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女儿实在太厉害了 > 11.对练
    可莉一听见‘对练’二字,小脸一下子绷了起来,显得有些紧张。
    她知道自己爸爸是个很认真务实的人,说是对练,那就是认认真真的对练,不是嬉笑打闹,也不是刚才那样的拆招喂招。
    每次对练的时候,爸爸都会变得特别严肃特别凶,让她都有些害怕……
    “开始吧,把我当成真正的敌人,不要留手,全力以赴!”
    罗尔站在百米开外说道。
    只有真正认真的对练,才会起到应有的效果。
    “那……爸爸要小心咯。”
    可莉长长的舒了口气,握着佩剑的左手保持着适中的力度,握在最顺手的位置。
    “不错,选择了这招,很正确的判断,如果只是那些基础技法,是没法威胁到我的。”
    “正好,让我看看你把这招掌握得怎么样。”
    罗尔看了下她的起手式,点评道,又跟着提醒了两句要领:
    “放平心情,集中注意力,身体在松弛与紧张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
    “调整一下站姿和脚步,你这样发力的时候会有些不必要的损耗……”
    可莉点了点头,缓缓闭上双眼。
    远处的管家本来都已经转身离开,又突然停下了脚步,微微回了下头,嘴里低声呢喃道:
    “风变了?”
    “不……不对!这是……威压?!”
    威压是一种另类的力量波动,只有当超凡者积蓄全身力量,发动致命一击时才会形成。
    “可为什么,这股威压会如此清晰?”
    同为传说级强者,管家在全力以赴时当然也会释放出威压,他也见识过不少其他强者的威压。
    可莉的威压并不比他们的更强,但是却更特别。
    特别清晰,也特别明显,简直宛如实质。
    而且其中还暗藏着一股与众不同的独特韵律。
    “以我丰富的阅历和经验,竟然判断不出这是什么样的剑术?等等……”
    “可莉小姐难道打算全力出手?”
    这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晨练的范畴。
    管家的表情顿时又凝重了几分,转身望向了那对父女所在的小树林。
    可莉闭着双眼,微微侧对着罗尔,右手悬在剑柄上,虚握成一只可爱的小拳头,却又单独翘起一根小指。
    接着,她的小指在剑柄上轻轻敲了一下。
    远处的管家顿时感觉到一股更强的威压朝自己迎面扑来,让他的心跳都为之微微一窒。
    可莉的小指接着再剑柄上轻轻敲了第二下。
    从她身上扩散出的威压已经宛如实质,像是挂起了一阵劲风那边,压得周围的草叶树叶纷纷低下了头。
    可直面这股威压的罗尔,却满意的点了点头,简单的称赞道:
    “还不错!”
    可莉的小指第三次扬起,闭着的双眸微微睁开,嘴里轻声说道:
    “它说……可以上了。”
    说罢,她的小指第三次敲在了剑柄上。
    酝酿已久的气势瞬间爆发。
    她脚下的地面浮现出一道道龟裂的痕迹,泥土与杂草被纷纷扬了起来,然后再被吹得四散而飞。
    下一秒,可莉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在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罗尔面前。
    她手中的佩剑直接消失不见了,变成了一道银色的闪光,带着仿佛能斩断天地的气势,划向罗尔握剑的金属义肢。
    罗尔却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得手了?
    可莉心头微微一跳。
    她手中的剑光已经比她的思绪还快,已经刺中了罗尔。
    罗尔的身形微微闪烁了一下,然后消失不见了。
    残像?
    可莉心头一惊,本能的转身回头。
    然后,她看见一尊宛如高山般的父亲,带着排山倒海一样的气势,朝着自己倾轧而来。
    他高得仿佛能连接天地,自己只能在他的阴影笼罩下瑟瑟发抖。
    已经久违的绝望与无力,在她心底回荡着。
    接着,她感觉到后背一阵冰凉,脚下也随之一轻,娇小的身体被罗尔用剑挑着衣服,拎了起来,就像一只被捏住后颈皮的小猫。
    可莉先是丢掉佩剑,张牙舞爪的在半空中挣扎了一会,发现徒劳无功后,小小的鼻子抽了抽,早就蓄势待发的眼泪决堤而出,顺势就哭了起来。
    “呜呜呜!”
    “爸爸臭!爸爸坏!以后再也不和你最最最最好了!”
    心里更是委屈极了,每次对练都是这个结果,练一次,就被吓哭一次。
    可罗尔却没心没肺的笑出了声:
    “哈哈哈,这么可爱的女儿,不欺负一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这也是你这个年纪应该承受的生命之重啊。”
    说着,他把女儿搂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臂弯上,低头蹭了蹭她香香软软的脸蛋,安慰道:
    “好啦好啦,被我欺负一下,也好过以后被其他人欺负吧?”
    可莉气鼓鼓的不理他,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小脸圆圆的,又蹭着罗尔一个不注意,飞快的从臂弯窜到了后背上。
    她小脚缠着罗尔的脖子,双手抱住爸爸的脑袋,嘴里凶巴巴的吼道:
    “哇呜!”
    然后一口咬在罗尔头上。
    “唉哟唉哟,痛死啦痛死啦!宝贝快饶了我吧!”
    罗尔笑着讨饶。
    可莉这才松开口,又有些心疼的替爸爸揉了揉头,再用尖尖的下巴抵着罗尔头顶,摩挲了几下。
    罗尔被她弄得痒痒的,伸手把女儿摘了下来,重新放回臂弯处,帮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又温言细语的说道:
    “其实,你如果不是瞄准我的手,而是胸口的话,效果肯定会好很多。”
    “怕伤着我?”
    可莉嘟着小嘴,点了点头。
    她对这招掌握得并不熟练,理解也很粗浅,远远达不到收放自如的地步,否则之前也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去酝酿起势了。
    离开家乡后,她也没有再用过这招,自然会显得生疏。
    毕竟暂时还没遇见能让她用出这招敌人。
    这招,是家传剑术中的奥义之‘一’。
    名字就叫‘一’
    原本罗尔给这一招起过很多名字,像什么‘幻想大剑·天魔失坠’‘气刃突刺’‘秘剑·闪耀星光’啥的。
    后来年纪大了,觉得太羞耻,又给改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