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生异禀之猎艳都市 > 第一百一二章 售楼小姐岑丽香(下)
    过了良久两个人的嘴唇才松了开来,她微微喘息着说道:“小帅哥,你不会只想着人家的身体吧?”
    李进搂住她的肩膀,深情而又萌萌的说道:“亲爱的丽香,我虽然条件一般般,买不起你们公司的商品房,但是我是一个专情的人,我会对交合过的女人负责的,请放心好了。既然我们都单着身,那我们就在一起吧,成为我的女朋友吧,好吗,丽香?”
    岑丽香羞红了脸,却没置可否,不过她鼓胀着的胸脯在强劲的起伏显然身体的需求大于她情感上的需求,只见她身躯因为动情而微微颤抖着,刚才的亲吻让她**顿生,一股强烈地交合冲动如同海潮一样不停冲刷着她理智的防线,“与我交合吧,少年!”
    李进也动情了,于是紧紧搂着她的小纤腰,她的腰部没有一丝儿赘肉,眼中带有几分深情地凝望着她,仿佛是也对她很有好感。其实呀,这个猎艳寻芳的老手李进趁这个间隙开始催动着体内真气流起来,巽灵珠随即催发出大量的性信息素,“这可是一个好货色,她的阴元一定很是精纯,可不能放弃这个采阴补阳的好机会,先采集了阴元再说。至于什么天长地久的事情容后再说,我相信她一定会嫌弃我只是一个打工仔,还是一个没有前途的仓库搬运工的。”
    刚才那热烈的拥吻,让两人神魂飘汤,火热的情*欲也逐渐升高。随着情*欲持续的升高,肌肤发烫似的热度,使她有些昏昏地陷入恍惚迷离的境界里,全身松懈,再加了巽灵珠的催发情*欲的作用,岑丽香已经不由自主地任由李进摆布了。
    岑丽香身体像蛇一样扭曲起来,这个李进的少年挑情技巧还真是厉害,她的桃源春水已经狂涌出来,刚才的亲吻爱抚就已经让她难以自持了,现在更是疯狂的想要了,于是就用含羞带俏地撒娇着催促道:“亲爱的,请脱掉我的衣服吧,这个套裙实在有些紧身,紧绷绷的一点也不舒服呢,并且裤袜也穿了一天了,满是汗腥味。我先把丝袜脱了,然后我想先洗个澡,再来办事吧。”我先把丝袜脱了…”
    说完,她先坐在床上,两条黑色的大腿举了起来,把套裙摆往上一抬,手伸到裙子里面,开始摸索着脱起了黑色丝袜起来。首先用左手抓着高跟鞋的脚跟把鞋脱了下来,露出两只肉感的小脚,小脚上的丝袜散发出穿过一天了的腥臭味道。紧接着她把两只手的大拇指伸进丝袜里,很快地往下推,当推到小腿时,腿稍微缩起,丝袜在脚跟那里转了个弯,再用右手提着袜尖斜向上提,丝袜就脱了下来,把刚脱下来的右腿的丝袜放在桌上。然后,岑丽香同样脱下了另一条腿上的丝袜。
    李进看着她性*感撩人的脱丝袜姿态不禁食指大动,此时她脱掉黑色透明丝袜后的大腿少了一份朦胧多了一份*感,他嘴里嚅嚅地说着,“想不到你脱丝袜是这样的迷人呢…弟弟要受不了呢…”
    岑丽香脱下了肉色连裤袜后,揉成一团后又扔在了床脚下,然后抬起头来娇羞地朝他风情万种妩媚动人的一笑,“小帅哥,愣着干嘛…帮我把胸罩解开呀……”
    她别过身去,把晶莹如玉的美背对着李进,没人注意到她那秋水般清澈的黑瞳已经充满了**,**渐渐如同染料投进碧波一样层层散布出来一样,白净的额头白净的绝美容颜是绯红一片。她的浓烈地体香和香水淡雅的香气混合一起,刺激得身后的李进几乎要让人眩晕起来。
    李进抖抖索索解开了她的胸罩,正欲伸手探到前面,却给她重重打了一记,“咯咯”娇笑着说道:“乱动,急什么…”
    待到岑丽香洗干净,裹着一条雪白的浴巾出来时,美人出浴后的美态更增娇艳,李进一下子就扯落了她的雪白浴巾,顿时无限春光出现在眼前。只见她浑身散发着惊人的诱惑力,身无寸缕,遍体泛红,清艳的面庞性感无比,红晕映照。身材纤秀,玲珑窈窕,肌肤粉嫩丰腴,宛若凝脂,幻彩滟滟,肌理生晕,晶莹剔透。长而泻的美人肩顺延的向窄幼的腰身收拢,撑出圆球挺立,羊脂温玉似的饱满美乳,衬著红胜绛朱,高高耸起**,鼓胀丰腴,肉光隐射;耻部芳草萋繁茁壮,曲卷盘缠,黑中带亮,依稀见罅。
    接下来就是李进与岑丽香的无限欢愉的交合过程:
    初始时,李进紧紧的拥抱着岑丽香,岑丽香起身,一面宽衣解带,一面说道:“李进哥哥,我虽然不是处女,但是身体不好,可要温柔点对人家哦,不要往死里折腾我哦!”说着,便躺卧床上,伸出双手迎着李进。李进一俯身,就热烈的亲吻着岑丽香。
    李进看到这番岑丽香媚骚举动,不禁心神激荡,渐渐无法把持得住了。他猛地把岑丽香搂在怀里,用劲之大几乎让她嘤咛不止,然后又重重吻在她的削薄嘴唇上,软绵而温软,强硬而粗暴地把舌头挤了进去,在小嘴里疯狂地搅动,咬吮,舔食起来。同时,李进慢慢解开了她的衬衫,把粉红色的小胸罩推拉到她的**上面后,开始温柔地抚摸起来,还是粉红色的小**显然刚刚发育完,在他的拨弄下,很快凸起来,涨成小葡萄样,坚挺起来,微微颤动着。
    岑丽香推动李进的头对着胸前的双峰,娇媚的说:“哥哥……亲……亲她……们……”
    李进二话不说,双手把岑丽香的乳根向内一推,便用双唇夹住微硬的**,还伸出舌头不停的拨弄着。只见李进或左或右忙个不停,岑丽香更是娇躯乱颤,哀呻不已,两棵乳蒂却也变得坚硬如石了。
    李进的手掌,也开始在岑丽香细柔的肌肤上抚动着,碰触着**周围的部位、游动到光滑的腹丘,滑过肚脐,停留在鼠蹊和大腿内侧,轻轻的揉动着,手腕、手背也若有若无的碰触着耻毛桃源。
    岑丽香摇摆的下身,觉得全身在滚烫,把大腿分分合合的,以解骚痒之难受。李进的手绕过岑丽香的细腰,抚摸她丰满的臀部。岑丽香的臀肉细柔、冰冷,而且还沾满*,手触下更显得光滑柔顺。岑丽香朦胧着眼睛,扭动着细腰,湿润嘴唇渐渐的涨红,抖动像是在呼吸似的,在李进的爱抚下,她变成淫*秽的荡姐儿。
    “啊……呜……嗯……”岑丽香舒坦、满足的叫着。岑丽香紧闭着朱唇,柳腰如蛇般蠕动的摇摆着,显示她正处于愉悦的兴奋中。岑丽香透红的脸颊,臀部剧烈的抖动,她的情绪沸腾到极点。也随着不断袭来的快感,让她的渐渐陷入**的昏眩中。李进的汗水,混着岑丽香背脊上的香汗滴落床铺。
    巽灵珠催发**的作用果然是很惊人,久未逢甘雨的她很是欢畅不过她的体力却渐渐不支起来了,因为修习天一教无上房中秘术的李进体力实在是太惊人了,折腾了很久还依旧是活动充沛,渐渐地她的脸开始扭曲起来,现出几分痛苦的表情,不停地说道胡话,“磨得好疼,跟钻头一样猛,李进哥哥,妹妹实在受不了了。”
    只见她的秀发凌乱,粉脸不断的扭摆着,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飘飘,魂飞九天。突然她紧紧搂着李进的身体,尖利地指甲拼命抓挠着他的背部,野猫般哀嚎着,“妹妹要先泄身了…”
    语音未落,李进也感受到了受到强劲的挤压,阴元如同汹涌潮水一般奔涌而来。李进已经成功采集了岑丽香的阴元,她的阴元浓烈而又纯净,仿佛是放了十年的陈香佳酿一般令人回味无穷,他一边暗运内息淬砺这股二十出头小姑娘的阴元。巽灵珠得了雨露滋润后,有如启明星般明亮而璀璨,它正在欢快地淬砺自已呢,受它欢快情绪的影响之下,他体内的真气流也变得更加浑厚而纯净,在奇经八脉间的流动更加欢快而畅通,养分与氧气更加充分带到大脑中,让李进搞过之后不显得疲累反而灵台清明,阵阵舒爽畅快感遍布于四肢五骸,精神翼翼起来。内眼观察后发现它的光芒一闪一闪发射出耀眼的光芒,同时催动着体内强劲真气流在奇经八脉阴阳五行任督两脉急剧游走,灵与肉的愉悦,神智空灵更加清醒,感觉自已仿佛晒着大冬天太阳一样舒服暖和。
    看到了岑丽香裸裎躯体歪倒在情侣大床上口吐白沫委顿不堪的样子,不禁心中有些怜惜起她来了,“这个女孩居然如此嬴弱,根本经不起本派无上神功的折腾呀。感觉自已真是如同禽兽一般,自已只是为了采阴补阳修炼天一教房中秘术而已,内心深处并没有想与她长期发展,这样的做法实在是有损阴德啊,这样的事情做得久了,说不定会像溺亡在清风湖王佳政那样会有报应的。”
       岑丽香第二天早早就醒了,伏在李进的强健的胸膛上一动不动,眼神中充满了几丝哀怨,最后慢慢穿上了衣服,背对着李进说道:“昨天好像是做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春梦一样,我怎么这样*,居然和一个素没平生的男孩开了房间,真有些不好意思,也接受不了自已的无耻,李进哥哥,我要上班去了,我们的关系我还要想一想,所以回头再联络吧!”
    李进没有吱声,心中却得意的浪笑道:“你想个毛想,还不是想忘了我呗,因为昨晚在疯狂交合的时侯,我跟你提过我只是一个x市经济开发区的厂子搬运工,而你却是一个售卖各式高档别墅、高级商品房的售楼小姐,见过各式各样的有钱男人,怎么会可能与我这个穷**丝生活在一起呢。你放心我可不会缠着你的,我只是对你的阴元感兴趣,你的阴元真是淬炼巽灵珠的好材料,它到现在还依旧勃动不已呢,真是爽透透了。看来,男人帅还是很有用处的,再加巽灵珠的泡妞威力,居然一下子就得到了美丽漂亮售楼小姐的阴元,昨晚采阴补阳的过程还真是愉悦呀。”
    听了岑丽香话后,李进的眼眶红了,**着身子站了起来,戏还是要演足的,他从后面搂抱着岑丽香,嘴里呢喃地说道:“亲爱的岑丽香,我也舍不得你,你的温柔与美丽实在是让我对你情动不已。我对你是真心的啦,虽然有很多狂蜂浪蝶围绕着我,但是我向你发誓以后绝对不会理睬她们。”
    岑丽香轻轻地拍了拍李进的手,然后眼神中露出几丝淡淡的安慰神情,说道:“好了,别这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像个孩子一样。并且,你昨天让我做你的女朋友时我未置可否,其实是有原因的,我有男朋友了,对不起,我是一个不值得你爱的骚*货,不值得把你的感情给我,原谅我昨天没有如实相告。谁叫你太帅了,太温柔体贴呢,并且你床上的技巧好厉害,让我乐上了巅峰,我会永远想着你的。”说完,岑丽香就整理一番衣服,然后跑到洗手间化了一番妆,穿着极为华丽漂亮的衣服,踩着高跟鞋,轻轻吻吻李进后就离开了这家三星级宾馆。
    接下来的情节更加精彩,李进虽然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和漂亮售楼小姐发生了关系,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漂亮售楼小姐居然有男朋友了,虽不知她所说的真假,但是不管真假两个人也不可能在一起的。因此,李进也只是当作一场**的春梦,他很快就忘记了岑丽香,他的天一教房中秘术还需要更多的阴元,更多的小妞,所以他还要继续自已的猎艳寻芳之旅。
    欲知后事如何,敬请期待,请把本书加为收藏,时不时点一下推荐,血饮狂刀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