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玄幻小说 > 金庸武侠 > 秦梦瑶
    其实鹰飞不是没见过美丽的女人,他玩的女人里,称得上是绝色的也不在少
    数,比如水寒晶
    但眼前这白衣飘飘的丽人却让他的心脏没来由的“砰、砰”狂跳,虽说现在
    的她全无了吗,由于疗伤的特属过程,这第一
    炮非我莫属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虽说这种疗伤香艳之极,但其中却又有极凶险之处,如若让他将采阴补阳之
    术现学现卖,那就后果难料得很了。其实这些鹰飞早已知道,但心中仍然暗暗不
    忿,只有借幻想那清雅若仙的绝色美人儿着一丝不挂的雪白美体在这面黄肌
    瘦的老鬼干瘪的胯下纤腰蠕动、娇啼婉转的异样刺激来稍稍舒缓心中的不忿。
    年怜丹见他脸色稍稍缓和才又道:“虽说待会儿我会在我的命根子上抹一点
    东西,一来催情,二来最主要的还是在给她开苞时尽量避免她的破瓜之痛,以免
    她崩断心脉,但这时还是必须要有你的帮助,为防万一,你需将阳气由上而下维
    续她的心脉以免在我吸出她的阴元前她心脉不继。”
    鹰飞不解地道:“由上而下”
    年怜丹嘿嘿邪笑道:“就是用你的阳物插进这仙子般的美人儿那可爱的小嘴
    里啊只不过你可得将你的精关控制好喽,待我吸出她的阴元之时,你才能及时
    一炮而中,如此一举二得,岂不妙哉”
    鹰飞一听立时呼吸急促,想到那绝色丽人儿一张樱红软嫩的小嘴儿含住自己
    的,清丽难言如仙子般千娇百媚的绝色玉靥在自己胯下秀眉轻拧、娇啼莺莺
    的香艳刺激,立时将自己不能亲自为她破瓜的不快抛到九霄云外了。
    暗暗地观其颜色,年怜丹知他心障已除,也不由得暗松了一口气,方又道:
    “你可别光顾着爽去了,你还得注意我给你的手势,一旦我吸空她的阴元,你可
    得立即从上抽身而退,将阳元毫不停留地注入她的花心,稍有差迟,美人儿可就
    有性命之忧”
    鹰飞好不容易稍稍抑制住满脑海缭绕的绮思,点点头道:“你放心,不会有
    误的”
    年怜丹又道:“在你为她注入阳元时,我会将她的阴元暂时封存于花妃体
    呼吸不畅,口腔还是传来令人难言的羞人刺激。可是
    这些都远远比不上下体传来的深入灵魂的异样快感
    将美丽绝色、清纯可人的处女仙子那纤秀雪白的修长用力大大分开,年
    怜丹也被眼前的美景震憾得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淡黑柔卷的纤纤阴毛下微凸隆起的诱人,柔软无比的下、雪白晶莹
    的滑嫩胯骨间一条柔柔紧闭的嫣红玉沟,那色泽红嫩无比的柔软旁寸草不
    生,更衬托出那诱人玉溪的娇滑稚嫩
    就连羞怯微皱的菊门也是那样的娇嫩红润不染一丝浊气,也不知是因为花萼
    二妃刚为其精心洗浴过呢还是这天香国色的绝色仙子本就与一般美女不同
    年怜丹看得口干舌燥,他紧张而小心地用手指轻轻拨开那含羞紧闭、玉润嫣
    红的娇嫩花唇
    入目的那一抹鲜红嫩滑是那样的娇艳欲滴
    他又用指尖轻轻地剥开仙子上端那娇软万分的稚嫩包皮
    但见一粒艳光四射、玲珑妩媚的稚嫩“花蒂”含羞娇挺
    年怜丹再已压抑不住,一低头就含住美貌绝色、清纯可人的处女仙子那娇羞
    怯怯的稚嫩阴蒂舔动起来
    随着他舌尖的舔动吮吸,年怜丹兴奋地感觉到身下美丽动人的绝色仙子不住
    地娇躯轻颤,被迫分开的一双修长优美的娇滑也不由自主地将他的头紧紧地
    夹在胯间
    强猛至极的酥麻快感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本就已落在下风的理智与羞耻扫荡得
    所剩无几,就如人体任一部位感到麻痒,都会本能地用手去搔挠一样,冰清玉洁
    的圣洁仙子竟也不自觉地纤腰柔举、雪臀轻抬,本能地想令那酸痒至极的所在被
    他更有力地触及
    美丽动人的绝色尤物对他淫邪挑逗的本能反应更令年怜丹兴奋地用舌尖在清
    纯仙子那万分稚嫩、娇羞怯怯的阴蒂上轻舔柔吮,每一次轻微的舔动吮吸无不换
    来处女仙子纤腰雪臀难耐的蠕动
    年怜丹又用手指轻轻拨开仙子那光洁玉润的中部,一个比针眼大不了多
    少的嫣红小孔含羞袒露
    那无比玉润嫣红的稚嫩小孔细得象一只尾指都不能通过,这令年怜丹更是暗
    暗告诫自己,一定要耐心,如不好生怜香惜玉,如此尤物必定香消玉殒。
    年怜丹小心翼翼地用小手指极轻极柔地插入仙子那神秘圣洁的桃源花径,甫
    一插入,那无比嫣红玉润的小肉孔边沿柔薄得近乎透明的嫩滑媚肉就将小指紧紧
    含住
    他小指微勾,轻轻地触摸着仙子神秘幽暗的腔久历肉
    阵,再加上在一旁看了肉戏这样久早已淫思连连,待得起时年怜丹手忙脚乱地
    “吐”了就跑,更是火上加油,但见鹰飞挺着半软不硬的黝黑巨物来到面前,毕
    竟处子破瓜到现在还从未接触另外的男性,花妃也不由得娇靥羞红,更添丽色。
    鹰飞将紧顶在花妃鲜艳娇柔的红唇上一阵揉动,早就知情识趣的她不得
    不羞羞答答地珠唇轻启、贝齿暗分,将“它”轻轻含住
    初时还羞赧万分不肯舔动,待得鹰飞俯首在她湿润的胯间狂舔狠吮,也
    就只好沉沦欲海了。
    两个多时辰过去了,年怜丹才回气收功,此时仙子的心脉已回复得七七八
    八,而鹰飞却已在花妃身上又泄了两、三次,幸好他还记得不能让花妃泄出阴
    精,也不能将阳精射入花妃子宫,所以他只好在花妃一双娇美的间、檀口内
    甚至谷道里发泄。
    年怜丹将仙子娇柔无骨、美丽的雪白玉体重又放好,起身挺着未泄的阳
    物又插入花妃的,运起吸字诀,将花妃子宫内仙子的阴元重又吸出。
    没了诸多顾忌,鹰飞迫不及待地将再次回复雄风的狠狠插入花妃紧窄的
    深处起来。在半空中吊了老半天,好不容易盼来真个,花妃不由得
    娇靥羞红着热烈迎合,二人旁若无人地疯狂交媾起来
    而憋了老久的年怜丹也忍得辛苦,他再次回到一丝不挂的绝色仙子身旁,分
    开仙子优美的雪白,挺腰将粗大的阳物插入仙子仍淫滑湿濡的花径,龟
    头马眼堵在仙子的子宫口上,将阴元回哺
    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块朵颐了,年怜丹也不由得心神暗凛,千辛万苦地忍了
    这样久,可不想见花就谢
    年怜丹俯身张嘴含住仙子美丽娇挺的椒乳上那粒娇艳欲滴、嫣红稚嫩的可爱
    舔擦吮吸,一手抚握住另一只娇软丰盈地雪白揉捏挤压,并不时地抚弄
    撩逗着那同样嫣红可爱的稚嫩,而另一只手则紧紧搂住秦梦瑶盈盈仅堪一握
    的如织纤腰用力向上提起,使仙子平滑的小腹和胯部更紧密地与自己楔合,下身
    阳物则开始在清纯绝色的美丽仙子天生细小紧窄无比的娇嫩中不停地挺动抽
    插
    这样子的多点猛攻,别说是花蕊初破的清纯仙子,就是成熟少妇怕也禁受不
    住,秦梦瑶心脉初续,定力未复,更是不堪刺激,初尝个中妙味的美丽仙子又不
    由得丽靥晕红、既羞且怯地沉沦欲海
    粗大梆硬的撑开层层叠叠的膣壁嫩肉直捣黄龙,次次都直抵美丽仙子幽
    深的尽头,硕大滚烫的重重地撞击着仙子含羞娇绽的稚嫩“花芯”
    强烈的快感令仙子一双雪藕般洁白的玉臂无所适从,就象欲海沉沦中想要抓
    住什么救命的浮木,当他的深深插入她的底部时,似怕那粗长更深
    地进入她体内,一双白皙纤嫩的可爱小手慌乱地娇羞撑拒在他肩膀上,而粗硕的
    棒身与她内娇嫩敏感的粘膜膣肉的强烈摩擦挤刮更令她雪白秀美的纤纤
    十指紧紧抓进他的肩肉里
    而樱唇瑶鼻里怎也抑不住的连连娇啼轻哼更令美貌绝色、清纯可人的圣洁仙
    子丽靥晕红,芳心娇羞万分
    “嗯嗯、嗯唔、嗯嗯哎
    唔嗯、嗯”
    宽阔的大床上两对精光的男女疯狂交媾着,而最令人骇异的莫过于
    那圣洁仙子般国色天香的绝色丽人正被一个白发苍苍、干瘪黄瘦的老头子奸淫蹂
    躏得欲仙欲死、羞羞答答地娇啼婉转
    粗硬硕长的在仙子嫩滑淫腻的幽深内疯狂地抽动插入,虽然已使用
    了平时能连御十女的药量,但也禁不住胯下媚骨天生的绝色仙子膣壁内那层
    层叠叠的粘膜嫩肉火热的夹紧
    辛苦地憋了老半天,年怜丹也不愿再忍,他再一次狠命地将粗长梆硬的
    直插入仙子狭窄的最深处,硕大的撑挤开仙子娇嫩滑软的子宫口,将浓
    浊黄稠的阳精老窖直射入仙子深遽的子宫内
    “啊”
    早已沉入欲海深渊中的美丽仙子被他滚烫的阳精一激,立时娇啼出声,一丝
    不挂的玉体痉挛绷紧,一双优美修长的雪白攸地在他臀后盘起,将他紧紧夹
    在胯间,花径中滚滚阴精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