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18章 洗髓,红尘
    夜色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长高了少许,手指也修长了一些,皮肤上多了一层莹润的光泽。
    一个黄色的魂环出现在他的身旁,随心而动。
    此时天光已经大亮,夜色的这一次吸收魂环竟然持续了三个时辰。
    “身体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萧寒的声音传来,夜色侧脸看去,发现他一脸的疲倦,但是双目中闪烁着兴奋的精光。
    夜色抿嘴,露出来一丝平淡的笑意,“没有不舒服,一切都安好。”
    自己的心态,似乎因为巩固了道心而悄然改变了。
    “那你的第一魂技是什么?”萧寒问道。
    夜色张开了手,淡淡的黑色能量在他的手中汇聚,同时身后的黄色百年魂环闪过一丝光芒。
    那黑色能量逐渐的转变为白色,从地上冒出数根银白色的光刺,将不远处的一棵树钉在原地。
    “这是。。。控制系魂师的固定用魂技。”萧寒又惊又喜,没想到这个百年魂环竟然如此给力,能够给夜色带来一个十分实用的技能。
    “能够禁锢多少人,持续多久呢?”他紧接着问道。
    夜色托腮思考了片刻,“以我现在的魂力,能够禁锢五到六个人,持续时间也和我的魂力有关,大约在十秒到二十秒左右。”
    “二十秒?足够了!”萧寒一拍大腿,疼的龇牙咧嘴,“二十秒啊!这二十秒能够决定一场团战的胜负了啊!”
    夜色看着一脸亢奋的萧寒,有些不理解,他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干净了不少,体内的残留杂质似乎因为吸收了魂环的缘故,少了不少。
    居然要靠魂环才能够学习技能,这种腻歪的感觉让夜色有些不舒服。
    “我们回去吧,夜色。”萧寒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回武魂殿。”
    夜色点了点头,跟在萧寒的身后,朝着前方走去。
    历经了一周的野外求生,七人仿佛都长大了不少,他们每个人都获得了第一魂环,算得上是货真价实的魂师了。
    待到夜色回到他宿舍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想都不想,就知道宿舍内肯定有人。
    “小丫头,你还真是将我的宿舍当成你的房间啊。”
    夜色推门而入,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将自己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叹息一声。
    “夜色,我要走了。”千仞雪默默的开口说道。
    “走了?去历练吗?”夜色说道,虽然以小姑娘这种年龄出去历练为时还早,但是这毕竟不是前世的江湖,没有那铁血情仇。
    “。。。不是,是一个任务。”
    千仞雪说道这里,咬紧了牙齿,一双金眸宛如死灰,这个态度,仿佛已经认命了一般。
    “怎么了,小姑娘。”夜色见状,上前一步,抚摸着她的头发。
    千仞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将头闷在被子里,身体一抽一抽的。
    “既然是任务,那么情况我不会问。”夜色坐在一旁说道,“你这个任务,一去之后多久回来?”
    千仞雪坐起身来,美眸凄迷,轻声说道:“我。。。可能很长时间都回不来了。”
    “是么。”夜色点头说道,“什么时候走?”
    “还有七天。”千仞雪的金眸中闪过了一丝恨意,接着垂下眸子,将自己的身体掩盖在被子中。
    “七天吗。”
    夜色坐在一旁,“小丫头,虽然我不是你的师父,但是我会教你几招防身术。”
    “防身术吗?”千仞雪擦了擦眼泪,看着夜色。
    夜色颔首,算是给这名萍水相逢又即将化为路人的少女最后的饯别礼吧。
    千仞雪今夜就睡在了夜色的宿舍内,那教皇也没有来管她的徒弟,似乎放任了她的自由。夜色是一名君子,或者说是绅士,当然不会对千仞雪做些什么。
    他只是花了一晚的时间,为千仞雪疏通了一次经脉,将千仞雪体内的杂质尽量的排除出去,就像他的师父曾经为他做的一样。
    “汇阳穴。。。接下来是。。。”
    在漆黑的宿舍内,夜色的手准确的点上了各个穴道,让熟睡中的千仞雪的呼吸沉重了不少。
    夜色知道,这是他的魂力渗入了千仞雪的身体的缘故,接着他加快了速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夜色收回了手,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接着靠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说实话想要辨认女子的穴道还是有些困难,他不得不多触碰几下确认无误。
    虽然是疲惫的一夜,但是夜色的黑眸清明无比,仿佛,道心隐隐约约的往前迈出一步。
    “这是,干涉了人间烟火的意思吗?”夜色看向了窗外,那即将升起的太阳。
    之前的他,于世无争,不会为了谁而去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分量,如果自己贸然出手,那个和他有关系的人,也会和天道扯上关系。
    这就是,自己踏入红尘的契机么?
    夜色茫然,在修心这一块,他还真的没有任何经验。
    “嗯。。。”千仞雪打了一个哈欠,从被子内探出头来,见到了一旁假寐的夜色,脸色顿时涨的通红,那是又羞又怒的红色。
    一开始她并没有睡死,而是在默默的想着心事,直到她感觉到一双咸猪手触摸上了她那薄薄睡衣笼罩的身体。
    从一开始的羞怒,直到后来感觉身体内的魂力都仿佛活跃的跳动起来,千仞雪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是夜色在帮助自己梳理魂力,但是这个梳理魂力的方式。。。
    随后,她便沉沉睡去。
    看着夜色那略带疲倦的侧脸,千仞雪感觉一句抱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唔。。。你醒了。”夜色仿佛察觉到了千仞雪的苏醒,他揉了揉脑袋说道,“身体感觉如何?”
    千仞雪没想到他直接说了出来,一时间又气又羞,直接将枕头扔在夜色身上,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夜色的房间中。
    “这小丫头,最近身法修行的不错啊。”夜色随口道,将枕头放回床上,“唉,还是下午再问她身体的变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