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女儿实在太厉害了 > 15.迟到的新闻
    胖子的提议,让罗尔一时间怦然心动。
    这两年,村子里一直安稳,没再出现过魔物和歹徒,大家的生活也是井井有条,没什么需要他多担心的东西。
    几名年轻人也在他这里学了一招半式,虽然水准连可莉都不如,但暂时保护一下村子肯定也够了。
    女儿走前也留下了那边的地址,方便通信用的。
    自己出去一趟,最多也就两三个月吧,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可是他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父亲要学会放手,不能一直护在怀里。
    而且吧,他已经几十年没离开过这穷乡僻壤了,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山下的约克镇,要是走远了,还真有点社恐。
    “算了,回头再说吧,先把东西分给大家。”
    罗尔从地上站着起来,帮着整理东西。
    理着理着,他突然愣住了。
    一包酵母粉,被一张报纸包裹着,上面的头条正好写着‘纽林省’这个词。
    罗尔连忙把报纸小心翼翼的剥了下来,读起了上面的消息,险些当场就跳了起来。
    头条上写着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
    《惊爆!纽林省惨遭魔物全面入侵,多处城镇遇袭,伤亡数字男人听了会流泪,女人听了会沉默》
    罗尔差点一头就冲下山了。
    还好他还保留了些许理智,看了眼报纸日期。
    一个月多前的……
    搞了半天,是个早就过时的消息。
    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则报道是个不折不扣的标题党,它自己都在后继内容中写到,虽然一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但帝国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迅速调遣了军队和超凡者,目前局势已经趋于稳定。
    现在又过了一个多月,足够平息此次危机了。
    罗尔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的消息实在太闭塞了。
    这个世界普通人的资讯来源,还是报纸、电台、酒馆这三个地方。
    罗尔就没有看报纸的习惯,穿越前就没有,那时候都看手机,穿越后,也没条件。
    自己窝在偏远山村,山下的约克镇,也是帝国最偏远的1024线城镇,报纸经常要迟个十天半月的。
    电台和酒馆更不用说了……
    “这么说,可莉她们的社会实践,是去赈灾和善后啊。”
    “这不挺好的?那孩子从小就很善良,适合做这种事。”
    罗尔和胖子讨论着迟到了一个多月的大新闻。
    “不过,你说会不会有漏网的魔物?会不会伤害到我女儿?”
    罗尔又有些担心的问道。
    胖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个行省那么大,几条漏网之鱼还专门盯着你女儿不成?
    他没好气的说道:
    “你想去就去,干嘛找这些借口?”
    罗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跟着问道:
    “你说的也对……那……我这就走一趟?村子这边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谁还能看得上这穷乡僻壤?”
    罗尔觉得胖子说的很有道理,这便回家收拾东西。
    他先从床下找出女儿留下的奖学金,从里面随便捻出一小叠。
    可他想了想,又放了一半回去,手上只剩下了几张。
    纽林省不算远,走一趟,半个月应该差不多了,路上省吃俭用一些,也花不了多少钱。
    这钱虽然是女儿孝敬自己的,但她以后在帝都定居,要买房啥的开销肯定很大,得帮她把钱存着。
    把钱贴身收好,他又挑了两套安雅送的西装,打包收好。
    自己倒是更习惯穿粗布麻衣,只是这趟可能会遇见女儿的其他同学,是得准备点体面的衣服,不能给女儿丢脸。
    一个简单的行囊收拾好后,他又看了看摆在客厅墙角那面华丽厚重的大盾。
    这一路过去,搞不好会遇见绿林强人,多点防备总是好的。
    于是他又从床下拿出一小叠钞票,抬起大盾,跑去了某个邻居的家里。
    里面一个看起来年纪和他差不多的中年人,正拿着把小木锤,对着个水车叶片敲敲打打。
    没人知道这人的名字,因为他好像是个哑巴,反正从来就没说过话,脸上永远带着一副魔性的笑容,在罗尔看来,颇有几分拳击手教皇的神韵。
    还非常自闭,很不合群,在这里住了快八年,一个朋友都没有。
    罗尔一直叫他‘奇怪村民’
    “上次篝火舞会,你也不来,分钱都少你一份。”
    “不过我一向公平公正公允,也不会忘了你。”
    罗尔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小叠钞票,放在他面前。
    奇怪村民抬起头,冷冷的瞟了他一眼,像是在催促:
    “有话快说!”
    “是这样的,我女儿送了我一面盾牌防身,但是没装握把,说是不知道我的手型,你看看,能不能帮我装一个?”
    罗尔讪笑着问道。
    这人虽然奇怪,但人其实挺好的,很是心灵手巧,有着一门厉害的手艺。
    村里的水车,风车,磨坊都是他帮忙做的;什么东西坏了,找他帮忙也是来者不拒。
    连罗尔那副金属义肢,也是他做的。
    所以别看大家都不怎么和他接触,但在村子里的威望却是一点不低,仅次于罗尔。
    按照村子里最见多识广的胖子推测,这人以前应该是位厉害的工程师,或者炼金术师啥的,后来得了病或是遭了什么打击,变成这幅可怜模样,流落到了村里。
    奇怪村民果然也没拒绝罗尔的请求,把那盾牌拿到面前,端详了一番,还轻轻摸了摸表面那朵蔷薇花纹。
    接着,他扛着盾牌去了里屋,用力关上了门,不让罗尔进来。
    里屋一直传来叮叮当当的脆响,罗尔在外面等了好一阵子,才看见他扛着盾牌出来,腋下还夹着一截崭新的金属义肢。
    “咦?版本又更新了?”
    罗尔好奇的问道。
    怪人也没理他,拿着榔头扳手,叮当两下就把罗尔原来的义肢卸下,换上了新的。
    罗尔试着活动了一下左手,仔细端详了一番这微微泛着银色光芒的新胳膊,点了点头,恭维道:
    “不错,比之前那个版本更灵活更顺手,也更符合人体工学设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