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11、小事瞧不起,大事做不来
    不用说,十八九岁的男女生们都呆滞。
    赵德柱却慢条斯理的挤干长发上的水渍,再用毛巾摊开分缕擦拭。
    让本来带了点一击必杀思路的杨倩,从全身紧绷惊悚,到慢慢放松,目光也放柔。
    却听赵德柱教对面几个目瞪口呆的男生:“看见没!我和你们杨姐在给你们做示范,怎么对女生体贴照顾!我是给你们说追女孩子得不要脸,那是教你们不要害羞,不是喊你们丢人现眼!”
    表情各异的四位女生都笑出来。
    连周梦霞都说:“你们几个鬼哭狼嚎的在那里喊,真是把我们脸都丢尽了,还好你们喊的是四个人,只喊哪一个女生,杀了她都不得下来。”
    赵德柱把毛巾递给已经完全认输的小女生:“好了,今天把大家聚起来就是说个事情,嗯,我准备做个生意,大家可以一起来参与。”
    男生马上聚精会神的凑近,感觉要他们上刀山下火海都没多大问题。
    女生反而复杂些,黄盼盼和杨倩立刻有防备的神情,她俩毕竟在外面打工兼职比较多,见识的套路也多。
    赵德柱在她们心目中,已经变得有点复杂了。
    明摆着展示他是撩妹老司机,还撇清不带感情的那种,这是要干什么?
    可下一刻,赵德柱马上证明又没那么复杂。
    他指着桌上刚拿过来的啤酒:“昨天在ktv里面那些洋酒你们看见了吗?1888送四瓶洋酒加一打雪碧,兑着喝,我想来做这个洋酒。”
    真是,从认识赵德柱开始,这几个可怜的男女生下巴都掉落了好几回。
    刘江涛声音都抖了:“哥,洋酒啊,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突然就给我说要做洋酒,这也太陡了点吧?配方?技术?原料?”
    看来养猪还是让他懂点行道。
    黄盼盼也马上提出疑问:“做假酒?那就是违法的吧,你对我们这么好,就是要带我们去违法?”
    估计心头还是有点小小的怨气,被拒绝了两次!
    美女特别记仇。
    赵德柱摇头:“准确的说叫分装酒,这些酒从国外来其实是用大桶装着来的,很多也就是从粤东那边过来,就是昨天喝酒的时候我才突然想到,如果我从粤东把成桶的洋酒运过来,然后自己装瓶,这中间的价差就该我们赚了,懂了吗,其实这些洋酒在国外并不值钱,都是很一般的酒,这么高一大桶也就……几千块一桶,配套的瓶子包装是另外走的,这样不容易产生路途破损,而且人工费在国外特别贵,所以都是运到国内才分装,这是合法的,有从hk过来的洋酒证书啥的,我们要做的就是直接跳过洋酒分销商,自己做,明白了吗?”
    在场的人成绩虽然差,但是能读完高中,这个还是不难理解。
    看他比划,陈磊还有点惊叹:“那不是一桶能灌上百瓶?”
    赵德柱点头:“我有朋友做这个,在我们沿海这个生意比较常见,一桶大概两百瓶吧,一吨多点的大木桶,也有金属桶和塑料桶,用漏斗装就是了。”
    那就是个手工作坊。
    杨倩也记仇:“我们能做什么呢?”
    赵德柱摊开手:“不管夜场卖多少钱一瓶,这种洋酒在商场一百多,夜场的渠道肯定会便宜些,但我们能更便宜,你们做销售啊,销售提成。”
    女生还有点疑惑,赵德柱其实对这个行当的了解超乎她们想象:“我知道,有夜场的地方肯定就有社团关系,我们也可能抢了酒商的生意,但是很简单,那我们就把酒直接卖给这些酒商,因为这肯定比他们从沿海把洋酒弄到手要便宜,我们赚得少点都行,薄利多销,没准儿整个江州市场的洋酒最后都是我们供应的,合格证、文件、办公司我们一切都按照正规的来,那你们四个肯定就负责办公室,你们五个负责装酒车间,我们这个生意就做起来了,我当老板。”
    他说得就像是拍拍屁股那么简单。
    可怜的十八九岁少男少女们,相互看着都觉得很魔幻。
    没想到冯晓婷第一个点头:“好,我相信你不会害我们,我跟着你做。”
    周梦霞也马上嗯:“我还是负责记账吧,销售我也跟着去,能加点薪水吧?”
    黄盼盼抬眼看男生,刘江涛正在拍胸口:“我们还在寝室就说了,要跟着老赵干,只是没想到是这样,我用过漏斗的!”
    其他男生果然都是应声虫一样使劲齐齐点头。
    他们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觉得理所当然极了。
    杨倩就跟上了:“那我也试着参加,赵老板要体贴照顾我们哦。”
    赵德柱笑:“这么说吧,这个学校我是看懂了,其实学不到什么真实本领,我们几个是那天的缘分才开始凑到一起,赚了两万块对吧,今天我被校长晃点了,不给我现金,卧槽特么的只免两年学费住宿费,这下我就亏了……”
    这话一出来,涉世未深的男生马上跳起来大骂。
    女生则惊讶得立刻捂住嘴。
    杨倩和黄盼盼甚至都充满歉意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我把钱退给你。”
    “对,赵德柱,赵哥,不,叫你赵赵吧,你不要着急,我先把钱退给你,不可能你一个人来承担这个损失,呀,我没带钱包,晓婷借我。”
    因为冯晓婷已经把钱都摸出来了,急得红眼圈还有泪花。
    可能在她们看来一两万块钱就是很大一笔了。
    能让人上吊的一两万。
    赵德柱还楞了下,从小到大拿他钱的人多了去,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要退他的钱。
    刘江涛他们几个反应慢,但看了冯晓婷的动作,立刻翻衣兜。
    只有周梦霞明显迟疑了下,有点舍不得,慢慢摸自己裤兜。
    所以赵德柱不知怎么就很想笑:“好了,又不是……学费住宿费一共都一万多了,他……校长还说让我当学生会主席跟高尔夫班的班长,这两个官多少也值个几千块吧,我肯定不会吃亏,哼哼……对吧,对,学生会是用来搞社团的吗?大学还允许搞社团吗?那我不是扛把子了?”
    边说边温柔而坚决的把冯晓婷手上那钞票塞回去。
    被抓住手的冯晓婷破涕而笑,不是为了钱,而是那句赵德柱刻意耍宝粤语的扛把子:“调皮!学生社团,才不是那种社团,篮球社、足球社、舞蹈社!”
    边说边抓紧赵德柱的手,开心的摇,是真开心。
    恍然大悟的赵德柱,又掰开她手指头起身,啪啪的打刘江涛他们几个手:“收回去啊!丢不起这个人!你没听晓婷说吗,以后我是扛把子了。”
    男生干脆些,嘿嘿嘿的笑着挠头揣回去:“反正以后我们听你的,不听那个糟老头子,对,那天他叫你去谈话我就烦他得很!”
    周梦霞悄悄松了一大口气,满脸庆幸的把钱收好,还拍了拍,抓起筷子找吃的了。
    餐桌边再坐下,就是一片欢歌笑语。
    冯晓婷始终要伸手抓赵德柱,哪怕抓个衣服角都行:“那你还是花了一两万块钱呀,是不是你爸妈给你的生活费,接下来你吃饭生活怎么办?跟我一起吃吧。”
    黄盼盼笑:“对,跟着我们吃软饭,我们吃得少,一人分你点就有了。”
    杨倩也点头认可。
    刘江涛难得敢跟女生争论:“我!我我我,我有伙食费,没问题,没有问题的,我再找我爸要点……”
    赵德柱现在很敏感,满脸鄙视:“自力更生!我们都是法律上的成年人了,别动不动就找爹妈要,我稍微有点郁闷就是本来这钱是拿来做这个灌装酒生意启动……坐下!不许动!老子还有别的办法,摸钱老子翻脸啊!”
    因为一群年轻人又在手忙脚乱的起身准备摸衣兜。
    赵德柱突然觉得老子这辈子来江州来对了……
    遇见这群可爱的沙雕。
    吃点亏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