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科幻小说 > 美漫的超赛亚人 > 第六十章:变故
    “吼!!”
    憎恶突然发出痛苦大吼声。
    炽烈的火焰从他的嘴巴里喷涌而出,形成一道火柱,火焰冲天而起,舔舐着天花板,在几人的头顶上形成了一片火海。
    同时憎恶庞大的身体不断颤抖,巨大的力道直接压垮了身下临时拼凑出来的台子。
    边上几人连忙退开,免得被憎恶误伤到。
    “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样!”
    洛基后退了两步,向基里安问道。
    后者看了眼手上的温度探测器,上面的温度已经超过了千度,但是依旧没有失控的迹象。
    “我也不太清楚,绝境病毒这是第一次在超凡个体身上使用,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基里安自己也是绝境病毒的改造人,他使用的病毒可是特制品,比其他人强出很多,也能喷火,但是做不到憎恶一样,嘴里能吐出一片火海。
    绝境病毒的效果用在了憎恶身上,似乎有非常大的不同。
    几人看见憎恶身上的角质层像是钢铁一样融化,变成了岩浆一样的东西流到地上,烧出一片片焦黑。
    接着他变红的皮肤下面血管红得发光,手肘关节处的骨刺都变成了红色的晶体。
    憎恶身上的角质层已经全数褪去,他仿佛是进化了一般,那张原本的骷髅脸也变回了饱满的样子,除了没有头发眉毛,正面他和绿巨人已经差别不大了。
    只是那手肘末端和背脊上充满攻击性的晶体状的凶器,依旧提醒着憎恶和绿巨人的不同之处。
    时间推移,渐渐的,憎恶的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身上的温度也趋于正常。
    “好像成功了。”
    基里安走了过去,想要伸手抚摸憎恶的这具这身体。
    但是还没有等他把手放上去,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基里安的脑袋,然后手的主人一推一拽,两个相冲的力量作用在了同一个点上。
    “啪咔。”
    基里安的脖子被轻松的折断了。
    手指松开,这个梳着大背头的男人,身体随着重力的作用软软倒下。
    “小心!”
    在场的几人就数巴顿特工最为机敏,鹰眼一见憎恶的眼神不再呆滞,那股凶暴的感觉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身上,心中一动,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一只装着爆炸箭头的箭矢就对准了憎恶的头颅。
    其他人反应差了一点,却也见到憎恶咧开大嘴,顿时心中不妙。
    在几人惊骇的目光中,熊熊火海以憎恶为中心,向着四方辐射,这上千度的高温足以让人唤起对火焰的畏惧,更是遮蔽了视野,让人看不清憎恶的身影。
    “轰隆。”
    只听见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动静后,地下室的房顶破开了一个大洞,一眼望去,尽是直接通到了上层的地下车库。
    而那个被憎恶撞出来的洞的表面,满是沙土融化后的琉璃状的残留物。
    可见憎恶身上的温度是多么的惊人。
    在一片狼藉中,洛基满脸阴沉的站了出来,他身上被烟火熏得有些焦黑,但最让他生气的还是憎恶脱离了心灵权杖的控制,这刚到手的高端战力就这么失去了,小鹿几乎气得发疯。
    但冷静下来后,洛基就要面对新的问题了,已经被心控过一次的憎恶,想要再一次心控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没有了憎恶牵制住绿巨人和赛亚人,洛基可以预见自己失败的结局。
    如果想不出办法解决的话,不但是这次征服行动将要宣告破产,更可怕的是要面对那位疯狂泰坦的怒火。
    疯泰坦,背地里人们都是这么称呼他。
    实验室里的普通人后知后觉的乱成一团糟,洛基站在黑漆漆的地面上,沉着脸思绪万千,基里安扭着脖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作为绝境病毒的改造人,脖子断了真连受伤都算不上,而憎恶的火焰对他而言就和做日光浴一样舒服。
    “老板,要派人把他抓回来么?”
    基里安手下有几十号绝境病毒的改造战士,都是被洗脑的九头蛇死士,他们悍不畏死,而且战斗素养极高,配上合适的武器装备,这股力量足以颠覆小国政权。
    “不,召集战士,通知皮尔斯,给我全力干扰神盾局的行动,不能让他们在空间门开启前发现宇宙魔方!”
    “还有24个小时!我的军队就将降临米德加德,到时候这个世界就是我的了!”
    #######
    在憎恶逃脱后不久,城市的边缘,一个赤裸着身体的光头男人跌跌撞撞的走在小巷里。
    他看上有些神志不清,甚至于癫狂,正普通精神病一样低声念叨着人生三问。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
    男人的脑海里有着无数的记忆片段,它们如同幻灯片一样闪灭,杂乱的思绪堆积在一起和纠缠的线团一样,怎么也整理不清楚。
    “你们看,这里有一个暴露狂先生!”
    就在这时候,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正好从这里路过,他看看着光着身体的男人,露出了恶劣的笑容。
    “托比,快用手机拍下来,虽然这家伙浑身上下一根毛也没有,但是身材不错,说不定能卖出个好价钱。”
    一个黑人目露邪光,张开惨不忍睹的两排牙齿,舔了舔嘴唇。
    “他看上去有些奇怪,也许是个疯子,我觉得我们做什么都不会有问题的。”
    其他人知道这位独特的口味,嫌弃的吐了口唾沫。
    “别恶心人了,佩奥彭,想玩就自己去玩,别坏了大家的心情。”
    领头的人走上前,像是往常欺负路人一样一把推在男人身上,但是男人却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
    再一推,男人还是没有动静。
    “fk!”
    恼羞成怒的小青年手捏成拳头,劈头盖脸的往男人的脸上招呼过去。
    但是下一刻,小青年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一种无力感由然而生,他感觉自己的胸口空空的,低下头,看到了自己烧焦的半边心脏。
    原来…我的心是黑色的…
    小青年那被高温瞬间烧焦的胸膛漆黑一片,“噗通”一声,仰天倒了下去。
    “啊啊啊!”
    其他几个人这才后知后觉的发出惊恐的尖叫声,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被一拳贯穿了胸膛,然后落荒而逃。
    奇怪的男人没追上去,他看了看死者身上的衣服,还有自己光溜溜的身体,最后把他的衣服拔了下来,穿到了自己身上。
    男人身上的裤子有些不合身,体恤和外套上的大洞显得很奇怪,但至少比裸奔好多了。
    男人走出了小巷子,他身后的尸体不甘的睁大了眼睛,死死的望着他的背影。
    最后男人来到了一个公园,他看着喷泉池里自己陌生又熟悉的倒影,怔怔出神。
    这时候,一个小女孩的脸庞闯进了水池的倒影中。
    “先生,您见到过我的小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