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30、因为不够那啥,和你们格格不入
    赵德柱就是有老板的派头,还没老板的能力。
    总体来说依旧带着拆二代的大手大脚。
    当初带大家到高档ktv唱歌已经有点浪费了,到五星级酒店住一晚更是没必要。
    如果说不想在龙校长的物业门面搞作坊还情有可原,买下张二婶的院子纯属多余。
    老头的院子不能搞作坊吗?
    不就是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跑车停在里面么。
    还非要花六万块另外买个毫无意义的院子。
    可习惯了乱花钱的人,就是这种心态。
    他都不是在冯晓婷、刘江涛他们面前装逼。
    纯属能花钱解决的事情,就懒得多花半点心思。
    这下能明白他十多年时间,能把赵家拆迁的过亿资产挥霍殆尽是怎么来的吧。
    而且以他现在这种挥霍方式,已经很节约了。
    当年可是有好多人陪着他一起胡花。
    后世不是有个笑话吗,某个富二代每天开豪车上班,各种外卖、油费、请同事吃饭,绝对超出他的收入。
    别人就奇怪他图什么呢?
    就图让他没时间没机会去乱花钱。
    那已经赚大了。
    所以抵达市区已经天黑,赵德柱直接把车停到万豪酒店的地下车库,报上自己名字依旧拿到协议价入住。
    晚上把附近灯红酒绿的夜场作为考察区域。
    没有和任何佳丽产生浪漫交流,只是转悠细数整个地区的夜场酒类分布。
    吃惊这座全国最大的直辖市,居然所有的中高端夜场都集中在这一片区域。
    这在后世是很难想象的。
    当然十多年发展后,一座大都市四处开花的到处有娱乐集散地是正常的。
    这会儿还属于高速发展初期。
    第二天上午才带着有点酒后昏沉醒来,打开手机看看时间。
    这年头手机的最大好处,可能就是待机十天半个月很常见,不用随时带着充电器。
    洗漱完毕,开始对这座著名城市的第一次探索。
    精神抖擞的在这片商业中心步行街到处游览。
    琳琅满目的购物中心对他吸引力不大,但除了买台数码相机和笔记本电脑,还是给自己买了点衣裳。
    不那么夸张的品牌,杰尼亚这些就算了,杰克琼斯都要考虑在学校的观感。
    以前的赵德柱,哪里在乎过这些,想怎么穿怎么穿。
    夹趾拖鞋和阿玛尼搭配都行。
    既然要打高尔夫,要做学生会主席,要改变些东西,那就要有个人样。
    然后又要避免被人孤立,还不能太帅,免得小姑娘们起心思,这特么容易吗?
    最后选美邦跟佐丹奴买了几身,感觉好远古的品牌了。
    中午电话再响起来,居然是杨倩:“你跑哪里去了,怎么关机呢?”
    赵德柱解释:“不是那帮人想找我麻烦吗,回避下,顺便这几天来市里面看那些夜场的洋酒销售,我已经搞定了装酒场地,安排了洋酒发货,现在就是考察怎么卖了。”
    杨倩坚定:“那我过来陪着你一起。”
    赵德柱笑:“这很好,不过我建议你叫上他们几个一起,因为对我来说,这不是谈恋爱扮家家,而是我要花十多万做的生意。”
    杨倩迟疑下说好。
    结果她他不分的结果就是,杨倩只带来了三个姐妹。
    也行。
    酒吧、酒廊还真不太适合刘江涛他们这几只菜鸟。
    而女生就算是第一次去,也能表现得在夜色中格外妖冶。
    带着四个美妞儿的赵德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招摇了,在学校被能源委培的嫉恨,这里会不会让社团的人看不顺眼?
    都不敢逗四个女生笑了。
    姑娘们很激动,到江州最有名的酒吧之前,还特意相互化妆。
    衣裙也是挺漂亮的,但首先惊讶了赵德柱的新衣服。
    大力表扬他就应该这么穿。
    冯晓婷还怀疑他:“是不是你班上那些女生帮你搭配的,挺有型嘛,完全变样子了。”
    赵德柱好笑:“走进店里照着模特身上抄一套不就是了?多简单。”
    周梦霞也树大拇指:“但往往这种畅销款都是比较贵的。”
    黄盼盼就帮他整理衣领。
    但坐在强光灯闪烁,音乐爆棚,心脏都在跟着强烈泵张的空间里,赵德柱表情严肃,要是再拿份党报在手里看就绝配了。
    十八岁的年轻人走进这种场合,不是应该嗨爆了使劲摇摆吗?
    黄盼盼和周梦霞都有点不由自主的抖动了。
    杨倩心思多些,凑在赵德柱耳边大声:“我们要怎么做?”
    赵德柱其实自己也不清楚,回头同样只能大声喊:“我看喝啤酒的多些,洋酒都没几个,酒单上的品种……”
    这说话太费力了,几乎亲到姑娘的耳畔。
    冯晓婷发现,也凑近些听。
    黄盼盼窃笑着从自己兜里拿出包女士烟,在赵德柱眼前晃。
    赵德柱摇头:“我戒了,教练说对心肺功能不好。”
    黄盼盼吐吐舌头丢桌上:“那我也不抽了,有时候排练太累了抽着玩,老师也说过对身体有影响。”
    其实一人就点了一瓶啤酒,喝完走人。
    赵德柱出来总结:“我昨天看的那一栋楼上的酒吧、夜总会,洋酒无非就是那三四种,可消费看起来啤酒更多。”
    杨倩则偷偷去要了几张名片:“这个是经理……主动给我,我又去要了几张。”
    赵德柱看眼就明白:“鸡头,就是拉皮条的,想让你来这里上班,他肯定不负责酒水。”
    女生们嬉笑着啐了几口。
    但赵德志觉得这个办法也不错,后来每家都要了人家名片,托青春靓丽的福,有两家还拿到了副总的名片。
    因为没有样品,没有宣传资料,就没有跟人家说是做什么的。
    这一晚上看完最后十多家酒吧夜总会,小三千又花出去了。
    午夜一点过,才带着难以避免的醉意走过马路,回到酒店。
    赵德柱正准备再去开两间房。
    四个女生拥着他招摇过厅,让前台大堂的无数工作人员都在心里暗骂狗日开跑车的富二代不得好死,基本上都传遍了地下车库那辆漂亮的紫红色宝马跑车,就是这家伙的。
    杨倩其实还清醒:“十点前还能回家,现在就算了,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不用浪费钱了。”
    黄盼盼哧哧笑得有点醉意:“这两天我还以为你真跟打高尔夫的女生们混成一团了呢。”
    冯晓婷则挂在赵德柱胳膊上,只有周梦霞扶着同学走得悄无声息。
    赵德柱确实没那方面心思,更不可能荒唐到玩什么四国军棋。
    回了房间就从柜子里抓了被子和枕头丢墙角:“我走了一天,确实累了,你们自己洗漱睡觉。”
    就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和衣裹着睡了。
    剩下四个女生,亮晶晶的眼眸相互看,最后还是黄盼盼发现杨倩的眼影花了,才一起跑到宽大明亮的洗手间去收拾洗澡。
    冯晓婷还顺手抓了赵德柱的新衣服去换洗。
    只是等四个女孩儿都躺在那张大床上好像都睡着了。
    冯晓婷只穿了件男式衬衫刚光着脚探下床,就被周梦霞紧紧抓住了她的衣袖,无声的对她摇摇头。
    主持专业的姑娘使劲想挣脱,却看见另外俩也无声的转头睁着眼睛看她。
    僵持了好一会儿,只好乖乖的钻回被窝了。
    想抓了周梦霞报复呵痒,却被那姑娘小声在耳边:“别把赵哥闹醒了,你看他出去玩都不开心的。”
    冯晓婷嘟嘴,拉被子盖住头抱怨:“我就是想他高兴些。”
    黄盼盼已经钻进来:“也不至于你就直接把自己送到嘴里吧。”
    冯晓婷居然说:“无所谓,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能在一起开心些日子就很好。”
    杨倩却躲进被子里摇摇头:“不见得,我觉得一年以后我们还会在一起,你没发现现在我们跟他一样,开始有些清晰的目标了?”
    周梦霞低声:“反正我就算好账,加上酒店今天又花了四千二百多,你就不要点那个冰淇淋和龙船嘛。”
    黄盼盼马上摸她肚子:“你吃得最多!”
    周梦霞忍不住笑:“端上来退不了,那肯定就要吃完,谁在摸我!”
    冯晓婷也尖叫:“谁!我也被摸了……”
    杨倩小声乐:“还是晓婷手感好些。”
    听着身后难以抑制的嬉闹声,赵德柱却只是悄悄拨开点窗帘缝隙,看着外面深夜的大都市。
    黑影瞳瞳的高楼大厦和夜色混成一体,只有摩天大厦顶部的航空警示灯,在一闪一闪。
    仿佛老天爷看着人间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