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玄幻小说 > 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 > 第一五零七章 再见孙尚香 新
    建邺城内,孙权坐立不安。
    江岸上的吕蒙也是度日如年。
    可是他也不敢就这么放云州军过去啊。
    进入长江后,没有多少路程就是建邺了。
    万一云州海船对着建邺城来这么几下,孙权岂不是要完蛋大吉?
    吕蒙多么想跟云州军干一场。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战死疆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但是他不能。
    因为他很清楚云州炮船的威力,江东军这点家当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就算是吕蒙和手下一万水军死战一场,也挡不住云州的海船,顶多给他们添点麻烦而已。
    这点麻烦对人家来说也不叫麻烦。
    吕蒙着急上火,甘宁也有些不耐烦了。
    ”我说姓吕的,你究竟是怎个意思?要打赶紧去准备,我们云州也不欺负你们。要不打的话赶紧让开,我们还有其他的事呢,没时间跟你干耗着。“
    吕蒙脸色一黑,心里那个憋屈,没法提了。
    这还不叫欺负吗?
    有能耐你别用火炮?
    谁怕你谁是孙子。
    可是他又不敢说出口,害怕触怒了云州军。
    ”甘将军少安毋躁。我们已经禀报了主公,相信很快就会传回信来了。“
    吕蒙忍气吞声的陪笑道。
    他倒是能够隐忍。
    什么?
    甘宁恼了:“孙权一天不回信,我们等一天孙权若是一年不回信,我们能等他一年?简直是岂有此理。都督!”
    他抱拳道:“我看也不要等了,干脆杀过去算了,反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万万不可!
    吕蒙心中大急。
    就在这时,一名江东军的将领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
    “都督,都督,主公来信,主公来信!命令我们放开封锁,让友军过去。”
    终于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吕蒙心中这才松了口气。
    他接过信仔细看了几遍,这才抱拳道:“鲁都督,甘将军,吴王有令,让我等放开封锁,放云州友军进入长江。友军若有需求,沿途郡县无不应命。”
    鲁肃和甘宁对望了一眼,笑吟吟的点了点头。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孙权低头了。
    也不由他不低头,这一次,郭嘉把水军的家底都调过来了,尤其是新式海船,整个云州也就只有二十艘而已。
    “放开铁链,打开浮桥,让友军过去。”
    吕蒙急忙下令。
    他害怕晚了的话又会引起云州军的不满了。
    这还差不多!
    甘宁哼了一声,道:“算你们识相,我们走!”
    说着给前方打了个旗语。
    八艘新式海船和十五艘楼船缓缓的进入了长江。其余的的船队留在了入海口,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要知道长江航道狭窄,万一江东军堵住了出口,来个瓮中捉鳖就有些麻烦了。
    所以要留些火力守在这里。
    对付江东的水军,两艘炮船足够了。
    看着云州海军浩浩荡荡的驶进了长江,江东水军心中都有些无语。
    同样是水军,怎么区别这么大呢?
    看看人家云州的水军,尖船利炮,扬眉吐气。
    再看看自己,老船旧器,还得陪着笑脸。
    这活没法干了。
    ……
    且说孙权下来放心后,心中兀自有些不安,当即搬家来到了紫钟山上的行宫,这里就是幽禁孙尚香母子的地方。
    他心中害怕啊。
    毕竟幽禁了孙尚香这么长时间,要说郭嘉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
    万一郭嘉一生气,让船队炮轰建康城岂不是糟糕。
    自吴国太死后,孙尚香母子就一直被孙权幽禁在这里,如今也有些年了。
    这些年,孙权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大王!
    负责守卫孙尚香的将领正是孙权的心腹朱然。
    朱然是孙权幼时的好友兼同窗,同时也是后三国时代的东吴名将。
    孙权对朱然十分的信任,所以把幽禁孙尚香母子的任务交给他,后者也不负众望,一直监视着孙尚香母子。
    不过朱然也是个厚道的人,孙尚香母子虽然被禁足,但是一应供给从来就没有缺过,还请人来行宫教授郭江学习。
    主公!
    见到孙权来了,朱然有些惊讶。
    在他印象中,孙权已经有许久没来行宫了。
    “尚香她们呢?”
    孙权急忙问道。
    “小公子正在听课,郡主在一旁陪着。”
    朱然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
    孙权点了点头,径自走了进去。
    刚刚进入行宫,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朗朗的读书声。
    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门外,爱怜的看着里面的孩子,正是孙尚香。
    被孙权幽禁之后,孙尚香只得把全部的身心放在了儿子身上,让他学文习武。
    好在儿子也十分的争气,学业和武艺都略有所成。
    孙尚香瞧的出神,以至于孙权来到了她的身后都没有察觉。
    尚香!
    孙权咳嗽了一身。
    听到这个声音,孙尚香身子一震,猛然转头。当她看清楚来人后,忽然暴怒。
    “孙权,你这个混蛋,你还有脸来见我!”
    孙尚香咆哮的喊道,大叫着冲了上去。
    这些年,她受了多少委屈。
    如今见到这个罪魁祸首,她又怎能忍得住。
    哎呦!
    孙权原本就有些心虚,见到孙尚香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下意识转身就跑。
    他这个妹妹当年可是个火爆脾气,一言不合说打就打。
    兄弟几个,除了孙策年龄大,其余的哪个没受过这丫头的欺负?
    不得无礼!
    孙权身边的卫士急忙冲了上去。
    滚开!
    孙尚香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这个混蛋。”
    说着跟卫士动起手来。
    虽然过了多年,但一身功夫却没有落下。几名卫士缠斗了许久,都没能奈何得了他。
    来的时候,孙权已经说了,千万不能伤了这个宝贝妹妹,所以这些侍卫也不敢来真的。
    “尚香,你先别激动,听我说。”
    孙权惊魂未定。
    “说你妈个头!”
    孙尚香大骂道:“你还有脸来见我?”
    她一怒之下居然爆了粗口。
    反正这些年,她也没少咒骂孙权。
    再说二人也不是一母所生。
    尚香!
    孙权陪笑道:“都怪哥哥,怪哥哥,这不是事多吗,记性也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你还有脸说!
    孙尚香怒气不减,手上也没闲着,恨不得把这个混蛋撕成碎片。
    可惜她的身手跟这些卫士有些差距,根本就碰不到孙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