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夜色 > 第2章 检测武魂,一脚
    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何苦来低声下气的演戏?
    夜色心中一片平静,他累了,也就无所谓了。过去的他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干掉对方,无论使用什么手段,但是如今他的一颗心已经倦了。
    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夜色跟着老者,踏过长廊。
    两旁经过不少学生和教师,他们见到老者后都对老者恭敬的行了一礼,对于他身后的夜色,他们选择了视而不见。
    看来自己是在一家学院。。。或是宗门里,但是武魂殿并非宗门,所以只可能是前者了。
    老者的步调很快,不一会儿就带着夜色来到了一间教室,这里聚着不少和夜色同龄的少年少女,他们有的神情紧张,有的一脸自信,云云众生相。
    老者对夜色点了点头,接着来到最前方负责检测武魂的男子身旁,后者恭敬的行了一礼,两人说了几句话,那男子再度行了一礼,老者便离去了。
    夜色察觉到了男子的视线,来到了队伍的末尾。
    武魂到底是什么。。。夜色其实并不关心,以他的所见所闻,前世的功法收集,可以让这一副身体在短期内脱胎换骨,再度修行前世的太上忘情之道。
    只不过忘情之道后坐力实在太凶猛,夜色离开了一起征战的道友兄弟,独自一人行走天下。
    不过幸好,这副身体主人的父母已经双亡,太上忘情有一劫是弑情道,必须将自己最亲密的人杀死。
    当前世夜色修行到这一劫的时候,自己的那些道友兄弟早就寿元耗尽,离开了人世,这一劫便不攻自破。
    这一世就算武魂是一把锄头,夜色也能够修炼成这个世界最顶级的封号斗罗。
    夜色脑海一片清明,他如今的世界是灰色的,周围同龄少年少女的欢笑声,在他的眼中,就像是一幅死气沉沉的书画。
    他见的太多了,生离死别也同样经历的太多了,重生之后的一切,让他感觉到了再活一世的厌恶和疲倦感。
    “别挡路。”
    粗鲁的声音响起,一只胖胖的手搭上了夜色的肩膀,微微用力。
    夜色此时穿着破旧的农服,看上去就像是刚刚耕种完牧田一样,他这样的穿着在这里格格不入。
    在这里的每一个少年少女都打扮得体,甚至还有衣着华贵光鲜的少爷小姐,只有夜色一人,穿的像是个捡破烂的。
    他对于那些似是好奇,似是鄙夷的视线置之不理,微微侧身,让开一条道路。
    “哼,算你识相。”
    身后之人一愣,接着嘿嘿笑了起来,他拥有着一头火红色的短发,虽然只有六岁,但是看上去十分健壮。
    他的身后不远处站着着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在小声讨论着,长相均十分出色。
    “。。。不过,这武魂殿不是你这种下等人想来就来的地方。”
    红发少年冷笑了一下,在走过夜色的身旁时突然转身,一拳挥出,值奔夜色的胸膛。
    夜色眨了眨黑眸,周围的时间似乎慢了下来,他看着那一拳,如果以自己的小身板硬接的话,用魂力护体应该不会收什么大伤,顶多感到一阵胸闷。
    夜色之前的表现都是风轻云淡,看上去十分内向,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会生气。
    虎落平阳被犬欺,夜色抬起了黑眸,虽然是年轻人,但是还是需要给一点教训啊。
    呯!
    红发少年被一脚踹飞出去,笔直的撞到墙上,发出了一声哀嚎!
    夜色仿佛什么都没做一般,站在原地,喘了一口气。他的胸口有些闷,是魂力不足所导致的。
    对于那破绽满出的直拳,夜色简单的一脚踹出,踢在对方肩膀处,直接将他的一拳力量卸光了,如果他拥有更多的魂力,那么完全可以将红发少年的肩膀踹脱臼。
    众少年少女一呆,在他身后的少年少女一呆,正在负责武魂觉醒仪式的男子也一愣,他没想到踹出去的是那名红发少年。
    “怎么回事?”男子有些生气的说道,如今正在举行武魂觉醒仪式,无论是他还是孩子一个分神,让这群达官子弟出了意外差错,上面责罚下来的可是他啊!
    “滚出去!”他对着夜色吼道,比起红发少年背后的家室,还是这衣衫褴褛的小子好欺负,男子眼珠一转,就已经做下了决定。
    夜色对于这种场面自然是经历的多了,当下什么也没说,朝着教室门口走去,没有人为他求情。
    “老师,刚才是焱先动的手。”刚才站在夜色身后的少年轻声开口道,“我认为,不是他的错,也没有必要赶他走,老师刚才此举确实孟浪了。”
    “我也看见了,刚才是焱先动手,他不得不反击。”站在少年身旁的少女接着说道,指向了夜色。
    “这。。。”那男子的脸色有些复杂,他看了正在呻吟的红发少年焱一眼,接着又看向了那少年少女,心中想起了两人的身世,不由得打了一丝寒颤,接着挤出一丝微笑,“可能是我看错了吧,你回去吧。”
    他横了夜色一眼,冷哼一声,好运的小子,竟然有那两位为你说情。
    少年将夜色拉了回来,对夜色笑道:“你刚才的那一脚踢的真精彩,我也想要学学。”
    他看着夜色平淡的眸子,苦笑着说道:“啊呀,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邪月,这位是我的妹妹,胡列娜。”
    “夜色。”夜色对两人点了点头,算是做过了自我介绍,他看两人气血旺盛,又观察到了刚才男子的态度,估计两人是什么大家族的弟子,或是武魂殿的直系弟子之类的。
    小姑娘胡列娜在邪月身旁,一双眸子滴溜溜的在夜色的身上转了一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色你来自哪里?怎么会来到武魂殿?”邪月好奇的问道,童言无忌,他总感觉在所有的少年少女中,这名少年夜色给自己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换句话说,他看这名少年十分顺眼。
    似乎,就算他衣衫褴褛,脸上还有煤灰,肮脏不堪,也像是一位世外人一般,俯瞰着芸芸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