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29、付费教学教科书
    龙芷羽跟他交流一直都是标准的普通话。
    甚至能想象出来她说英语的那种航空广播塑料味儿。
    接听电话也是干净利落:“正好,我也有事情找你。”
    赵德柱就客气:“那你先说。”
    这种妥妥的中年男人范儿,还让龙芷羽愣了下。
    除了昨天球场下课后,她主动打电话问赵德柱班上状况,这才是两人第一次打工作外的电话,一点都没有师生关系的感觉。
    特别是隔着手机,完全可以抹掉年龄外表:“今天我来高尔夫俱乐部看了看,以前我来谈过几次,但真正接触训练,才发现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我想同学们也会有这种困惑,你肯定来过这样的地方,我希望你还是能陪着一起,从同龄人的角度指导下她们,如果你觉得需要算费用,我这边私人可以给你补贴。”
    赵德柱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捉弄老龙的心态,还是真的习惯性口花花:“我觉得我跟你才是同龄人。”
    刘江涛他们几个笨蛋,真的该来交费学学赵德柱的聊天技巧。
    一句话,就让龙芷羽深呼吸,然后皱眉严厉:“我说过你好几次了!你各方面都表现出了优秀,就是这个轻浮的毛病改不掉吗?”
    赵德柱的回应是:“好好好,行行行,没必要跟我这种家伙严厉,你应该多笑笑,多开心点,别绷那么紧,出去旅游啊,泡泡吧喝点酒,交点异性朋友啥的放松些。”
    简直教科书级的撩动女人心。
    龙芷羽都忘了老师学生之间的年龄差距,奇怪的询问:“你怎么认为我就需要放松,还要异性朋友,我结过婚了。”
    赵德柱呵呵:“您说什么是什么吧,不过如果我是你老公,一定会想方设法来参观下你带学生的样子。”
    还顿了下强调:“无论哪种情况。”
    龙芷羽已经完全忘记那边是个十八岁的学生,更没注意到那个假设:“无论哪种情况?什么意思?”
    赵德柱稳得一批:“如果他好色的话,怎么都忍不住要来看看你的学生,如果很爱你,也肯定会来看看你在这份岗位上漂亮的样子,可我没看见他,更没看见你有什么幸福甜蜜的时候,多半你俩感情不太好。”
    龙芷羽还是不至于三言两语就被攻破防线,她也是久经考验的前空姐了。
    但是能让她再次深呼吸。
    赵德柱在中年男人里面也算是能说会道,嘘寒问暖的小能手了。
    所以反倒让龙芷羽本能的提高警惕:“呵呵,这是我私人的事情,就不用你关心吧。”
    赵德柱不疾不徐:“嗯,我知道,只是顺便提醒你可以更放松快乐些,没有打听的意思,没问题,周一我有点事情,可能晚点到俱乐部,你把地址告诉我,还有别的事情吗?”
    龙芷羽本来还想再讲解劝说下,因为总感觉面对性格执拗的小屁孩,都得苦口婆心的说服。
    可她现在面对的是中年男人的充分理解,只要言之有理。
    什么都好说。
    这种毫不抵抗,就像充分润滑的机械设备运转,熟极而流,非常惬意。
    说什么做什么都轻易能得到迎合的感觉,让龙芷羽都笑了:“没有了,挺好,你要说什么事。”
    赵德柱把来龙去脉讲了下:“班上女生好像没有手机,但你可以跟宿管联系询问下,这种事情可大可小,能源委培生们因为家庭背景或者经济条件,迟早会跟普通学生之间发生矛盾,这是个学校里面需要严加提防的事情,要是打架斗殴闹出人命就因小失大了。”
    换十几年以后的城里人,只要会上网,都知道校园暴力的危害性。
    但2003年的确很多人都意识不到。
    这让龙芷羽都吃惊了,刚才第一人称描述,才让她想起赵德柱是个学生。
    可现在话里话外的态度,哪里有半分轻浮?
    成熟和孩子气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有过经历的成年人,会对很多事情有预判性。
    哪怕摔倒也知道怎么躲避受伤,放个杯子在桌面,也会防止不要掉落。
    对很多事情看一眼就能举一反三,知道假如怎么样就会演变成什么,这就叫成熟。
    也许恰恰就是隔着手机,不用看着那张十八岁的脸。
    龙芷羽仿佛真的看见个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灵魂在交流。
    她的态度跟龙楚雄截然不同:“嗯,是我不允许她们带手机的,我也非常认可你的担心,你觉得怎么处理最好呢?”
    赵德柱干净利落:“不知道,我没处理过这种事情,我也不想跟他们打架,我是来求学的,虽然这学校学不到什么课堂上的东西,那我就学学课外的这些。”
    龙芷羽好像又被拉回了老师对学生的角度,笑起来:“嗯,你知道我有什么感觉吗?”
    单手开着跑车的赵德柱也很舒坦,都想点支烟了,摸摸才想起自己已经戒烟:“嗯,你说。”
    龙芷羽语调中有往日罕见的轻快:“你作为班长,带动改变了这个高尔夫班的气氛,那么你作为学生会主席,能不能也改变这种校风呢?”
    赵德柱笑:“那你又要私人破费了哦。”
    龙芷羽佯装严肃:“适当的补贴可以,但不能动不动就谈钱。”
    其实她没想到这有点调笑的口吻吗?
    赵德柱乐了:“嗯,那你要我做,我就去做。”
    这句话简直说得无懈可击,班长对班主任这么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龙芷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里猛烈跳动了下。
    是语调也有点调笑,带着别的含义?
    还是两个三十多岁的灵魂在轻松的你来我往?
    反正龙芷羽硬生生的捂住自己嘴,才把“调皮”俩字儿给咽下去。
    那就真成打情骂俏了。
    第一次走上教学岗位,居然就跟学生发生这种事情。
    这是龙芷羽无论如何都没法想象的。
    她第三次深呼吸以后,好不容易说话:“你的确有这种去改变校风的责任,我非常希望你去做到。”
    说这话的时候,她已经很艰难的控制自己要严肃认真了。
    赵德柱其实也蛮享受:“嗯,虽然有点免费帮你家打工的嫌疑,但我尽力吧,不过这是个长期的事情,短期内我可是他们要收拾的人,你得帮我想个办法保护我。”
    这再次激发了龙芷羽的母性保护欲:“我……先通知保安加强工作,嗯,我现在就过去警署请位工作人员过去现场震慑一下,这还是很有效果的,让他们明白这其实已经触犯到法律边缘了。”
    赵德柱说好:“那这两天我就干脆不在学校,周一见吧。”
    十八九岁的小公鸡,才会竭尽全力的在异性面前表现自己多么骁勇好斗。
    成熟男人都是淡定自若的调动社会资源,进退如常的游刃有余,在谈笑中让强虏灰飞烟灭。
    龙芷羽都不用苦口婆心的劝说忍让回避,只觉得从没这样舒心过:“好……在江州不熟悉的话,有什么随时给我打电话。”
    赵德柱嗯,听见自己手机又有来电提醒,挂了电话才发现,又是那个女人找过来了,直接挂掉。
    刚才的好心情,甚至若有若无的绮念全都被抛到九霄云外。
    前面已经看见高速公路下道了,想想给那位香港高尔夫球具老板打电话:“今天周四,我知道尖沙咀旁边有家公司,他们号称一天能到内地各大城市,能不能明天上午之前就把货物交给他们,我周一有个场面。”
    在全国快递还没发展到极致的2003年,那家著名的顺风快递已经从香港写字楼边慢慢萌芽起来了,出了名的专门连通港粤地区。
    罗老板更笃定这位年轻客户有深厚人脉和信息来源:“赵生你放心,今晚我会连夜安排人把定制球杆确认无误送到货运处,不会耽误时间的。”
    赵德柱像个大老板似的客气说谢谢。
    然后直接关机,因为那个电话又打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