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玄幻小说 > 金庸武侠 > 天龙
    第一章幽幽石室
    段誉和钟灵惶惶恐恐的从神农帮逃了出来,两人加速朝着万劫谷跑去。段誉不会武功,便不如钟灵身姿那么轻盈,自己更免不了脚下磕磕绊绊。钟灵回头借着皎洁的月光一看,不禁「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娇小白皙的柔夷伸过来拉住段誉的手,低声道:“看你那慌张的样子,过了前面那座山,就到万絶谷了。”
    段誉被那只柔滑细腻的小手拉着,鼻子中闻着身边少女特有的体香,不禁心中一阵激荡。二人离万絶谷越来越近,只见黑漆漆的山腰处微微有灯光出现。
    段誉不禁问道:“钟姑娘,是不是快到了”钟灵回过头轻轻摆手,低声道:“小声些,那是我木姐姐练功的石屋,她可是凶的紧那,她好像很讨厌男人的,我们悄悄过去看看吧。”
    段誉嘴中一阵嘀咕:“女孩子凶的紧,那不就是母夜叉么,有什么好看的。”钟灵瞪了他一眼道:“木姐姐可是天下少有的美人儿,你又哪里知道了。不信,咱们就去看看,只不过你可不要出声,小心她发现了。”段誉点点头,跟着钟灵向石屋轻轻走去。
    两个人悄悄的来到石屋跟前,只见这个两丈见方的石屋都是用整条的青石搭建而成。前面的石门窄窄的,还有一个不足一尺见方的小窗户,那窗户也只是几片木板遮挡着,两人轻轻的挨近石窗,顺着木板的缝隙向里面看去。这一看,只看的两人双目圆睁,面红耳赤。
    只见石屋之中一盏松油灯下,一个长发女子身着一袭薄薄透明的黑纱裙,此女面如新月清晖,一张秀脸清丽绝伦,只是过于苍白,两片薄薄的嘴唇,也是血色极淡。让人看了只觉得此女楚楚可怜,娇柔婉转。
    更为让人眼热的是,在那一袭黑色透明的长裙之下,这个美丽的让人心碎的女子竟是浑身,那薄薄的黑纱质地更映衬的她雪白的肌肤。
    段誉只看的心惊肉跳,只觉得浑身热学上涌,自己那身下之物更是开始蠢蠢欲动。
    那清丽女子走到石屋角落的一条石柱前,段誉只见那石柱通体黑漆漆的,石柱顶端有一粗大的铁环,上面系着一条皮索。在石柱的中段竟然斜差差的伸出一条近乎尺长,十分粗壮的,宛如男人性器模样的白色物事。看那质地晶莹剔透,通体温润洁白好似玉石一般。
    那女子走到近前,宽大柔软的衣袖缓缓抬起,一条雪白似藕的胳膊伸出,将自己那透明的黑色纱裙左右一分,只见她那晶莹雪嫩的酮体显露出来。
    只见她雪白圆滑的香肩下,两处丰满乳丘滴圆凸起,酥乳正中安嵌着粉红娇丽的,再往下平滑结实的小腹下,稀稀落落的松散着殷殷芳草。
    芳草萋萋中那条粉红肉沟隐隐可见,两条修长的肌肤闪烁着绒缎一般光亮。段誉只看的心潮翻涌,他极力的屏住呼吸。继续看下去。
    此时这黑衣女子一手伸出揪住铁环上的皮索,柔软的盈盈纤腰轻轻后倒,她那一条美丽修长的粉腿抬起,用圆润的小腿肚勾盘住石柱柱身,另一条足尖微微掂起,她的另一只手攥住那根好似男人粗大的般的石笋。
    她那高翘结实的下压,那根石笋便缓缓插入她粉红娇嫩的肉沟之中。
    不一会,那根近尺长的石笋已然全部插入她那隐秘之处。这靓丽女子此时的雪白的有些冰冷的面颊上开始泛起翩翩潮红,她那薄薄的樱唇中迸发出颤巍巍的一声呻吟。看到此处,端誉早已是欲火高涨,他裆中的物什业已粗壮异常,坚如磐石。
    他的将他的裤裆顶起老高,钟灵虽说对男女之事只是半知半解,但看见如此春景,耳中又听得木婉青那泌人心魄的轻轻呻吟,她也不禁娇体燥热,气息加快。正在难耐之时,钟灵只觉得身后一件的物什顶在自己的臀部,一股热气喷在自己的脖项之上。
    原来段誉此时真的是欲壑难填,他不自禁的向钟灵身上靠了过去,自己那高举坚硬的裆中之物紧紧贴在钟灵那高高翘起的浑圆的臀部上,虽说是两人下肢隔着衣裙,但还是能感觉到钟灵那高翘的臀瓣结实而富有弹性。
    钟灵此时害怕屋中的木婉青察觉,她还不敢回身斥责段誉,只好将自己纤腰收紧,臀部向前靠了靠。
    却不成想,段誉好似如影随形般的身体前倾,而且他的两条腿左右夹住自己的双腿,这一下,两人的下肢结结实实的紧贴在一起了。
    钟灵被臀后的硬物顶摩的浑身酥痒,她那娇美俏脸也已罩上一层红霞,她不得已身体尽量贴在石屋的墙壁上,但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段誉的坚硬身体。
    石屋之的温情柔和,在虚竹听来真是如莺啼燕语,甜美动人。他不禁浑身热血冲动,脸上也泛起红潮。
    刀白凤见他春情冲动,腰身部位的僧袍撑起的更高,心中更是鄙夷道:哼。这个世界上当真有什么好男人,连这和尚也如此贪恋女色。但她美艳绝伦的俏脸上却更加春情四溢,眼波流离。她莲步缓缓的走到虚竹身后,一双白嫩、柔弱无骨的纤纤素手按在虚竹的肩膀上。
    虚竹浑身一震,心脏也仿佛被重物击打了一般,他穴道被点,头不能动,只好斜眼死死盯住自己脖颈边上的好似葱管般晶莹剔透的手指,他恨不得想立时将那美丽洁白、仿佛玉石雕成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嘴边亲吻一番。
    刀白凤的一双手渐渐竟然滑动到虚竹的脸庞上,那滑如凝脂、清香悠然的手指轻轻的在虚竹宽大的下巴上缓缓游走着,虚竹气血狂涌,不禁气息渐粗,光光的头上也渗出细细的汗珠,他语无伦次道:“王妃你你这是做什么”
    虚竹只觉得眼前青影一闪,刀白凤右手勾搭在他的脖颈上,纤秀轻盈的酮体已然横坐在他的腰间,正眉眼含春,唇角带笑的望着他。虚竹与刀白凤的杏眼波光刚一对视,吓得立时闭上眼睛。“怎么虚竹小师傅,你不愿意看我么”
    两个人的脸间隔不足一尺,刀白凤口气如兰似麝吹到虚竹脸上,那火热柔软的酮体压座在他气血翻滚的小腹上,虚竹不禁暗暗叫苦,自己那命根肉柱已是暴涨欲裂了。
    刀白凤坐在虚竹的腰间,也感受到他那腰腹下高高隆起的地方带来的热度与震撼。那高耸坚硬之物正好紧紧贴在自己的大腿边缘,热力四射的微微抖动着。她的芳心也不禁一颤:这小和尚的性器竟发育的如此粗大,可谓是男人中的极品了。
    心念所致,刀白凤粉嫩娇媚的俏脸压过,竟紧紧贴在虚竹汗浸粗糙的脸上轻轻揉动,她那娇美芬芳的一双薄薄嘴唇印在虚竹肥厚的鼻子上缓缓蠕动,从她那皓齿红唇间传出甜腻心动的语音:“虚竹小师傅,你不是很喜欢我么,为什么不想看我,难道你讨厌我这个老女人么”
    虚竹胸腹中气血激荡,早已是汗流浃背了,他感受着刀白凤那光洁滑腻无比的脸颊在自己的脸上搓摩,鼻中闻着从她樱唇中散发出的甜美清香,当听得刀白凤最后几句满含幽怨哀嗔言语,他再也忍不住,睁开双眼气息粗喘道:“没没有小僧那里敢讨厌轻视王妃。你你”
    刀白凤听得他口气急急的回答,知道此人倒是真心爱慕自己,她环抱着虚竹脖颈的手臂不禁紧了紧,她洁白整齐的贝齿轻轻咬住虚竹肥厚的下嘴唇,娇媚动人的应道:“我是不是很老已经没有人会喜欢一个老女人了”
    虚竹气喘如牛的回应道:“怎么会是老女人呢王妃乃是金枝玉叶,是是活菩萨矣”虚竹语毕,顿感肋下一酸,原来刀白凤已经解开他的穴道。
    刀白凤听得虚竹由衷赞叹自己,芳心也是甚喜,她索性解开虚竹的穴道,她的薄薄的、柔软湿润的香唇包裹住虚竹醇厚的下唇轻轻嘬吮起来,口中含糊不清的腻声道:“想不到你这小和尚也是这般的油嘴滑舌我年纪都快四十了,还不老么”
    虚竹此时双手能动,那刚才压抑许久的终于可以释放,他双手如抱着宝贝一般,缓缓托起刀白凤那滑腻之极,如梨花绽放的脸颊,口中颤抖的说道:“王妃金贵圣体小僧怎敢乱语”
    他凑过嘴唇,有些笨拙而用力的亲吻着刀白凤娇艳白皙的面颊,他还伸出自己宽厚的舌头起刀白凤那圆润、香滑的下巴来。
    刀白凤轻盈而纤秀的酮体软软的靠在虚竹的怀中,她毕竟不是真心与虚竹亲热,对于虚竹那笨拙带有粗暴的亲吻心中更是有些抵触,想不到自己以王妃这等高贵之躯,竟让这小和尚肆意轻薄,不过要报复镇南王的想法让她顺从的忍受了。
    她的左手下垂,贴着自己大腿一下攥住虚竹那僧袍高高撑起的地方,她与虚竹两人心中具是一震,刀白凤芳心一颤,心想自己的手掌对那东西只能将将一握,那雄伟肉柱竟比常人粗大许多。
    虚竹也是心胸狂颤,自己那命根子被王妃纤纤素指攥握,也不禁腰腹颤抖起来。刀白凤手指游动,隔着粗布僧袍捏揉着虚竹粗壮的,不禁也是春情荡漾,她红唇中发出勾人心魄的一声娇哼。
    “嘤”的一声薄薄的双唇开启,吻住虚竹那张忙碌的嘴,虚竹大胆的将自己舌头送进那张香腻滑润的小嘴中搅动着,他的双手也按捺不住紧紧抱住王妃纤细柔软好似杨柳般的腰肢搓揉起来。
    刀白凤左手放开虚竹肉柱,葱指轻轻挥洒,已然解开自己道袍衣结,将宽大领口向下分开,自己那饱满高耸的酥乳便露出了大半,她抓住虚竹在她腰间摩搓的大手,一下子按在自己起伏跳动的乳峰上面。
    虚竹第一次如此这般亲近女人,只觉得自己手掌下,王妃的浑圆饱满,入手肌肤滑嫩之极,那高耸乳峰上的尖尖业已变得有些硬度,并且随着她胸膛的起伏微微颤栗。
    他忍不住粗大的手掌用力抓握住那结实滑嫩的酥乳发力搓揉起来。“啊”刀白凤不禁被虚竹这番粗暴的动作弄得娇声呻吟,她柔夷抓住虚竹的手背,娇滴滴的低声嗔怪道:“小和尚不要那么色急温柔些不好么”
    虚竹正要开口说话,忽然闻得木屋外远远的有人呼唤。“母亲母亲您在哪里啊”“王妃殿下王妃殿下”原来是段誉和王府的护卫,他们见虚竹追去后久久没有回音,不禁自己找了出来。
    虚竹慌忙道:“这这便如何是好”刀白凤此时渐浓,自己那久未逢甘雨之地现在已经是潮湿一片了。她低声道:“我们走不见他们”
    虚竹环顾左右,焦急道:“这里哪有出路啊”刀白凤却是不急不忙,伸出滑腻的手掌轻轻摸抚着虚竹的脸庞,口中仍是醉人心智的腻声道:“傻瓜小和尚,抱我起来,我自有办法的。”
    虚竹言听计从的慌忙将刀白凤抱起,刀白凤纤指一扫,指向一边墙壁的木龛道:“去那里”虚竹抱着王妃快步走到木龛前,只见刀白凤伸手在太上老君的木制雕像身后一阵摸索。
    “嘎拉”声响,只见脚下开启一个大洞,还有无数石阶弯曲而下,刀白凤低声道:“我们下去吧。”就在此时,段誉等人已近在木屋之外,口中仍是不停呼唤。
    虚竹赶忙抱着王妃顺着石阶走下去,只见刀白凤手掌轻挥,在边上石壁一扭,“嘎拉”一下,头顶的地板又恢复原状。外面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黑暗中,只听得“嗤”的一声,刀白凤已然打着火折,借着微光虚竹继续顺着石阶向下走去,只见石阶忽左忽右的转来转去,走得半盏茶来到一扇宽大石门前,刀白凤伸手在石壁上一转,石门“嘎嘎”打开,走进门去,里面豁然开朗,隐隐还听得有水声。
    刀白凤手掌向前一挥,手中的火折飞了出去,虚竹只觉得眼前一亮,那火折已经点着了几只巨大蜡烛,瞬间,石洞中光照四壁。
    刀白凤凤首依附在虚竹肩膀上,吐气如兰的柔声道:“小和尚,这里再没人来了,我这里地下藏身之所,就是我那负心人也不知道”
    说到此处,她心中又不禁有些苦涩。虚竹四下张望,只见这个石洞半天然,半由人工凿制而成,宽敞巨大的厅堂是隔着衣衫,还是能感觉到王语嫣那火热醇香的,虚竹不禁浑身一热,他双手有些颤微微的向后环抱住王语嫣纤长滑软的酥腿,胸腹间忍不住热血翻涌。
    王语嫣软软的依靠在虚竹的背上,看清方向对虚竹道:“虚竹师傅,我们先向东去,再向南走,这样可以迷惑那些武士。”虚竹忙点头称是,定住心神向林子的东面跑去。
    两人在林中前行约小半个时辰,虚竹只感觉到王语嫣的身体越来越火烫,她的呼吸也越发急促。他忙问道:“王姑娘,你身体怎么样”王语嫣娇喘道:“我浑身酸软无力我们找个地方歇息一下。”
    虚竹加快脚步,眼见走到林子边缘,只见远处有几座高大的农家谷仓,心中一喜,赶忙跑了过去。
    来到其中一座谷仓前,虚竹推门进去,只见谷仓内空无一人,高高的谷仓上面还有一层,中间有木梯相连。虚竹小心的爬上木梯,见得二层到还干净,只有一些干草,靠近仓壁还有一个小窗户,他轻轻将王语嫣放在草垛上,自己把木梯拉到上面来,这时只听到外面雷声阵阵,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虚竹坐在王语嫣身边,但见她俏丽美艳的脸颊上红晕一片,忙问到:“王姑娘,现在感觉好些么”王语嫣娇声切切的道:“我我是中了西夏的悲酥清风散”虚竹一听询问道:“那是什么”
    王语嫣羞怯道:“是是一种淫亵的迷药,中者如果没有解药,就要在三个时辰之内与与人交媾才能解毒”说到此时,她的声音低得好似蚊吟一般。
    虚竹听得目瞪口呆,心中慌乱,暗道:“这个时候去哪里弄得解药,王姑娘身边就自己一个男人,难不成要自己与她”他不禁抬眼向王语嫣看去,只见她虽和她的母亲王夫人一样的天香国色,美的令人心颤,但较比起王夫人又添一分青春娇丽。
    王语嫣见虚竹呆呆看着自己,不禁心中一羞,心中暗想:“自己虽说心爱着表哥,可是此时自己命悬一线,但是要与眼前这个和尚交合自己以后还怎么嫁给表哥呢”
    想到此处,不禁心中悲切,明亮的秀眸中滴下泪来。虚竹看到王语嫣梨花带泪的绝色脸颊,胸中一阵火热,他口中颤微微的道:“王王姑娘,你”
    他体内热血翻涌,忍不住一把将王语嫣纤弱的搂在怀中,王语嫣先是一惊,紧接着娇羞不己,她感到虚竹身上的男人热度,自己身上的情毒也被激发的更加猛烈。
    谷仓之外响起沉闷的雷声,雨点“哗哗”如瓢泼一般泻下。虚竹怀抱王语嫣娇弱火热的,口中轻轻道:“姑娘莫怪,这里只有小僧可以为姑娘解毒这件事只有你我知晓,小僧会保姑娘一生清白”
    王语嫣此时更是浑身酸软乏力,她想说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只有娇羞的将头颈埋在虚竹的胸口。虚竹看着她雪白鲜嫩的脖颈,闻着她身上散发的阵阵醉人香气,忍不住凑过双唇亲吻着那细嫩香滑的肌肤。
    王语嫣被这一下弄得娇躯一颤,她更觉浑身燥热麻痒之极。虚竹见她并没有反对,心中暗道:“三弟对不住了,二哥我只是为王姑娘解毒”他伸手解开王语嫣衣裙的腰间束带,经过与段誉母亲刀白凤、王夫人的数次交合行欢,虚竹早已没有初次与女人亲热的生疏和胆怯。
    谷仓外雷雨交加,谷仓的二层上确是春意盎然,王语嫣衣裙尽褪,那香滑鲜嫩的一展无遗。虚竹看着眼前这皎洁如月,麝香四溢的少女身体,不禁激荡,心跳加快,他那粗大的阳物业已昂首挺信的笔直竖了起来。
    他紧紧怀抱着王语嫣柔软纤细的腰枝,手指不停的抚摸着她娇嫩滑腻的白皙肌肤,他有些动情的亲吻着她曲线优美的脖颈和那圆润似玉的肩膀。
    王语嫣洁白的身体依偎在虚竹火热的胸口前,她被虚竹亲吻的周身火烫,阵阵热流在她体内激荡的涌动,她鲜红香嫩的樱唇中不禁发出醉人的呻吟。
    虚竹那双厚实的嘴唇滑动到王语嫣娇嫩花苞般的酥乳上,伸出他湿腻的舌头轻柔的舔弄着整只,他本是环抱在王语嫣纤细的腰枝上的手上抬,穿过她的腋下,粗长的手指一把包住她胸前另一只搓动捏揉着。
    他的另只手则顺着王语嫣光滑修长的双腿游动而上,他的手指来到王语嫣小腹下那片少女的桃源圣地,那饱满凸起的上光嫩而柔软,王语嫣羞怯的“嘤咛”一声,她洁白剔透的手指无力的按在虚竹进犯的手上。
    她那双滑嫩修长的酥腿也下意识的紧紧并拢。虚竹醇厚的嘴唇轻柔的在王语嫣娇嫩滑腻的脸颊上缓缓游动,口中喃喃低语:“姑娘的身体好香”王语嫣此时渐浓,那股体内的热流攒动的更加汹涌,小腹下更是麻痒难当。
    而虚竹的大手分开她滑腻的酥腿,厚墩墩的肉掌压在她湿滑柔嫩的上上下搓弄起来。
    王语嫣薄薄的红唇中倾吐出娇媚的呻吟,她忍不住皓臂弯伸,勾搂住虚竹宽厚的肩膀急促的娇喘着。虚竹看着她娇艳之极的容貌,鼻中闻着那樱桃红唇中散发的清香,那里还把持的住,他有些粗暴的将自己的嘴唇紧紧压在王语嫣娇嫩的樱唇上。
    王语嫣只觉得虚竹口中一条宽厚的肉舌冲进自己的口腔,她的神志早被那激荡的所填满,她口中忍不住发出“喔咽”的轻哼呻吟,自己鲜嫩柔软的香舌勾卷着虚竹的舌头,两人的唇舌饥渴的纠缠在一起,相互缠绵吸吮着。
    虚竹粗硬的手指拨开王语嫣湿腻润滑的,顺着那下微微张开的桃源洞口伸了进去。“哦啊”
    王语嫣被他手指的插入弄的一颤,她抱着虚竹脖颈肩膀的手臂不禁搂的更紧,虚竹感到自己的手指被王语嫣湿滑温暖的肉穴紧紧包围着,他缓缓将自己的手指在肉穴中滑动起来,他的另一只手也更加用力的捏揉搓摩着王语嫣胸前那耸立凸起的。
    王语嫣高挺的琼鼻中发出腻人的哼喘,她柔软喷香的嘴唇胡乱的印在虚竹的脸颊上,虚竹插在她肉穴中的手指浸满了浓浓的她兴奋的体液,虚竹此时也是神情激荡,自己跨下那根更是变得的粗大无比。
    虚竹将手指从王语嫣那的中抽出,只见自己的中指上汁水淋淋,他提起手指放进自己的口中吸吮着,只觉得腥咸中带着悠悠清香,真好似琼浆玉露一般醉人心智。
    王语嫣但觉虚竹将手指从自己的身体内抽走,立时觉得下身空荡荡的,麻痒之情更甚。她扭动着纤细的腰枝,盈盈檀口在虚竹耳边吐气如兰的哼喘道:“好好哥哥快给给奴家吧”
    虚竹听的这娇滴滴缠绵之语,心中欲炎更是大增,他身体后移,双手放开王语嫣那姣美鲜嫩的,上身靠在墙壁上,双手正欲解去腰间裤带。
    王语嫣此时身体如影随形的贴过来,只见她美貌娇艳的粉脸上,双眸春情似水,薄薄的樱唇更是娇艳欲滴,她伸出白嫩的双手,十根好似葱管般晶莹如玉的手指拉扯着虚竹的裤带,红唇皓齿间发出腻人淫荡的声音:“啊让奴家来”
    王语嫣葱指翻飞,瞬时解开虚竹僧裤的腰袋,她麻利的将那长裤拉褪到虚竹的膝下。只见虚竹那根黑黝黝分外粗大的笔直的高高竖起,她凤首低晗,张开自己的檀口含住那上端园硕的,大口大口的吸吮起来,那粗长的只被她送入口中小半根,已然胀鼓鼓的充满她的口腔,王语嫣那条湿润香滑的舌头更是游动擦卷着那颗饱满硕大的。
    虚竹的被王语嫣的温软香嫩的小嘴紧紧包裹着,虚竹只觉得自己的在急速的充血,那份胀鼓欲裂的感受令他欲火难耐。
    他粗喘一声,双手扶起王语嫣柔弱圆润的肩膀,身形翻转将王语嫣纤秀白嫩的压在身下,两人的嘴唇再次纠缠一处,虚竹一手捏住自己硕大粗壮的,送至王语嫣柔软凸起的上微微绽放的桃源洞口的上面。
    王语嫣雪白修长的双腿分别圈勾住虚竹结实的大腿上,她的一双皓臂紧紧搂住虚竹的腰间,她那柔软圆润的雪白丰臀高高抬起,将自己的下身迎向虚竹的,温软喷香的檀口中哼唧呻吟着:“奴家那里好痒,啊好哥哥快给了奴家吧哦”
    虚竹腰臀前送,他那粗壮硕大的直挺挺的插进王语嫣紧窄的肉穴中,那颗硕大浑圆的的进入,瞬时激起那桃源中滑腻的汁水,他的手臂顺势环抱住王语嫣向上弓起耸挺的柔软纤细的蛮腰。
    随着那根黑通通坚硬粗长的插入自己的身体,王语嫣感觉自己的肉穴被填塞的满满的,她檀口中兴奋而满足的“哦”的一声轻声娇唤。
    虚竹一手托住她柔软光滑的纤腰,腰腹继续前顶,“扑哧”一声水响,他粗长伟岸的立时全部淹没在王语嫣火热湿滑的中了。王语嫣被这结实的一顶弄得轻颤,随着自己呢喃腻人的呻吟声,她拧动腰挎,媚眼如斯的向上耸抬着圆润的肉臀,伴着虚竹的抽送不断迎合着。
    虚竹低下头,张嘴含住王语嫣雪白的胸前那颤动的圆润柔软的乳峰不停的嘬吮着,他口中的舌头用力的挤压揉动着那酥乳上花蕾般娇嫩耸立的,他腰臀也开始更为发力的不断前送,那根粗壮硕长的便在王语嫣滑腻的中不停的出入起来。
    王语嫣一双皓臂紧紧搂抱着虚竹的头颈,柔软的腰臀配合着虚竹的挺送,檀口中更是甜腻腻的哼喘着、呻吟着:“哦哦啊嗯好哥哥快用力啊噢哦嗯”
    两人下体激烈的冲撞纠缠着,肌肤相碰不时发出“啪啪”脆响,虚竹那根巨大粗壮的有力的出没在王语嫣娇嫩水滑的中,也是不时发出“呲呲扑哧”的水声。
    虚竹的每每结实的插入王语嫣的体内,那青筋暴起的粗大身躯都会强力的摩擦着王语嫣娇嫩的,都要填满她湿滑火热的,那前端圆硕巨大的都会有力挤压顶触到她劲头凸起的子宫颈口。
    那下端突起的棱角也不停的揉摩搓挤着她四壁柔软光嫩的息肉,这位美艳的花季少女还是头一次有如此的冲击,那里还能矜持的住,从她口中不时发出诱人甜腻的呻吟。
    “哦啊好哥哥你顶的奴家好舒服,啊啊嗯”两人的激烈摩擦,那股说不出的快感强劲的吞噬着交欢男女的神经。
    王语嫣那桃源深处更渗出大量,虚竹那根粗长的更是被擦洗的分外油亮,随着那飞快而有力的抽送,斑斑点点的白色粘滑体液不断从王语嫣的中带出迸发飞溅,两人的大腿上纷纷被粘上滑腻腻的汁液。
    谷仓外面乌云密布,天色昏暗,整个天地都被白亮亮的雨帘覆盖着。宽大高耸的谷仓内回响着雨水交欢的淫声浪语,虚竹黝黑结实的身躯在王语嫣雪嫩纤秀的上激烈的蠕动着,两人火热的双唇紧紧相贴。
    王语嫣香醇滑腻的舌头被虚竹含在口中重重吸吮着,王语嫣一条光鲜滑软的酥腿被高高架在虚竹的肩膀上,虚竹的一只手肆意的在那白嫩香滑的上游走,他的另一只手则用力搓揉着王语嫣耸挺圆润的乳峰。
    王语嫣双臂紧紧环绕在虚竹的脖茎上,她整个纤细的蛮腰高高抬起,伴随着虚竹腰臀的耸动,她娇嫩滑腻的吞吐着虚竹硕大的。
    王语嫣的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儿,她的纤腰美臀更加急速的向上耸挺,她那本已紧窄的肉穴开始阵阵强力的收缩,她深处那娇嫩的子宫也开始不住的颤动涨缩着,王语嫣只觉得下体一股汹涌的热浪狂射而出。
    伴随着兴奋的抽搐,从她鲜嫩的子宫口中迸射出一股股的粘稠体液,这辣的体液直浇灌在虚竹浑圆硕大的上面。“啊啊哦噢啊噢”这种莫名而巨大的快感直令王语嫣放声淫浪的欢叫起来。
    虚竹眼见王语嫣已至,他的粗硬至极的的更为猛烈有力,随着王语嫣湿润滑腻的阵阵收紧夹裹着自己的,再加上她兴奋的火烫体液猛的浇在自己的上,这份快感令他腰间酸软。
    自己粗大暴硬的在王语嫣柔软壁肉的挤压下,忍不住一阵颤栗,一股浓浓粘稠的精液激射而出,瞬间狂泻在王语嫣鲜嫩的子宫上面。
    两人激烈的肉搏停歇下来,王语嫣娇美俏丽的脸颊上的红晕渐渐退去,她雪白的酥胸激烈的阵阵起伏着,虚竹在一边调息着自己刚刚激荡的心绪,那份泻精之后的快感让他仰躺在松软的草堆上闭目歇息,外面的疾风骤雨也比刚才减势不小。
    阵阵带着泥水的清香的清风从身边的小窗户吹进来,令人清醒了不少。
    虚竹转头望向王语嫣,正好王语嫣也在侧头看向他,四目双交两人顿觉羞怯,虚竹关心的问道:“姑娘可是好些了”王语嫣扭过头娇羞的低声应道:“多谢虚竹师傅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已回报”
    虚竹刚要回答,只听得窗外雨中远远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二人心中不禁同时一惊,王语嫣更是惊吓的一下趴伏到虚竹的怀中。
    虚竹赶忙用手轻轻拍动王语嫣那光滑如水的圆润肩膀,示意她不要害怕。只听得外面马蹄声渐近,来到谷仓之外停下,“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进来一人急急叫到:“二哥在么王姑娘”
    原来是段誉找寻二人到了此处,虚竹王语嫣心中不禁是又窘又怕,两人浑身相拥一处,如果让段誉看见如何是好。
    虚竹本来知道三弟段誉深爱王语嫣,自己虽说情急之下为了救人,可终究是与王语嫣刚刚进行了鱼水之欢,自己那里还有颜面见他。王语嫣心中更是害怕,如果让段誉看见自己这副模样,自己清白如何能保。
    幸而段誉只是呼叫一番便出门上马疾驰而去,听的他口中不断呼唤自己,情真意重之处王语嫣也甚为感动。
    好容易等的段誉走远,虚竹不禁叹了口气,他低头向怀中的王语嫣看去,低声道:“王姑娘,没事了。”王语嫣心绪渐定,忽闻虚竹言语,清澈的双眸看向虚竹满是关心的眼睛,想着自己仍是浑身的依偎在他怀中,不禁大是娇羞,她轻轻道:“谢谢你我我”
    虚竹此时再看王语嫣那惊世骇俗的艳丽容颜,感觉这自己手指下那温软香嫩的滑腻肌肤,鼻中满是她身上幽幽体香,他不禁呼吸加快,体内退去的之火再次汹涌激荡起来,他小腹下面本已经疲软的也变得粗壮起来。
    王语嫣感觉到虚竹搂抱着自己身体的手臂渐渐收紧,刚才还在她身体内穿行的又变得火热而粗硬,并且搭在她的大腿上不住的颤动着,她被这烫的不禁一颤,刚刚平息的又开始冲撞着她的芳心。
    虚竹见王语嫣花容含情,杏眼含春,知道她已有了,他凑过嘴唇贴在王语嫣滑嫩的脸颊上,口中轻轻低喃着:“王姑娘你真的好美”他的一只手忍不住压住她酥胸上的一只,轻柔的搓挤起来。
    王语嫣凤首微微抬动,檀口中急速的呼喘着,她红艳的双唇中腻声道:“嗯嗯虚竹哥哥你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她白皙娇嫩的小手也开始抚摸着虚竹结实健壮的身躯,她滑腻的手指下意识的游动到自己的双腿间,一把捂住虚竹那根火热跳动的粗大,轻缓的搓揉起来。
    “姑娘就像是天上的仙女小僧幸得姑娘的抬爱心里真是欢喜的紧。”虚竹觉得自己的被王语嫣一阵搓揉已然是坚硬如铁,变得粗壮之极。
    他呼吸急促,只觉自己的被王语嫣搓揉摞动的酥痒难当,他直起腰身,跪坐在王语嫣的身边,一只手托住王语嫣细软白嫩的脖茎,腰臀前凑,他那粗壮硕大的直挺挺的压在王语嫣绝世艳丽的脸颊上。
    王语嫣俏脸含春,媚眼如斯的转过脸来,她伸出一手用滑腻的手掌包握住虚竹黑紫色浑圆硕大的温柔的碾磨着,红唇开启,粉红娇嫩的香舌吐出贴在粗大坚硬如铁的身躯上起来,她粉嫩高挺的琼鼻中发出诱人心魄的哼呢之音。
    虚竹被弄的身形一颤,他感觉王语嫣那温软香滑的舌头湿腻腻的擦卷着自己整条的,那每一次的都令他酥麻兴奋。他口中不觉得牛喘般的呻吟一声,他的腰臀不住前后耸动,将自己那条伟岸粗大的黑黝黝的在王语嫣娇嫩俏美的粉脸上来回滚压磨蹭。
    王语嫣唇舌贴着那巨大粗壮的躯干游滑而下,她张大檀口轻轻叼住那根部垂下的圆鼓鼓的睾丸,轻缓而有力的嘬吮着,她柔软白皙的手指紧握住坚硬的躯干上下有力的套动起来。
    “噢喔”虚竹不禁被弄得哼吟出声。他的一双大手按压在王语嫣雪白香滑的酥胸上,握住那两个高耸颤动的把玩搓揉着。
    王语嫣被这番揉搓直弄的娇喘呻吟,“哦啊啊嗯嗯”虚竹趁着她檀口呼喘之际,腰腹一动,将自己的送入王语嫣哼喘喷香的小嘴中,随即腰臀使力,在她的口中抽送起来。王语嫣张大嘴巴尽心吞吐套动着口中的,“滋砸”的嘬吮声音充实着整个谷仓。
    虚竹硕大的在王语嫣的口中变得更为坚硬、粗壮。虚竹粗喘着动作有些粗鲁的搬过王语嫣滑嫩修长的大腿,从她娇声呼喘的小嘴中拔出业已油亮粗大的,一下顶在她湿滑一片的娇嫩上,他那浑圆硕大的黑紫色的顶翻开王语嫣上花瓣般的粉红,在那下柔软湿润的桃源门口积压着。
    王语嫣一双雪嫩光滑的酥腿交叉的盘在虚竹的腰间,一双雪白的皓臂勾住虚竹的颈项,娇艳欲滴的红唇中腻人心魂的道:“啊快来啊我的亲哥哥哦”
    虚竹腰间使力,他那粗长巨大的瞬时深深插进王语嫣淋淋的中,两人唇舌相抵,缠绕一处,正逢二人交欢正酣之时,忽听谷仓窗外一阵“咯咯”
    银玲般的娇笑声,一个女孩童音传来:“和尚也偷情么,真是有意思。咯咯”闻听此言,虚竹二人心神俱震,虚竹只觉得光溜溜的腰间一麻,眼前一黑,立时失去了知觉。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虚竹缓缓醒来。
    只见自己身处一间宽大的房间内,自己躺在一张两丈余宽的圆形软床上,放眼身边,只见四周吊着宽大的青布长幅,长幅上都秀着一只白色的展翅欲飞的雄鹰。
    靠近右手边的长幅后面隐隐有窗户的影子,上面映着月光的树干枝叶的影子微微晃动,夜风袭来,吹动着青布长幅轻轻摇摆。
    头上天花板的雕梁上挂着三盏黄幔风灯,再看宽大的圆床之上,身上覆盖的丝织被单和下面铺着的丝织软被都是雪白的,但是虚竹也吃惊的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有片缕,仍然是光溜溜的浑身。
    自己正在惊疑间,忽听得青色布幔后面“吱呀”门开之声。只见布幔之后闪出一位衣着华丽的中年美妇人,那美妇一身轻紫色的绸质长裙,雍容华贵的美艳脸颊上春色盎然,圆圆的杏眼中波光流离,低低的领口束胸露出她高高耸起的雪白。
    双峰只见显露着深邃的乳沟令人心颤,她纤细如杨柳的柔软腰枝款款摆动,莲步轻轻的走近床前,虚竹只觉一阵幽兰似麝的香风迎面扑来。
    “呀你醒来了。”中年美妇眉眼含笑的柔声问道。
    虚竹咽喉一顿,赶忙道:“这这里是什么地方。”中年美妇温柔答道:“这里是飘渺峰,公子是我家姥姥请来的客人。”
    虚竹顿时如坠入云雾之中不明所以,口中喃喃道:“我怎么回来到这里,你你家姥姥又是谁再说我我可不是什么公子,我我是个小和尚”。
    那中年美妇不禁“扑哧”嫣然一笑,娇艳的脸上顿添丽色,她腻声道:“那奴家就叫你小师傅好了”虚竹看着她美艳清丽的容貌,再听得甜腻娇声言语,竟然不知所措,呆呆愣住。
    那美丽妇人媚眼如斯的娇声道:“小师傅就称奴家为石嫂吧,我家姥姥再三叮嘱,小师傅醒来看看是否肚饿,有什么需要,奴家一定办到。”
    虚竹听得更是不明白,心中暗想,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位武林前辈了。他忽的想起王语嫣,不禁问道:“和我一起的那那位姑娘现在如何了”
    那石嫂轻轻娇笑道:“想不到小师傅还是位多情种子,那位姑娘么,不用担心,她现在一个安全舒适的地方,你等一等,姥姥就会过来看你了。”话语一停,她微微福了一礼,转身便要离去。
    虚竹忽然想起自己还光着身子,他急急道:“喂嗯石嫂,能不能先给小僧一件衣服”说到这里,虚竹已是面红耳赤。石嫂眉眼含春的一笑,并未答话转过布幔不见了。虚竹一时间摸不着头脑,约莫过了小半盏茶的光景,听得房门又是一响,只见布幔一抖,从后面闪出来一位靓丽的小姑娘。
    只见她乌黑的头上梳满了细长的小辫,弯弯如月的黛眉下,一双清澈的圆圆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高挺小巧的鼻子下,两片薄薄的红唇带着丝丝笑意,身上一袭短袖低领的淡黄长裙,露在衣裙外面的一双皓臂好似藕段一般圆润白嫩。但见这小姑娘走到床边娇笑道:“偷情的小和尚,你醒过来啦”
    虚竹听得她的声音,忍不住浑身一震,这声音不就是在谷仓外面的女孩声音么,难道是她将自己弄来此地不成。他惊疑的问道:“你你是”那俏丽的小姑娘咯咯娇笑道:“不错,就是我把你的咯咯你的好事搅了,你也是我带来的,我就是这里飘渺峰的主人,江湖上人称天山童姥。”
    虚竹听得更是心中一惊,自己也算是武林中的好手了,这么一个看似年仅十三四的小姑娘如何将自己点穴弄到这里来。
    那小姑娘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她莲步轻移,口中缓缓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你看我是个小姑娘,其实我的年岁早已九十有余了,只不过当年从师学艺时,贪图功力,不小心练功时走火入魔,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我神功初成,驻颜有术,所以几十年了,还是这幅样子。”
    虚竹看她说的老气横秋,不禁半信半疑的问道:“那那你将我捉来做甚。”
    “天山童姥”啐了虚竹一口道:“呸呸什么你你的,叫我姥姥,年轻人说话不知轻重。”虚竹听她言语严厉,不由得害怕,忙道:“是是请问老前辈捉小僧来,又是为的什么呢”
    “天山童姥”身形一晃,已然距离虚竹只有半步之遥,她娇笑道:“我是逍遥派的弟子,本门有一种神功叫做逍遥功,此功练成天下无敌,但若练成此功,需要女人之阴,男人纯阳交融,我那天经过谷仓,正是见你和那美貌的小姑娘行那天地交融之事,看你那话儿粗壮非常人可比,便将你带来飘渺峰好为我所用,这下你可明白了”
    虚竹只听得浑身发凉,他惊诧天下竟然还有如此怪事。他心中正疑虑中,忽的觉得身上一凉,盖在自己身上的白色丝织被单被“天山童姥”扯到一边。
    他还没惊叫出声,只觉得香风席面,一团黄影一闪,“天山童姥”已经趴在自己的肚皮上,只见她白嫩细软的纤纤葱指捏握住自己还是软软的,凑上她俏丽滑嫩的脸颊,将自己黑黝黝的贴放在她的小脸上缓缓搓挤着。
    虚竹看到此番情景惊得目瞪口呆,他语音颤抖的道:“你前辈,这如何使得”“天山童姥”则冲他嘻嘻一笑,顿时玉颜生春,双颊晕红,媚眼如斯的腻声道:“小和尚怕什么姥姥我又不会吃了你,你这么雄伟的性器,看的姥姥好生喜欢,不如你跟了姥姥我,坐我的徒弟吧,一会你将元精孝敬给姥姥,就算我们行过师徒之礼了。”
    话语未闭,她娇颜的红唇张启,雪白的皓齿间吐出粉红柔软的舌头贴在虚竹黑紫色的浑圆鬼头上着,虚竹吃惊之余,被她这样一弄,顿时觉得胸腹热血流窜,一股的热流直冲脑门,他的那根疲软的瞬间有了生气,渐渐的涨大粗壮起来。
    “天山童姥”看到虚竹那根的变化,声音甜腻的娇笑道:“乖徒儿,姥姥不会亏待你的来人啊”
    随着她的呼唤,布幔分向两边,四个身着紫色长裙的女子鱼贯而入,虚竹认识当头一人,正是刚刚在这里的石嫂,另外三名女子具是年纪很轻,各个长得貌美如花,娇艳之极。不过四人进来都是恭恭敬敬,大气不敢出。
    当前的石嫂轻轻道:“属下听从姥姥分派。”虚竹见此光景,这才信得眼前这位美貌俏丽的小姑娘却是大有出处。
    “天山童姥”却看也不看这几人一眼,只是十分慵懒的趴伏在虚竹的下体上,媚眼含春的望着虚竹,唇齿间摄人心魄的腻声道:“给我宽衣”她言语一停,喷香温软的小嘴张开,一口含住虚竹涨硬起来的用力的嘬吮着。
    虚竹眼见石嫂等人走到宽大的软床上跪坐下来,伸手解开“天山童姥”身上的衣裙,在众女围观之下,“天山童姥”并未有丝毫羞怯之意,反而大方的让众女为她宽衣解带,她清澈如水的双眸仍是含春带笑的不离虚竹的脸庞,她娇嫩温热的小嘴仍旧吞吐套动着虚竹渐渐粗硬的。
    虚竹却不敢言语,也不敢看这几位女子,羞红了脸不知如何是好。不多时,“天山童姥”身上的衣裙已然尽褪,她那白腻中透着淡淡粉红,晶莹剔透好似羊脂一般光嫩的展现在虚竹面前。
    只见她身形娟秀娇小,浑身发育的真真好似一个十三四的女娃,那雪白的胸口上,两座肉团也只是如一般女孩一样好似刚刚初成,只是微微凸起,不像成人那般浑圆耸挺,嫩白柔软的玉峰上,两粒淡粉色的宛如新肉出芽一般娇嫩,俏丽的挺立着。
    她纤细滑嫩的一双美腿根部,那片微微隆起的白嫩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茸毛,凸起的两片就像是莲花初绽,中间那道浅浅鸿沟细细的肉缝中显示着淡淡的粉红色。
    虚竹偷眼左右看去,只见石嫂等人只是眼光低垂,如僧人入定一般,对软床上的虚竹二人不敢直视。正当虚竹心魂游弋之际,忽的感到下身的一阵酸麻,他身体被这强烈酸麻弄的一阵颤抖,原来是“天山童姥”小嘴大张,含住他小半根,香腮收紧,正用力的嘬吮他的。
    她大大的双眸满含如火春情的看着他,小巧高翘的琼鼻中发出诱人、甜腻的哼吟之音。虚竹声音哆嗦的低声道:“前前辈小僧我”。
    “天山童姥”咯咯的一阵娇笑,她柔软的纤腰一拧,较小可人的身体向上压在虚竹结实的胸膛上,她娇美滑腻的脸庞贴在虚竹晕红的脸上,口中吐气如兰的糜音腻声的说道:“乖徒儿,怎地还不叫师傅”
    虚竹脸上更是通红,他只得低声道:“是师傅我徒儿怎样才能帮师傅练功呢。”“天山童姥”伸出滑腻柔软的小手轻轻拍拍虚竹的脸颊,调皮的咯咯一笑道:“乖徒儿,你只要纵情与为师尽情交欢即可,到时候为师会指导你的”
    她红润的薄薄樱唇中伸出香腻湿润的舌尖轻缓而温柔的舔着虚竹厚厚的嘴唇,口中发出腻人的娇声哼吟,虚竹听着她娇嫩童音,感受着身上鲜嫩滑腻的香软,他情不自禁的双臂环抱,淳厚的手掌在“天山童姥”那光滑细腻的后背上缓缓抚摸。
    他口齿迷糊的喃喃道:“师师傅,徒儿元精尽可为师傅奉献,可可身边这许多人,徒儿有些有些”
    “天山童姥”香艳的薄薄红唇重重的在虚竹嘴唇上一吻,随即“咯咯”腻声娇笑道:“傻东西,她们是服侍你的,为师的飘渺峰上,美丽的女孩多多,她们以后都要听你的话傻徒儿,你心里可是高兴”
    言语未必,她“嘤咛”一声娇哼,自己喷香柔软的香唇覆盖在虚竹微微喘动的嘴唇上。两个人四片肉唇紧紧粘贴一处,虚竹口中品尝着“天山童姥”温软香甜的嘴唇,他不由得大增,抱住童姥的双手也不禁拥的更紧。
    童姥伸出自己湿腻滑软的香舌,主动送入虚竹的口腔中,她藕段般的手臂轻轻一挥,宽大的圆床边上的石嫂已然明了,她眼波扫向两名紫衫少女,口中轻轻道:“去。”那两名艳丽的少女微微躬身应道:“属下遵命。”
    两人随即飞快的脱下自己身上的紫色长裙,浑身精赤的跨上巨大的软床,二女分两边趴卧在虚竹童姥的下身前,一名少女伸动白皙柔软的肉掌盖在虚竹一双红通通浑圆巨大的阴囊上,温柔无限的轻轻搓揉,她香艳的口唇大张,一下含住虚竹挺拔伟岸的粗大,“咂咂”有声的吸吮着。
    另一名少女则头颈抬高,靓丽清秀的面颊凑近童姥高高翘起的圆润雪白的肉臀后面,芳唇开启,她的红润香滑的舌头伸的长长的,湿润的舌尖缓缓揉动着童姥上娇嫩的。
    虚竹自己粗壮的被那艳丽少女嘬吮的甚是酥麻舒坦,他口中呼喘的更为粗重,他忍不住一只手包握住童姥雪白的胸脯前娇小柔软的,使力搓揉起来。
    这一下,弄的童姥细细弯弯的黛眉一皱,媚眼如斯的口中轻轻“哎”的一声,随即娇声腻人的嗔怪道:“轻点嘛不要那样猴急,石嫂”石嫂听得童姥呼唤,紧忙上前几步,轻声问道:“不知姥姥又什么吩咐。”
    “宽衣”童姥娇嫩的童音说道。石嫂微微躬身道:“属下领命。”她媚眼含笑的十指轻挥,她身上的紫色衣裙瞬时被褪的干干净净。只见她身型修长妍丽,肌肤如雪一般白嫩耀眼,天香丽色的美艳容貌中,既不失甜腻诱人的艳丽,又有一份成熟和典雅。
    她雪白喷香的酥胸上面,一双丰满高耸的荫朔而白亮夺目,上面两粒粉红好似草莓般鲜嫩诱人,平滑结实的小腹,风情万象的柔软纤细的腰肢,一双雪嫩笔直的酥腿肌肤发出玉石般闪亮光滑。
    石嫂信步登上软床,白皙的皓臂穿过虚竹头颈,上身前倾,自己拿两团涨鼓鼓的浑圆乳峰轻轻压贴在虚竹涨红的脸颊上。虚竹鼻子中满是石嫂身上发散的诱人体香,她乳峰上雪白滑腻的肌肤紧贴自己的脸上缓缓滑动,那份酥软的感觉直叫他心血剧烈涌动,他下身那根还在一名少女口腔中的变的更为粗壮坚硬。
    虚竹忍不住张开嘴巴,含住石嫂胸前的一只浑圆硕大的,强烈的嘬吮起来。由于他使力有劲,石嫂也不禁秀美的脸庞上春情荡漾,娇艳的红唇中“啊”的一声呻吟出来。
    童姥此时也被一名少女的湿腻一片,她双手岔开撑在虚竹起伏不定的胸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微微下弯成弓形,娇小圆滑的雪白肉臀向后伸展,高高抬起,这时候,第三名站在软床边上的美貌紫衣少女忙上得前来。
    那名用嘴摞套吸吮虚竹巨大粗硕的少女随即吐出口中的,继而伸出口中香滑温软的舌头着虚竹涨鼓的阴囊,那名紫衣少女滑腻修长的手指攥住虚竹笔直耸立的,将那前端硕大丰满的圆滚滚的顶在童姥娇嫩上,童姥高翘圆润肉臀下压,那根早被她女弟子口液擦洗的油亮的巨大乌黑的径直插入她娇嫩的肉穴中去了。
    童姥毕竟身型宛如十三四的女童一般,故而她也十分窄小,虽然她尽力下坐腰臀,她的也只能盛装虚竹的半条,但这已经将她的肉穴填的满满的了。
    虚竹只觉得自己暴涨的突然伸入童姥火热湿滑的肉穴,那份窄小紧裹的滋味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他口鼻中不禁深深呻吟的一声,双手也有力的捏握在童姥娇小纤细的蛮腰上,童姥一边开始上下扭动腰臀,套动虚竹硕大乌黑的。
    一边口中缓缓冲虚竹道:“乖徒儿,你现在可以尽情与为师交媾,不过最要紧的是,要记住感觉阳精要泄之时,告诉为师一声,为师要吃精运功,你可记下了”虚竹呼呼粗喘着应道:“是徒儿记下了嗯”
    虚竹的粗大被童姥娇小紧窄的不断压挤搓弄的酥麻难当,一阵阵热流激烈的冲击着自己的下体,虽说童姥娇嫩滑腻的肉穴揉搓套弄的自己甚是兴奋酥醉,但整条不能更多的进入,还不能尽解去上的酥痒之情。
    童姥也感觉虚竹硕大无比的将自己的肉穴撑涨的酸软欲裂,她尽力平稳呼吸,专心吐纳,白嫩的臀瓣下坐的力度加大,重重套弄着那根雄壮的。
    那三名俏丽少女分别搅动滑腻温软的香舌,不停的舔弄着虚竹火热的周身肌肤,在这多重香艳淫媚的刺激下,很快,虚竹便感觉下身的酥痒之意更甚,一股激荡的热流自暴涨欲裂的将要激喷而出,他哼喘的口中颤抖的道:“师师傅,徒儿可是有些有些忍不住了”
    那三名少女闻听赶忙闪在一边,童姥肉臀抬起,吐出虚竹粗大的,反转身体趴在虚竹腰间,一双雪白粉嫩的小手紧紧攥住虚竹青筋暴硬的,不停飞快而有力的摞套着,并凑上娇艳的脸庞,张口含住那顶端黑紫浑圆的发力嘬吮起来。
    虚竹腰腹阵阵轻颤起伏,从他上裂开的尿眼中激喷出一股浓稠的精液,径直喷射在童姥的口腔中,童姥喉头“咕咕”响动,那滚烫浓稠的精液被她吞咽下去。
    她直到虚竹精液排泄完毕后,这才盘膝在一边,双掌紧贴自己小腹,吐纳运功。
    虚竹虽然泄精,但他胯间的仍是直挺挺的站立着,粗壮坚硬的程度丝毫未减。童姥看见心中更是欣喜,她娇声道着:“徒儿的性器果然是上上的精品,不过为师阴穴狭小,不能尽情收入,不过你可以与别人交合,为师只吞食你泄出的阳精即可,这样你也可以尽兴淫乐,不如由石嫂先来”
    石嫂神情恭敬的答道:“属下遵命。”
    虚竹也觉得刚才交媾未能尽兴宣泄,他看着石嫂一身白腻腻的,闻着周围几个女人身上的幽兰体香,哪里还能自制,他翻身将石嫂雪嫩光滑的压在身下,石嫂识趣的分岔打开自己的一双结实修长的粉腿,交叉盘绕在虚竹腰臀之上,她一只手攥住虚竹的粗大,口中娇声说道:“还请主人临幸奴婢”
    语音未落,她已经将虚竹硕大粗壮的塞进自己的温热湿润的中去了。虚竹如何还能按捺的住,他腰身急急向前一顶,“扑哧”声响,他已然将整根插送进石嫂的火热肉穴。
    “嘤咛”石嫂被这猛烈的插入弄的轻颤,口中娇声轻唤,她感觉到虚竹的是那样的粗大而有力,她媚眼如斯的含情望着虚竹涨红的脸,双手温柔的搂住他的腰身,她纤细柔滑的腰肢随着虚竹的抽送扭动迎合起来。
    宽大的圆床上,虚竹与石嫂两条火热的肉身激烈的缠绵碰撞着,一边的童姥却不闻不问的盘膝入定,双手掌心相贴,运功化解虚竹的真阳。
    虚竹双手抓住石嫂胸前那对硕大浑圆的雪白乳峰,使劲的不停搓揉着,腰臀运力,将自己的雄伟巨大的重重的在石嫂温润的中猛力。
    石嫂皓臂环抱住虚竹的肩膀头颈,艳丽如花的俏脸仰起,贴在虚竹汹涌起伏的胸口,娇声呻吟着:“啊哦啊主人的阳物好大好硬哦啊嗯”
    虚竹听得美人夸奖,心中更是受用,他结实健壮的手臂托起石嫂柔软向上迎送的纤腰,腰臀大力前送,将自己的顶的更加深入。
    石嫂娇嫩柔软的被虚竹硕大粗圆的身躯挤轧的如花瓣般绽开,那坚硬雄壮的插入时便有力的压磨着石嫂劲头突起的子宫颈口,那每一次粗暴的冲撞都引得石嫂委婉腻声的哼吟,石嫂娇柔湿润的被虚竹巨大的摩擦的淫液不断渗出,那种肉贴肉的兴奋的搓揉挤压,不由得使得二人心神酥醉,春情激荡。
    虚竹慢慢感觉石嫂水汪汪的肉穴中渐渐收紧,自己的每次进出都带出她肉穴中滑腻兴奋的体液,那越来越多的体液逐渐沾满两人阴部,石嫂也扭腰摆臀的强烈的迎合着虚竹的插入,红艳欲滴的香唇中不停的“嗯嗯呀呀”的呻吟着。
    两人肉搏鏖战正酣,渐渐的,石嫂口中淫浪的哼叫的声音渐高,她白嫩的滑腻肉腿紧紧盘在虚竹疯狂耸扭的腰臀上,她横流的火热肉穴阵阵抽搐般的收缩,虚竹巨大的也被她的肉穴强烈摞套的欲暴欲裂,他不禁更为疾速抽送,一轮凶猛的插送,直刺对方深处的娇嫩花心。
    石嫂双臂抱紧虚竹的身体,柔软的纤腰一阵向上猛顶,粉白抖动不休,娇喘的口中“啊咦”浪哼,从她火烫的花心中央激射出一股股黏滑的热液。
    虚竹也被石嫂肉穴刮弄摞套的酥痒难受,他大力猛顶数下,口中呼喘道:“师傅徒儿又要不行了”
    一边观战许久的童姥娇笑道:“乖徒儿,快喂与为师”
    虚竹呼的从石嫂湿滑肉穴中拔出油亮粗大的,童姥凑到自己身前,又是张大嘴包含住他的,虚竹只觉得周身燥热,他只想将下身的激荡热流尽情发泄出去,他下意识的双手按住童姥较小圆滑的瘦弱肩膀,腰臀继续猛顶,就在童姥的小嘴中奋力。
    童姥知道他精关难守,她强力忍住嘴巴的酸胀,她双臂环抱住虚竹颤栗前顶的臀部,香腮收紧,一阵嘬吮中,虚竹硕大滚圆的直顶在她的舌根部一阵抖动。从那上喷涌出火热浓稠的精液,一股接着一股,径直喷射进她的嗓子眼,童姥喉头转动,“咕咕”声不停,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虚竹狂喷的精液。
    此次虚竹射出的精液甚是浓稠而众多。童姥大口吞咽数口才尽数咽到肚中,虚竹呼喘着倒在软床上休息着,石嫂叫过一名少女道:“给主人准备膳食。”
    虚竹吃过少女端过来的参汤糕点,又休息片刻,便开始与另外三名紫衣少女轮番交媾,多次射出阳精,直到喷射的精液不如开始时的粘稠,童姥才叫他停下,她又命人拿来数杯大有滋补的人参鹿茸的汤汁、补酒喂给虚竹,虚竹也是鏖战一夜,身形疲惫,喝过补酒热汤之后便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