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女儿实在太厉害了 > 18.莫名其妙
    即使有车坐,抵达多多镇的时候天也快黑了,真不知道骑小毛驴得多久。
    胖子给的地图偏差得太过离谱,果然烧掉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途中也没再遇见车匪路霸,司机只停了三次车,往蒸汽机里添煤,罗尔也趁机喂了喂小毛驴。
    一路过来也没遇见几辆车,整条公路还是相当冷清的,让这段旅途都显得朴实无华,
    且枯燥。
    罗尔先去了趟火车站,打听了一下得知去纽林车的今天才发了一班,下一班得等到三天后了,算是遇上了最坏的情况,又得晚三天才能看见女儿了。
    “为什么会这么慢?”
    他忍不住问道。
    “铁路断了一条,只通单向,路上也不安全,可能会被魔物袭击。”
    一位列车员答道。
    “那边的情况很糟糕?”
    罗尔有点担忧的追问道。
    “那倒是说不上,就是不太安稳,你也知道,魔物这东西一向狡猾难缠……”
    “也不用担心,报纸上不是说了吗?帝国调集了三位八阶强者镇守纽林,其中就有那位闪耀的星辰剑姬,有她在,纽林的局势很快就会好转过来。”
    列车员非常乐观的说道。
    闪耀的星辰剑姬?这称号真够中二的,怕不是个玛丽苏一样的货色?
    罗尔心头吐槽了一句,又脑补了一下对方的形象,大概就是什么五颜六色的头发,还会随情绪变化,身边一大堆舔狗那种。
    向列车员道谢,罗尔就近找了家小旅馆住下,又给自己和小毛驴点了晚餐,独自一人缩在角落里,默默听着其他客人聊天。
    “我昨天才和人打架,打了75分钟,完了还跑了三十公里,毕竟,人和人体质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哈,其实那种壮汉最好对付了,等他扑过来,借力一个背摔,让他头朝地扭到脖子就昏迷了。”
    “不会有人连熊都打不过吧?不会吧不会吧?你们就这就这就这?”
    这人吹着吹着,突然被远处飞来一只酒瓶砸在脑门上,当场晕死了过去。
    旁边的客人顺便踩上几脚吐了几口唾沫,把他丢进了旅馆外面的下水道。
    罗尔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心里也是纳闷,怎么就把酒瓶扔出去了呢?
    酒都没喝完,浪费了啊。
    他不动声色的吃完晚饭,溜出酒馆,在镇子里溜达起来。
    多多镇比约克镇大了很多,基本已经是城市的规模了,而且相当繁华,即使是晚上,也有非常热闹的夜市。
    罗尔在夜市上逛了逛,尝了几口当地的小吃,非常美味。
    尤其是一种叫棉花果的当地特产,外皮剥开后,露出里面有些像是棉花的絮状果肉,在经过加热后,配上咸辣风味的调味料,吃着竟是有点像地球上的豆腐脑。
    罗尔差点吃得热泪盈眶,想不到在异世界居然能以这种特别的方式回味故乡的味道。
    而且还是正统的咸味,不是那些甜味异端。
    逛了一圈后,他还顺手给可莉买了个小礼物。
    一只灰扑扑毛茸茸,肚皮雪白雪白的锤头鲨布偶,看上去体肥肢短,憨态可掬。
    说起来也是惭愧,女儿养那么大,居然还没给她买过玩具……
    不过倒是给她做了不少,像什么用木头雕成的黄皮耗子,蒜头王八啥的。
    条件虽差,但他还是努力想给女儿一个幸福的童年。
    罗尔一路逛了三个小时,这才回到旅馆,直接去了吧台,冲着老板问道:
    “这个镇上,是不是治安不好?”
    “怎么可能?我们多多镇可是远近闻名的安宁祥和,热情好客。”
    老板颇为不悦的答道,还用某种看乡巴佬的眼神打量着罗尔。
    “这样吗?那或许是我运气不好吧……”
    罗尔也没和他深究,径直回了房间。
    之前只是在夜市和周围随便逛了逛,他就和三伙不同的人打了三场架,还都是些莫名其妙的缘由。
    比如路过一片民宅,正好遇见一对夫妇在争吵,好像是妻子在说丈夫有了外遇。
    罗尔正好路过那男人身边,就被那妻子一把扯住,骂道:
    “这就是你在外面养的野男人吧?”
    信息量有点大,罗尔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等他回过神来,周围邻里已经提着菜刀,义愤填膺的冲了过来,作势要把他剁成齑粉。
    罗尔只好努力说服了大家,让他们冷静冷静。
    这些人在地上哀嚎翻滚了半天,大概是冷静了下来,鼻青脸肿的妻子第一个爬了起来,对罗尔致歉。
    “非常抱歉,天色太暗,我认错人了……”
    说着,递给罗尔两张纸币,以示歉意,然后就去找医生了。
    罗尔继续闲逛,又正好撞上一伙高利贷在追债,莫名其妙的把他围了起来,逼他还钱。
    罗尔没办法,只能好好和他们讲了讲道理。
    高利贷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认错人了,连忙又赔了他一点钱,再一瘸一拐的找医生去了。
    最后一次就更离谱了,一个小女孩,指着他怀里的锤头鲨布偶哇哇大哭,说那布偶是她的,罗尔是个可耻的小偷。
    义愤填膺的父亲当即找了一群人来追他。
    最后当然还是被罗尔说服,道歉,赔钱,看医生。
    一次、两次,还能说是偶然,可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居然接连发生三次,还全是这种无厘头的理由,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
    “某种古怪的诅咒?”
    罗尔低声嘟囔道,又看了看手中的一小叠钞票。
    居然还赚了?
    但他完全开心不起来,因为诅咒这种事,意味着涉及到了超凡事件。
    他就是一普通村夫,拿什么去和超凡者对抗?
    好在这个诅咒虽然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但威胁并不算太大的样子。
    “关键我也没得罪什么人,为什么会被诅咒?”
    “是那群车匪路霸?不太像……他们要有这本事,该逃跑的就是我了。”
    罗尔自己一番琢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不是超凡者,非常缺乏这方面的知识。
    “明天我也去找医生看看吧。”
    “希望人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