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17章 月光狐
    在接下来几天内,萧寒帮助几人获得了他们的百年魂环,每一个都经过了精挑细选,可以说均是上上之选。
    只是,萧寒一行人始终没有遇见适合夜色的魂兽。
    原因就是星体武魂实在太过神秘稀有,完全没有任何参照对象,就连萧寒都天天为夜色的魂环苦恼着。
    如果魂环选择错了,那么就是万劫不复,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不仅夜色的将来会一蹶不振,而且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萧寒这几天摇头叹气,神色都有一丝萎靡。
    夜色倒是看上去像往常一样平静,只不过他看上去一直游离在队伍之外,吊在队伍的后方,眯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这方面,水凝霜似乎和夜色一样,不喜欢吵吵闹闹的,在其他人迅速打成一片的时候,同样和他们保持着距离。
    在此期间他们经过了数十只百年魂兽,但是很可惜,没有一直是适合夜色的。不过夜色也并不急,对他来说,缘分来了就是来了,如果无缘,那追求了也没有意思。
    是夜,众人走了一天已经非常累了,吃完了干粮就回帐篷睡觉了,只有两个武魂殿士兵站在原地尽忠职守。
    夜色听着篝火的噼啪声,接着合上双眼,感受着夜晚的黑暗力量。
    接着,他睁开了双目,黑眸带过一道弧光,“我感到了。”
    夜色站起身来,朝着森林深处走去,他两手空空,只携带了左腰侧的灵银剑。
    那些经过的魂兽就像没有看见他一般,继续着夜晚的狩猎行动。
    夜色穿过荆棘,一个翻身跳跃上树干,这才看见了那让他感到吸引力的东西,或者说,魂兽。
    那是一只狐狸。
    他拥有着一身雪白的皮毛,被月光映照的,似乎在发光一般,一双妖异的红眸一眨一眨的,灵动无比。
    这只狐狸此时趴在一块巨石上,仰头仰望着月亮,似乎是在休息。
    “就是你了。”夜色直接从树林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那只狐狸瞬间被惊动,四脚着地,警戒的看向夜色。
    但是他的红眸中很快带上了一丝轻蔑,这么弱小的人类,还敢挑战身为百年魂兽的他吗?
    “这只应该是。。。月光狐,活动的时间是晚上。”夜色想起了自己在图书馆为了巩固斗罗大陆知识而翻看的魂兽百科全书。,稍微辨认了一下几个特征,就将他认了出来。
    “嘶。”月光狐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是在戏谑的笑一般,他对着夜色张开了嘴,露出了一嘴闪烁着银光的利牙。
    看来他还是轻敌了,夜色想到,如果是聪明一点的魂兽,见到他就应该掉头就跑,而不是在这里准备和他战斗。
    不知道,他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魂技呢?夜色长剑出窍,对准了月光狐。
    月光狐似乎笑了一声,发出了难听的唧唧一声,化作一道残影,朝着夜色扑了过来。
    他的前爪闪着寒光,正对着夜色的脖子,后者拔剑在手,平平刺出。
    月光狐如果再往前的话,那么就会撞上剑尖,直接暴毙。他不满的哼了一声,身子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在地上,紧接着再度挑起,这次他的爪子上带着一股黄色光泽,显然是一只百年魂兽。
    那爪子仿佛月光一般晶莹,夜色不退反进,再度平平一剑戳向月光狐。
    这一次后者就没来得及闪避了,被一剑刺在肩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在夜晚格外响亮。
    月光狐龇牙咧嘴舔着肩头,那原本洁白的皮毛上,已经带上了点点血色,他冷冷的看了夜色一眼,仿佛在说,你特么给我等着。
    接着他调转屁股想要逃,没想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已经站在他的背后了,他一把将月光狐抓了起来,对夜色没好气的说道:“你晚上闲着没事干来猎杀魂兽的?”
    夜色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我察觉到了这只魂兽的动静,感觉到他可能比较适合成为我的第一魂环。”
    萧寒摇摇头,接着看向了手上提溜的魂兽,他此时身旁漂浮着六个魂环,那强大的威压压的百年月光狐不敢动弹。
    “诶,这不是超级稀有的月光狐吗,我还以为在这片森林里已经没有月光狐一族了。”萧寒有些惊讶的说道,“月光狐是喜欢独自行动的魂兽,他们一族能够使用月亮之力进行攻击,不过只有在千年之上的月光狐才能够做到。”
    “这个魂兽,应该很适合你。”萧寒双目泛着精光,“年份大约在四百年出头,是吸收第一魂环的极限。”
    夜色想了想,接着点头,他之前感应到的,就是这只百年月光狐。
    萧寒咧嘴一笑,一巴掌将月光狐拍晕过去,接着放在地上,夜色上前几步,一剑插入月光狐的脖子,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没过多久,一个黄色的百年魂环静静的漂浮在月光狐的尸体上方。
    “你吸收吧。”萧寒说道,“不要着急,一定要保持清醒。”
    “明白了。”
    夜色盘膝坐下,伸出了右手,在那黑暗能量的牵引之下,百年的月光狐魂环缓缓的朝着夜色飞了过来。
    很快,黄色的魂环来到了夜色的身前,下一刻,直接钻入了夜色的胸口。
    夜色如遭雷击,感觉胸口有一团炽热的能量正在燃烧着,剧烈的滚烫洪流冲入体内,刹那间五内如焚。
    这种感觉,让他仿佛被神圣的能量侵蚀一般,绝不好受!
    就算身体已毁,道心长存。
    这是凡体道心大法的心法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夜色保持着道心的一丝清明,至于身体上的痛苦,经历了三世的夜色早就知道咬紧牙关默默承受。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夜色只感觉身体内原本积淀的杂质正在被这炽热的能量一丝丝的灼伤至灰,随后蒸发在空中。
    那原本夜色的武魂黑夜中,似乎因为多了一轮月亮的缘故明亮了不少,一旁的星星闪闪发光。
    这是,属于夜色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