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妙手小神医 > 第195章 更好的办法,是来文的
    嘶!坐在车内的大人物,突然发出了轻嘶。
    随着轻嘶之声,他还是不敢相信,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不相信,就不会发生的。
    莫非,这个人是……这样想着,车后排的大人物,陷入对往事的回忆当中。
    不说这大人物陷入某种无法自拔的回忆杀当中,只说叶涛这边。
    赵诚海放下了狠话,而且把话说得死死的,分明就是一点不留余地,如今这个情况,已经是箭在弦上。
    而且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难道他赵诚海不要面子吗。
    “嗯,今天要是不把这两个人收拾了,我赵家颜面何存,这么多人看着呢!”
    心中打定了主意,朝后面挥手起来。
    呼啦一下。
    赵诚海并没有开口吩咐,但是做为跟随他多年的贴身保镖,怎么会不明白,现在主家的意思。
    “嗯,主家这意思是想弄死这两个家伙。”
    “也是,这两个小子,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惹谁不好,非惹到咱家少爷身上。”
    “嘿嘿,哥们对不住了,到了阎王爷,你找姓赵的报仇吧。”
    ……会意的一众保镖,纷纷跳过来,把叶涛二人围了个风雨不透。
    “清场!”
    带头的保镖头目,高喝起来。
    其实不用他们喊,那些看热闹的人,也没谁会不识趣到,遇到这情况,还要往前冲,在看热闹不嫌事大,也比不过自己的命重要不是?
    刷!一下子围观的人,闪出一片十分开阔的地带。
    “哈哈,姓叶的,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己来,怎么样?
    你不是问本少什么意思么,现在知道本少的意思了吧。”
    人多势众,而且这么多保镖把叶涛两人围了起来,赵瑞良感觉又活了过来,不像原来那样,被应自强一人干翻带来的武者,吓得都傻眼了。
    他又抖起来了,变得无比嚣张!叶涛闻言,冷笑一声。
    “怎么赵大公子,觉得人多就一定能赢吗?”
    “哪来的废话,动手!”
    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面子也好,还是真想弄死叶涛也好,赵家父子,都必须马上采取雷霆手段,来对付叶涛。
    反观叶涛和应自强,当然不会给这种场面吓倒。
    “哈哈,看来今天我应自强要当回拼命三郎了!”
    “说得好!”
    打起了精神,两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虽然在心理上,两人都藐视这群乌合之众,但是真要动手的情况下,两人可没一个人敢轻易的轻敌。
    毕竟这种拳拳到肉的战斗,真要打起来,轻敌是最大的忌讳。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那边车内的大人物动了。
    “住手,全部给我住手!”
    这些保镖的老板赵诚海,都要对这秋先生毕恭毕敬,所以秋先生一喊话,这些保镖,只好收势。
    说实话,如果不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他们的本职只是保障主家安全,至于替主家去背人命,这事打心里面,他们是不乐意的,所以借秋先生这一喊话的机会,保镖们也算是借坡下驴而已。
    每个职业都有每个职业的底线和操守,而今天想要结果叶涛二人性命,对这些保镖来说,不得已而为之。
    赵家钱给得到位,那么当然可以额外要求,这些保镖去替他们杀人。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并不是网络上说说的段子。
    ——而是现实!随着保镖的退后,叶涛二人并没有主动追击的意思,因为叶涛想看看后面高喝的到底是何人,不管这人是谁,至少他是帮他的。
    叶涛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此时当然可以借机追过去,然后干翻他们几个,可如果真要那样的话,还是叶涛吗?
    叶涛不是那样的人!刷!又是这样一个声音,那边主动让开一条路,让秋先生可以顺利到了里面。
    而接下来的事情,简直让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这事有点意外,太意外了。
    “您,您是血狼大人?”
    “你是谁?”
    叶涛满不在乎的问道。
    表面上满不在乎,不代表内心会平静,因为知道血狼这个名字,本身已经意味着有些来头。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谁会直接叫出血狼这个名字?
    对于叶涛的满不在乎,秋先生却认为这是理所当然,心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还真以为看错了,嗯,这回没错了,果然是血狼大人,当年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只是那一次怕也没有这么近的和血狼大人这么面对面,真是造化,赵家父子这对二货,惹谁不好,居然惹到血狼大人头上。
    想着心事,正了正衣襟,表现无比谦恭的样子,跟叶涛小心翼翼地回答说:“血狼大人自然是大人物,当然不会记得我,那么容我介绍一下。”
    看到秋先生对叶涛态度如此,赵诚海好像意识到什么,但是有些不信,马上后面跟着插话进来。
    “秋先生,您……”“你闭嘴,我和血狼大人讲话,还轮不到你多嘴,退下。”
    “是,是!”
    在秋先生面前,赵诚海只有诺诺称是的份,但是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坏了,我儿瑞良该不会惹了不该惹的人物吧。
    “可是没有道理啊,按说以我赵家在陵城的实力,没理由有这样的人物,居然不知道的道理,这个叫叶涛的人,到底什么来头呢,连秋先生也态度如此……”心中打着鼓,琢磨着叶涛真正的身份,同时有些后悔,前面把话说得太满了,想他赵诚海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有些道理他不是不懂,如果他不懂这些大道理,也不会处处行事低调。
    坏就坏在他太惯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一时间失了理智,唉,如果刚才话不说得这么满,或许还有挽回,现在……退在后面的赵诚海,额头已经开冒汗了。
    眼见得赵诚海不在作声,秋先生又一次转向了叶涛,跟着施了一礼:“血狼大人,现在请正式允许我在重新介绍一下自己。”
    一边说着,秋先生不管是语气还是动手,都表现得仪式感十足,在赵诚海面前,他是个大人物,他让赵诚海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
    一下子出现了对比。
    路人又开始惊叹起来,毕竟赵诚海在陵城也是一号人物,居然……这一回路人的惊叹,已经变成了无声的惊叹,因为任何多余的话,都已经无法形容出这种震惊,这个叫叶涛的年轻人,不简单啊。
    这回倒霉的好像是他们赵家父子了。
    一下子人心向背间,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目不转睛地,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叶涛。
    还有准备做自我介绍的秋先生。
    秋先生神色凝重地开始说了起来。
    原来他是名动一方的李老的助理……那一次叶涛执行任务归来,庆功会上,李老带着他身边的助理,也就是秋先生,一起过来给叶涛敬酒。
    对于那次庆功会,叶涛当然有印象,但是什么李老跟秋先生,叶涛哪会记得住,要知道那天参加庆功会的人那么多,而且这样的场面,又不只是那一次,如果让叶涛记住每个一面孔,和每个无关紧要的人,不得把他累死?
    如果此时秋先生知道,在叶涛心中,连同他的老板,都被划入无关紧要人员的名单,不知会做感想。
    当然叶涛不会这么直接了当说出伤人的话,轻描淡写间,叶涛平静地说:“是吧,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天到场的人,确实不少!”
    “这么说血狼大人想起我来的?”
    “嗯嗯,有那么一点。”
    如果不是为了尽快把赵家父子的事情平息下来,叶涛肯定对这个秋先生放任不管,他怎么有空理这样的人。
    血狼是什么的存在,岂会在这种事情多费功夫。
    不过看那赵诚海怕这人的样子,让他搞定赵家父子,也不是为上策。
    随着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叶涛越是深刻地领悟到,有时候解决问题,不一定非要付之武力。
    用文的也挺好!闻听叶涛说对他有些印象,秋先生脸上露出大喜之色:“真是太好了,能被血狼大人记得,是我秋傲的荣幸。
    既然这两个人惹了血狼大人,一定是他们不对,我会处理好的,血狼大人您一边休息就好。”
    叶涛微微点了点头,说:“那么辛苦了。”
    一这说着辛苦,拉了一下应自强的手,两人退到后面,这正是他要的结果,同时他这一轻碰应自强,是告诉他接下来,看戏就好了,让这个姓秋的出面收拾不可一世的赵家父子就够了。
    而现在赵家父子,已经两腿抖得如同筛糠一样。
    至于开口讲话,这父子二人,脸部已经完全变成了瘫痪一样,根本不属于自己一样,他们到是想开口说话来的,可是根本丧失了讲话能力一样。
    没办法,赵诚海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认为的大人物在叶涛面前不够看,连他后面的站大的更大的老板,怕是都没有被叶涛正眼瞧一瞧的资格,这叶涛什么人啊,太恐怖了。
    啪!终于看到秋傲过来后,赵诚海一掌掴到了赵瑞良的脸上。
    一边打到儿子脸上,但是心里疼的还是他赵诚海,可是他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