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女儿实在太厉害了 > 24.震撼与敬畏
    坦克先生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在罗尔出剑的瞬间,他就被那股磅礴的威压影响,整个人陷入了呆滞状态。
    眼下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周围空荡荡的街道,有点纳闷的问道:
    “怪物呢?那么大个怪物呢?”
    “被我剁死了。”
    罗尔答道。
    坦克先生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感慨道:
    “四阶强者,恐怖如斯!”
    “好了别废话了,快救医生。”
    医生还没死,只是状态非常非常糟糕,但好在还保留了些许清醒,手指无力的指了指某个方向,有气无力的说道:
    “药物……冷库……”
    罗尔连忙跑过去寻找,还真在一滩废墟中找到了一个地下冷库的入口,赶快让坦克把医生背了过来。
    医生又接着指引他们在冷库里找出了三只红、黄、蓝颜色的试剂,在烧杯里搅拌混合,变成了一滩墨绿色还在咕噜咕噜冒泡的粘稠液体。
    医生勉力抬起了手。
    “不是,卫斯理医生,这东西真的能喝吗?”
    罗尔皱着眉头闻了闻那百草枯一样的刺鼻臭味,很是担心的问道。
    “你是……还是我是……”
    罗尔只好把那杯液体灌进了医生嘴里。
    “我宁可死,也不喝这鬼玩意。”
    坦克先生一脸认真的说道。
    神奇的是,医生喝下这农药一般的液体后,脸色居然开始逐渐好转了起来,连说话都清晰了一些。
    “这只是……临床试验……阶段……以后……会加糖……”
    都这种时候了还担心病人不肯吃药呢?
    两人离开冷库,找了间还算完整的民宅,把医生安顿下来,然后又出去搜救其他幸存者了。
    等他们搜索完教会所在的街区,又去往邻近街区帮忙的时候,夜空中飞来一头长着细长脖子的蛇颈飞龙,从背上跳下来一个身穿黑色盔甲的魁梧身影。
    他直接落在了先前的战场中间,先环顾了一番四周,确认没有危险后,才摘下头盔,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容。
    他就是帝国老牌传说强者,罗尔年轻时的偶像,有着‘剑之主宰’头衔的安海姆大师。
    “我居然来晚了?魔物是被卫斯理主教歼灭的吗?想不到他除了在学术领域贡献卓著,在战斗领域也如此强势?”
    安海姆先是仔细检查了战场上留下的各种痕迹,然后又闭上双眼,散开自身的感知,仔细品味着战场中还未完全消散的力量波动。
    通过这些细节,他能在脑中还原出这场战斗的大致情况。
    这时,有几名城镇守备队的士兵也赶到了现场,一看见传说中的安海姆大师,双眼顿时一亮,纷纷想要上去追星。
    安海姆连忙用手势示意他们别乱动,然后继续在脑中构筑着战斗的场景。
    等到战斗场面还原得差不多了,他才重新睁开双眼,脸色变得无比郑重,低声呢喃道:
    “好强!两边都是……”
    “这魔物肯定是邪神子嗣,危险度8,也可能是9?”
    帝国给魔物划分了10个等级的危险度,10级最高,邪神子嗣作为魔物的,最菜也是8级。
    而危险度9,就意味着官方建议由数位八阶传说,有九阶圣者带队的情况下再进行讨伐。
    幸好它们极其罕见。
    “是哪位圣者及时出手了?如果不是他,怕是免不了一场生灵涂炭。”
    “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那位强者出手的波动余韵和残留威压?这太奇怪了,难道真的有人对自己的力量掌控能到那种境界吗?”
    安海姆分析了一番,又走到一截断掉一半的墙壁之前,轻轻抚摸着上面残留的一道剑痕,脸上露出了深深的震撼与敬畏。
    他的心里,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道剑痕只有一个手指那么长,很浅,但却是整个现场唯一留下的出手痕迹。
    安海姆大致推算出了那魔物的身高和体型,知道它是头庞然大物,那么按照常理来推断,与这种怪物战斗时,必定会留下很多的痕迹,对环境造成更大的破坏。
    但是出手的强者,居然只留下了这么一道又短又浅的痕迹,意味着他的力量几乎没有浪费,全部发挥到了刀刃上。
    这是对力量的一种极致掌控与运用。
    严格来说,这是人类理论上无法触及的境界,有些违常理,颠覆三观了。
    “匪夷所思,不……是神乎其技!”
    “这真的是人类能达到的境界?是剑术能达到的境界?还是某种未被学者会收录的强力圣物?”
    安海姆比较倾向于后一种判断,不过还是小心翼翼把留有剑痕的那块砖掰了下来,仔细收好,打算带回去仔细感悟和品味。
    如果能够领悟到什么的话,自己或许有望在寿命的尽头尝试冲击下一个位阶。
    收好了砖块,他才扭头望向那些还杵在原地的士兵,又气又笑的骂道:
    “怎么都盯着我一个糟老头子?还不快去四周检查检查?”
    “卫斯理主教在哪里?我需要与他见一面。”
    士兵们如梦方醒,连忙四散而去。
    可没多久,远处的一条小巷里传来了一声惨叫。
    安海姆闻声赶去,看见一名士兵被一根细长的触须贯穿了脑门……
    但他并未死去,身体像是提线木偶一般的活动着,脸上带着那种诡异猎奇的笑容,趔趔趄趄的朝安海姆扑来。
    他后脑黏着一块不停蠕动的肉块,还有越来越多的触须像毒蛇一般从他背后钻出来。
    罗尔补刀的第二剑,被武器耐久影响,发挥得并不完美,留下了一块漏网之肉。
    “呵?只是碎块而已,我这把老骨头,应该应付得来。”
    安海姆抽出佩剑,迎了上去。
    一番激烈的战斗后,企图复苏的魔物被彻底歼灭。
    但安海姆也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左肩,小腹,右大腿被触须洞穿,血流不止。
    那几名过来帮忙的勇敢士兵,也壮烈牺牲……
    “呼~呼~看来我……真的太老了……”
    “呼~这就是……危险度9的真正恐怖吗?仅仅只是……碎块……”
    安海姆喘息着,发现自己已经不敢去想象那位面对这魔物完全体的神秘强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