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富婆妈咪的天才儿子们第五月玄奕澈 > 第1094章 爹地,你又欺负妈咪!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坐在蓝色的儿童沙发上,长腿无处安放,并不得显得滑稽,反而让南絮的鼻子发酸。
    玄景行是冷漠的,甚至冷酷无情的令人发指。
    但是,在对待孩子的时候,他总是可以包容一切,给予所有,包括属于父亲的温暖。
    听到开门声,他的视线看过来,深邃的眼底有着毫不掩饰的炽热。
    那眼神仿佛要把她吞掉。
    霸道,强势,又充满掠夺感。
    他衬衫的扣子系在领口,顶着那张最禁欲的绝美五官,昭示着他内心最疯狂的想法。
    南絮毫无心理准备,就这样撞入他的眼中。
    她的心跳不可抑制的漏了一拍。
    他怎么可以这样。
    南絮心里忍不住小抱怨,眼神却黏在他身上。
    眼角红了,都不自知。
    孩子们还在,南絮的理智终于上线。在孩子们面前,她要和玄景行做一对恩爱的夫妻。
    不管今后如何,至少她在玄家的这段时间里,必须要维持恩爱的夫妻人设。
    “老公,你回来了?”
    她抿着唇,主动开口,露出一抹温柔甜美的笑。
    谁能想到他们此时是在冷战。
    他甚至都不想见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南絮心里也很忐忑,害怕他不愿意配合,紧张万分的盯着他。
    她眼底的担忧,浓郁的快要漫出来,玄景行眉心微蹙。
    “过来。”
    薄唇轻启,嗓音低沉而优雅。
    南絮愣了下,呆在原地,样子有点傻。
    看她这反应迟钝的样子,玄景行再次皱眉,朝着她伸出手,“过来!”
    命令的语气冷酷很多。
    南絮下意识走到他面前,玄景行长臂一揽,把人搂在怀里。察觉到怀里的人儿身子微僵,缓缓眯起眼睛。
    鼻尖萦绕着馨香,那是她专属的味道。
    “做了什么?”低沉的嗓音乍然在耳畔响起,南絮猛然响起自己在干什么。
    “榴莲千层。”
    南絮忐忑不安的看他,担心他不喜欢榴莲的味道。
    “你做的?”
    他的声音慵懒又充满磁性,总是撩着她的心弦。她明明十分克制,可还总是忍不住会为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心动。
    “儿子想吃,我就做了。”她如实说完,脑子里轰鸣一声,瞬间炸开。
    眼前的三个小不点同时叹气,南星撑着下巴,叹道:“哎,爹地妈咪好恩爱呀!比电视里的哥哥姐姐还恩爱!”
    空青赞同的点点头,“妈咪明明是给我们送榴莲千层的,可是到现在都没看我们一眼。”
    云岑总结,“因为我们不是爹地。”
    南絮尴尬的耳朵都红透了。
    她想把榴莲千层放在桌上,一起身才发现自己动不了。
    南絮欲哭无泪。
    她忘了自己是坐在玄景行的腿上,腰上的大手明明安分守己,可她却觉得浑身都着了火。
    玄景行的确有些心猿意马。
    纤细的腰肢盈盈不足一握住,娇滴滴的让人总想欺负她。
    她有这个资本令所有男人为之疯狂。
    深邃的眼底卷起骇浪,也不知道那种极限的折磨她到底是怎样承受下来的。
    念头才浮起,玄景行便察觉怀里的人身子都僵住了。
    他低头,蹙眉盯着她红透的脖子,隐约蔓延到全身的趋势。
    喉咙滚动,南絮听见了。
    她害怕他在这里做出什么事,紧张的不敢乱动。
    “这里不是喝下午茶的地方,你们三个端着出去,不要浪费妈咪的心意。”
    低沉的嗓音一开口,南絮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知道啦!”
    三个小家伙欢快地爬起来,分工合作,端着果汁和榴莲千层出去了。
    门,再次关上。
    南絮以为他会做些什么,忽然耳边传来低沉暗哑的嗓音,“抱歉。”
    他在向她道歉?
    南絮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纵然他提出过分的要求,她也愿意配合。那是她亲口说出的承诺,她势必要做到。
    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跟自己道歉。
    错愕的眼神对上他深邃又包容的眼神,不敢相信自己在最无助,最彷徨的时候,竟然会被温暖包围。
    她,感受到了他的真心。
    “抱歉,我控制不住,但是不会强迫你。”他再次开口,宠溺的语气哄着她,跟她赔不是。
    南絮想说没关系,想说我们是合法夫妻,想说你做什么都可以……
    甚至想说:玄景行,我爱你。
    “呜……呜呜呜……”
    她不想变得软弱,可眼泪放肆流,根本停不下来。
    头顶一声叹息。
    她被他紧紧抱在怀里,那种被呵护,被温暖包围,被人疼爱的感觉涌上来,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她允许自己放肆一次。
    只一次。
    她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以这样的姿态示人。
    今天过后,她还是坚强,无坚不摧的南絮!
    男人温柔的手掌,轻轻拍着她的背,任由她的眼泪打湿他昂贵的衬衫,也没有任何责备和厌恶的情绪。
    眼底是小心翼翼的,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心疼。
    ……
    良久。
    哭声渐止。
    玄景行并未动,他再给她充足的时间,去缓和自己的情绪。她的心思敏感,倔强,容易钻牛角尖。
    若是他开口,她十有八九会恼羞成怒。
    忽然,他错愕万分的低头,视线所及令人喉咙发紧。她小巧的唇微张,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珠,粉嫩的脸颊如婴儿一般细嫩。随着呼吸,睡的十分甜美。
    玄景行眸色微暗,动作前所未有的轻柔小心,像呵护珍宝一样把她抱起。
    从房间里出来,三个小不点蹲在门口,担忧地看着他怀里的人,顿时全部都紧张起来。
    他蹙眉,无声道:“不要吵。”
    三个小不点同时用小手捂住唇,漆黑的大眼睛眨呀眨,悄悄地跟在他身后。
    空青快走两步,轻轻打开卧室门。
    玄景行赞许的看他一眼,抱着南絮走进去,轻轻把人放在床上。调好卧室里的温度,帮她拉上被子。
    整个过程中,南絮都没有醒。
    玄景行做完这一切,松了口气,回头示意三个小崽崽出去。小家伙们很听话,蹑手蹑脚地出去,齐刷刷等在走廊。
    玄景行一出来,南星奶凶地质问,“爹地,你是不是欺负妈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