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妙手小神医 > 第147章 庸医
    久攻不下的徐雅君越来越急,甚至表情都已经露出十分急躁的神色。
    “雅君住手!”
    中山装老者大吼一声。
    此刻的徐雅君听到爷爷的话之后,连忙停下手愤恨的向着叶涛瞪过去。
    “你叫雅君,挺不错的名字。”
    叶涛笑着说道。
    “不用你来管。”
    徐雅君脸上露出不愤的神色。
    整个的徐雅君向着自己的爷爷看过去,等待着他爷爷的下文。
    “雅君你就别再丢人现眼了,这位小友明显是在让着你。”
    徐老说道。
    “爷爷,只要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我就能够近身拿下他了。”
    徐雅君不服气的说道。
    “胡说,你刚刚出手就有四十二招变化,可以说是你最拿手的一套连招,结果呢?
    你连人家的衣袖都没有碰到。”
    “而且这位小友还没有还手,他若还手你恐怕连对方一招都吃不下。”
    徐老站在一旁不断的训斥着自己的这个孙女。
    “这样的话就更证明这个家伙是过来偷听我们谈话的了,爷爷。”
    徐雅君说的。
    “给我站到一边去,闭上你的嘴巴。”
    徐老说道。
    此刻的徐雅君心中就算是有万般的不愿,最终还是听从自己爷爷的安排来到一旁。
    而这个时候的徐老爷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向着叶涛望过去。
    “小友当真是好身手,我这孙女儿脾气虽说暴躁了一点,但本人并无恶意,还请小友你别放在心上。”
    徐老笑着说道。
    “我还没有那么无聊,与一个女人一般见识。”
    叶涛淡淡的说道。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什么叫做不和我一般见识?
    难道我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吗?”
    徐雅君质问说道。
    然而叶涛虽说没有回话,但是他的表明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看到叶涛的这个样子,徐雅君更是气的一跺脚,若不是有他爷爷的命令,恐怕此刻他早就冲过去对着叶涛开始暴打了。
    当然了,能不能打过就又是一个问题。
    “雅君,我平时对你的教导是不是都当作耳旁风了?
    这位小友竟然拥有如此实力,而且前途无量,又怎么会去做偷听这种事情。”
    徐老说道。
    “可是一个会武道的家伙出现在这里不是很让人奇怪吗?”
    徐雅君说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妻子身体不好,我听闻这里的药材特别不错,所以来这儿买一点药材给妻子回去补身体,难道不合情合理吗?”
    叶涛问道。
    听到叶涛的这话之后,徐雅君就像是抓住了某种证据一样,更是不屑的向着叶涛看去。
    “这么说你来这里是给妻子配药的,你会医术喽?”
    徐雅君不懈的问。
    “那是自然。”
    叶涛点头说道。
    “吹牛皮,看你的样子,不过是二十多岁而已,嘴上连毛都没有,就在这里吹牛。”
    徐雅君不屑地说道:“你就是别人派过来偷听我们聊天的,想要获取我徐家的信息。”
    听到了徐雅君的话之后,那徐老与唐中老人脸上都露出了几分思索的神色。
    “我曾经跟随师傅学医三年,虽然只是三年,但我却自认这天下绝大部分的事,医道国手都不是我对手。”
    叶涛说道。
    “大言不惭,你才什么年纪,竟敢就说如此大话。”
    还没等徐雅君说话,那唐装老人先是拍着桌子勃然大怒起来。
    “每一位中医国手恐怕都要救了不知多少人的性命,你才多大?
    我救过几个人,敢说自己的医术概括中医国手。”
    唐装老人愤怒说道。
    “有志不在年高,有些事情,年轻人未必做不到。”
    叶涛淡淡的说道。
    这样的话语彻底刺激到了唐装老者。
    这身穿唐装的老人姓张,只要熟悉他的人都要尊称一声张神医,在整个中医圈子里面都是少有的,国手级别存在。
    听到叶涛如此大言不惭的话语,直接开始震怒了起来。
    “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么我便考你几个问题如何?”
    唐装老者质问道。
    “没有那个兴趣,若是答对了,我又捞不到什么好处。”
    叶涛直白的说道。
    叶涛自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像眼前的这群人证明什么,毕竟他们与自己毫无关系,等他踏出这中药店之后,说不定下次再见面就谁也不认识谁了呢。
    “小子,如果你真的能够证明自己的医术堪比中医国手,我不仅还为刚刚的语气道歉,还可以将这一柄玉刀送给你。”
    说话之中,这唐装老人从自己的袖子里面取出一柄巴掌大小的玉刀。
    这一刀看起来碧绿,绝对是上好玉石打造而成,而且这绿的通透完全是最上等的帝王绿。
    而且这柄刀造型优雅,看起来更是锋利,只要拿出去就可以当成是最完美的工艺品,可谓是价值连城。
    若是这个东西落在其他人的手中多半会变成收藏品之类的存在,但是若是放在叶涛的手中却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这玉刀能够用来切割药材。
    普通的金属刀具,切割药材的话,始终会因为金属的关系破坏几分药性。
    在古时代,一些强者均用玉刀来切药,甚至传说中,嫦娥的玉兔都是用一个玉杵来捣药,虽是传说,却也见遇这种东西对于中医的重要性。
    而眼前的这一柄玉刀,更是所有玉刀之中最上等的,仅仅是看了一眼叶涛就喜欢上了。
    “你真的肯将这玉刀送我?”
    叶涛问道。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唐装老者霸气说道。
    然而一旁的徐老以及徐雅君都是正经的向着身前的这唐装老者看过去。
    “张老弟,这是你祖上传下来的玉刀,怎么可以用来打赌呀?”
    徐老说道。
    “是啊,徐爷爷,要不就用钱来赌吧,我徐家就是钱多。”
    徐雅君说道。
    此刻徐家的这一对祖孙,更是不断的劝说着眼前的这个唐装老人。
    “如果堵的话就用这玉刀了。”
    叶涛笑着说道。
    此刻的叶涛已经喜欢上了这顶玉刀,自然不肯更换着堵住的条件。
    “老夫我自然不是那种说话反悔的人,只要你能够证明自己的本事不下于中医国手,这边玉刀就是你的。”
    唐装老人说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出题吧。”
    叶涛笑着说道。
    这唐装老人笑着抚了抚自己下巴上面的胡须。
    唐装老人可不认为叶涛这么年轻,真的就有中医国手一般的实力,不过他也没有准备放水。
    “那我且问你,我生前的这位老哥哥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你若是能够诊断出来,那么我就把这柄玉刀送给你。”
    唐装老人说道。
    “当真?”
    叶涛问道。
    “当真。”
    唐装老人点了点头说道:“现在你可以去诊脉了。”
    而这个时候的叶涛却摇了摇头。
    “这种简单的问题,用不着进行诊脉。”
    叶涛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话之后,唐装老者脸上更是露出不屑的笑容,这特么的完全就是在扯淡。
    就算是他这一个站在中医界最顶峰的家伙,也需要通过把脉来了解徐老的情况。
    而叶涛竟然如此的猖狂,显然是没有本事的家伙在这里硬吹牛。
    “那你倒是说说我这老哥哥到底有什么病?”
    唐装老人不屑的问道。
    “没病。”
    叶涛说道。
    此言一出,唐装老者和那徐老以及徐雅丽的脸上不屑,神色更加浓郁。
    “果然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骗子,我这老哥哥咳痰色白清稀、形寒肢冷,恶寒重而发热轻,咳嗽胸痛,喘促,面色青白,分明是,胃中有恶寒,而你连这个都看不出来,竟还自称自己有中医国手的实力,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唐装老者大笑说。
    此刻的叶涛丝毫没有那种被人拆穿之后不好意思的神色,表情依旧淡然无比。
    “如果你觉得是肺寒症的话,那我问你这寒气从何来?”
    叶涛问道。
    “这……“唐衣老人迟疑了起来。
    “你找不到这寒气的来源吧,你只是知道这老头肺中有恶寒,就将其定义为肺寒症,太过于武断。”
    “相信你一定给这老头开了不少抑制肺寒症的药物吧?”
    叶涛问道。
    听到这话之后,唐装老人点了点头,既然认定自己这老哥哥得的是肺寒症,那当然要对症下药了。
    “所以说你就是一个庸医。”
    叶涛指着唐装老人大声说道。
    “放肆,我张谦在整个中医界之中也算是有名望的人,祖上更是出过数代御医,岂是你能在这里污蔑的。”
    唐装老人大喝说道。
    “庸医就是庸医,如果你老祖宗本事也只有你这么多的话,那你老祖宗也是庸医,你却不知道,你开的这肺寒病之药,恰恰要了这老头的命。”
    叶涛大声呵斥。
    此刻的这唐装老人看向叶涛,整个人更是已经气得全身发抖。
    “黄口小儿,竟敢在这里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唐装老者指着叶涛说道。
    “这老头根本就没有肺寒病,他是老伤发作了。”
    叶涛说道。
    当说到这话的时候,那中山装老人露出震惊无比的神色,恐惧般的向着叶涛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