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47章 家事
    夜色寻思自己这徒儿是不是有些太依赖于自己了,不过不说别的,这腿法还是需要教的。
    而且朱竹清那十分干练,话少的性格也让夜色省了不少心,她的心性已经修炼至第二层,魂力也提升的异常迅速。
    “我过几天,要离开一次索托城。”
    夜色讲述完毕后,整了整衣服随口交代道。
    “师父您要去哪里?”
    “回一次家。”夜色的黑眸闪过一丝沉思,他这具身体的家,位置倒还记得,但是不知道还在不在。
    “那我和您一起去吧。”朱竹清毛遂自荐道,“一路上,有些武技还需要师父指点。”
    夜色沉思了片刻,点头道:“不过主次分清,首先是魂技,再是武技,不要贪心不足蛇吞象。”
    “是,我明白了。”朱竹清行了一礼。
    夜色想回一次家的情况当然告知了萧寒,后者摆摆手,没有任何出言相阻,夜色在他心中已经是一名独立的青年,也不用事事和他说。
    顾家两兄妹回了顾家,邪月和胡列娜则闭关修炼,焱和水凝霜都回归家族了。
    第二日,夜色双手空空,和朱竹清两人走出武魂学院,离开了索托城。
    他所有的东西都装在魂导储存器中,行囊也不用背负了。
    两人都属于沉默寡言之人,旅途中除了夜色出言指点朱竹清修炼之外,并没有任何谈天说地的时间,更多的精力,则放在了修炼的环节。
    “这里。。。是天斗城。”朱竹清看着不远处那一坐巨大磅礴的都市,“师父,您的家在天斗城吗?”
    “我有些记不清了,应该是在天斗城外。”夜色回想着,可惜他只依稀记得家中位置,但是不记得父母的长相。
    这也十分正常,小孩在六岁前的记忆大多数是模糊的,夜色也不意外。
    见夜色依旧在沉思,朱竹清站在他的身旁,保持着沉默。
    “先去问问吧。”夜色看见了距离天斗城外围的几家农村,迈动步伐走上前去,朱竹清则紧紧跟随在他的身旁。
    “老人家,不知这村中是否有一家人姓夜?”
    正在耕作的老农见到夜色和朱竹清两人,他们身上穿着普通布衣,不像是什么达官贵人,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道:“唔。。。是曾经有一家人姓夜,只不过,他们家已经人去楼空几年了,那小孩也真是可怜,不知道现在下落何方。”
    “不知能否告知我夜家的位置呢?”
    老农看了一眼两人,善心的他直接指出了夜家的位置,两人当即谢过往前方走去。
    映入他们眼底的,是一处已经荒废了的庭院,那房屋后的土地贫瘠,似乎很久没有人耕种过一般。
    “师父。。。”朱竹清咬了咬牙,不知道说什么好。
    夜色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推门而入。
    破旧的木门发出了吱呀一声,夜色的黑眸在室内游荡了一圈,一桌,三椅,两床,十分简洁的布置,让夜色微微有了些许印象。
    朱竹清站在门外,她知道,夜色现在不想让他打扰,只是看见这幅场景,她的冰心也在微微颤抖着。
    夜色绕着房子室内走了一圈,发现了墙壁上有着点点暗红,他眯起了眼睛。
    “果然,我道此身的后天之创从何而来,原来如此。”
    “师父,怎么了?”朱竹清在门外露出了半个脑袋。
    “不用拘谨,进来吧。”夜色侧身吩咐道,接着靠近了床。
    朱竹清走入平房,很快也发现了不对,“师父。。。”
    “看来我的父母,要么是得罪了什么人了,要么。。。”夜色一脚将床踢翻,木板的夹缝中落出来一把长长的银剑,只不过,因为时间的侵袭,已经有些锈迹。
    “师父。。。”朱竹清抿了抿嘴,她能够看出来夜色还是原本的夜色,只是换位思考的话,她认为此时的夜色,有着一丝忧伤。
    “这应该是魂技导致。”夜色看了一眼墙头,眯起了眼睛,“回来一次也好,至少知道了我父母是死于非命的。”
    他看了一眼朱竹清关切担心的眼神,道心一暖,微微摇头,“我没事,此行回来只是想要看一看而已。”
    “是,师父。”
    朱竹清微微点头说道:“师父,实在不行,您可以来徒儿的家,母亲很希望看见您。”
    她将自己拥有一个师父的事情写信告知了自己的母亲,同时表示了自己已经放弃了戴沐白之意。
    “算了吧,你有这心是好事。”夜色站起身来,“今日就进入天斗城休息几日,过几日再回索托城吧。”
    “是,师父。”
    朱竹清拱了拱手,夜色看着室内的一切,感受着道心中的那一股无奈,接着合上了门。
    “啪。”
    一块令牌从门框的裂缝中掉落在地上,此令为铁制,上面龙飞凤舞的雕刻着一把剑。
    “师父,这是。。。?”
    “不知道,可能是和我父母相关之物。”夜色神色不动,将令牌收了起来。
    两人走入了天斗城的大门,并没有收到任何阻拦,只是出示了一下学生证,那卫士便放了两人过去。
    夜色和朱竹清都是第一次到达如此大的都市,朱竹清还好,她的家在星罗帝国的首都星罗城,而夜色在前世领略无数,天斗城的规模也算中等规模的了。
    天斗帝国的首都天斗城治安良好,夜色走马观花的看着两旁的风景。
    出门一次,身体的父母之事还没放下,但是疑惑又多了不少,这始终是要自己解决之事,毕竟道心中拥有着一关亲情,他可以避而不谈,但想要修炼完整,亲情必不可少。
    他已经感知到了自己身体的父母不在人世,但是怎么死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件事,徒儿也去调查一下吧。”朱竹清看着夜色的背影插嘴道。
    “丫头,这是我的事情,你安心修炼就行了。”
    夜色回头,见到了朱竹清有些倔强的眼神,摸了摸她的头,“你有心的,但是你还是以修炼为主,这件事是小事,我自己会处理完的,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哪里瞎操心了。。。”朱竹清捂着头发不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