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女儿实在太厉害了 > 21.buff加好了
    等罗尔他们离开好一会,才有警察赶到现场,看了看地上半死不活的小年轻人,一脸嫌弃的挥挥手,示意周围路人过来帮忙。
    在去医院的路上,罗尔和那位坦克先生聊了几句,知道了一些这出戏的内幕。
    原来这些演员都是火车站的搬运工,最典型的社会底层,平日里能享受的娱乐并不多,那个老旧的露天剧场算是为数不多的去处,早些年倒也确实上演过几场好戏,承载了他们很多人为数不多的童年快乐。
    可随着镇子逐渐繁荣,正儿八经的剧场已经开了五家之多,稍微有点水平的剧团也不会再去这种免费的露天剧场了。
    这些搬运工便自发的组织了一个超级业余的剧团,努力给自己的孩子们添上一点不一样的童年娱乐。
    这场星辰剑姬的戏,就是坦克先生演给自己女儿看的,她一直是那位剑姬的忠实粉丝,只是没条件去正规剧场领略偶像的风采,于是这位父亲便拉着几位戏友,给女儿上演了一出拙劣的表演。
    只是没想到会惹出这种事,如果不是罗尔及时出面,今天怕是要挨顿揍。
    他们不敢还手,因为雇佣他们的老板定下了规矩,在外面打架斗殴被带进警局的话,会被无条件开除。
    也是一群可怜人。
    所以当他们把身上仅有的钱掏出来,想要答谢和致歉的时候,罗尔拒绝了。
    抵达‘美好人生’教派后,罗尔找到了一位教士,问道:
    “请问卫斯理医生有空吗?”
    教士面带微笑的摇了摇头:
    “他很忙。”
    罗尔非常懂事的往旁边供奉箱里塞了两张钞票。
    “他应该很快就有空了。”
    教士立马改口说道。
    在医院的走廊里稍等了一会,便看见之前那位脾气古怪的医生一脸不耐烦的走了过来。
    不过一看见罗尔,他顿时有些兴奋,连忙快步走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正好!我正好想找你。”
    罗尔则讪笑着答道:
    “正好,我也有事麻烦你,我这几位朋友不小心受了点轻伤……”
    “他们是不是也攻击过你?”
    医生反问道。
    罗尔点了点头。
    医生的脸色瞬间郑重了很多,连忙给几位演员做了一番仔细的检查,又是听诊器又是晃眼睛又是敲膝盖的。
    最后,他让几位教士过来,带演员们去隔壁病房休息。
    “啊?不必吧?我感觉还好啊?”
    “给我们点冰块就好,晚上还要上工的。”
    医生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威严的气势,板着脸,开口训斥道:
    “你是医生还我是医生?连医生的话都不听,还想不想活了?”
    演员们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不敢吱声了。
    医生又接着把罗尔拉进自己办公室,给他做了一次更加全面的检查,然后仔细记录下今天的事情经过,最后得出结论:
    “看来我昨天的诊断错了,这不是偶然,也不是恶意讹诈。”
    这种判断我也能得出来啊……
    罗尔心里腹诽了一句,嘴上则追问道:
    “医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医生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压低声音说道:
    “你可能卷入了一场超凡事件……”
    “昨天晚上,医院收容了一批病人,他们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精神污染,而在此之前,他们都在街上和人斗殴过,结果被一个村夫模样的人撂翻了,他们就是昨天袭击你的那些人吧?”
    “我一直在想办法找你,还通知了警局,倒是没想到你及时回来了。”
    罗尔听罢,也紧张了起来,自己居然会遇上传说中极度危险的超凡事件?
    这类事件,一般是由魔物或者圣物引起的,也可能是某些仪式、术式导致的,往往需要专业的超凡者出面才能处理,普通人一旦卷入,会非常危险。
    “这……这可如何是好?”
    “不要紧张,镇定!这不有我在吗?”
    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跟着问道:
    “你既然练习过剑术,那大概有几阶的实力?”
    罗尔犹豫了一阵,支支吾吾的答道:
    “大概……可能……勉强有个四阶吧?”
    按照在剑士团了解的知识,一阶入门,二阶学徒,三阶中坚,便是没有触及超凡的普通人所在层次,再厉害一点,能到四阶精英,但最高也就五阶资深了。
    而罗尔当年参加的考核,设计难度介于二阶和三阶之间,他虽然失败了,但后来还是勉强完成了,得个及格分应该卜过分,再加上后面十几年不停的练习,说个四阶应该也卜过分吧?
    不过他还是有点心虚的,这医生是位超凡者,还仔细检查过自己身体,很可能会发现自己吹牛了。
    好在医生信了他的话,点了点头,说道:
    “四阶的话,也有能力参与了,你随我来。”
    说罢,他带着罗尔去了医院后面的住院部,来到了一座专门被隔离开的小院。
    罗尔还未靠近,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喧嚣的声音,有狂笑,有哭泣,有嘶吼,有哀嚎。
    再走近一点,便看见昨天误会他的那对夫妻,找他要债的高利贷等人,被两指宽的牛皮带紧紧捆在病床上,他们有些在挣扎,有些在抽搐,有些在低声呓语,有些在大声咆哮。
    每个人的脸上带着各种各样的表情,仿佛人世间的喜怒哀乐都被汇聚在了他们身上。
    “这就是精神污染?”
    罗尔低声问道。
    “嗯,他们的思维和意识已经混乱,眼前充斥着各种幻觉,正在逐渐迷失自我,再得不到缓解,将会彻底坠入癫狂。”
    医生答道。
    “我该做点什么?”
    罗尔没有推卸责任,而是自告奋勇的问道。
    医生微微点了点头,像是赞赏他的觉悟,口中念念有词,将一记神术加持在他身上。
    罗尔生前顿时亮起一道微微闪烁的半透明屏障。
    我被加好buff了?
    医生接着又递给他一根木棍,继续说道:
    “你稍微靠近他们一些看看,我要观察会不会出现变化,务必小心,可以优先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