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26章 你的心,乱了
    朱竹清的眼神中突然充满了不屑和轻蔑,“你十五岁?你令我感到恶心。”说完,转身就走。
    自从朱竹清来到史莱克学院之后,戴沐白一直压抑着自己,容忍着她,此时,一向冷傲的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你给我站住。”
    朱竹清理都不理,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更加快了前行的步伐,独自一人离开了队伍。
    她在夜幕中行走着,没过多久她就发现她前进的方向并不是史莱克学院,而是索托城的中心。
    她的怀中揣着那块令牌,小姑娘抿了抿嘴,神色冷冰冰的朝破斧酒吧走去。
    破斧酒吧就位于斗魂场的旁边,由于靠近斗魂场的缘故,所以十分热闹。
    不过此时时间已经到了深夜,而斗魂场的斗魂比赛才刚刚开始,导致如今的破斧酒吧里没有什么人,只有吧台的美妇人正在擦着玻璃杯。
    “哎哟,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吧台美妇人抿嘴一笑,“你是来找夜公子的对吧,他在里面等着你。”
    朱竹清一言不发,心中也有些庆幸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喝醉的男人纠缠上来,她看着美妇人一副过来人的眼神,不由的握紧了拳头。
    不过她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往走廊深处走去。
    最里面的是包房,并没有像朱竹清想象的那样“肮脏”,反而灯光十分明亮,木桌上干净整洁,只有一盏茶壶和两个茶杯。
    一名黑发少年此时微微垂目,很显然是在修炼中。
    他听见了脚步声,接着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是朱竹清见到过的,最好看的眼睛。
    “你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坐下说话。”夜色扫了一眼朱竹清,抿了一口茶道。
    朱竹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心中五味杂陈,有愤怒,有憎恨,她注视着夜色,接着坐在他的对面,保持着一个相对安全的,让她感到安心的距离。
    就算夜色突然出手,她也能够立刻启用武魂逃脱的距离。
    “你的心,很乱,这样会影响到你的修炼。”
    夜色淡淡的评价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我那个体质,从来没有听说过。”
    朱竹清冷冷的打断了夜色的话,她没有去看夜色的正脸,只是望向了窗外。
    “我没有骗你的目的,你的体质确实是幽冥阴体,修炼魂力起来会事半功倍。”夜色道,“一个人的武魂,和她的身体,和她的灵魂都有关。”
    “幽冥,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之物,而是代表着另一个。。。地方,拥有着级阴的属性。”他看着朱竹清那明显不相信的眼睛继续说道:“而猫,则是在所有的魂兽中最占有阴性属性的物种,而你的武魂,是幽冥灵猫。”
    夜色补充道,“虽然和你是女性,但是你的体温比其他同龄的女性低,却没有任何生病的迹象。”
    朱竹清的脸色不变,但是心中有些纠结,她觉得对方,似乎没有理由欺骗自己啊?而且对方说的那一点,是对的。
    “只不过。。。”夜色斜了一眼朱竹清,“你现在的问题,最主要的是你的心。”
    “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你的心,太乱了,就算修炼,速度也没有你原本的快。”
    朱竹清咬了咬牙问道:“那你说了这么多,有什么方法避免吗?”
    夜色耸耸肩,“有几种方法。”
    他嘴角微微翘起,“看丫头你的样子,应该是情殇,你的心中同时带着憎恨,厌恶,讨厌,还有一丝对他的怜悯。”
    “你!”朱竹清站起身来,黑眸中闪烁着寒光。
    夜色神色不动,继续道:“第一种方法,和他重归于好,这样对你的心态有利,对他的心态也有利,你们两人可以共同进退。”
    “不可能!”朱竹清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么就第二种。”夜色淡淡一笑道,“忘了他,将这个人的存在从自己的记忆中抹去,从此以后,你就是你,不用为了他浪费感情。”
    朱竹清抿了抿嘴,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夜色看了一眼窗外的万家灯火,语气也透露出了一丝冰冷,“第三种方法,杀了他。”
    “!”
    朱竹清咬了咬牙,瞪着夜色。
    “将对方亲手杀死,灭绝心中的最后一丝感情,专心修炼,你突破的速度将会比所有人都快。”
    “再不行,那就第四种。”
    夜色翘起了腿,伸了一个懒腰,黑眸闪烁着夜空的星光,“换一个他,爱上就行了。”
    “心关不过,武道终究很难提升。”
    夜色指了指自己的心道,接着他看着朱竹清的脸,有些感慨似的叹了口气:“没想到丫头你这么小,就已经在谈情说爱了,这世道。。。”
    下一刻,朱竹清的爪子猛地抓向夜色,后者仿佛预测到了这个攻击,身子一歪就躲了过去。
    幽冥猫爪劈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
    “你现在拜师了吗?”
    “怎么,你真的想要收我做弟子?”朱竹清挑了挑眉,清高的说道:“你虽然击败了我,但是你还是不够格。”
    “是吗。”夜色道,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的身体周围扩散开来,原本明亮的室内渐渐变得昏暗,朱竹清看着夜色,原本人畜无害的他,仿佛一瞬间隐藏进了烟幕中,看不清楚。
    “这。。。这是。”
    朱竹清仰望天花板,居然看见了一轮明月和无数正在闪耀的星星,正在调皮的对她眨着眼睛。
    “这是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三大宗门中的哪一宗?”
    她看着不说话的夜色,心中已经脑补出了夜色是某一大宗门的亲传弟子,那么拥有这样的实力也不意外。
    “你想要力量吗?”夜色眯起了眼睛,审视一般的看着朱竹清,手一摆,撤去了武魂。
    她的未来,染上了一丝黑色,那是,属于夜色的墨黑色。
    这个少女,未来会和自己产生渊源吗?
    黑色,代表情。
    夜色观察过的,几个人的未来,大多都染上了一丝漆黑之色,比如邪月,胡列娜这种,夜色将其归根为同学之情,而对于五年前千仞雪那种黑色,还有眼前的这片黑色,很显然,不是同学之情,那,是什么情。
    “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