白咬着牙,咯吱作响,但是最后还是听了唐三的话,原本的怒气也收敛了不少。
    几人互相搀扶着走下斗魂台,大师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的身后,“你们觉得今天感觉如何。”
    唐三作为大师的弟子,第一个拱手说道:“弟子今日输的心服口服,我们的团队还是缺少配合,夜色兄对于战斗的掌控也好,出手的时机也好,精确到令人发指。”
    “你们呢?”
    “。。。”除了小舞,朱竹清和宁荣荣神色平静之外,戴沐白,奥斯卡和马红俊眉头深皱起,显然是对于这一场失败十分不服气。
    “有这样一种心态,你们还能进步?”大师冷冷的说道,特别是针对戴沐白,“你身为队伍的队长,完全没有起到一个队长的责任,输了还在斤斤计较,我问你,你今日输的服不服。”
    戴沐白低头,拱了拱手,“服。”
    谁也没有看见,他眼中燃烧着的疯狂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