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45章 意义所在
    “累死我了。。。这用体力运动真不是人想出来的点子。”顾柳宇上气不接下气的拄着膝盖,汗如雨下。
    邪月翻了翻白眼,这一次出奇的并没有反驳他,“不然呢。。。你觉得萧老师的收罚有何意义?”
    他们二人其实还好些,真正疲倦的是队伍中的三名少女,胡列娜,顾倾城和水凝霜,前者稍微好上一些,毕竟她是敏攻系魂师,而顾倾城和水凝霜身为辅助系魂师和食物系魂师,体力是实在有些跟不上了。
    “夜老大,要不要我们放慢一些脚步啊。”邪月用衣领擦了擦汗,看着在前方带路的夜色,神色间带上了一丝敬意。
    他们六人拖累了夜色夜老大,但他没有抱怨,甘愿与他们风雨同舟,这一点邪月是自认做不到的。
    “放慢一下吧。”夜色的黑眸在三名少女的身上转了一圈,看出了她们体力有些不足,开口道。
    “这才第二圈。。。”顾柳宇哀叹一声,“我已经快死在这里了。”
    “你也少抱怨两句吧,到时候别让萧老师听见了,加罚我可受不了。”焱哼哼两声,抹了把汗。
    夜色在不用魂力跑步的时候发现了自己身体内原本的隐患,但是被后来的他使用魂力根除了。
    这具身体,后天不足,被魂力攻击导致筋脉断裂,如果没有被夺舍的话,那充其量也是个短命鬼,活不长,至少,活不过十岁。
    想要治疗后天之伤,只有自发的修炼,但是原本夜色的天赋并不高,先天魂力也只有五级而已,可以说,如果没有了夜色的心法,那神仙也是难救。
    这具身体的父母已经身亡,那么为什么一个无辜的小孩会被魂技攻击呢?夜色对于这具身体的家室微微上了心,不过也就是留一只眼睛而已,他的重点从来不是家。
    “我还能继续,夜老大。”
    水凝霜抿着嘴,声音倔强,她是七人中最倔的那一个,无论是在修炼上,还是在理论知识上,她都有着一股冲劲。
    夜色眼皮一翻,“不许逞强,你体力没剩多少,现在快步行走就好。”
    说着,他的速度也放慢了下来,这种感觉,让他仿佛回到了第一世,他初拜师父门下,认识了几个倔头倔脑的师兄弟的时候,现在回想起这个,只有会人莞尔一笑。
    胡列娜感激的看了夜色一眼,顾倾城松了口气,水凝霜一言不发,就这种无声的举动,让她们的心中暖暖的。
    “这。。。应该是心性的锻炼。”邪月眯起了眼睛,“我可能有些懂了萧老师的意思。他要求我们共同完成这次惩罚。以我对萧老师的了解,这次他不只是要惩罚我们,同时也是让我们锻炼身体,这次惩罚恐怕也是老师对我们的一次考验,他要考验的,就是我们的集体性。我们是一个整体,论体力,或许你、我能够支持,可他们却未必。我看,我们必须要想些办法,看如何能够让大家共同完成这次考验。”
    “你看破了。”夜色微微颔首,“我也同样认为如此。”
    “那先按照这个速度来跑吧。”邪月寻求着夜色的意见,见后者微微点头,便提议道。
    照顾队伍里的辅助系魂师和食物系魂师,他们决定暂时减慢一丝奔跑速度。
    七人的魂导储存器中都装有水,但是他们都懂得运动中不能巨量喝水的道理,除非是想要直接吐出来,不然不能过量饮用。
    又跑了两个来回,众人的速度逐渐的由慢转快了,同时,邪月感觉他的体内一松,这种感觉,是突破了的感觉。
    他的脸上一喜,“我突破了32级。”
    “果然,萧老师是想要趁机刺激我们的体力和魂力,两者不交融,但却和武魂息息相关。”顾柳宇双眸一亮,原来如此,这同样也是一种修炼手段。
    只不过,实在太累人了。
    三女不提,除了夜色之外的三人均是气喘吁吁,脸色泛着不健康的红晕,一身白色校服尽被汗水覆盖。
    当一个人使出全力运动过后,他都会虚脱,这个叫到达极限。但只要在这段虚脱的时间中,重复着全力的运动,他会突然感觉一下子又游刃有余,仿佛能感到身体里所有魂力的活跃一般,这就是突破极限。
    而在这个世界,突破极限就意味着能够在魂力等级上更进一步,所以夜色也没有偷奸耍滑刻意压制。
    一是为了这具身体的后天之伤,虽然已经被治好,但是依旧留下了一个体弱的负面,夜色这几年一直都在刻意压制,也趁这个机会暴露出来好好医治。
    二则是夜色不想在萧老师的监视下偷奸耍滑这一点他看清了,那么也不用演戏,就呈现出一个最原始的夜色就行了。
    “不行了,我需要喝些水。”焱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道,经过了四次的大来回,就算是拥有着远古武魂的焱都有些撑不住了,他从魂导储存器中取出来一瓶水,微微的抿了一口,接着放回魂导储存器中。
    显然,就算在这种情况下,焱也没有贪杯。
    夜色转头望去,发现包括自己在内,武魂学院的七人都宛如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
    他不禁哑然失笑,邪月见到他的笑容苦笑了起来,“夜老大。。。别幸灾乐祸。。。我看你也很累。。。”
    “没你们累。”夜色哼了一声。
    “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的速度降低了,但我们必须回到索托城。”顾柳宇如今一想不对啊,如果夜晚还没有跑完怎么办,风餐露宿吗?
    “跑回去太慢,恐怕还会有额外的惩罚出现。”胡列娜擦了擦脸颊边上的汗,叹息一声,“倾城,小霜,能跑吗?”
    两女看了一眼胡列娜,坚定的点了点头,后者道:“夜老大,哥哥,我们加快速度吧。”
    夜色和邪月对视了一眼,这萧寒是真的不给活路,但是却毫无办法。
    “那加快速度,务必要在太阳落山前完成惩罚。”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