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3章 学徒,道心
    “下一个。”
    男子淡淡的说道,夜色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上前一步。
    “伸出手来。”男子看了他一眼说道。
    他的胸前带着一枚雕刻着长剑的徽章,徽章上一共是五把长剑,按照夜色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五把长剑意味着站在眼前的这名男子是一名魂王。
    夜色伸出了手,那一点点金光从一块黑色的石头,飘入了他的体内。夜色感觉身体一暖,像是什么东西即将破体而出,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下一刻,所有的光点喷涌而出。
    “这,这是?”男子有些意外的看着夜色,他并没有看见任何器武魂或是兽武魂出现,反而看见夜色周围的光黯淡了下来,或者说,是光线被吸收了,导致他看不真切。
    这是什么武魂?变异的么?男子心中嘀咕着,看向夜色,尝试着分辨这是哪一种武魂,最终他还是没有看出来。
    “先收回你的武魂,然后来检测魂力等级。”
    夜色手一松,那围绕在他周围的暗影便消失了,他将手伸到了那男子身旁的蓝色水晶球上。
    片刻之后,水晶球发出了些许亮光。
    男子一看,撇了撇嘴:“五级魂力,过得去吧。”
    “下一个。”
    夜色站在一旁,五级魂力吗,以这种身体能够达到五级的魂力,那应该是前一夜运功所导致的。
    自己的武魂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感到了一种熟悉感?夜色眨了眨眼睛。
    武魂,是斗罗大陆上的人在自己六岁时所觉醒的。武魂有动物,有植物,有器物、甚至可以是自身。武魂即可以辅助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可以用之战斗。
    结论,武魂和一个人的身体,或者说灵魂有关,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夜色想到了前世。
    难道,这武魂是自己前世曾经掌握过的力量吗?
    很快,武魂的觉醒仪式结束了,男子关照了一声不能互相战斗之后就离开了,很显然,他是去汇报了,留下来的少年少女们纷纷启用了自己的武魂,拥有器武魂的则在手中把玩,而拥有兽武魂的则让武魂附身。
    邪月的武魂是一把长得像弯月的刀刃,是为数不多的拥有器武魂的人。
    而胡列娜启用武魂后,脑袋上长出来一对耳朵,看上去颇为可爱,她和大多数人一样,拥有着兽武魂。
    而其余的有拥有食物武魂的,也拥有元素武魂的,夜色也辨认不出来,原本身体主人拥有的知识太少了,不过他有一点看出来了。
    所有的人使用武魂的时候,都是调动自己体内的能量启用。
    而夜色过去的武道则是使用自己体内的力量调动天地之力,所以战斗的时候经常天崩地裂,两人一架能打一年不是开玩笑的。
    夜色看向了自己的手,肮脏的皮肤下,他看见了正在跃动的魂力。
    那个被夜色一脚踢出去的焱此时手上跃动着一撮火苗,看上去像是火武魂,他悻悻的瞥了夜色一眼,转过身去,和邪月兄妹说起话来。
    加不加入武魂殿夜色也无所谓,不过他夺舍了这具身体,也代表着他再度沾染了红尘,这让他一颗多年平静死寂的心有些不习惯。
    没过多久,那名男子便回来了,再坐的大多数人都通过的考核,再差的也能当做一个学徒。
    随即他开始报起了武魂殿学徒的名单,而夜色的名字也被报到了,很显然,他的魂力等级太低了,无法成为一名学生。
    焱的眼眸中闪烁过一丝幸灾乐祸的快感,邪月看着焱不禁皱了皱眉。
    “其余的同学,恭喜你们通过了考试,能够成为武魂殿学院内的一名学生。而学徒们不用气馁,只要你们的魂力等级达到了十级,就能够成为一名学生。”男子鼓掌道。
    那些被选中学徒,原本有些气馁的少年少女松了口气,脸上重新出现了笑容,什么吗,还是能够成为学生的吗。
    “谢谢老师。”众少年少女纷纷开口感谢道,那男子笑了笑,接着离开了教室。
    很快,就有武魂殿内的管理人员进入教室,他们的徽章代表着他们的魂力等级,负责夜色这一队的是一名大魂师。而负责学生的则是一位魂王,他们将学生和学徒分开,随后分批带走。
    胡列娜注意到,夜色的脸上永远是那一副死气沉沉的平静,似乎,分到了学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看了一眼就回过头去,赶上了她的兄长,两人都知道,就算夜色成功的修炼至十级,那时两人肯定远超于他,也没有注意的必要了。
    夜色跟着十几个少年少女走在走廊上,很快离开了殿内,站在了阳光下。
    夜色清楚,这学徒应该就是那些宗门里的杂役弟子,住在宗门外,每日除了处理宗门内的杂物活就是修炼,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进入宗门,成为正式弟子。
    不过,夜色还是很意外武魂殿给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张床,虽然是所有人睡在一间大房间中,他原本以为连床都没有。
    接着那位大魂师开始将规矩一一列出,如果违反者直接赶出武魂殿云云,夜色也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了。
    大魂师最后看了一眼眼中闪烁着希望光芒的少年少女,快步离去,心中不由得叹了一声,这种事年年都有,弱小就会被淘汰,物竞天择。
    夜色看了一眼学徒能够走动的范围,又看了一眼生活的矮房,并没有加入其余人的叽叽喳喳,身体一转,来到了矮房后。
    这里放眼望去,是一片森林,在这里明确标识着禁止进入的标志。
    夜色摸了摸鼻子,发现附近有一条小溪,便先过去洗了一把脸,将脸上的灰尘洗去,接着他盘膝坐下,开始运行一门内功,此内功名为凡体道心大法,在修炼增强力量魂力的同时,能够消除内心的杀意和戾气,是现在夜色最需要的功法。
    他太累了,辗转几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血迹斑斑,如果这一世不将心态调整过来,那么夜色就会变成一个视人命为草芥的杀人狂魔。
    他曾经失去了很多朋友,很多兄弟,很多道友,他们的剑冢,都一座座立在那片土地上。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如今的这片夜色,是我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