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12、来了来了,她来了,带着祥云走来了
    其实搞装酒业务两三万块钱肯定不够。
    赵德柱的打算一直都是把车卖了。
    全款落地办下来七十万呢!
    什么启动资金都有了。
    再说他超烦这个车,上一世扯了好大的麻烦,这次把车开走也有这个原因。
    更何况还不是他喜欢要买。
    趁早卖了眼不见心不烦。
    所以吃过夜宵跟着走回寝室的他,居然没好意思说自己要到外面去吹空调单独住。
    还是继续跟这帮可爱的沙雕待在一起,多买盒蚊香就是了。
    还教五个笨蛋把四个美女送回女生寝室楼下。
    黄盼盼突然探头在赵德柱脸上亲一下:“对不起,刚听到你说要拉我们做生意,还以为是个套路,有点怀疑你,误会了,拜拜,不要把过去的事情放在心上,我们会永远做你的好朋友!晚安。”
    说完就转身快步走了。
    冯晓婷乐得马上也抓了赵德柱:“我也要,我也要嘛!”
    一群人走回刚刚热闹起来的女生宿舍楼下,本来就很引人注意。
    这点动静被好多女生,还有散落在女生宿舍门外的男生看见。
    赵德柱烦死了,指着黄盼盼后背:“你欠我五十块啊!”
    黄盼盼头都不回,结果杨倩趁机飞快的在另一边亲一下,留下银铃般的笑声:“五十就五十,谢谢你帮我擦头发。”
    围观的女生们一片哦?!
    冯晓婷干脆蹦跳,被赵德柱拼死挡住,刘江涛这几个王八蛋居然站在旁边加油:“差点!还差点……”
    这回赵德柱有防范,还看眼不做声的周梦霞。
    这姑娘慌乱:“啊?啊……我还是表演劈个叉吧!”
    飞快的劈个叉,跳起来就跑了,也方便赵德柱把冯晓婷推过去:“晚安晚安,你这会儿又赚了五十块,多开心。”
    冯晓婷实在忍不住笑,咯咯咯又哼哼哼。
    是真开心,一直看赵德柱怒火万丈的打骂几个笨蛋走远。
    她都站在宿舍门口不动,引得好多女生都凑上来招呼:“学姐……”
    “晓婷……”
    “……这谁呀?”
    冯晓婷眼珠子一转:“高尔夫班那个唯一的男生呀,妇女之友!绝对是个坑,姐妹们!千万要防着啊,赵德柱,听听这个名字,普通话是罩得住,江州话呢,我遭(低三声)得住哦!”
    女生们哄然大笑。
    这是一句非常典型的江州方言,就是i服了u的意思。
    有点无可奈何的调侃。
    纷纷讨论刚才盼盼和倩倩是掉坑里了吗,你也差不多呀。
    冯晓婷还大义凛然:“真是遭得住,我们这是为了姐妹们的幸福,英勇牺牲,前车之鉴,千万不要跟他说话,不要和他有任何接触!”
    玛德,开学前这一晚,女生宿舍不晓得有多少间的卧谈会都是讨论那个高尔夫班的男生。
    名字太好记了。
    连高尔夫班的姑娘们都听见了。
    多少还是有点好奇的。
    罩得住又遭得住。
    但是罩不住蚊子,赵德柱前一晚选择住万豪酒店,有很大原因是不想回寝室喂蚊子。
    结果一心软,回去又被咬得鬼哭狼嚎。
    这种周围到处都是野地水洼的郊外,蚊子多得要命。
    关紧门窗,点了七八盘蚊香,熏得寝室六个男生差点中毒身亡。
    丁伟在昏迷的幻觉中,突然想起来可以买蚊帐解决这个问题,起码不会被无敌舰队一般的一群群蚊子反复攻击。
    一大早赵德柱就把这个事情提上议程。
    跑到校门外的小超市看了看,没有。
    都回到院子里面准备开车进城去买了,手机铃声响起来,居然是黄盼盼催促他:“快上课了!刘江涛他们说没看见你,跑哪里去了,我还给你买了早餐。”
    上一世的赵德柱,是个完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二世祖。
    很习惯什么都有人照顾,现在正在竭尽全力的想独立自主。
    可被人这样细致的照料,真的很爽。
    他就往外走:“我说了不跟美女谈恋爱的,别把你自己耽误了啊。”
    黄盼盼现在能笑骂他:“滚!谁稀罕你,我是拍老板的马屁。”
    赵德柱乐得差点口花花说你来拍呀,还好到嘴边忍住。
    因为正好看见从菜地回来的大爷,挂了电话摸张五十块的递过去:“这是擦车的钱,你拿块湿毛巾,只能用湿毛巾细细的把车身,特别是那个黑色的布篷擦干净,行吗?”
    大爷白眉开浑眼笑的说好。
    赵德柱还再次叮嘱他千万不要用硬物碰伤了车漆和车篷。
    大爷表示一定只用毛巾。
    他就去上课了。
    黄盼盼身材很高挑,比周梦霞高了快一个头,可说起她俩在舞蹈专业都不标准,一个略高,一个略矮。
    拥有一双长腿,在牛仔短裤下很醒目,把不锈钢饭盅递给赵德柱:“吃了自己洗,中午一起吃饭?”
    赵德柱呵呵:“你这不是想故意做出谈恋爱的样子来吧?”
    黄盼盼也笑得很开心:“放屁……是是是,免得其他妖艳货色来抢了我们四大美女的名头,其实我们系上还有几个美女要不要认识下?”
    赵德柱认真:“美女选择多,诱惑多,想法也多,伺候不起,你明白我意思吗?”
    黄盼盼吃惊的张开点小嘴,淡妆下很诱人,然后轻咬唇瓣嗔怪:“什么怪理论,像个怪大叔一样,走了!中午见啊。”
    转身的背影只留下马尾甩来甩去。
    还是很婀娜的。
    不过赵德柱习以为常的只内心评判下。
    端着饭盅喝粥,里面还撒了些泡豇豆,很爽口。
    但爽口好吃不经饿啊。
    就跟美女一样。
    正想着呢,走进高尔夫系。
    其实也就一间教室而已,然后差点把手里的饭盅吓掉了。
    忍不住倒退半步看看门框旁边挂着的字样是不是空姐系。
    二十位姑娘,穿着白色衬衫,外面一件黑色小马甲,脖子上系着彩条丝巾,标准的前面有个兜兜那种造型。
    然后整齐的坐成四五排,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玛德,连妆容和发型都一样!
    全都是额前有个小小的鸡冠造型,然后把头发挽起来在脑后的标准空姐样儿……
    对的,全都是一副标准空姐的穿着打扮外表跟动作。
    以至于赵德柱以为走到空姐培训班了,上一世他有过这种经历的。
    然后讲台上站着位三十多岁的……这应该不是委培的学生吧。
    但这位风韵犹存熟透了的端庄美女穿得和委培生们一模一样,连动作都类似。
    让赵德柱又忍不住低头看看自己,牛仔裤、黑色圆领t恤,不脏,但也绝对不是崭新,还是趿着拖鞋,实在是粤东那种天气下三四线城市满街都是这样穿了好多年。
    端庄美女明显是引领这个班时尚潮流的标杆:“你好,你就是唯一一个报名本专业的三年制学生赵德柱吗?”
    非常悦耳的普通话,结果在喊出名字的时候,马上引起下面女生的噗嗤轻笑。
    端庄美女面若冰霜:“有这么好笑吗?!看见客户要是叫这个名字,你也当面嘲笑?要是客人摔倒,你也站在旁边笑?谁笑的?站起来!”
    可端着稀粥的赵德柱站在讲台边,反差巨大的对比,让女生们很难严肃啊。
    所以那个站起来的女生,已经竭尽全力在忍耐了,还是在周围人不停耸肩抖动的包围下,再次噗嗤。
    然后吓得满脸通红,可一抬头看见赵德柱吊儿郎当的样子又忍不住笑。
    更是把那端庄美女气得七窍生烟:“还想不想做这份工作了,不想做就滚蛋!”
    赵德柱就忍不住了,至于吗,不就是培养个高尔夫球童吗?
    搞得像特殊行业军事化训练一样。
    美女都是要呵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