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17、 猛龙过江
    抖抖手里的球道杆,赵德柱笑着走到发球位。
    单手持杆,用杆头拨弄个小白球,停在没有球钉的罚球点上。
    任何人都可以尝试下这个动作,用个汤勺,拨弄一个鸡蛋到某个点,最后得用勺子头轻轻点一下球体定住。
    试试就知道,要做得轻松随意是多么难了。
    而且这还是一米多长的球杆,难度翻好多倍。
    赵德柱都吃惊这熟悉的手感如此强烈。
    反正张教练是马上目光凝神,陈金龙就更不用说了,一直看着的。
    也就鲍云雷和姑娘们一样,毫不在意的看着,他脸上甚至还多了几丝嘲讽。
    开球要打得远的话一般是开球杆。
    新手练习最常用是短点的七号杆。
    很少听说有谁会拿着中间的铁木杆来练手。
    赵德柱双手持杆,左手绷直,稍微看一下远处。
    把球杆在小白球上方,做摆锤状的晃动几下,好像是在找那种运动轨迹的感觉,然后突然一下发力!
    杆头唰的擦着小白球上方就掠过!
    打空了!
    张教练有点难以置信。
    因为整个动作做得无懈可击!
    非常标准,肯定是练家子的功底,却根本没有打到球?
    这是肿么回事?
    鲍云雷已经忍不住哈哈大笑:“就这个水平?球都碰不到?装得跟真的似的,原来是个银样镴枪头!”
    女生们也哑然。
    刚才挨着上去试的女生,不管能打多远,哪怕跟前列腺似的慢慢滚出去,也能碰到啊。
    沈佳凝居然不由自主的嘟嘴了。
    班主任更是失望得闭了下眼。
    唯有陈金龙一动不动。
    然后所有人听见赵德柱厚脸皮:“看见没,这就是我给大家示范如果身体俯仰不够,就会错误击球的样子,正确击球应该是这样……”
    搭配他那皱巴巴的t恤,趿着的脏兮兮拖鞋,这话怎么听都是在推卸责任,消除尴尬。
    所以觉得成功把尴尬转移的鲍云雷还哈哈哈笑了……
    还是那个动作,还是把球杆做摆锤状的晃动,可这次却只是在小白球侧面晃,只要移到击球点就会停住。
    然后又是好像在模拟那个运动轨迹,突然发力!
    扬起来的球杆几乎甩到了脑后,然后猝然拉下,一个极为标准的摆动,嘭!
    轻响!
    班主任和好些女生不由自主的齐齐松了口气。
    然后所有人一起看那小白球,又平又直的朝着远处飞去!
    非常远!
    本来赵德柱拿的这种球道杆,就比鲍云雷的七号杆要势大力沉,更容易打出远距离。
    更何况这技术细节掌握好了。
    飞呀飞……
    居然在大家的注视中,旁若无人的越过遮拦网,飞出去了!
    张教练真正的难以置信,还揉了下眼睛回头:“有……三百码了吧?”
    陈金龙默默的点头,难以掩饰的炽热眼神。
    女生们把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却看见赵德柱居然手杵球杆,单手遮眉,踮着脚尖摇晃瞭望!
    脸上表情更是夸张得好像看到云里去了。
    就像陈佩斯斜挎驳壳枪张望鬼子来了没有一样。
    女生们只楞了下,齐刷刷的爆笑!
    太耍宝了!
    连班主任都忍不住笑了下,然后飞快止住,还左右张望庆幸没人看见。
    这时候确实没人看她。
    鲍云雷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难看得像吃了一坨屎。
    赵德柱还转过来对他:“亲爱的教练,我这还算会用吗?要不您来试一下?”
    边说,边促狭的把球杆递过去。
    之前不是你像打发叫花子一样叫我搬球包吗?
    之前不是你对我呵呵,没有手套吗?
    之前不是你骂我不要随便碰这些球杆吗?
    拆二代是很记仇的!
    包括某些人做过的事情,都一点一滴记在心里呢。
    在他的字典里面,可从来都没有适可而止。
    只有得理不饶人。
    鲍云雷脸色超级难看:“滚!老子还轮不到你来指挥!”
    赵德柱笑呵呵:“老子也轮不到你指挥,球杆这种东西呢,拿在猪手里还不如甘蔗能吃,拿在……”
    鲍云雷马上暴跳如雷!
    正要破口大骂。
    班主任终于开口:“好了!不要骄傲自满,以后要多把经验细节跟同学们分享,这才是作为班长应尽的责任,同学们,分别拿上自己的球杆,按照之前我们的分组,一队先上发球台,另一对在后面保持安全距离做准备练习,明白了吗?”
    女生们忍住笑,脆生生的说明白了,沈佳凝小碎步经过赵德柱的时候,看他一脸得意的傲娇样子。
    没忍住调皮,绕到他身后,突然屈膝撞了下赵德柱的后膝窝。
    把穿着拖鞋的家伙撞得踉跄几步。
    女生们更笑得七歪八倒,球杆都抽不出来了。
    鲍云雷更是指着赵德柱刚要发飙。
    陈金龙暗暗摇头过来拉他:“鲍总,休息下吧,第一堂课不要太着急了,休息下,先休息下。”
    人家班主任都帮着解围了,还非要怼上去,那趿拖鞋的男生明显是什么都无所谓的。
    占尽上风就会落井下石的风范。
    最后只会闹得不可开交,丢尽脸面,更势如水火,那就太可惜了。
    鲍云雷是硬生生被拉走的。
    听得后面一片银铃般的笑声,夹杂着小公鸡的炫耀嗓音:“私人贴身指导啊,五十块钱十分钟,两百块包全……哎哟啊!”
    更大的笑声中,班主任哭笑不得的上手:“上课有你这样的吗?赶紧的,注意保持距离和分寸,你是班长!学生会主席!”
    马上一片娇笑声:“来呀!班长!”“主席,来嘛!”
    还有带上鼻音的了。
    鲍云雷有种嫁衣神功附体的超级郁闷,脑袋都要炸了,跳上依维柯:“老孔!走了,老子回头再来收拾这个兔崽子!”
    司机犹豫下,看陈金龙对他无声的点头,赶紧把车开走,他都看出来鲍总监全面处在下风。
    还拿这个男生没法。
    因为张教练都伏不住:“这位同学,你有基础有天赋是好事情,但不要这样为人……”
    赵德柱摊开手,用一个后世经典的表情动作:“怪我咯?”
    两指间挂着的球道杆,晃呀晃,吊儿郎当洒脱极了!
    张教练捂头:“你这样在圈子里面没法混下去,我们南云高尔夫……”
    赵德柱呵呵:“谢谢,我是自费交钱的学生,不是委培,跟你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更何况唔系猛龙唔过江,唔系猪扒唔化妆,他黑白鸽眼,关我屁事啊。”
    后面突然冒出来的粤语,更显那种粤东特有的懒散拖长音。
    又是班主任二话不说一巴掌打他后脑勺上:“做事啦,嘞个扑街仔!”
    居然也是粤语音,让赵德柱一回头满脸委屈,狠狠的指两下班主任,换来班主任瞪大眼做发威的样子。
    她可能不知道自己表情多么生动好看,反正赵德柱啥火气都没了。
    乐呵呵的提着球杆去指导女生吧。
    这种扑街活儿,还是很惬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