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20、睁眼说瞎话的求生欲
    赵德柱指的是整个班上最高的女生,宽肩翘臀,腿长手长,很有模特气质。
    陈金龙本来还漫不经心,可跟着赵德柱认真看了一会儿,就忽然感觉好像也是。
    赵德柱只是本能的看见那个女孩儿,忽然就好像看到了那个……
    已经在美国声名鹊起,但还要过几年,才会传到国内,几乎人尽皆知的世界最顶级韩裔美籍女球手魏胜美的身影。
    口中还给陈金龙分析:“我真挺喜欢打高尔夫,但仅仅是个爱好,亚洲人的体质,想要打过欧美人,只能靠偶尔出个姚敏那样的去打nba,但是女的要容易得多,你看她屁股……”
    俩男人就跟上午的张教练和鲍云雷一样,聚精会神的观察人家各个部位。
    还凑上去看。
    却没有任何人会觉得他俩猥琐。
    赵德柱还上手了,当然不是摸屁股,那个他只用看就能经验丰富的判断还不够结实,得练。
    双手用手指尖捏着对方肩头:“发力的时候,这个肩要随时收着……”
    转头却示意给老教练看那天生的直角肩。
    可以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也可以是运动员臂长臂展的优势,很多项目都喜欢这种宽肩。
    赵德柱要表达的还是:“也需要练出力量来,对吧。”
    说着又扶住对方手臂下垂,那纤细修长的手指能轻易摸到她自己的大腿,关键是赵德柱摸她手的时候,这姑娘还巧笑嫣然的玩花活儿,灵活的逗赵德柱手指玩:“哟,班长,终于忍不住露出原形呀,我可不像舞蹈系的学姐那么容易上当。”
    周围女生马上哄笑。
    这种大学上起来确实轻松。
    赵德柱一点都不怵:“你要是好好打,能赚钱的。”
    可这姑娘就是少数几个满不在乎的:“我觉得你说得对,来打球的都是老板,钓个大老板尽可能结婚确实是个好办法,你就别挡我的财路了。”
    赵德柱对症下药:“对啊,来打球的多半是真爱高尔夫,要是娶个老婆还打得很好,那就是夫妻组合天下无敌,吸引力更大了,就凭这个你应该把自己的球技练好。”
    女生却眯着眼对他笑:“你这套路挺多嘛,要追我,就好好把你那些花花草草收拾了再来!”
    周围又哄笑。
    赵德柱一本正经:“不挡你去找大老板的心!真的,你绝对可以是我们班上打得最好的女生,没准儿未来还能超过我,那你就太值钱了,大把的老板追捧你。”
    现在换陈教练皱眉了,这个小男生年纪不大,怎么说出来的话总是这么现实到跟捅刀子似的。
    好好的高尔夫运动,怎么被他形容得如此不堪。
    但显然这刀捅进了高个儿女生心里:“这话没错,但你确定不是趁机来泡我的?”
    赵德柱马上让开:“陈教练!上午怎么介绍您来着,西南地区第一位职业球员?懂吗,打职业赛的水平,你只要能在业余球赛上面拿几个冠军,绝对接触到的都是很喜欢高尔夫的大老板,会真心实意追着你,你叫什么?赶紧给师父报上名字,多少岁、多高多重。”
    女生真是深深的看他眼,应该这个班的女生大多都习惯了被男生追捧,关系这么近,还不停撇清的确实少见。
    很容易在心里打个问号,特别是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
    真的假的?
    但嘴上还是温柔的对陈教练汇报:“高雨欣,我年底才将满十八岁,身高175,还在长,体重可能得保密哦。”
    陈金龙满意的点头,却不放过赵德柱:“我怎么教?我从来没带过女球员,我还是尽量带你,你再负责指导她吧,我看你今天上午很熟练,动作分寸也挺好,女同学们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吧?”
    呃,如果非要在训练教学的时候,跟教练有不可避免的身体接触,赵德柱这种同班男生,肯定比两位大叔要容易接受得多。
    其实好些女生,也对上午那位鲍教练不反感的。
    但那位主要是太急色,也许以为这里都是他的囊中之物吧。
    反而衬着赵德柱相当君子。
    他不过是不想重蹈覆辙罢了,高雨欣这种漂亮女孩儿的心态是最常见的。
    从小被捧在手心,各种异性追捧喜欢,凭什么不找个条件好的,哪怕脑子进水坐到自行车上笑,漂亮女生也更容易幡然悔悟去坐宝马车……还是笑。
    凭什么坐到宝马车里就要哭呢?
    她们有这个底气去纠错。
    就像拆二代有好多次容错机会一样。
    于是在女生们又七嘴八舌说好以后,陈教练开始对赵德柱和高雨欣做单独指导,或者说是帮赵德柱和高雨欣先制定了一个长期的运动规划。
    首先就是体能锻炼,上肢力量是根本,然后用下蹲运动来协调腰腹的基础。
    本来最好是在标准的健身房进行,这边根本没有,那就土法上马,这座校园有特色的一长坡台阶,未来会是这两位锻炼的重点。
    上一世高尔夫玩得半途而废也是因为吃喝玩乐掏空身体,宅男体质很一般。
    这回赵德柱多了些决心,起码把身体锻炼好,才能面对各种事业挑战。
    甚至连陈金龙顺口给他说一句:“最好把烟戒了。”
    赵德柱都轻松的点头说好。
    事实证明,赵德柱来当助教也确实很合适。
    他年轻轻松、动作标准,各种示范指导都很方便,甚至连善后工作他也有办法。
    教练组之前带了两大箱好几筐的高尔夫球来。
    可哪怕一千只球,在二十人的训练下,也轻而易举的就打空了。
    女生到下午下课才知道,原来打出去的这些球,都要自己去捡回来!
    以那位校长的抠门德性,肯定不会安排专门的人手来捡球。
    两位教练留下训练计划,约定下次来再带上营养计划,就下班走了。
    赵德柱带女生们顺着斜坡草坪去捡那些星罗棋布的小白点。
    本来就练了一整天,累得要命,还一次次弯腰去捡球。
    等他们拖着大筐上来的时候,女生们已经纷纷按住自己的腰说酸疼得不行。
    一直等在发球长廊的班主任看见还着急:“你们也受伤了?别跟我这样啊……”
    赵德柱还是清楚这区别大了:“没事没事,她们年轻,就是长期运动量不足,肌肉疲劳,来来来,嗯,沈佳凝你趴在这,高雨欣你骑她腿上,沿着这里,用手这样……”
    苗条纤细的沈佳凝立刻被高雨欣捏得长呼短叫。
    可酸痛放松果然舒服很多。
    赵德柱没钻研过运动医学放松,可他做过无数次大保健。
    行家。
    这长廊本来就有水泥栏杆可以坐在后面看练球,现在正适合两两一组的女生们趴着相互按摩放松。
    只剩下赵德柱和班主任了,他挨着指导一番,女生们更是对他不毛手毛脚的态度信任有加。
    可回到这边来看见龙芷羽一脸鄙夷看着他。
    他还有点莫名其妙:“干嘛?我特么已经做得很好了,应该叫你爸给我开工资了,你懂不懂!”
    龙芷羽没有否认,但更臭脸的哼哼。
    这种带点傲娇的熟女脸,在十八岁的大学新生眼里可能还有点敬畏。
    赵德柱看得心头大乐,凑近些:“怎么了?说出来我改。”
    所以说他这种风格,班主任都很难把他当个小屁孩:“你说了什么自己心里明白!”
    她都没觉得自己这语气有点不对。
    少年身的老男人只快速回想下,立刻精准把握求生欲:“哦哦哦,是不是我说她们受伤是因为年轻?没事,你绝对比她们心理年龄年轻得多,而且你这伤多半不是今天这会儿运动酸痛,我帮你揉揉?”
    他这睁眼说瞎话的已婚男人熟练技能,瞬间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