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流村官 > 女人是祸水(2)
    马润成瞬间坐直了身体,双方并没有说什么,不过就是燕常增的老婆表明了燕省长对马润成的重视之意,还主动邀请他到家里去坐坐。
    挂了电话后马润成沉思了一会,颤颤的问道:“要我做什么?”
    一听这话丰炫明迅速的掏出了一张早就准备好的银行卡,从茶几上慢慢推了过去道:“二虎子家人的一点心意。”
    听到这话马润成的头上就开始冒汗,他如何不明白丰炫明的意思,应该是要求自己在二虎子的身上做点事情。
    长期从事公安工作,整个的情况在头脑中过了一遍,现在一切都是居于二虎子才牵扯到燕丙瑞的,假如二虎子死了,那牵扯到燕丙瑞的一切自然烟消云散了,想到杀人,马润成更是觉得震惊,他并没有接那银行卡。
    丰炫明说是二虎子家人一点意思,估计是省长大人的意思,亦或是丰炫明自己的意思吧?
    丰炫明看了看马润成那种坚定的表情,哈哈一笑收起了银行卡,对马润成道:“只要帮了燕丙瑞,这情自然就记在了燕省长的心上。”
    “公安局的看管也会有疏漏的地方,二虎子如果自己逃了,逃出去后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黑社会嘛?大家都很清楚,互相残杀的事很多,只要是逃了出去,剩下的事就与你们公安局无关了。”丰炫明慢条斯理的说道。
    马润成伸手擦了擦额头上密密的汗珠,突然哈哈大笑道:“这样也不错。”马润成心想只要自己放人,刚才丰炫明的许诺自己就尽收囊中,至于二虎子出去之后的事不让自己参与,这样的做法还是可取的!
    丰炫明走后马润成坐在那里沉思了一阵,自己之所以投向沈文,不外就是想不断的进步,现在看起来沈文更多的是重视卢治升,自己想短期内有大进步根本就不可能,现在燕省长有意提拨自己这当然是一个大的机会。
    跟燕省长挂上了钩,可就比沈文过对自己的助力大了许多,这事对自己真的是一件好事。
    细细想了一阵自己只需设法让二虎子逃掉事情就算完成了,做这事对于自己来说真的并不是太大的问题,要不要搏一把呢?再分析了一下得失,做了这事之后,只要没有留下证据最多就不处分一下,过不了几个月燕常增成了省委书记后自己的春天可就来了。
    烟一支支的抽着,房间里面满是烟雾,想到那张银行卡马润成还没有看在眼里,只要自己有了官位钱算什么?
    沈文接到卢治升的电话后感到很愕然,二虎子竟然从公安局里面逃跑了!
    “怎么搞的!”沈文沉声问道。
    卢治升道:“局里负责看看管的人有事离开了一会,结果不知怎么的那二虎子就逃走了。”卢治升也感到了奇怪,这事透着一种怪异。
    马润成当时打了一个电话,叫看守人员去一趟,没想到就这短短的时间里,二虎子竟然就从这公安局跑掉了。
    “你们如何处理这事?”沈文并不着急这事,二虎子潜逃了燕丙瑞了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真正的杀手锏是王锦江手中的证据,想来现在已经在任鹏飞手中了。
    任鹏飞稳坐钓鱼台,迟迟没有动作,只能说明任鹏飞在考虑怎么用这些证据才能将燕常增一招必杀,酝酿的越久,来的就会越凶猛。
    燕常增把二虎子弄出去,只能表明燕常增并不知道任鹏飞手上已掌握了证据,以为把二虎子放走就没事了,这样一来其实去更加有利于省里的,反正二虎子关在局子里也是一言不发,放出去也好!
    等马润成进门后,沈文面对着二人表现出一幅勃然大怒的样子,桌子拍的山响,令整个市委大楼都战战兢兢,谁也不敢出声,触了书记的逆鳞吃不了得兜着走。
    沈文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来回的踱步,沈文指着二人的脑袋道:“第一,进行全市搜查;第二加大对其他黑社会人员的审查力度;第三:没必要在拘留燕丙瑞了;第四:将这事上报省厅,彻底清查公安局内部!”
    安排完事情后,支走了二位后,沈文望着窗外的景色陷入深思,这二虎子逃走的事情如果没有相当一级的人物帮助那是不可能做到的,肯定是有人里应外合。
    如果没有王锦江手中的证据,这一招还真能燕丙瑞脱身,他们这么做仅仅是帮燕丙瑞脱身吗?他么就不怕再次抓到二虎子而爆露了他们自己吗?这事似乎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呀?
    省里这几天的情况貌似沉稳,却隐隐大有风雨欲来之象,省长燕常增第一次有一种无法掌控局面的感觉,儿子燕丙瑞的事情使他有一种危机感。
    面临着任鹏飞离任,这段时间里面任鹏飞强势的插手了不少政府这边的事情,燕常增对任鹏飞的想法也能理解,反正到中组部任职已成定局,在省做点出格的事也影响不到自己的前程了。
    燕常增也有自己的校恒盘,任鹏飞手伸的长了些,自己也没必要现在就同他对着干,就算安插了一些人又能如何?只要他走了,还是我燕常增的天下,什么李系、汪系,那些人还不是任我摆弄?
    不过,燕常增也欣喜地看到了好的一方面,就是越来越多的干部逐渐开始往自己这里跑,汇报工作的人比起以前也多了起来,这是好事,说明省里还是有不少有头脑的干部的。
    儿子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燕常增并不是完全不知道,只是燕常增觉得那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现在儿子被关有利有弊,也算是对儿子的一种警告,但是这事不应该由他沈文去做,他沈文算什么东西?一个县级市的市委书记,把自己这个省长的儿子给拘留了,这让他这个省长的面子往哪里放?
    满腹心事的推开房门,一眼便看到客厅沙发上儿子燕丙瑞和妻子嘻嘻笑笑的场景,“老燕,儿子这次总算是回来了,这事不能就这么算完,他沈文竟然连你的面子都不给,把儿子关在那房子里那么长时间,随便拿个盒饭就让他吃。”
    一见到进门的燕常增,他的老婆就满腹不满的抱怨起来,放眼整个省,估计也就只有沈文敢做这种事情,竟然伸手打了省长一巴掌。
    听到妻子的话后燕常增看了一眼那躲闪着自己目光的燕丙瑞,心中更是闷得慌,此时的燕常增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儿子在嘉山任公安局长时还算上进,都是被那个公安部的培训闹得,现在反而没了职业开始和黑社会搅在一起!
    凭自己的影响在省政法部门给儿子一个名分固然不难,但是公安部明确指出,这批培训学员由公安部统一安排任要职,仔细一想这事并没那么简单,感情是被人赶出嘉山的,开始还认为儿子出息了,想到这里燕常增更是气愤,自己一个省长竟然被一个市委书记玩的团团转。
    “你是怎么回来的?”燕常增对自己儿子的不争气煞是失望,心中存有疑虑便出言问道。
    “老燕,你还不知道吧,二虎子跑了,事情没了证据,他们扣压的时间也不能太长,只好放了。”燕常增的老婆很是得意地说道,她当然得意了,一切都是自己运作的结果,打着燕常增的旗号,轻松就搞定了一个市公安局的局长。
    这消息很是惊人,燕常增很想淡定的接受这个信息,但是依然吃惊的嘴巴半天没合上,一个黑社会的头子,在公安局里面说逃就逃了,这公安局的人是吃干饭的?
    要是说这里面没有猫腻相信没几个人会相信,燕常增心中忽然恐惧起来,狠狠的盯向自己的老婆道:“你做了什么?”他很想听到这事和自己老婆无关的答案,但是他心中也明白那不可能。
    看到燕常增瞪眼过来,他的老婆有些慌乱地说道:“我能做什么啊,不外说是公安局的防备松懈,让二虎子跑了而已。”
    燕常增“嘿”了一声之后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死马当活马医,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能顺着错下去,借这事来反击一下看看效果如何,掏出手机打到了省公安厅长王锦江的手机上。
    燕常增直言道:“你们的公安队伍很有问题麻,一个黑社会的头子竟然在公安局里面逃跑了,我需要你们对省委交待。”对这个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公安厅长,燕常增还是放一个信号给他们,让他们行动起来!
    二虎子跑了,证据没了固然是好事,但是这事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圈套等着自己去钻,燕常增此时的心虚很乱,想了一会没理出什么头绪,看了一眼眼前的母子,燕常增觉得有必要细细盘查一番找点蛛丝马迹。
    “你们老实告诉我,你们做了什么,现在不比以往,任何事情我都必须知道才行。”燕常增再次追问了起来。
    燕丙瑞无所谓道:“妈妈也没做什么,不外就是找到了嘉山市公安局局长马润成,让他暗中把二虎子放走罢了,这个马润成对我挺照顾,是个可用之人。
    “愚蠢!”燕常增一拍桌子,心中那种郁闷之情真的是无法言说,燕常增接着叹道:“你们蠢啊!别人正想找一个突破口找不到,你们到好,给他们送了一个机会!”对于自己的老婆和儿子,燕常增真的有着一种无力感。
    看了看这母子疑惑的表情,燕常增道:“二虎子虽然因为山庄的事情被抓了,可是,事情也仅只是那局部的事情,就算他有一点联系也无关紧要,想从中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是不可能的,现在好了,小事就变成了大事!”
    燕常增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对任鹏飞升起一种深深的畏惧,自己是真抓实干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的,从下而上有着一个庞大的关系网,而任鹏飞仅仅两年的时间就能和自己叫板,这样的人很精明。
    他不会做那种作茧自缚的事,释放燕丙瑞恐怕也是任鹏飞或者是沈文有意的举动,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想到二虎子手中的证据,燕丙瑞一时无语,二虎子的事要是真的调查起来,自己不但会陷进去,恐怕连父亲也难逃厄运,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出去干掉二虎子,毁了证据,以绝后患。
    省公安厅突然下了打黑除恶专项整治的通知,在全省范围内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打黑除恶行动,在这项工作中,嘉山市的行动是最为迅速的,随着一个个的黑势力的发现和消灭,追查出一批涉黑的官员。
    针对二虎子的黑恶势力情况,在得到了一些证据后立即展开了强力打击,二虎子的黑恶势力也连根拨起,战果也非常可观,从二虎子的住处更是找到了大量的违法犯罪证据。
    更让人奇怪的是,省市宣传部门也行动了起来,报纸、电视台对于迅速崛起的黑社会头子二虎子团伙的犯罪内容进行着长篇的报道。
    几乎是一夜之间,二虎子迅速崛起为省乃至全国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对象。
    看着报纸、电视台不断播出的关于二虎子集团的犯罪情况,沈文对于任鹏飞的决心也是吃惊,从这一系列的情况可以看出,省委书记任鹏飞是要先舆论造出,然后再行动,其目的就是要彻底将燕常增这扇墙推到。
    任鹏飞并没像沈文预料的那样和燕常增进行交涉,获得一些官场上利益,任鹏飞现在的做法很明确,就是把燕常增在省的势力连根拔起,好毒呀!马润成瞬间坐直了身体,双方并没有说什么,不过就是燕常增的老婆表明了燕省长对马润成的重视之意,还主动邀请他到家里去坐坐。
    挂了电话后马润成沉思了一会,颤颤的问道:“要我做什么?”
    一听这话丰炫明迅速的掏出了一张早就准备好的银行卡,从茶几上慢慢推了过去道:“二虎子家人的一点心意。”
    听到这话马润成的头上就开始冒汗,他如何不明白丰炫明的意思,应该是要求自己在二虎子的身上做点事情。
    长期从事公安工作,整个的情况在头脑中过了一遍,现在一切都是居于二虎子才牵扯到燕丙瑞的,假如二虎子死了,那牵扯到燕丙瑞的一切自然烟消云散了,想到杀人,马润成更是觉得震惊,他并没有接那银行卡。
    丰炫明说是二虎子家人一点意思,估计是省长大人的意思,亦或是丰炫明自己的意思吧?
    丰炫明看了看马润成那种坚定的表情,哈哈一笑收起了银行卡,对马润成道:“只要帮了燕丙瑞,这情自然就记在了燕省长的心上。”
    “公安局的看管也会有疏漏的地方,二虎子如果自己逃了,逃出去后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黑社会嘛?大家都很清楚,互相残杀的事很多,只要是逃了出去,剩下的事就与你们公安局无关了。”丰炫明慢条斯理的说道。
    马润成伸手擦了擦额头上密密的汗珠,突然哈哈大笑道:“这样也不错。”马润成心想只要自己放人,刚才丰炫明的许诺自己就尽收囊中,至于二虎子出去之后的事不让自己参与,这样的做法还是可取的!
    丰炫明走后马润成坐在那里沉思了一阵,自己之所以投向沈文,不外就是想不断的进步,现在看起来沈文更多的是重视卢治升,自己想短期内有大进步根本就不可能,现在燕省长有意提拨自己这当然是一个大的机会。
    跟燕省长挂上了钩,可就比沈文过对自己的助力大了许多,这事对自己真的是一件好事。
    细细想了一阵自己只需设法让二虎子逃掉事情就算完成了,做这事对于自己来说真的并不是太大的问题,要不要搏一把呢?再分析了一下得失,做了这事之后,只要没有留下证据最多就不处分一下,过不了几个月燕常增成了省委书记后自己的春天可就来了。
    烟一支支的抽着,房间里面满是烟雾,想到那张银行卡马润成还没有看在眼里,只要自己有了官位钱算什么?
    沈文接到卢治升的电话后感到很愕然,二虎子竟然从公安局里面逃跑了!
    “怎么搞的!”沈文沉声问道。
    卢治升道:“局里负责看看管的人有事离开了一会,结果不知怎么的那二虎子就逃走了。”卢治升也感到了奇怪,这事透着一种怪异。
    马润成当时打了一个电话,叫看守人员去一趟,没想到就这短短的时间里,二虎子竟然就从这公安局跑掉了。
    “你们如何处理这事?”沈文并不着急这事,二虎子潜逃了燕丙瑞了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真正的杀手锏是王锦江手中的证据,想来现在已经在任鹏飞手中了。
    任鹏飞稳坐钓鱼台,迟迟没有动作,只能说明任鹏飞在考虑怎么用这些证据才能将燕常增一招必杀,酝酿的越久,来的就会越凶猛。
    燕常增把二虎子弄出去,只能表明燕常增并不知道任鹏飞手上已掌握了证据,以为把二虎子放走就没事了,这样一来其实去更加有利于省里的,反正二虎子关在局子里也是一言不发,放出去也好!
    等马润成进门后,沈文面对着二人表现出一幅勃然大怒的样子,桌子拍的山响,令整个市委大楼都战战兢兢,谁也不敢出声,触了书记的逆鳞吃不了得兜着走。
    沈文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来回的踱步,沈文指着二人的脑袋道:“第一,进行全市搜查;第二加大对其他黑社会人员的审查力度;第三:没必要在拘留燕丙瑞了;第四:将这事上报省厅,彻底清查公安局内部!”
    安排完事情后,支走了二位后,沈文望着窗外的景色陷入深思,这二虎子逃走的事情如果没有相当一级的人物帮助那是不可能做到的,肯定是有人里应外合。
    如果没有王锦江手中的证据,这一招还真能燕丙瑞脱身,他们这么做仅仅是帮燕丙瑞脱身吗?他么就不怕再次抓到二虎子而爆露了他们自己吗?这事似乎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呀?
    省里这几天的情况貌似沉稳,却隐隐大有风雨欲来之象,省长燕常增第一次有一种无法掌控局面的感觉,儿子燕丙瑞的事情使他有一种危机感。
    面临着任鹏飞离任,这段时间里面任鹏飞强势的插手了不少政府这边的事情,燕常增对任鹏飞的想法也能理解,反正到中组部任职已成定局,在省做点出格的事也影响不到自己的前程了。
    燕常增也有自己的校恒盘,任鹏飞手伸的长了些,自己也没必要现在就同他对着干,就算安插了一些人又能如何?只要他走了,还是我燕常增的天下,什么李系、汪系,那些人还不是任我摆弄?
    不过,燕常增也欣喜地看到了好的一方面,就是越来越多的干部逐渐开始往自己这里跑,汇报工作的人比起以前也多了起来,这是好事,说明省里还是有不少有头脑的干部的。
    儿子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燕常增并不是完全不知道,只是燕常增觉得那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现在儿子被关有利有弊,也算是对儿子的一种警告,但是这事不应该由他沈文去做,他沈文算什么东西?一个县级市的市委书记,把自己这个省长的儿子给拘留了,这让他这个省长的面子往哪里放?
    满腹心事的推开房门,一眼便看到客厅沙发上儿子燕丙瑞和妻子嘻嘻笑笑的场景,“老燕,儿子这次总算是回来了,这事不能就这么算完,他沈文竟然连你的面子都不给,把儿子关在那房子里那么长时间,随便拿个盒饭就让他吃。”
    一见到进门的燕常增,他的老婆就满腹不满的抱怨起来,放眼整个省,估计也就只有沈文敢做这种事情,竟然伸手打了省长一巴掌。
    听到妻子的话后燕常增看了一眼那躲闪着自己目光的燕丙瑞,心中更是闷得慌,此时的燕常增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儿子在嘉山任公安局长时还算上进,都是被那个公安部的培训闹得,现在反而没了职业开始和黑社会搅在一起!
    凭自己的影响在省政法部门给儿子一个名分固然不难,但是公安部明确指出,这批培训学员由公安部统一安排任要职,仔细一想这事并没那么简单,感情是被人赶出嘉山的,开始还认为儿子出息了,想到这里燕常增更是气愤,自己一个省长竟然被一个市委书记玩的团团转。
    “你是怎么回来的?”燕常增对自己儿子的不争气煞是失望,心中存有疑虑便出言问道。
    “老燕,你还不知道吧,二虎子跑了,事情没了证据,他们扣压的时间也不能太长,只好放了。”燕常增的老婆很是得意地说道,她当然得意了,一切都是自己运作的结果,打着燕常增的旗号,轻松就搞定了一个市公安局的局长。
    这消息很是惊人,燕常增很想淡定的接受这个信息,但是依然吃惊的嘴巴半天没合上,一个黑社会的头子,在公安局里面说逃就逃了,这公安局的人是吃干饭的?
    要是说这里面没有猫腻相信没几个人会相信,燕常增心中忽然恐惧起来,狠狠的盯向自己的老婆道:“你做了什么?”他很想听到这事和自己老婆无关的答案,但是他心中也明白那不可能。
    看到燕常增瞪眼过来,他的老婆有些慌乱地说道:“我能做什么啊,不外说是公安局的防备松懈,让二虎子跑了而已。”
    燕常增“嘿”了一声之后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死马当活马医,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能顺着错下去,借这事来反击一下看看效果如何,掏出手机打到了省公安厅长王锦江的手机上。
    燕常增直言道:“你们的公安队伍很有问题麻,一个黑社会的头子竟然在公安局里面逃跑了,我需要你们对省委交待。”对这个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公安厅长,燕常增还是放一个信号给他们,让他们行动起来!
    二虎子跑了,证据没了固然是好事,但是这事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圈套等着自己去钻,燕常增此时的心虚很乱,想了一会没理出什么头绪,看了一眼眼前的母子,燕常增觉得有必要细细盘查一番找点蛛丝马迹。
    “你们老实告诉我,你们做了什么,现在不比以往,任何事情我都必须知道才行。”燕常增再次追问了起来。
    燕丙瑞无所谓道:“妈妈也没做什么,不外就是找到了嘉山市公安局局长马润成,让他暗中把二虎子放走罢了,这个马润成对我挺照顾,是个可用之人。
    “愚蠢!”燕常增一拍桌子,心中那种郁闷之情真的是无法言说,燕常增接着叹道:“你们蠢啊!别人正想找一个突破口找不到,你们到好,给他们送了一个机会!”对于自己的老婆和儿子,燕常增真的有着一种无力感。
    看了看这母子疑惑的表情,燕常增道:“二虎子虽然因为山庄的事情被抓了,可是,事情也仅只是那局部的事情,就算他有一点联系也无关紧要,想从中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是不可能的,现在好了,小事就变成了大事!”
    燕常增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对任鹏飞升起一种深深的畏惧,自己是真抓实干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的,从下而上有着一个庞大的关系网,而任鹏飞仅仅两年的时间就能和自己叫板,这样的人很精明。
    他不会做那种作茧自缚的事,释放燕丙瑞恐怕也是任鹏飞或者是沈文有意的举动,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想到二虎子手中的证据,燕丙瑞一时无语,二虎子的事要是真的调查起来,自己不但会陷进去,恐怕连父亲也难逃厄运,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出去干掉二虎子,毁了证据,以绝后患。
    省公安厅突然下了打黑除恶专项整治的通知,在全省范围内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打黑除恶行动,在这项工作中,嘉山市的行动是最为迅速的,随着一个个的黑势力的发现和消灭,追查出一批涉黑的官员。
    针对二虎子的黑恶势力情况,在得到了一些证据后立即展开了强力打击,二虎子的黑恶势力也连根拨起,战果也非常可观,从二虎子的住处更是找到了大量的违法犯罪证据。
    更让人奇怪的是,省市宣传部门也行动了起来,报纸、电视台对于迅速崛起的黑社会头子二虎子团伙的犯罪内容进行着长篇的报道。
    几乎是一夜之间,二虎子迅速崛起为省乃至全国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对象。
    看着报纸、电视台不断播出的关于二虎子集团的犯罪情况,沈文对于任鹏飞的决心也是吃惊,从这一系列的情况可以看出,省委书记任鹏飞是要先舆论造出,然后再行动,其目的就是要彻底将燕常增这扇墙推到。任鹏飞并没像沈文预料的那样和燕常增进行交涉,获得一些官场上利益,任鹏飞现在的做法很明确,就是把燕常增在省的势力连根拔起,好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