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8章 测天机,点醒
    “呐,今天你在训练场上打的那套拳叫什么名字?”
    下课后,夜色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却发现房间中坐着一名入侵者,千仞雪翘着二郎腿坐在座位上,仿佛已经等了很久一般。
    “你怎么知道的?”夜色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挂在一旁的木质衣架上,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嘻嘻,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千仞雪笑道,夜色能够看出来,这笑容有些勉强。
    他沉吟了一下,问道:“被教皇说教了?”
    千仞雪一怔,双手抱膝,蜷缩在座位上,小脑袋低沉,“嗯,她说我不用功,不努力。”
    夜色心道原来是被师父骂了,怪不得。他只有一个师父,那就是他第一世的师父,那个师父对他又打又骂,却不想要自己的弟子死在江湖路上。
    在这一片斗罗大陆,虽然依旧是强者为尊的道理,但是比过去那腥风血雨的江湖温柔了太多了。
    在此之后,无论重生几次,进入宗门之后,从来没有拜过师傅。
    “骂你是对你好,师父都是这样的。”夜色靠在床上,右手抓起了床边沙盘内的沙子,均匀的洒下。
    “唔。”千仞雪似乎接受了这个说法,她眨着大大的金眸,好奇的看着夜色的动作,“夜色,你是在做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夜色第一次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竖起一根手指挡在嘴前。
    “哼,小气鬼。”千仞雪一听就不开心了,站在宿舍门口,“快点出来做本小姐的陪练,把你今天的那套拳法教给我。”
    “行。”夜色黑眸一闪,手上的最后一粒沙子落下,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看着千仞雪的背影,目光中带着一种奇怪的审视意味。
    天机难测,天机可测,夜色的所作所为就是在测天机,当然在算这个世界上,那些原本的天才的天机。
    匆匆算下来,只得知那其中一枚最耀眼的天才姓唐,其他的就看不清了。
    被千仞雪打断了,夜色便带着恶作剧意味的看了一眼千仞雪的天机。
    他发现,千仞雪原本的金色,此时已经缠绕上了一丝丝的黑芒,但这黑芒却和金光相处的异常融洽,这又是怎么回事?
    黑芒,黑。。。不会再说自己吧。夜色不认为自己的到来会给这位小姑娘改变什么,虽然自己有收她做自己弟子的念头,奈何别人不鸟自己啊。
    “那套拳法不适合你。”夜色双手负后说道。
    千仞雪一张小脸苦了下来,“啊,为啥米啊。”
    “那套拳法,适合阳气足的人,通俗来说只适合男子修炼。”夜色背着手说道,他看着千仞雪那好奇求知的眼睛,心道总算是像师徒了。
    “阳气。。。是什么?”千仞雪好奇问道。
    夜色沉默了一下,似乎自己一下子说的太多了,而且如果自己教了什么,让那教皇知道了,自己又怎么解释?
    “以后你就知道了。”夜色糊弄道,看着千仞雪摆出了架势,很明显是要打过再说,重生第一次感到了无语,这小丫头还真的是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架啊。
    “我不用我的第二魂技吧。”千仞雪有些迟疑的说道,自己使用第二魂技将夜色打吐血还记得清清楚楚,她虽然喜欢战斗,但是也不想要看见夜色因为自己受伤吐血啊。
    “开玩笑,使用全力攻过来。”夜色揉了揉手腕,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小瞧了,这。。。成何体统?
    千仞雪再度冲上前来,这一次夜色并没有选择和她硬碰硬,反而采取的是最开始使用的游击策略,他看出来了,千仞雪的并没有修炼任何的内功,一切的运动都是在消耗她为数不多的魂力。
    而夜色修炼了凡体道心大法之后,能够做到一边战斗一边回复少量魂力,这也是为什么夜色能够和千仞雪打持久战的原因。
    千仞雪累的直喘气,汗水将她那纤细的身躯勾勒出来,反观夜色只是在一味的闪避。这个世界的魂技,都太笼统了。
    比如千仞雪的第一魂技,是将神圣力量汇聚在右拳上然后击出,这个魂技则是跟随千仞雪的拳头而动的,就算她的动作速度再快,也会有破绽。
    夜色就是抓住了这个破绽。
    “呼。。。呼。”千仞雪双手拄着膝盖,吃力的喘着气,“怎么可能,你全都躲过去了。”
    “你信我说的话了吧,你的下盘虚浮,而且使用魂力消耗太大,体力自然跟不上了。”
    “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懂。”千仞雪坐在草地上,拍了拍身旁示意夜色也坐下讲解。
    夜色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她的前方,“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在挥拳的时候,什么时刻使用第一魂技?”
    “唔。。。应该是当我挥出拳头的瞬间吧。”千仞雪想了想,然后回答道。
    “笨!”夜色骂道,“如果面对旗鼓相当的对手,你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对待时间长的持久战,魂力能节省一些是一些,你就不能在最后时刻使用你的第一魂技加速打出一发冲拳吗?”
    千仞雪有些不服气,但是仔细一想,似乎夜色说的是对的诶。
    夜色看着千仞雪在思考,感到了一股视线正在注视着自己,对于视线极为敏感的夜色没有侧身看向视线来源。
    在这里看着她宝贝弟子的,也只有那教皇了,夜色伸了一个懒腰,真护犊子啊。
    “你可以向你的师父请教一下怎么保持魂力在体内运转。”夜色转念一想,让这千仞雪学会自己的修炼方法有诸多麻烦,思来想去,还是让教皇教她吧。
    听见了教皇,千仞雪的眸光一暗,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她看着夜色微微一愣,“诶,你,你十级了?”
    “是啊。”夜色摊摊手,表示就这修炼速度他还嫌慢咧。
    “好快的速度。”千仞雪愣愣的说道,前几天看见他的时候他才五级,昨天他就九级了,今天就十级了?这是什么妖孽的速度?
    “别胡思乱想了小丫头,好好修炼,我也去修炼了。”夜色揉了揉坐在地上千仞雪的小脑袋,接着转身离去。
    千仞雪捂着自己被揉过的小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