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40章 不情之请
    “幸好我们走的迅速,不然很有可能受到波及。”
    武魂学院众人走出了星斗大森林靠近外围的区域,听不见那泰坦巨猿的咆哮声,不禁松了口气。
    “侥幸。”萧寒道,“今夜我守夜,都给我早些休息!”
    “是。”众人立刻回答道。
    萧寒坐在升起的篝火旁,摸着下巴思忖到,星斗大森林没想到竟然有一只十万年魂兽,这则消息可以说是石破天惊。
    问题是,到底禀报不禀报武魂殿?
    萧寒本身并非属于武魂殿,而是武魂学院,可以说,他并没有效忠教皇本人,至于武魂殿的强大与否,干他何事?
    只是,这里有邪月与胡列娜,两名教皇的亲传弟子,终究还是无法瞒过他们。
    既然无法从魂兽上扯谎。。。那么就从年份上。
    萧寒略微一眯眼,已经有了决定。
    。。。。。。
    半个月后,星斗大森林外围。
    胡列娜将千年魂环吸收完毕,对六名伙伴嘻嘻一笑,开始介绍自己的第三魂技。
    半个月了,不仅仅胡列娜获得第三个魂环之外,七人的魂力等级如今都是三十一级,代表着,他们都拥有了第三魂环。
    这和他们平时的努力完全分不开,特别是两名辅助系魂师,水凝霜和顾倾城的努力众人都看在眼中。
    “夜老大,我们回索托城吧。”
    “嗯。”
    终于走出了星斗大森林,出了森林范围,虽然不再有那清新的空气,当大家却仿佛卸掉了一层压力似地,都感觉到轻松不少。
    “感觉我凭空老了几岁。”
    “我也是。。。累死我了。”
    众人说说笑笑,一路来到星斗大森林附近的酒馆,邪月大手一挥,请客!
    七人在星斗大森林期间已夜色为首,互相之间也变得更加熟络了,他们虽家室不同,但是因为缘分聚集在了一起。
    当即,在酒桌上,大家开始称兄道弟。
    根据众人魂力等级的强度和战斗能力,众人决定了一下今后团队内的先后顺序,夜色也就随他们去了。
    顾柳宇多事之人,还在每个人的名字前加了一个斗魂场的外号尊称,听他本人说这样格外霸气。
    至黑之夜夜色。
    月华邪刃邪月。
    烈焰领主焱。
    倩影魅狐胡列娜。
    璇玑轻伞顾柳宇。
    乐动九霄顾倾城。
    傲雪凌霜水凝霜。
    当萧寒听见了他们所谓的称呼时哈哈大笑,认为十二三岁的小屁孩懂什么,但笑完之后却是一丝怅然,自己也同样拥有着名号啊,潇潇雨寒。
    而那些兄弟们呢?萧寒在楼上的房间里,一边喝酒,一边叹息。
    夜色只当他们闹着玩,对于自己的称号也是颇为无语,在结果了六人敬酒之后,夜色仰头将酒干了下去,接着翻了翻碗底,表示刚才的酒都一口闷了。
    夜色的豪爽引的众人一片叫好,纷纷畅饮。
    达者为先,夜色在队伍中的年龄并非是最大,但是众人都恭称他一声老大,为什么?实力。
    在这个实力为上的世界里,有这样一个可以指点他们的老大可以说是万幸了,甚至有的时候他们觉得,就算他们不是武魂学院的也无所谓,跟紧夜色老大走就行了。
    “夜老大,我邪月衷心说一句,没有您的教导,就没有我们的今天。”邪月声情并茂的说道,“从此,夜老大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让我抓鱼我绝不杀鸡。”
    “噗。”
    这一番话说的众人都乐了,他们没想到说出这话的竟然是邪月。
    夜色淡淡一笑:“你我本是同学,不用客气,如今吾等七人已为群,自然应该同气连枝,共同进退才是。”
    “是,夜老大。”众人,包括原本不服夜色的焱此时也低下头道。
    “想要跟紧我的步伐,就努力吧。”夜色的这句话,邪月等人听起来是一个意思,夜色自己,却是另外一个意思。
    不出二日,众人回到了武魂学院,生活很快就回到了日常当中,而夜色在第一个休息日走出武魂学院,来到了索托城内。
    他信步走入一家茶社,和那小二说了预定座位之人的姓名。
    “这位爷,这边请。”小二右手一引,将夜色请了进去。
    今日约夜色来到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夜色的乖乖徒儿朱竹清,对方不知道什么来意,不过夜色心里清楚,应该是这丫头想要对自己表达感谢之情吧。
    “师父,您来了。”
    朱竹清今日虽穿着一袭黑衣,但胸前戴着一个挂坠,一头黑发也梳理的整整齐齐,显然是精心打扮过之后才来的。
    “丫头,叫我来此地有何事?”夜色坐在朱竹清的对面,一旁的小二有眼力见的为二人倒上了茶,随后知趣的离开了。
    朱竹清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淡笑,“一来,是谢谢师父您的相助,您拖了泰坦巨猿的一部分时间,三哥和小舞这才成功的逃脱。”
    “三哥?”
    “就是唐三。”
    “原来如此,那还真是命大,能够从泰坦巨猿的手下逃生。”夜色微微点头,“不过丫头,以后这种事情没必要亲自的跑一趟,师父为徒弟做点什么那是天经地义,实属人伦常理。”
    朱竹清板了板脸,咳嗽一声:“二来,我来向师父请教,顾柳宇的那套步法。”
    “哦?你看懂了?”夜色显然是对于这个比较有兴趣,当下他抿了抿茶,开始聆听朱竹清的见解。
    朱竹清颔首,将她所见的,所理解的步伐讲述了一遍。
    夜色听后有些惊讶,不过惊讶之余却是一喜。
    “丫头,你的眼里不错,那么按照约定,我会教你一套步法。”夜色看着朱竹清的脸色一亮,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这并非是顾柳宇的那套,他的步伐实在太过于阳刚飘逸,不适合丫头你的阴柔路子。”
    朱竹清虽然不知道什么是阳刚,什么是阴柔,不过她还是双手接过小册子,开始翻阅起来。
    在她翻阅的时候,夜色取出一本书,一边喝茶一边打发着时间。
    日已偏西,朱竹清将小册子递还给夜色,深吸了一口气,“我应该记住了。”
    “有不懂的就问。”
    “关于这个,师父,我。。。有一个不情之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