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9、在乎的是这种眼福吗?
    不知道几位女生是怎么想的。
    反正几个男生,无论是泡浴缸、看境外台电视、在乳胶复合床垫上翻倒立,都是折腾到了很晚才睡。
    没谁想夜宵或者别的。
    但第二天一早,都不约而同的来敲赵德柱这边房间门。
    刘江涛开的门,对一拥而进的学姐学渣赶紧立正站好汇报:“走了,一早赵哥就起床走了,说让我提醒你们这个协议价是含了早餐的,到楼下出示房卡就能吃,十二点前退房就行,押金退款请,请……”
    女生探头看了完全一样的房间,只是在尽头有更好的采光和夜景,周梦霞都知道指自己:“我先拿着吗?”
    刘江涛又红脸的嗯嗯嗯。
    黄盼盼却问:“他昨晚回来做什么了?”
    冯晓婷明显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紧紧盯着。
    杨倩走开几步站在两张凌乱程度不同的床边,可耳朵明显在听。
    周梦霞低头不知道是不是在算账。
    男生们稀里哗啦的挤在落地窗口看外面繁华的大都市。
    可怜又幸福的刘江涛还尽量回忆了下:“他……回来就坐在那看外面吧,看了好久,然后就睡了,我电视声音都没敢开。”
    当初还信誓旦旦要给赵德柱一碗饭吃的养猪娃,可怜兮兮的已经确认自己小弟定位。
    黄盼盼就走到落地窗前那张移动过的圈椅里坐下,好像在模拟赵德柱能看见什么。
    冯晓婷抬头,正好和杨倩对对眼,没说话。
    她们当然想不到,赵德柱从坐在那个包房开始,就在准备自己的第一单生意了。
    现在,必然是去筹措资金啊。
    下楼逛了一会儿商场,打了个出租车直奔江州二手车交易市场。
    不远,十多块钱车费的距离。
    快速游走转了几圈,问了几家看起来规模实力比较雄厚的车商,拿了名片。
    还是确认江州这种内陆西南城市,哪怕是直辖市,消费水平或者说消费意识比沿海还是差得远。
    基本上偌大个交易市场停在露天的三四百辆车。
    全都是各种十万以内的小面包车、普桑,捷达、富康都算是好货色了,然后周围一圈室内展厅才有卡迪拉克、奔驰宝马之类的少数名牌车,但也是挺普通和老旧的型号,绝对不可能看见z4这种去年才上市的型号。
    甚至连他旁敲侧击问这个型号,都没听说过。
    这时候赵德柱心里已经隐隐有点卧槽了,但还是抱着也许物以稀为贵的态度,约定自己抽个时间把车开过来面谈定价。
    别人看他趿着拖鞋的t恤牛仔裤样子本来不相信,但一口粤味普通话似乎又佐证了什么,约定电话联系。
    有车商积极的要马上跟他一起去看,却被赵德柱拒绝了。
    这更似乎证明了神神秘秘的来路不正。
    这时候黄盼盼的电话打过来:“赵哥,我们准备回学校了,你现在在哪里呀?”
    论年龄没准儿几个学姐还大一丁点,可就是不由自主的选择了这个称呼。
    情绪受到点挫折的赵德柱简短:“嗯,我也回学校了。”
    说完挂上电话。
    那支8910i果然让车商们也面面相觑留意到,看这个年轻人出去随便打了辆车就走了。
    赵德柱是不会让车商知道自己住在哪里的。
    他太明白这个行当水有多深了。
    几十万的名车,会毫不犹豫的让人起了歹毒心思。
    特别是他这么个外地人。
    现在还是先回去要钱吧,要回自己应得的那笔提成。
    另一边在众目睽睽下打电话的黄盼盼,差点没迸出眼泪来。
    还好冯晓婷伸手挽住她:“肯定是受过伤,对吧……”
    嘟着嘴的黄盼盼才下了台,刚刚在五星级酒店吃早餐的喜悦感荡然无存。
    周梦霞依旧在低头整理刚从酒店前台退出来的款项。
    坐公交车回去的他们就肯定不如赵德柱快。
    可是屋漏又遭连夜雨,当赵德敲开校长办公室的门以后。
    江湖老油条给他展现了什么叫做老谋深算,老奸巨猾:“嗯,我看见这两天的招生报名表了,新增1057名大一新生,这其中肯定有你很大的功劳。”
    赵德柱仿佛听出来点音,好整以暇的坐在大班台前:“然后呢?”
    龙楚雄丢了一支玉溪烟过来:“但你也不能否认其他同学老师的努力吧,他们也有功劳的。”
    赵德柱点燃香烟:“直接说,钱给不给。”
    龙楚雄笑:“这样吧,我把你后面两年的学费和住宿费全免了,一万多,而且让你当学生会主席跟这个高尔夫专业的班长,绝对比那一两万块钱更有价值,你觉得呢?”
    换个血气方刚的十八岁年轻人,对两万块钱可能都看到命里去了,这会儿还不一跳八丈高?
    什么屁学生会主席,什么班长,那可是两万块钱!
    在江州市区买小户型都能交个首付了!
    赵德柱仿佛早有所料的深吸一口烟,脸上露出悻悻的苦笑:“这个世道还是这样险恶啊,你收了五百多万,还抠住我这两万块钱,你知道我为这花了多少钱吗?”
    他这不像个学生的口吻,让龙楚雄也觉得奇怪,吐个烟圈:“家大业大,处处都是钱,五百多万……你知道一栋教学楼多少钱,一块塑胶操场多少钱吗?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闪转腾挪,借的、贷的,这五百多万只不过是最多让我缓口气,却救不了命。”
    赵德柱看着校长。
    校长也看自己的学生。
    学生不像学生,校长不像校长。
    赵德柱摇着头起身:“你真的会演,让我又特么上个当,走了!”
    终究还是年轻气盛,居然伸手把校长桌上剩的大半包烟给拿走了.
    龙楚雄随便他,但有冷漠脸:“去财务室签个字,我给他们打电话。”
    赵德柱反手对校长做了个中指!
    在他那三十多岁的内心年龄,把对方当同龄人,更有种老子上一世被人坑,这辈子还是要被人玩得团团转的郁闷。
    校长也不发飙。
    等学生出门关上以后,他才喜滋滋的拿起电话:“高尔夫那个赵德柱过来说学费的事情,就按我说那个办。”
    挂了以后还哼小曲儿,又突然想起什么的打手机:“娜娜,给你妈说今天搞点下酒菜,我带瓶好酒回来喝,对,没问题,买买买!”
    坐下来又是一脸的盘算。
    赵德柱才懒得去财务室说学费的事情。
    相比两万块钱,他更觉得丢不起这个人!
    努力了吗?
    努力了。
    收成呢?
    两年一万多块的学费住宿费全免,确实是赚到了。
    可总没有现金拿到手开心。
    而且自己大手大脚的……
    赵德柱到这时候还不承认自己是大手大脚,他是根本没把这两万块当成钱。
    还不如拿来收买人心。
    最后深吸口气,算了,就当是买个教训,下一次创业冲击自力更生还需要这几个人手呢。
    肯定会对自己死心塌地帮忙了。
    这点赵德柱很笃定。
    算下来也就花了几千块,便宜。
    正好接了个电话就出校门,早上逛商场定了空调,送货安装的工人已经到了。
    两百块一个月的租金,租下老头院子里一间房。
    总比在寝室自在舒服多了。
    赵德柱力求用这些事情说服自己开心点。
    却再次接到杨倩打来的电话:“赵哥,你真的是高尔夫系吗?”
    赵德柱正在看工人钻孔钉架子,搞得灰尘不少,老头儿听说几年后这空调免费送他,开心得早就跑前跑后拉塑料布把车身挡住防尘。
    所以口中漫不经心:“对啊,怎么。”
    杨倩惊叹:“天哪!你快来看看吧,你有眼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