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38章 交手!
    夜色很快因为自己刚才的装逼付出了代价,不过此为后话。
    他带着朱竹清小姑娘一路认到了史莱克学院得的营地,发现偌大的营地中只有几人。
    身为队长的戴沐白,马红俊,还有刚刚获得了第三魂环的奥斯卡和宁荣荣,赵无极和唐三两人不再。
    不过他们并不是站着迎接他们的,而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戴沐白和马红俊遍体鳞伤,而奥斯卡和宁荣荣伤势略微好一些。
    “稍等。”夜色将泪水有浮现的朱竹清放下,快步来到戴沐白身旁,一只手缓缓的贴上了他的额头。一股黑色力量悄然的从夜色的手中渗出,飘入了戴沐白的体内。
    后者如遭雷击,连声咳嗽外加吐出一口紫血,但是胸部已经有了起伏。
    夜色这样不计恩怨先救助戴沐白的行为让朱竹清握紧了双手,这少年,这和他同龄的少年,师父,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随后,夜色再度简单救治了马红俊,奥斯卡和宁荣荣。
    救治完毕后,夜色松了一口气,揉了揉手腕,脸色有些发白,“萧老师,这泰坦巨猿年份不小啊。”
    “你这臭小子现在才知道这个?你想着救人,自己的魂力咋办?”萧寒没好气的出现在夜色身旁,哼哼两声,“我是没有想到,夜小子你竟然会当一回护花之人。”
    夜色没有理会他的调侃,“我自有方法,那赵无极呢?”
    “还没死,不过估计马上死了。”
    此话刚落,远处的森林立刻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同时地面摇晃不止,朱竹清脸色一变,“唐三他一个人冲出去救小舞了。”
    “所以我说这些小屁孩啊,就这岁数就开始谈情说爱了?也不看看老子光棍一条。”萧寒撇了撇嘴,“虽然立场不同,但是老子也不会见死不救,我去找找不动明王这个傻子死了没,夜小子你自己判断,别脑子一热去送死。”
    “知道了,萧老师。”
    “谢谢您。。。萧老师。”朱竹清对着萧寒躬身说道。
    后者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会得到她的感谢,摆了摆手,“谢个屁,等老子找到你老师再谢不迟。”
    说罢,萧寒的身影立刻消失了,他居然连说了几句老子,这种自称夜色平常显然没有机会听见,他看了一眼远方的天色,启用了黑夜武魂。
    “你。。。你是。。。夜色。”吃力的喘气声传来,夜色和朱竹清同时回头,见到原本受伤最重的戴沐白此时竟已经醒来,不过他的伤势还是有些太重,脸色蜡黄,就像生过一场大病一样。
    “能醒来就不错了。”夜色看了一眼戴沐白。
    戴沐白嘿嘿冷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有这么好心。。。我戴沐白。。。第一个怀疑。”
    夜色什么也没说,朱竹清爆发了:“够了!戴沐白,师父救你性命你就这幅姿态,况且他收我为徒,前来救援从来没有向我们要求什么。”
    “你现在这样,真的让我很失望。”
    朱竹清转身过去,显然不愿意再看一眼戴沐白了,后者的右拳握的搁置作响,神色狰狞,看向夜色的眼神,仿佛下一刻如果他有力气的话,直接将夜色撕为两半的可能性可是有的,
    见到马红俊有着转醒的趋势,夜色对身旁朱竹清交代道:“丫头,等到你们那两个受伤轻的同伴醒了之后,抬着戴沐白和马红俊撤离至外围。”
    “那,那你呢?”
    “我去狩猎。”
    夜色双手从口袋中取出,右手朝着夜空中伸去,黑夜入墨,黑夜如魔!今夜竟然见不到半分星辰。
    当他将手收回来的时候,朱竹清发现他的右手中拖着一把巨剑。
    此剑的剑柄并不长,看上去很像是一把单手剑的剑柄,但是观其剑身和剑刃,就连对兵器熟悉的朱竹清都无法认出来这是什么兵器。
    此剑,和那夜色的颜色一样,黯淡无光。
    “去吧。”
    似乎是对朱竹清说的,又似乎是对夜色自己说的,夜色刷的一声朝着前方掠去,其威力根本不像是一个三十五级的十二岁魂师。
    朱竹清摸了摸泪,此时奥斯卡和宁荣荣已经转醒,便蹲下身子,将他们扶了起来,自始至终,没有看向戴沐白一眼。
    看着远方那黑乎乎的身影,夜色脸色不变,手中巨剑拖在身后,“就让我试试看野兽的威力吧,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下一刻,夜色身旁的第三魂环闪烁了一下,夜色本人瞬间在黑夜下消失了。
    不,说消失也不对,应该说是瞬移了。
    自己为了徒弟,染指了原本的天道啊。夜色看着天空,如果自己不来的话,那么。。。那些人的命运,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感受到身上沾染的那些许因果,夜色也习惯了,毕竟修炼了道心之后沾染了红尘,那因果便是源源不断。
    重剑无锋,夜色拖着身后的那把巨剑一个闪烁出现在那泰坦巨猿的背后,伴随着他身体灵活的一闪,重剑光滑的一闪而逝,泰坦巨猿的背后陡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伤口。
    夜色右手一甩,一把漆黑的长枪闪烁着出现,他身在空中,一个扭转,右臂朝后,像一个投枪兵一般,长啸一声,夜空中一道黑影一闪,长枪笔直的没入泰坦巨猿刚才的伤口中。
    那泰坦巨猿吃痛,狂啸一声,身体慢慢的转过来,见到挑衅他的是一个渺小的人类。巨大的手举在空中,立刻化作拳,对着身在空中的夜色就是一拳,那拳头上覆盖着一层明亮的黄色光泽,在黑夜中极其明显。
    “太明显了。”夜色左手一晃,一个漆黑的盾牌出现在他的身前,瞬间一拳和一盾相击!
    呯!
    夜空中传来一声惊雷,漆黑的盾牌破碎融入黑夜,夜色身体一闪,身侧出现了一把五尺长的黑色唐刀,毫不留情的拔刀一斩。
    “噗嗤。”泰坦巨猿那粗糙的手掌仿佛豆腐一般,被一刀切出来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顿时流下。
    夜色的进攻虽然都颇具成效,但是他甚至,已这样的身体和魂力,是无法战斗太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