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8、就这样交代了
    仅仅唱过这首歌,赵德柱就退居二线了。
    本来冯晓婷招呼姐妹们,要一起给这个特别的男生来个爱的抱抱。
    被赵德柱威胁要扣钱,抱一下就五十块。
    周梦霞马上偃旗息鼓,杨倩和黄盼盼笑着拉住准备来两百块拥抱的姐妹。
    然后赵德柱催促、引导、威胁几个羞涩的男生唱歌、喝酒,特别是跟学姐互动。
    刘江涛好不容易才红着脸带头唱了首《伤心太平洋》,虽然反应平平,倒也让男生们逐渐放开手,但绝对不敢去找学姐交流,只会幼稚的相互打闹。
    女生就更热闹的抢着当麦霸。
    可敏感的女生都注意到,赵德柱虽然频频举杯,酒来就干,无论谁唱完他也有鼓掌。
    但却无声无息的坐到了边上。
    如此热闹的氛围中,竟然有种孤独的味道!
    在赚了这么多钱的喜庆情绪下,还有点发呆。
    特别是盯着桌面上打开的那几瓶洋酒,呆呆的,一杯接一杯端起来喝。
    倒也不是嗜酒狂喝那种,就是捧着玻璃方杯,一直都在若有所思的没放下。
    女孩儿们都心疼了。
    所以才过十点半就询问是回学校还是怎么办,要不要出去吃夜宵,这里可是江州最市中心的地方。
    她们四个基本上都是市区长大,知道不少出名的夜宵去处,特别是养胃的鸡汤面、蹄花汤、黑豆花……
    反正名震天下的那些江州麻辣火锅、鲜香烧烤都没在她们的考虑范围。
    居然知道主动为别人着想了。
    结果好像被惊醒的赵德柱:“嗯嗯?这才几点钟你们就不唱了?不好玩了,你们几个!马上站一排给学姐跳个舞,搞清楚你们这两天赚到钱全靠学姐支撑台面!”
    他都这么帮忙了,几个王八蛋还是腼腆的嘿嘿嘿,起码有点不要脸的精神啊,就知道挤在一起偷看美女。
    眼神也是畏畏缩缩的偷摸,真是很猥琐。
    简直就是专门来衬托赵德柱的。
    越发显得他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貌似潘安……
    准确来说赵德柱脸有点黑瘦,显着偏长,就跟他体形似的,绝对不是帅气英俊的那一挂。
    但头发虽然有点乱,整个人看起来都很利落干脆。
    最主要还是那种带着成熟的淡定气质,瞬间秒杀其他毛都没长齐的小男生。
    四个女生笑着又想去拉他了:“不是,不是,饿了嘛,再说十一点校门就要关了……”
    “赶不回去了吧,我回家肯定要被骂,身上有烟酒味!”
    “哎呀,那就不回去了,我知道后面有个宾馆还挺干净,一百五住一晚吧,我们四个挤一间没问题的。”
    “哟哟哟,我单独住一间!”
    “咦?你有什么想法……”
    就在女生们又嬉闹起来时候,赵德柱也只好起身:“那就走吧……刚才下车时候我看见对面有家万豪酒店,住那里吧。”
    男生还没意识,四个女生已经难以置信:“万豪?超级贵的!几千块钱一间房吧?”
    “那是五星级的国际酒店啊!我只到会议大厅去当过一回礼仪,天哪!”
    “嘻嘻,我想去看看……”
    五个普遍来自周边区县的男生这才差点跪下去,什么宾馆酒店房间,住一晚要几千块?
    赵德柱门儿清,伸手打个响指:“普通标间哪有那么贵,我们不是赚了两万块吗,除了发给你们的,今天吃饭唱歌多少钱,最后还剩多少?”
    周梦霞马上:“第一天1480、昨天8720、今天10940,分别给了我们400、3000、6500,前面吃饭我不知道多少钱,今天吃饭喝酒3776,倩儿那天做横幅80块,买遮阳篷280,还剩……七千左右?”
    赵德柱重新打量下四个姑娘里面本来最不起眼的这个妹妹头。
    整齐厚黑的刘海下,一双单眼皮小眼睛可能真不是最漂亮的,而且只要有吃的,基本上嘴里就在嚼嚼( ̄~ ̄)嚼!
    这会儿也抓着一把果盘里的圣女果,塞得嘴里鼓鼓囊囊。
    但都没耽误她快速心算。
    加减法可能确实算是比较擅长,但更有特点的还是她居然不声不响的把所有进出款项都了然于胸吧。
    赵德柱几乎是顺理成章了看了看,嗯,记忆容量确实比较大。
    然后赶在女生们发现他视线停留部位前做决定:“好,这次给你加一百块,以后你负责算账,走吧,只有体会过高档地方是怎么样,才会有动力去赚更多钱享受!”
    对于还读着野鸡学校的男女生来说,特别是四位还算青春姣好,面容漂亮的大二女生来说。
    她们肯定会对这个第一次带她们去五星级酒店开房的男生,终身难忘。
    真的很近,就在这片娱乐场所街对面,不过两百米左右距离。
    和灯红酒绿的夜总会、ktv、酒吧会所相比,那种国际品牌形象凝结出来的单一色调卓尔不群。
    几盏户外大灯的仰射,都能把酒店大楼映衬出高档味儿来。
    连赵德柱都不知道这是2003年江州这座直辖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
    杨倩甚至不由自主的把身上一字肩的淡黄色t恤整理了下。
    冯晓婷则基本把目光放在带头而行的赵德柱背影上。
    一群十八九岁的少男少女,走进酒店大堂的时候,瞬间被五星级酒店应有的气派压得小心翼翼。
    愈发显得领头的赵德柱高大伟岸,大家还不由自主的朝他身后跟紧些。
    高级酒店哪怕狗眼看人低,服务意识还是有的,大堂接待迎上了明显不是消费群体的这帮人。
    可看了赵德柱的表情,难免又恍惚这个男生,就是住惯了这种酒店的存在。
    对啊,赵德柱习以为常,点点头:“今天的协议价是多少?五个标间。”
    寻常学生哪里知道酒店也像期货、股票那样有个价格浮动上下,并不是招牌上写多少就多少。
    大堂接待也马上清楚这是行家,笑着带到前台:“请问是哪家协议单位呢?”
    赵德柱理直气壮:“高尔夫酒店管理学院……”
    前台犹豫下,就按照协议价开了房间。
    九只小鹌鹑像跟在鸡妈妈背后似的。
    四个女生稍微好点,还能东张西望,男生就基本低头亦步亦趋。
    一起进了电梯还有小声欢呼,女生可以名正言顺的挤在赵德柱身边了。
    黄盼盼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学校和这里有协议价?差了三四百块呢。”
    赵德柱随意:“抢手的时候啥协议价都没用,没人住的时候谁都可以是协议价。”
    杨倩眉毛挑了下。
    走出电梯,无论是踩着让人仿佛在云端的深绒地毯,还是幽暗静谧的客房走廊,都让初体验的各位男女生忍不住哇……
    原来这就是有钱的生活。
    没错,其实不过就是几百块钱的区别,路边小宾馆跟这样的高档酒店,就是有云泥之别。
    从未走进过这种地方的人,除了惊叹差距,更多是打开了新世界。
    原来……只要稍微多花点钱,就能有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那个周晓波还难以置信的摸了摸走廊上氛围灯独照的一尊佛头,好像以为是幻觉。
    都有历史博物馆的气质了。
    赵德柱却轻松:“周晓波、秦迪,你们俩个住这间,丁伟,陈磊你俩住这间,这两间给女士住,刘江涛跟我住到那边去,我要想事情……这个房卡是……这样的。”
    明显看他是从多种高级感应门锁的打开方式里面挑了一样,示范打开一扇门,就施施然的走了。
    四个女生再无半点嬉闹表情,各有心事的走进那从未感受过的高档房间里。
    哪怕这还是最低一级的普通标间。
    但也是五星级酒店标准。
    下限都高于无数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