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33、师兄真的太稳健了
    冯晓婷刚才完全被华丽丽的忽略了,这会儿终于可以字正腔圆:“给你们拍张照吧,你看这是我们今天忙工作时候拍的,我们这帮人都是跟着老赵在做事,买的都是数码相机、笔记本电脑,我们住的也是万豪酒店,起步的待遇都是挺高了。”
    周梦霞默默的把怀里抱着笔记本给推高点。
    高雨欣可不傻,一下就听出来,上前一步举起手里的球杆:“就是笑话我们这个东西不值钱了?”
    还好她是把杆把朝上竖着,不然已经有砍人的架势。
    所以杨倩还敢活学活用:“老赵今天说了句话,我觉得挺有道理,如果为一点吃的喝的就被收买,为了几百几千的东西就感动,那么追你的男人花几千块就能搞定你,多花几百块都是浪费,得先要自己觉得自己有价值了,别人才会珍惜你……”
    可能是看见高雨欣表情皱眉要发飙,还是赶紧解释了下:“他说我们的,平时我们也经常跟他吃吃喝喝,叫我们眼界要高点,不要在乎这么点小恩小惠,但我觉得也可以送给你们,要让别人觉得博你们一笑,都得理所当然的过万、十万甚至百万,对吧?”
    高雨欣她们本质上是高中毕业生,不管成绩好坏也是接受了完整的高中教育。
    和初中毕业就进了艺校瞎折腾,根本没有好好接受高中文化教育的舞蹈生们不一样。
    和整个中学都在瞎混的赵德柱也不同。
    所以再上前一步,她本来就身高手长,很有压迫性,更别说她背后那些同声共气的高尔夫女生了,艺术女生还退了步。
    只听见高雨欣呵呵:“看清楚,什么相机、电脑、高级酒店,那都不是我们在意的东西,我们在意的是他这种细心……”
    她举着的球杆手柄上,竟然用漂亮的瘦金体,刻着她的名字!
    其实懂行的人都明白,这是最没技术含量的事情,在娴熟的工人手里,半小时就能把这所有球杆都刻完了。
    但这种典型的难者不会,会者不难,才彰显了定制的逼格。
    更容易打动女生这种感性的生物。
    反正觉得从价位上取胜的艺术专业女生们,顿时觉得输了输了。
    黄盼盼第一个松口:“好好好,我们也就是提醒下,他赵德柱就是个遭得住的坑,做朋友挺好,谈恋爱还是算了,他这方面受的伤比较重,我们都挺心疼他的。”
    高雨欣这边的败笔就是人多嘴杂,她刚想傲娇的说管你们屁事,猪队友就马上心疼:“什么伤?怎么了?”
    “高中有女朋友吗?”
    “女朋友考到重点大学就甩了他吗?”
    “还是跟别的男生跑了?”
    七嘴八舌的迅速脑补出来一大堆剧情。
    把高雨欣高举“班长是我们家自己物件”的主题打得七零八落。
    松了口气的学姐们也嘻嘻哈哈的分头各个击破。
    好好拉拢关系的聊几句。
    气得高雨欣差点跟这帮笨蛋绝交!
    尤其以李媛媛和沈佳凝这俩为带头的。
    更让周围那些以女生为主的普通姑娘们叹为观止,这是赵德柱的两大粉丝团队在宿舍山会师了吗?
    赵德柱自己当然不知道这种历史性的时刻。
    他溜达回舒舒服服的空调房睡觉了,虽然睡得心惊胆战,生怕做噩梦。
    第二天一早晨跑以后,先直奔房产交易中心。
    这个事情别人可能很少经历,老赵家从小就太熟悉了。
    原本只是三线地级市城乡结合部的几代务农,十年前开始拆了进城,然后买的七八间门面又遇上了新城扩张再拆,变成了市郊偏远街道的整条街门面。
    这个过程中,赵德柱从小学就跟着爹妈去办房产手续了。
    谁都以为老赵家这辈子就靠着这条街门面吃房租,指望未来新城发展涨房租呢。
    06年的高铁站选址又看中了这里。
    第三次拆迁的老赵家,才是彻底发了。
    现在只能说是除了门面,手里只有一两百万现金的小暴发户。
    这钱也都是留着给赵德柱办婚事的。
    赵德柱得赶紧找到生财之道,才能承接起06年的暴富。
    所以这个手续办得很顺畅,只是对方对他这么个小年轻拿六万块买乡下房子有点费解。
    赵德柱懒得解释,递交手续约定十天半月后过来拿房产证就行了。
    但再顺畅,排队啰嗦啥的搞完也十一点多,开车过去也午饭后。
    龙芷羽已经好几次打电话问他到哪了,说大家都在问。
    赵德柱简直纳闷儿:“我是恒山派的大师兄吗?我不在就不能练功了?你这个班主任是怎么当的。”
    龙芷羽忍不住笑:“我负责行政,是她们老来问我,烦!”
    赵德柱听了就撩:“那你想不想我去呢。”
    龙芷羽气得挂电话:“滚!”
    这种跟熟女打情骂俏的感觉,比逗小姑娘好玩多了。
    啥都不懂,还动不动就死了都要爱,哭来哭去谁受得了啊。
    赵德柱开着车去俱乐部的时候,都吹口哨了。
    他始终还是不想暴露自己有辆跑车的现实。
    这只会让他周围的人是为了钱凑在身边来,就像他那些发小亲友一样。
    跑这么远,就是为了低调的重新开始。
    可卖不掉这破车啊!
    也隐瞒不住。
    这种高尔夫俱乐部往往都在远离市区的地方。
    下午五点就要到约定的地方给人看车。
    打车来去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赵德柱按照地图把车开过去,在颇有些装模作样的高尔夫球场大门处,接受了保安挺直身板的敬礼迎接,根本不敢问他有没有会员卡,直接放行。
    墨镜都懒得摘。
    他非常熟悉的在这种场地固定的几种建筑组合间远远的看了下,找个不起眼的绿化角落,把低矮的跑车藏在后面。
    从后备箱搬出球包的时候,是真特么纠结。
    他好想痛痛快快的打一局,但这玩意儿拿出来,在内行眼里的轰动性就不用说了。
    最后还是那种争分夺秒的坚决方向指引了他。
    自己现在还没有资格打球享受,只是做好自己这个高尔夫学生该做的事情。
    抽了一支球道木,就过去了。
    走进前台接待的时候,一边告诉窈窕的接待小姐自己是来找委培班的,一边很不见外的探身从人家柜台里面找到卷纸胶带,唰唰唰的顺着把球杆身上的红马标志、五星都贴上。
    就这点中年男人常见的搭讪姿态,都让前台小姐姐放下通知电话后,聊得一见如故。
    走进来的龙芷羽看见,不知道怎么就哼了声:“你倒是走到哪里都自来熟啊,怪不得今天这么……撑抖哦。”
    撑抖是很典型的江州方言,有点嘲讽的称赞帅气。
    赵德柱有条不紊的跟人家要了张名片,笑嘻嘻挟着球杆过来并行。
    肩头都碰上了才小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鲍帅哥不是球场老板的儿子,但他是主要合作方老板的儿子,你知道不?”
    龙芷羽啊的捂嘴,手指绷直还有点后弯的姿态好看极了。
    熟女啊,浑身上下无一不是风情。
    赵德柱后悔该找冯晓婷把相机拿过来,玛德,等赚了钱换个能导航能拍照的手机!
    龙芷羽是惊讶成熟度:“你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呀?”
    赵德柱呵呵:“他那天的表现,你觉得我会当做完全不在意的等他来收拾我?我一个外地人,孤苦伶仃……”
    玛德,正常男人不是应该在美女面前气壮山河吗?
    偏偏赵德柱这样,立刻逗得龙芷羽咯咯咯笑出声来:“没事,没事,我是你的班主任,会罩着你!”
    赵德柱笑嘻嘻的偏头凑近些:“罩得住吗?”
    哪怕九月初还夏日炎炎,周围一片蝉叫声。
    但高尔夫球场必然是清风树影,沁入人心的翠绿一片。
    走在其间别提多惬意了。
    在航班上工作了十四年的龙芷羽,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挑逗撩拨,但这会儿她清晰的知道自己耳朵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