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6章 修心为上
    少女的右拳和一掌相撞,她身体一震,感觉这一拳的力量仿佛打在棉花上。
    夜色捂住了嘴,感受体内那肆虐的神圣能量,眼中闪烁过一丝骇然的杀机。
    “咳。”夜色甩了甩自己的手,鲜血落下,其中带着些许淤血。原来夜色借助了刚才那股凶猛的魂力,冲开了体内最后凝固的经脉。
    “啊,你没事吧。”见到夜色吐血,少女有一种做错事了的感觉,看夜色没有回答还以为自己的那一拳将他打伤到说不出话,一双美眸中泪花隐隐。
    “没事。”夜色擦去了嘴角的鲜血,深深的长出了一口气,鲜血的味道,真是许久没有品尝到了。
    “好了,仞雪。”温柔的女声响起,在夜色视线的尽头站着一名女性,她的身材不高,一身华贵的长袍,带着金色的项链和耳坠,双手背在身后,那白皙的皮肤,近乎完美的容颜,令她看上去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尤其是身上流露出的那种无形地高贵神圣,更是令人忍不住会生出顶礼膜拜地情绪。
    夜色眨了眨眼睛,这个女人拥有的气运,看上去有些奇怪,前半生如果是光明的话,后半生是那入墨的夜色?
    这个女人应该和这具身体没什么关系吧,在夜色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那名女子正在轻轻抚摸着少女的金色长发,神态举止十分亲密。
    “你叫夜色?”女人问道。
    “我就是夜色。”夜色点了点头说道。
    女人原本还在想是不是自己现在并没有穿着那威严的教皇披风,所以少年并没有跪拜行礼。但是想了想,似乎这少年也不知道教皇意味着什么,想到这里,女人便释怀了。
    “你的武魂不错,武魂殿决定培养你,你今后就跟着千仞雪学习吧。”女人对那个名为千仞雪的少女说道,再度看了夜色一眼。
    她没有看见夜色脸上的惊讶或是欢喜,照理说,这个年龄的少年,心情是摆在脸上的。
    但眼前的少年脸上却像一汪深潭,完全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千仞雪,以后他就交给你了,训练的方法你都掌握了,但是实战的经验还欠缺一些。”女人侧身说道,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接着转身慢慢离开。
    千仞雪则对她躬身行礼,那名女子看上去应该是千仞雪的前辈或是老师吧。
    “夜色,你真的没事了吗?”千仞雪待到女子走远后再度上前询问道。
    夜色摇摇头,确实没事,单纯是魂力的压制,吐血之后感受好多了。
    “那就好。”千仞雪小声说道,“你知道刚才的人是谁吗?”
    “不知道。”
    千仞雪凑近说道:“那是我的老师,也是武魂殿的教皇大人。”
    夜色不动神色的移开几步,原来如此,教皇么,果然,气运的颜色很旺盛啊。
    他又看了一眼千仞雪,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
    夜色能够透过气血,察觉到千仞雪和那教皇的血缘接近,看来两人不仅仅只有师徒关系。
    不过千仞雪没有说,他也懒得拆穿。
    “这样吧,我先带你去休息,安顿下来。”千仞雪眼珠一转说道,“现在你可是武魂殿的学生了,你还要谢谢我哩。”
    夜色漫不经心的道:“谢了,小丫头。”
    “小丫头。。。你很老吗?不许这样叫我。”千仞雪气鼓鼓的哼了一声,这声音,这腔调,搞得像一个老前辈一样的。
    夜色没有开口,跟在千仞雪的身后,在武魂殿内穿行着。
    看上去千仞雪在武魂殿内部的地位不低,无论是侍卫还是长老见到千仞雪都恭敬的退后半步行礼,不过以她这个年纪就已经得到了两个魂环,在夜色的记忆内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怎么可能有人先天二十级?至少夜色这具身体在生前是没有听说过先天二十级的天才。
    不过在理论上是可能的,他曾经目睹一个天才,在一天的时间内,从一个大陆最低端的修为,节节攀升,直到破碎虚空而去。
    一天,破碎虚空,这在别人看来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夜色知道,这是可能的。
    走在自己身前的名为千仞雪的少女,应该在这个世界内算得上是天才。
    他们经过教室,千仞雪介绍道:“这就是你一会儿上课的地方,下午放学之后你就是我的陪练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夜色随口答道,他也不想在武魂殿久留,天下这么大,他却窝在一个武魂殿内,养老吗?
    很快,千仞雪带着他来到了宿舍,武魂殿对于学生的待遇一向很好,宿舍是一人一间,衣柜内还有那白色的武魂殿学生制服。
    夜色的粗布衣衫经过刚才短时间的战斗又是血迹又是泥土,脏兮兮的,千仞雪便让他先换衣服,自己则在门外等候。
    等到夜色换完衣物,走出房门的时候,千仞雪的美眸一亮。
    这具身体的颜值还是蛮给力的,而且经过了夜色的血脉,灵魂侵袭,长得颇像前世的他。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前世的夜色也不会允许自己沾身,修炼无情道的他心中没有任何事物,只有空虚。
    一头墨色短发,流海垂下,那双黑眸一闪一闪的,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那我先走啦,你去上课吧。”千仞雪对着他摆了摆手,她上课的地点也并非是教室,身为教皇的弟子估计有诸多难处吧。
    夜色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到头来,还是没有叫我的名字。”千仞雪有些灰心,看着夜色的背影越走越远,原地跺了跺脚,气鼓鼓的走了。
    这可怪不得夜色,就算是这斗罗大陆最美丽的女子在他的身前,他估计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在他眼前的斗罗大陆就是灰色的,他也无所谓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如何,虽然拥有道心,但是心已经麻木了。
    “看来修炼了第一层道心还不够。”夜色注视了一下自己的手掌,他听见了刚才千仞雪的自言自语,却无动于衷。
    修心为上,还是从心态开始重新修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