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21章 小丫头走了
    夜色睁开了眼睛,原本应该响起的敲门声并没有响起。
    距离夜色等人获得魂环过去了一周,而他们七人也回到了课堂中,不少学生缠着他们询问前往武魂森林狩猎魂环的过程,负责回答的焱则乱吹一通。
    萧寒老师再也没有提过七人团战的事情,只是邪月,胡列娜,顾柳宇等人和夜色走的比较近,后者也明白,他们认为如果选中七人团队,那么和自己搭档最好。
    不过,还是有些讽刺啊,他们认为夜色能够成为团队的大脑,夜色却认为他们不值得信任。
    原本千仞雪应该在这个时候来找他训练魂技的,从来不迟到的她今天却没有来。
    他洒下了沙子,知道这小丫头应该是去执行她的任务了,至于是什么任务,夜色也无权得知。
    既然那小丫头走了,下午的时间就空了出来,也有时间修心了。
    刚刚这么想,门就被推开了。
    夜色不悦的看着闯入房间内的千仞雪,这小丫头怎么回事?
    “对不起来晚了。”千仞雪看上去像是刚刚训练完一样,眼中的精芒正在逐渐褪去。
    “我还以为你已经去执行任务了。”夜色靠在椅子上,平淡的陈述道。
    千仞雪双手叉腰,“我今晚就出发。”她的语调带着一丝颤音,不过她还是佯装着成熟。
    “祝你成功。”
    夜色平静的说着,“那么今天就这样吧,出发应该需要准备行李,小丫头你和师父道过别了吗?”
    千仞雪看见一脸淡然的夜色心头火气,一把抓住了夜色的衣领,什么也没说,眼泪却流了出来。
    “。。。你哭啥啊。。。”夜色一愣,取下了一旁的毛巾替她擦泪。
    夜色这么多岁月生活下来,对于女人哭一向是没什么经验的,因为他的心里没有女人。
    就算他这一世修炼的是道心,但是他还是不会安慰女人,这是真的没有办法。
    他的敌人有的时候是女人,使出了百般解数求着他饶她一命,照样还不是一剑杀之?
    “好了。。。别哭了。”
    夜色抽着眉毛,看着千仞雪抹着眼泪,心中无语,怪不得前世的师兄曾经说过女人是水做的这种话。
    千仞雪这么小,眼泪这么多,看来他说的是真的啊。
    “不许哭。”
    夜色揉了揉太阳穴,看着自己那条被哭湿了的被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缓缓吐出。
    “你。。。你知道我走,就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吗?”千仞雪一双金眸狠狠的瞪了过来。
    夜色抬了抬腿,翘起了个二郎腿,“你我都是江湖儿女,何苦在此惺惺作态?”
    “我打死你!”
    千仞雪轮起了拳头,没头没脑的朝着夜色打来。
    夜色连忙一闪,下一刻,自己的椅子被千仞雪发着金光的拳头洞穿!
    这小丫头,还使用了第一魂技,是认真的?
    夜色脸色一冷,面对千仞雪的一拳,一个侧身,右手探出一把握住了千仞雪的右臂,接着将她一把摁在床上。
    “你。。。你要做什么?”千仞雪的脸色一红,语气的态度却突然柔弱了起来。
    “小丫头,想什么呢?”
    夜色对于这丫头的态度转变之快也是感到头疼,他弹了一下她的脑门,接着收回了手,“我们萍水相逢,相聚和离开都属天道轮回,没必要如此。”
    “此时的你不应该在这里,应该在你的师父那里。”夜色道。
    千仞雪擦去了脸上的泪,一把揪住夜色的衣领,脸色红红的,“你那天把我的身子都摸了个便,你就对我这种态度?”
    “摸了怎么了?”夜色愕然,“我给你打通筋脉,你不谢我就算了,我本来就无所谓不求回报,你这什么意思?”
    “你要对我负责。”千仞雪恶狠狠的说道。
    “这疯丫头。”夜色哼了一声,“不知道有多少人哭着求着我给他们打通一遍筋脉,你这个小丫头却丝毫不领情。”
    “不许叫我小丫头!”千仞雪的态度坚决,她仗着身高比夜色高的缘故,垂下脑袋,“你比我矮比我小,你叫我小丫头?”
    夜色皱了皱眉,心中没由来的烧过一把火,这身体真的不争气,不过最终火还是熄灭了。
    空寂,空寂。保持了不知道多少时候的寂灭之心差点被一个小丫头点着。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道:“大喜大悲对于修炼有害无益,以后不许这样。”
    “叫我的名字。”千仞雪松开了手说道,“你叫了我的名字,我就会听你的话。”
    “还有,按照斗罗大陆的说法,你摸了一个女孩的身子,你就要娶这个女孩。”千仞雪坐在床上,她的手脚冰凉,这是情绪变化太快所导致的。
    “叫我的名字,或者是娶我,你自己选一个,不然我就把这件事告诉师父。”
    夜色抿了抿嘴,“千仞雪,今天的你,很奇怪。”
    千仞雪听见夜色叫了自己的名字,一颗心微微颤抖,她来到夜色身前,比了比身高道:“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应该比我高了吧。”
    “不会很久的。”夜色道,“你去准备吧。”
    “嗯,下次见到我的时候,别认不出来啊!”
    千仞雪摆了摆手,有些不舍的放慢了脚步,接着侧脸,露出了两人相处到现在最灿烂的微笑:“夜色,谢谢你。”
    夜色收回了视线,她的脚步声已经远去了。
    。。。。。。
    “如果我当时,也像她一样勇敢,那么,我是不是现在很幸福?”低低的女声响起,接着声音的主人深深的叹息一声。
    “教皇大人。”一名红袍老者从门外缓缓走来,“她已经准备就绪了,什么时候出发?”
    “今晚,记得将事情做干净了。”教皇比比东的美眸中闪过一丝冷意,“不能留下任何后患。”
    “是!”
    红袍长老躬身领命。
    “至于之后的安排,她心理有数,如果成功了,我们武魂殿获得的,将是整个天下。”
    “是。”
    红袍长老将头深深的低了下去,不敢再看教皇宝座上那个野心十足的教皇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