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们的汽车时代 > 第二十三章 我送你们回城
    局外人贾校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可牌桌上的局内人,却依旧执迷不悟。
    “继续!”
    “别停!”
    他们拍桌子的模样,像是食人的野兽。
    “就这样吧!”林亦炕上下来,盘了半天腿的他,腿微微有些麻。
    “赢了钱就不想玩了?”
    林亦看到贾校长,微微颔首致意,然后回头盯着明显已经上头的中年汉子,“我要继续打,你能输的倾家荡产喝农药。”
    “瞧谁不起呢?”汉子的声音竟是一顿。
    “瞧你不起。”林亦说道。
    他的手指绕了个半弧,指着牌桌旁的人,“你们连打麻将都玩不明白,还想坑我家?谁的钱不是一滴血一粒汗挣得,凭什么给你们故意送钱?”
    “你们家双职工,有钱!”
    “呵!先不说,有钱是不是就应该给你们送钱。你们打听打听,市里的工厂已经多少个月没发工资了。你们还拽着我爸打麻将,还你们一分,他一毛,赢了不让走,输了也要继续玩,你们要让我们全家去喝西北风?”
    林亦的脸色冷了下来,“互帮互助才是亲戚,光想着坑人拿好处的,不叫亲戚。这年!不过也罢!”
    林亦套上外套,就走到了院里。
    贾校长对此有些心理建设,他知道林亦不是一个能吃亏的性子。
    林父却对此愕然,他追了出去。
    冷风吹在脸上,刮去火炕带来的燥热。
    林红旗说道,“毕竟是亲戚,何必这样呢?”
    “爸,”林亦叫了一声,“矫枉必须过正,也必然过正。不让他们有正确的心理,以后吃亏的可是咱们。这世界上可没什么吃亏是福。”
    林父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同样追出来的贾校长,他轻声道,“校长你们聊。”
    贾校长站在林亦身边,瞭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没想到林同学还有这样的一面。”
    林亦摸了一下鼻子,融化了鼻翼上的雪花,“人善被人欺,总要来这么一遭。”
    贾校长说,“新一轮的模拟考成绩出来了,你的成绩很不错,而且文科两个班的成绩普遍都有上升。你的密卷真有用啊!”
    “有用就好。”
    “可是,我有一个想法。”
    “您说。”
    “不知道你理科怎么样。文科终究人数还是太少了,我在想如果你理科也能行的话……”贾校长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过分。
    一个学生,一个高三的学生,一个能够在全市模拟联考中名列前茅的文科学生,怎么可能文科很厉害,理科又很强呢?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哪怕少年人精力充足也是如此。
    不然的话,为什么还要分文理科呢?
    可是,贾校长就像是一只尝到了蜂蜜味道的黑瞎子,抱着蜂巢就想得寸进尺。
    林亦的出现,本就是意料之外,按道理讲贾校长应该满足。
    可得陇望蜀,既然这小子不光自己学习成绩强,还能有办法普遍拉高其它同学的分,那为何不……
    问他理科行不行。
    要知道,文科高三本校一共就百十个人,理科高三本校可足足有近千人,若是林亦还能在全市模拟中名列前茅,依旧还能拉高整个理科的成绩。
    那……岂不是学校不仅不会被裁撤,还会成为明星学校,合并其它的学校。
    甚至……如果能够掌握林亦提高成绩的奥秘,连续保持几届,这学校如何不说,他贾校长自己就可以去更重要的岗位为人民服务了。
    这也是贾校长能够乘坐让人绝望的公共汽车,一路询问,最终找到这里的精神动力。
    虽然,有些异想天开。
    可,贾校长依旧有些紧张的盯着林亦,等待他的回答。
    林亦倒是没有太多意外,倒不如说这一切在他掌握之中。
    他喜欢小汽车,喜欢汽车行业。但就算是他再强,也没有办法一个人撬动一个行业。
    因此,他需要一些帮手。
    但是,文科的帮手,能够起到作用的地方,大致也仅有宣发文案等方面。
    真正的硬实力帮手,还是要从理科中寻找。
    原本他打算进入大学再做打算,没想到这位高中校长,路途迢迢来给自己送枕头。
    “校长,我如果说我理科比文科强,您信么?”
    “啊!?”校长愕然,仿佛大脑宕机。
    “我说我理科比文科还强,您信么?”
    “信!信!当然信!”贾校长虽说不知道心里怎么想,但嘴上却是不停地重复。
    就拿刚才的打麻将来说,虽说贾校长也没怎么玩过,但是他却知道如果数学能力不强,根本完不成林亦那样。
    时不待我……
    贾校长咬了咬牙,“林亦,现在跟我回春城吧!距离高考只剩下几个月了,咱们现在开始准备理科版密卷,等开学了高三的同学就能做上了!年的话!就在我家过!”
    林亦回头看了一下炊烟渺渺的泥草房,“也好,在这里过年,大抵不会过舒坦。”
    林亦没有见人就必须装伯姨的性格,在他看来装伯姨只是实现问题的一种手段。让队友或对手知道你的厉害就行了。
    可这手法对聪明人很有用。
    若是面对一群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憨憨,林亦真的怕自己装吐了。
    贾校长听了林亦的话,心里有谱,“林同学你放心,你父母那里我去说。”
    贾校长回身钻进泥草屋,屋里很是嘈杂。
    贾校长找到了林父和林母,小声而急促地说了什么。
    林父林母面露蓝色,但最终还是点头了。
    接着,贾校长问林亦的妹妹在哪,特意过去塞了个红包。
    南炕上的人,看这架势不满的说,“赢钱了就要跑……”
    薛定谔耳背的林奶奶,听人吼着说完前因后果,大声道,“我孙儿厉害用不着你们管!”
    贾校长解决完一切,林亦回到屋里,摸了摸妹妹的头,握了握奶奶的手,再与父亲母亲道别。
    除夕的前夜,天空昏暗卷着雪花。
    林亦和贾校长两人走了很远都没有找到车。
    这时,身后出现了两道光柱,拖拉机的声音由远及近。
    原来是刚才牌桌上脸红脖子粗的男人,双手扶着拖拉机说道,“我送你们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