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是王富贵 > 第466章 皇帝不容易
    “陛下,臣等恳请陛下,万万不要受了狂生之言的左右。那个颜钧本就是个狂生,胡言乱语,散财买名。他这一路人,古往今来,都不在少数,说穿了,就是黄巾张角,还有方腊罢了,陛下若是生气,灭了他九族,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只求陛下不要气恼才是。”
    以张璁为首,诸位阁老一起跪倒,向朱厚熜进言。
    朱厚熜眼珠转了转,突然笑道:“几位阁老,你们误会了。朕是半点都没有生气啊!诚如你们所说,颜钧是个狂生,朕也不过是捉拿一个狂生进京,顺便看看热闹而已。你们用心治国,天下无事,朕给自己找点乐子,还有什么不对吗?”
    这几个人心都在颤抖,没错是没错,只不过这件事情太恐怖了!
    颜钧主张的那些东西,就连张璁看着都不寒而栗。
    虽说张璁主张变法,对任何权贵都毫不客气。
    但是他对皇帝还保持了相当的尊重。
    换句话说,在张璁看来,天下间是可以有一个特例的,毕竟这个人是尊贵的皇帝,不能太过勉强。
    但是颜钧却打破了这个底限,他把矛头对准了朱厚熜,毫不客气,直接跟皇帝开战。
    惹恼了天子的后果,谁都清楚。
    如果朱厚熜因此大怒,杀了颜钧无所谓,要是严禁讲学,捣毁书院,甚至废了心学……这就太可怕了。
    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整个变法都会出问题的。
    这是要动摇国本啊!
    张璁在得到消息之后,跑去见王岳,希望让他出面阻止。
    谁知王岳居然躲到了西山书院,谁也不见。
    张璁惶恐不安,生怕会牵连到师父,那就不妙了。
    没有办法,他只能带着几位阁老,直接来求情,希望阻止此事。
    朱厚熜满脸笑容。
    “几位阁老,你们不要想得太多,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事情。朕心里有数,朕不会胡来,更不会大开杀戒,总而言之,你们放心就是了。”
    朱厚熜越是这么说,这几个人就越是惶恐不安。
    都指着鼻子骂了,皇帝怎么可能忍得住?
    不杀一个血流成河,那是绝对不可能。
    一想到这里,翟銮、霍韬、李时都要哭了。
    “元辅,你拿个主意啊!”
    张璁满脸苦笑,“三位阁老,说句实话,我真不怕陛下大开杀戒,杀几个人,没什么了不起,太祖杀了几十万人,不还是那样。我怕的是又有什么大动作了!”
    三个人稍微一琢磨,立刻脸都绿了。
    是啊!
    这些年朱厚熜和王岳这对君臣,已经做了太多颠覆性的事情。
    就像清丈田亩这种事情,通常只有国初做一次罢了,可他们愣是推动了大半。
    盐法、漕运、边军、藩王……每一样看起来牢不可破的东西,都被他们轻松撼动,这对君臣是真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可越是如此,就越让人害怕。
    一贯大胆的张璁都有点撑不住了。
    他算是了体会到了杨一清等人的心境,难怪这帮人想方设法,反对变革呢!不可控的感觉,实在是太要命了。
    不过张璁毕竟还不是那些人。
    既然天子不怕,他就更不怕了。
    论起勇气,他张璁还没输过别人!
    咱们就来一场大辩论,看看一个胆大狂生,一个中兴英主,能碰撞出什么火花来。
    焦急的等待,只持续了十天,押解着颜钧的队伍,就已经到达了京城。
    虽然只是短短十天,消息已经陆续传开,各个报纸都刊登了消息。虽说主笔们遮遮掩掩,但是也大约将颜钧的主张说了出来。
    直接否定君父,这位还真是猛啊!
    而陛下能见他,更是让人惊讶。
    按照常理,不是应该直接杀死吗?
    诛灭九族,挫骨扬灰!
    天子有气度见他,那就说明陛下气度非比寻常。
    这出好戏越来越有看头了。
    终于,千呼万唤之中,大戏开锣了。颜钧拖着沉重的枷锁,一步一步往前蹭,额头上都是汗水,却也没人敢帮忙。
    “把枷锁去了。”
    说话的是抚远伯王岳,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这可是心学门下啊,跟你王大人关系匪浅,你还敢包庇他?
    众人疑惑,却又不敢怠慢,还是把枷锁去了。
    颜钧瞧了眼王岳,只是淡淡道:“我为求死而来,大人何必替我说话!”
    “哈哈哈!”王岳朗声一笑,“能把生死置之度外,算是一条汉子。如果你能把学问做好,那就更好了。”
    颜钧眉头挑起,“怎么?大人想驳斥在下?”
    王岳摆手,“还是等陛下亲自询问吧,我只是来凑热闹的。”说完,王岳大步进入奉天殿。而颜钧也被带入了大殿之中。
    “给他搬个凳子来。”
    说话的人是朱厚熜,有小太监答应。
    可是在场的群臣却是不可思议。
    “陛下,颜钧狂犬吠日,无君无父,怎么能给他座位?”
    朱厚熜满不在乎,“大老远的进京,肯定是十分疲惫,要是再让他站着,发挥不好,就是朕的错了。”
    朱厚熜说着,站起身,缓步走到了颜钧的面前,仔细打量,此人还不到三十岁,通身的书卷气,而眉眼又十分周正笔直,像个厉害的人物。
    “你就是颜钧吧?实不相瞒,你所写的东西,朕足足看了三遍……说说朕的感受吧,心学主张致良知,主张贵乎本心,你似乎又把民本思想融入其中,主张一切事情,以民为先。而你的民,又是所有百姓……再看你你在萃和会的做为,应该是主张贵乎本心,四民平等,对吧?”
    颜钧点头,“陛下的确厉害,说得一清二楚。也正因为主张四民平等,草民才反对高高在上的天子,若是陛下以此来治罪,草民心悦诚服。没有任何辩解。”
    朱厚熜失笑道:“朕还没有那么小气,朕只是想问你,这四民平等,就能换来长治久安吗?”
    “如何不能?”
    “哈哈哈,颜钧,你知道三代之治吗?”朱厚熜笑着问道。
    颜钧点头,“草民早先也读了不少儒家著作,三代之治,自然是知道的。”
    “那你以为,三代之治,四民可是平等的?”
    “这个……”颜钧迟疑,三代之治,哪怕是心学门下,也是基本持肯定态度的,觉得那是个百姓安居乐业的好时代。
    可要问三代之时,四民平等吗?
    显然又是否定的,这是任何儒者都不敢否认的东西。
    “陛下,草民对三代之治没有什么兴趣。”
    朱厚熜呵呵一笑,“好一个没有兴趣,但是夏商周三代立国之久,享国之长,都超过了往后的朝代。你说自己是为了长治久安,所以主张四民平等,那朕问你,四民平等,能不能带来长治久安。这个问题你也要回避吗?”
    “这个……”颜钧迟愣了,当然没法回避,可问题是,他好像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啊!
    朱厚熜仿佛早有预料,丝毫不感到意外。
    “颜钧,朕本可以处死你,让事情一了百了。可朕还是把你带到了京城,让你到奉天殿,当着群臣的面,朕问你几句话。”
    “其实朕一直在思量,以心学取代理学,废掉了纲常伦理之后,又该以什么来治理国家。”
    朱厚熜负着手,笑呵呵道:“有人主张制定严密的律法,约束百官和民众……这一点首辅张卿,最是积极。还有人希望,应该以功利为主,说白了,就是尊商,重商,以财富多寡,来决定一切。”
    “看了你的书,又了解了萃和会,朕似乎略懂一些,你是打算以普通的百姓为先。”
    朱厚熜轻声叹息,“朕不敢说,哪一种是最好的,又或者能不能鱼和熊掌兼得?颜钧,你在书里,骂了所有天子,朕倒是想问问你,朕做得如何呢?”
    颜钧深吸口气,“陛下的确雄才,算是太宗之后,最厉害的皇帝,只不过草民已有定见,绝不改变!”
    朱厚熜笑了,“可以,朕也没有讨好你的意思。不过嘛,朕打算交给你一样事情……就是将朕每天要批阅的奏疏给你,让你也批阅一次,体会下当皇帝的感觉。”
    颜钧脸色骤变,他万万也没有料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操作。
    群臣也没有料到。
    “陛下,这不合规矩啊!”
    朱厚熜一摆手,“规矩都是人定的,试一次也无妨。黄锦,去把奏疏抬来。”
    黄锦连忙答应,不多时,就有宦官抬来了小山一般的奏疏,放在了颜钧的面前,这家伙有点傻了,貌似皇帝也不是那么好当的!